第四百二十九章 威力大增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烈日高照的辛戈沙漠,原本烘烤得让人浑身燥热,却因为帅又奇的一番折腾,使得逸尘和梦剑文紧绷的神经,暂时松弛了一些,

虽然不知道帅又奇从何什么地方來,更不清楚他这样折腾的目的是什么,但是,逸尘隐约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帅又奇对自己并无恶意,

相反,当帅又奇用他那双特有的金睛,在逸尘全身上下,如同照镜子般的扫描一遍过后,逸尘忽然觉得自己对修武的理解,又多了一丝领悟,

修为并沒有因此提升,依然停留在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,但境界明显比之前高出了一部分,

陷于沉思之中的逸尘,对于哑巴把式离去时的些许反常表现,虽然看在眼里,却沒有过多深究,

实际上,从逸尘把哑巴从杀人蜂群中救出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思考过一个问題,

尽管哑巴的脸上透着怪异,也未曾用语言表达出什么,可是,逸尘总觉得此人与自己有些渊源,

分明是第一次见到那张脸,心里却仿佛早已熟识,甚至如同故人一般,有着久别重逢的异样亲切感,

特别是沙副将的马刀指向逸尘的时候,哑巴不顾自己安危,从人群中冲出,祭起马鞭与之抗衡,

这样的举动,绝不会是仅仅为了报答逸尘的救命之恩那么简单,就像兄弟之间油然而生的一种保护yuwang,沒有一丝做作的成分,

对于这一切,逸尘一时无法找到缘由,所以,当哑巴离去时,他沒有阻止,更沒有出言询问,

或许对方有着某种不便言明的隐情,不愿在龅牙老者面前暴露真实意图,逸尘也就沒有必要刨根问底,去解开谜团,

好在,大家都会在辛戈沙漠逗留一些时日,如果下一次相遇,逸尘相信,会有更合适的机会,把事情的原委搞清楚,

就在逸尘紧锁眉头,要把今天经历的这些理顺的时候,却听见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,从虚空之中传來,

“金七,”

杀金帮帮主金七的声音,逸尘毫不陌生,

傻猫受创,自己和梦剑文被困于空间禁锢之中,幸得胡莱出手相救,方才脱离险境,

逸尘杀了金七的孙子,金七打伤了傻猫,双方都不愿轻易放过对方,

特别是金七,早就下了决心,一定要斩杀逸尘,为金大少报仇雪恨,

虽然胡莱搬出阴元广这个幽阴门的公子爷,暂时威逼金七解除了空间禁锢,但是,这种仇恨根本不是随便谁就能调停的,

逸尘预料到金七不会善罢甘休,只是沒有想到,才踏入辛戈沙漠不久,金七便尾随而至,

嗡,,

一股强劲的气息,夹杂着炽热的火气,由虚空之中笼罩而下,

金七的话刚刚说完,便急不可耐的将浑身战气渲泄而出,

这样的机会,他已经等了好几天了,

胡莱的出现,特别是阴元广的身份,使得金七心不甘情不愿的放走逸尘,

眼见着逸尘和梦剑文,从自己的眼皮底下从容离去,他的心里难受至极,

赶紧派人暗中跟踪,随时向他汇报逸尘和胡莱的情况,

只要胡莱和阴元广在场,金七断然不会轻易现身,以免得罪幽阴门,给自己和杀金帮带來无穷祸患,

在逸尘等人与刺背魔蜥大战的时候,接到消息的金七,就曾经暗暗祈祷,胡莱和阴元广二人,最好命丧于刺背魔蜥的巨刺之下,

一旦失去了胡莱的保护,在金七看來,逸尘和梦剑文,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,任由自己宰割,

然而,逸尘和胡莱等人最终战胜了刺背魔蜥,又迅速离开了是非之地,免遭更多高阶魔兽的围攻,

就在金七懊恼之际,忽然传來消息,说逸尘和梦剑文,已经与胡莱等人分道扬镳,分头前往辛戈沙漠,

这是一个令金七振奋无比的好消息,在核实了消息的准确性之后,金七觉得斩杀逸尘的时机已到,

以龅牙老者为首的西山派弟子们,在金七眼里根本不值一提,只要在斩杀逸尘和梦剑文之后,顺便将这些人一起清除,即可封锁消息,

就算事后胡莱得知真相,也不会因为一个死人,而与自己纠缠不清,

可是,还沒等金七出手,惊驴踩爆捕鹰魔蛛,招來杀人蜂群,将逸尘等人团团围住,又让金七暂时放弃了行动,

以金七的实力,他自信能够轻易杀灭逸尘和梦剑文,但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杀人蜂,他也不敢保证自己有全身而退的把握,

后來,随着帅又奇诬陷逸尘为江洋大盗,引出莫飞将军,而胡莱和阴元广等人,又重新出现在逸尘身边,并帮助逸尘开脱,

虽然金七等得五心烦躁,焦灼不安,却不敢上前公然击杀逸尘,只好躲在暗处静候时机,

好不容易,胡莱和莫飞将军都被帅又奇引走,而且龅牙老者等西山派弟子们,也随即离去,金七再也按耐不住了,

虽然仅仅释放出七成的战气,而且还沒有祭出战斧王兵,但这一股汹涌而出的战气,将整个天际都撕开了一条巨大的裂口,

随着隆隆的雷鸣声,纵横肆掠的能量涟漪,在惨白的炽热天空中,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,如同巨龙般的张开大嘴,异常凶猛的呼啸着,

飓风似乎并沒有消除炎热,反倒使得空气中的水分愈加变得紧缺,如火一般的能量,自上而下笼罩而來,

剑破天际,,

当金七的声音出现之时,梦剑文就抢在逸尘的前面,将全身战气倾注于长剑之中,

剑人合一,梦剑文的身形如同闪电般的腾空而起,迎着金七释放的能量涟漪,便是一击而出,

原本只是条件反射般的出击,想为逸尘争取逃跑或者反击的时间,

但身形启动之后,梦剑文却惊喜的发现,自己这一剑的威力,竟然比之前提高了三成以上,

虽然以梦剑文现在的实力,这一剑依然难以解除金七能量涟漪的威压,但至少,他不会因此而丧命,甚至有信心能够在自己不遭受重创的同时,减轻逸尘的压力,

排山倒海,,

尽管梦剑文抢先出招,但逸尘却是后发先至,

上次在金七实施了空间禁锢之后,逸尘有力无处使,更沒有施展自己的最强攻击,便被困于空间禁锢之中,

但这一次,金七急切之下,并沒有实施空间禁锢,他确信,对付逸尘和梦剑文,根本不需要用空间禁锢來达到成功,

以他战王强者的实力,自然有足够的资本,即使在面对三位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,金七也能够从容应付,并最终获得胜利,

而逸尘和梦剑文二人的实力,金七觉得还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,想起当时二人被困在空间禁锢中,几乎束手无策的狼狈样,他就打心眼里瞧不起逸尘和梦剑文,

轰隆隆~~~

天空中激荡出熊熊火光,仿佛要将整个辛戈沙漠变成一片火的海洋,

逸尘以战气倾注于双拳之中,以玄阶上品战技霹雳拳为攻击手段,其中还引出了一部分五行之气,加大这一招排山倒海的威能,

自从片刻之前,被帅又奇的金睛扫过,逸尘就感觉到,自己对于五行之气的运用,更加得心应手,

或许的境界的提升,让逸尘可以随意调动丹田内的五行之气,并将之灌输到霹雳拳之中,

熊熊火光只是在天空中闪了几下,便在空气的摩擦下,变成了星星点点的火花,随着能量涟漪的肆虐,在空中如同璀璨的烟花一样,四下扩散洒落,

呲呲,,

逸尘在梦剑文的前面,首当其冲的沐浴在星星点点的火花之中,

碎小的火花,虽然不至于对逸尘造成重创,但灼伤皮肤还是绰绰有余,

一丝丝的焦糊味,随着皮肤的痛感一起,让逸尘感受到一种异样的感觉,

疼痛是必然的,却不是不可忍受,这点伤痛很快就被他心里的一阵喜悦所代替,

逸尘出拳之前就想过,自己的猛烈一击,应该能够化解金七大部份的战气能量,加上稍后赶到的梦剑文倾力出击,或许勉强解除战王强者的威胁,

然而,令逸尘沒有想到的是,不等梦剑文的加入,自己就已经将金七战王强者的威压,几乎完全顶住,咆哮于天空中的战气巨龙,竟然在自己的一击之下,逐渐瓦解,

虽然还沒有取得胜利,但逸尘的这一击,威力大增,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,

战帅巅峰强者,居然能够以一己之力,硬抗战王初阶强者的七成功力,而且沒有受到一点伤害,实在难以让人相信,

如果逸尘祭出苍木剑和纯阳甲,或许可以与金七周旋,那是因为借助了皇者之器的强势威压,不能算作逸尘本人的实力,

而现在,逸尘并沒有借助任何外在的便利条件,仅仅凭借自身的战气,以及玄阶上品战技霹雳拳的威力,就已经达到如此强悍,

怎么可能,

不仅是逸尘觉得意外,就连金七也感到不可思议,

这些天,逸尘穿行于辛戈沙漠之中,面对恶劣的环境,连静心修练的时间都沒有,怎么会在短短的数日之内,功力提升到如此境界,

欻,,

便在此时,梦剑文的剑破天际,如鬼魅般的急闪而至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