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章 勇战金七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金七以战王强者的修为,尽管只是释放了七成功力,对付逸尘和梦剑文二人,也是三个指头捏田螺,,十拿九稳的事儿,

即便让逸尘和梦剑文两人的功力加在一起,发挥出最大的威力,都不能将金七那浩然的王者之气,完全化解于无形之中,

更何况,他们虽然争先恐后的亮出招式,竭力进攻,但依然是各自为战,沒有半点配合的意思,

这样的打法正合金七之意,各个击破似乎变得轻而易举,金七的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,该如何折磨逸尘,为死去的孙儿报仇,

一件看上去很顺利的事情,却由于逸尘的一招排山倒海,而变得复杂起來,

在逸尘以一己之力,几乎完全解除了金七王者之气的威胁,使得梦剑文的这一剑,一路上沒有受到一点阻碍,

倾注了战帅巅峰强者的所有战气,以及帅又奇金睛扫描之后产生的变化,让长剑变成了一条快若流星的闪电,狠辣而又精准的刺向金七,

若在平时,就算梦剑文的实力突然提升,也不可能给金七增添太多麻烦,

但今天不一样,金七对于逸尘的实力异常,还处在惊讶阶段,甚至都來不及冷静下來思考,自然就不能全身心的应对,梦剑文的这一招剑破天际,

噗~~~

托大,分心,使得金七忽略了梦剑文这一剑的威力,

不管是大意,还是判断失误,错了就要受到处罚,

梦剑文的剑,在高速运行中,插进了金七的胳膊,同时梦剑文的身体,也从剑人合一中分离出來,

如果面对的是同阶级别,或者修为实力稍低的强者,梦剑文这一剑,有足够的能力将对方的身体,刺穿一个大窟窿,

但是,他面对的是金七,一个货真价实的战王强者,想得手实在是勉为其难,

剑,已经插进金七的胳膊肌肉之中,人,刚刚被一股战气所迫,强行与长剑暂时分别开來,

人虽分开,手却仍然抓在剑柄之上,可以通过输入战气,瓦解金七胳膊上的肌肉组织,

然而,令梦剑文大感意外的是,长剑划破金七的皮肤,堪堪进入肌肉组织,居然就无法再深入一分一毫,

长剑仿佛是长在金七的胳膊上,任凭梦剑文如何竭尽全力,都不能催动长剑,甚至连拔出來也不行,

进不进出不出,梦剑文整个身子,在空中不停的打转,一次次的尝试着输入战气,却始终得不到回应,

战王强者的肉身,虽然不能做到不毁不灭,但对于普通兵器的防御,还是非常容易的,

除非有王者之气的输入,否则,像梦剑文手中的长剑,根本就不可能破坏金七的肉身,更别说将他斩杀了,

“给我滚,”

金七仗着肉身的坚韧,身躯一震,在逼出长剑的同时,顺手撩起一掌,对着梦剑文便猛扇过去,

梦剑文正发力驱动长剑,几次三番均告无功,不禁逐步将全身功力都释放出來,以求对金七造成一定的伤害,

却感觉到,原本被金七吸住不得动弹的长剑,冷不丁的一下子卸去了力道,收势不及,整个人便脱离金七的吸引,往后方弹出,

此时的梦剑文,身体飘起,如同游曳的风筝一般,失去了着力点,短暂时间内,有力无处使,

不仅不能对金七发动攻势,而且面对金七充满王者之气的一掌,甚至都沒有办法躲避,

金七这一掌,已经暗暗将威力提升到八成,其目的就是要一举击溃梦剑文,消除他对逸尘的帮助,

梦剑文虽然实力有所提高,面对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,胜算颇大,但现在身无定点,无法施展全部实力,加上对方又是战王强者,他连一点自我保护的能力都沒有,

如果金七这一掌打到实处,身处虚空之中的梦剑文必然命丧当场,即使沒有击中身体,只要被能量涟漪波及,梦剑文虽能侥幸活命,却难逃重创,

蓬~~~~

就在梦剑文以为自己已无逃脱之机的时候,一道惨白的光芒,从身边掠过,

剧烈的碰撞,激荡出的能量涟漪使得虚空震颤,梦剑文头一阵晕目眩,身体在空中随风飘荡,

待能量涟漪消失,梦剑文发现,自己并沒有受到王者之气的冲击,

出手的是逸尘,

先前的排山倒海,解除了金七王者之气的威胁,给逸尘带來了意外的惊喜,

短暂的兴奋之后,见梦剑文势危,便紧接着來了一招雷劈恶鬼,

尽管同是霹雳拳法,招式差异不算太大,但此刻的逸尘已经脚踏虚空,与金七所处的位置高低相仿,不存在劣势,所以发挥出的威势比起先前,又上了一个档次,

也正因为如此,逸尘才勉强挡住,金七以八成功力施展而出的王者之气,使梦剑文免遭重创,

“哼,”

激荡出的能量涟漪,并沒有在空中坚持很长时间,看似势均力敌的对抗,瞬间就分出了胜负,

金七闷哼一声,身体震颤了一下,微微有些后退,但很快又稳住了身形,

反观逸尘,与金七的王者之气碰撞之后,如同遭到重锤抨击,整个人被震退数十丈远,

噗……

喉咙一甜,一股逆血喷出,在空中洒出一朵鲜艳的红花,

身子晃了几晃,又在空中横向移动了好几步,逸尘才勉强将身形定住,

若是双方比赛切磋,经过这一次激烈的碰撞,已经沒有必要再进行下去,逸尘基本上可以认输了,

自己几乎是倾尽全力,却依然抵不过金七的八成功力,仅仅一招,便可宣布结果,

然而,这里不是擂台,双方也不是切磋,更不会点到即止,

无论是逸尘还是金七,都把这一仗看得很重,尽管双方的修为不在同一级别,但是,彼此间的仇恨,决定了这是一场生死之搏,

即使逸尘有心逃跑,稳占上风的金七,也断然不会轻易放过,反过來,哪怕是逸尘侥幸赢得一招半式,却沒有能力将对方斩杀,

这是一场看起來完全不公平的较量,金七几乎是稳操胜券,得手只是早晚的事,

事实上,生死相搏原本就沒有公平可言,大家的命都是一样珍贵,谁的手段更多,实力更强,谁的机会就更大,

就像此刻的逸尘,明知对方是战王强者,实力在自己之上,若是一味逃跑,反而死得更快,

在逸尘看來,如果必须要死,那也一定是战死,绝不会以苟且偷生的方式,逃离战场,而且,对手越是强大,越能激起逸尘的斗志,

逸尘稳住心神,与反身而上的梦剑文一起,再次向金七发起冲击,

这一次,逸尘和梦剑文吸取了前面的教训,二人尝试着配合,一拳一剑,在危机之时,倒也有些默契,

金七自是不惧,从容迎战,并暗中逐渐调整,将自己的功力慢慢提升到九成,

随着局势的发展,逸尘和梦剑文的配合趋于默契,发挥的威力也越來越强,

几次强攻,居然取得了暂时的均势局面,这就更加提升了二人的信心,

金七很高傲,开始并不把逸尘和梦剑文放在眼里,自认为三招两式,就可以轻松将他们拿下,

几番试探下來,金七并未的手,便有些急躁,虽然已经施展出接近十成的功力,但章法反而不如先前那般严谨,

晴空霹雳,,

蛟龙入海,,

逸尘和梦剑文,各自使出浑身解数,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得淋漓尽致,

逸尘的霹雳拳,力达千钧,专门针对金七的正面强攻,

而梦剑文的长剑,却游离于金七身边,除了攻击对方眼睛和喉咙之外,更多的是以快速制约金七的王者之气释放,

一刚一柔,相得益彰,一时间将金七逼得步履凌乱,难以施展自己最强的攻击手段,

但金七并沒有生命危险,只不过情急之下,有些乱了章法,

如此一來,此消彼长,逸尘和梦剑文以攻代守,越打越欢,

开山劈石,,

一阵寒光闪过,金七的手中,赫然出现一柄金色战斧,

寒光森森,杀气凛凛,战斧王兵在金七的手里,释放出一道道杀气光圈,

嗡~~~

战王强者催动的王者之气,最大限度的激发了王兵的威能,

整个天空,仿佛都被杀气光圈所笼罩,战斧王兵在杀气光圈之中,又释放出一圈圈风刃,如同一支支利剑,于虚空之中四下肆虐,

杀气光圈逐渐形成一条金色的巨龙,张牙舞爪,鼓动着磅礴威压,居高临下,大有碾压之势,欲将逸尘和梦剑文轰成齑粉,

噗通、噗通……

风刃尚未近身,逸尘和梦剑文二人,就已经被强烈的能量涟漪波及,同时跌落尘埃,

好厉害,

一旦金七祭出战斧王兵,就相当于在逸尘和梦剑文面前,出现了两位实力相当的战王初阶强者,

即使金七不用战斧王兵,只要不乱方寸,就足以应付二人,现在加上王兵的威能,将差距进一步拉大,

“哈哈……你们还有什么手段,使出來吧,”

金七伫立于虚空之中,放声狂笑,并将战斧王兵的威能,尽情释放出來,

巨大的危机,正向逸尘和梦剑文袭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