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一章 酒坛之威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金七手执战斧王兵,不可一世,用鄙夷的目光,不屑的看着逸尘和梦剑文二人,

按照常理,面对两位战帅巅峰强者,只需一位王者即可摆平,

狂妄的金七,用狂妄的语言,几乎宣告了胜利已经到手,

从虚空之中跌落,逸尘和梦剑文虽然沒有受伤,但对于战斧王兵所释放出的巨大威能,还是极其震撼的,

不久前,修为已达战王初阶强者的傻猫,便是在救逸尘之时,遭到战斧王兵的沉重一击,

虽然经过医治,傻猫的伤口逐渐愈合,但至今仍未完全恢复修为实力,

在日月空间内的傻猫,探知到逸尘的处境艰难,曾传音给逸尘,要求现身一战,

不仅为了解围,救逸尘于困境之中,也是为了自己,找金七报那一斧之仇,

但逸尘并未应允,一是怕傻猫尚未痊愈,不能以最强状态出战,再次受到金七的伤害,二來,逸尘也希望通过与金七一战,來检验一下,帅又奇金睛给自己带來的变化程度,

日月空间,只有在逸尘的意念下才能打开,否则,即使傻猫心急如焚,也是无可奈何,

而事实证明,在金七不祭出战斧王兵的情况下,逸尘和梦剑文通力配合,还是有与对方周旋的能力,

这比起以前,确实有了一定程度上的进步,但是,战斧王兵一出,形势顿时改变,

原本看似势均力敌的局面,在战斧王兵的强势威能下,变成了一面倒的情形,

面对汹涌而來的杀气光圈,以及战斧王兵释放的风刃,逸尘突然心念一动,

随手从地面的沙粒之上,拿起帅又奇丢下的空酒坛子,朝空中一扔,

这个酒坛子,是帅又奇从沙副将手中抢夺而來,并无奇特之处,

而且坛子里的美酒,早已被帅又奇喝的干干净净,估计连一滴都沒有剩下,

但是,逸尘记得,帅又奇临走的时候,曾经刻意说到,将酒坛子送给自己,

如果仅仅是一个空空如也的普通酒坛子,帅又奇在追兵将至的情况下,又何苦专门做一个交代,

倏~~~

重不过十斤,大不过脑袋,质地算不上太好,表面刷了一层厚厚的褐色釉水,却在坛子的底部附近,留下几滴小指头大的疤点,

显然是釉水太浓,入窑烧制时未能散开,堆积而成,可见制作工艺并不是十分精巧,

逸尘随手将酒坛子丢出,也沒有对它抱有太多的期待,无非也就是想看看,帅又奇是否在故弄玄虚,

更多的心思是在考虑,如何化解金七从虚空之中发动的攻势,

黑黢黢的酒坛子,像一只球似的,沿着逸尘抛出的角度,呈斜线向上的方式飞行,

坛口与空气接触的地方,由于速度极快而产生了摩擦,发出尖锐刺耳的如同口哨般的声音,

除了这个声音,还能够证明酒坛子的存在,其余的根本就沒有什么让人提起兴致的了,

“小子,吓傻了吧,弄个破罐子,这算什么,破罐子破摔吗,哈哈……”

相比逸尘的不抱希望,金七对这只看起來并不起眼的酒坛子,更是不屑一顾,

在他看來,逸尘和梦剑文二人,已经是穷途末路,被战斧王兵激荡而出的能量涟漪,压迫得从虚空之中落下,根本不会再有更好的手段,

随手扔出酒坛子,就如同溺水将毙的落水者,哪怕是抓住一根稻草,也想当然的把它当成救命的工具,

这应该是他们临死前,最后的挣扎,无论是否有用,至少聊胜于无吧,

然而,还不等金七把话说完,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,刚才的嚣张狂妄,已经被眼前的事实击溃,剩下的只是满脸错愕,

以金七战王强者的修为,加上战斧王兵之威,所产生的杀气光圈,即使让逸尘和梦剑文二人合力,也难以破解,

区区一只陶瓷制成的酒坛子,即使是一般的战将高手,也可以用战气将之摧毁,

所以金七相信,一旦触及能量涟漪的边缘,酒坛子就应该被震成一堆齑粉,

但金七所看见的,却并不是这样的情形,

酒坛子沒碎,

由下至上,往空中飞行的酒坛子,顺利进入了金七释放的杀气光圈,不仅沒有一丝破损,而且所经之处,杀气光圈的能量急速萎缩,

王者之气组成的具有毁灭气息的杀气光圈,居然被一只毫不起眼的酒坛子阻碍,无法继续往逸尘和梦剑文身边波及,

甚至,处在酒坛子运行轨道上的能量涟漪,全部被吞噬殆尽,沒有一点外泄,

怎么可能,

突如其來的变故,让金七张开的大嘴变成了一个大写的O字,瞠目结舌之下,有些呆滞,

同样的,逸尘和梦剑文,也被酒坛子所造成的巨大意外所震撼,

尽管帅又奇曾经刻意提到酒坛子,但逸尘连做梦也不会想到,这个看似普通的酒坛子,竟然有着如此威力,

沙副将他们,绝不会把一件异世珍宝用來盛酒,就是逸尘拿起酒坛子的时候,也丝毫沒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,

实际上,这就是一只极其普通的酒坛子,不存在特意之处,也不是什么异世珍宝,

之所以能够达到令大家都难以置信的效果,完全是得益于帅又奇的手段,

虽然,逸尘暂时还不知道,帅又奇在酒坛子上面,到底有沒有做过手脚,或者做过什么样的手脚,

但是,可以确信的是,这只酒坛子,能够抵挡金七杀气光圈的攻击,

足以致命的威胁,被酒坛子轻松解除,逸尘和梦剑文二人,顿时喜出望外,

特别是逸尘,只身來到萨特王国,并不想过早将自己的所有手段暴露出來,以免被幽阴门盯上,而造成更多的麻烦,

如果沒有这样的顾忌,只要逸尘祭出纯阳甲和苍木剑,即使金七有战斧王兵相助,也未必能够讨得便宜,

在抛出酒坛子之后,逸尘曾经犹豫着,是否要凭仗拿出來,与金七决一死战,

而现在,至少暂时不需要做这样的打算了,

臭猴子果然厉害,

巨大的惊喜,不仅让逸尘对帅又奇刮目相看,而且,被残羹冷炙折腾过的梦剑文,也觉得帅又奇沒有那么讨厌了,

“给我破,”

虽然金七的脑子里,被酒坛子的出色表现,刺激得有短暂的停滞,但是他毕竟是战王强者,稍有慌乱之后,立刻就冷静下來,

不能因为一只酒坛子,就放弃了对逸尘和梦剑文的斩杀行动,

于是,金七大喝一声,将手中的战斧王兵,对准酒坛子,猛地掷出,

一条闪耀着寒光的巨龙,挟裹着猛烈的杀气,摇头摆尾的朝着酒坛子,呼啸而去,

嘶……

酒坛子依旧沿着自己的运行轨迹,往金七所在的虚空飞去,

很快就临近了自上而下,疾驰而來的战斧王兵,

一声并不响亮的嘶鸣,似乎是从战斧王兵身上发出,寒光倏忽不见,

刚才还气势汹汹,大有毁灭一切的狂暴气息,在接近酒坛子的时候,一下子踪迹皆无,

失去杀气光圈支撑的战斧王兵,如同普通的劣质兵器一般,沒有丝毫威能,

啪,,

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,战斧王兵从空中径直的坠落下來,静静地躺在逸尘身边的沙粒上,

在烈日的照耀下,战斧王兵看起來还有些光泽,但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,具有极强的杀伤力了,

“嘿嘿……很不错的王兵,”

逸尘伸手拿起战斧王兵,打量了一番,又随手丢进日月空间,

尽管暂时失去威能,可战斧仍然是货真价实的王兵,这样的宝贝,如果不藏起來,金七势必会过來争夺,

“小子,你敢……”

金七奋力掷出战斧王兵之后,立即就后悔了,

既然酒坛子能够吞噬杀气光圈,就同样可以应付战斧王兵,万一王兵有所闪失,对于金七來说,损失巨大不说,恐怕连斩杀逸尘都变成了奢望,

可后悔已经晚了,就是想买后悔药也沒有时间了,

金七眼睁睁的看着,逸尘从容的将战斧王兵收入囊中,顿时怒气大盛,

身形一晃,金七从虚空之中,直接就向逸尘扑了过來,

战王强者的速度,绝非战帅强者可比,这点距离,按照正常情况,顶多也就需要一息时间,

然而,金七却始终沒有如愿的到达逸尘身边,

呲溜,,

一个非常轻微的声音,从酒坛子那里发出,

原本呈抛物线的方式飞行的酒坛子,在金七启动的同时,忽地变换了角度,

在空中画出了一条横向的弧线,挡在了金七的前面,

“不好,”

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,笼罩了整个虚空,金七明显感觉到了巨大的压抑感,

一条水柱,自酒坛子里面窜出,冲到虚空之后,顶端散开,形成一个看起來不算太美丽的喷泉,

说这个喷泉不美丽,是因为即使在阳光的照射下,水柱也只是呈现无色,而沒有出现想象中斑斓的绚丽七彩,

这不是普通的喷泉,严格地说,这水,绝不是平常所见到的普通河水,也不是帅又奇喝剩下的美酒,

这是……弱水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