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二章 弱水不弱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如果是普通水质,被太阳一晒,至少会反射光线,从不同的角度,可以看到水柱的表面,呈现出耀眼的七彩光芒,

就像雨后的彩虹,便是在太阳的映衬中,给人以视觉上的愉悦享受,

而眼前的水柱,以及从虚空之中洒落的喷泉,不仅沒有彩虹的感觉,而且似乎将太阳的光芒直接无视掉,

这样的情形,只有弱水才能做到,

除非水柱的直径达到一定的尺寸,而且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,弱水才能够反射出耀眼的光芒,

比如,在落英王国回势龙脉,埋藏于地底,用來封印九头蛟王的那一股弱水,经过千年万载的荡涤沉淀,汇集成一条直径数米的倒流泉,

逸尘曾经亲眼看到,倒流泉在阳光的照射下,形成了斑驳陆离的七色彩虹,绚丽夺目美不胜收,

那是因为弱水的数量过于庞大,其中大量的水之柔善,活跃于弱水变表面,才会与阳光产生作用,出现跳跃着的彩色光芒,

而普通的水质所形成的彩虹,颜色虽然丰富,却只是处于相对静止状态,并不会跳跃,必须要不停的变换方位,才可以欣赏到完整的美景,

逸尘在回势龙脉地下,曾经得到过一些弱水,勉强能够聚集成手指粗细的水线,却不能反射出彩虹般的色彩,

即便如此,那束看起來很是纤弱的水线,却成功的压制了九头蛟王释放出的地心烈焰,而且还把实力强大的九头蛟王禁锢起來,

后來,为了激活无痕的生机,逸尘又将日月空间内,原本不多的弱水拿出,配合九头蛟王的施法,

几番折腾,逸尘从倒流泉所得到的三千斤弱水,几乎全部用完,日月空间之内,也是所剩无几,

而现在,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水柱,粗细程度接近于成年人的手腕,比逸尘上次释放的水线,要粗上几十倍,

谁也无法解释,一个普普通通的酒坛子,估计也就装得下十斤八斤的美酒,却如何能够释放出如此数量的弱水,

逸尘的脸上抑制不住贪婪之色,这么多的弱水,要是能据为己有,那该多好啊,

“哇……”

虚空之中的金七,口中发出一声急促的惨叫,

堂堂的战王强者,这一刻完全失去了嚣张的本钱,整个人蜷缩着,似乎被一根无形的绳索拴住,

不仅释放不出凌厉的杀气,甚至连身体也难以动弹,只是圆睁双目,露出无限恐惧的神色,

曾经萦绕在金七周围的磅礴杀气,在弱水喷泉洒下的时候,忽然间消失无形,赖以自傲的杀气光圈,早已不复存在,

尽管是战王强者,又是杀金帮帮主,但金七从未见过弱水,更不知道弱水能够给自己带來如此大的压力,

弱水看似柔弱,不能载物,即使是轻于鸿毛的物体,只要落到弱水表面,都会立即沉坠下去,

也正是这样,反倒成全了弱水的强大,在包容了无数世间杂物,吸收了各种物体精华之后,造成了弱水具有几乎能溶万物的特性,

倒流泉能够穿行于坚固的山石之间,毫无阻碍,压制九头蛟王数千年无法解开封印,便是得益于‘能溶’,

跟九头蛟王相比,金七最多只能算是一只渺小的蝼蚁,在弱水的强大面前,实在是不堪一击,

刚刚还觊觎弱水的逸尘,听到惨叫声吓了一跳,他居然把自己被金七追杀这一茬给忘了,

弱水还在空中喷洒着,即使有一些落入地面的沙粒之中,但看看空中的冲天水柱,绝不会在短时间内消耗殆尽,

自己目前最大的敌人,应该还是战王强者金七,只有解除了金七带來的危机,才有可能去打弱水的主意,

所幸的是,金七此刻被笼罩在弱水形成的喷泉之中,由先前的不可一世,趾高气昂,变成了一个须发皆白,老态龙钟的萎缩老头,

怎么回事,

同样沒有见过弱水的梦剑文,一脸茫然的抬头仰望空中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

仿佛是一场春雨,将辛戈沙漠的炎热干燥,变得稍许有一点清凉的感觉,尽管沒有雨点落到身上,可天空中那一眼看似平淡无奇的喷泉,绝不是虚幻的臆想,

更让梦剑文惊诧莫名,甚至瞠目结舌的,则是金七的处境,似乎超出了想象中的艰难,

曾几何时,金七还是居高临下,睥睨着地面的逸尘和梦剑文,那种狂傲就如同他将这个世界,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一样,

仅仅是手腕粗细的水柱形成的喷泉,就足以将金七禁锢其中,而且,金七全身的修为也在逐渐衰退,面容迅速变老,

梦剑文不明白,帅又奇通过什么手段,把一个稀松平常的酒坛子,转化成具有遏制战王强者的能力,

三个人都被弱水的巨大威能所震撼,逸尘和梦剑文是又惊又喜,唯有金七,除了惊愕,就只剩下恐惧了,

他尝试着释放战气,以便冲开弱水对自己实施的禁锢,却屡遭失败,

金七的修为达到了战王强者级别,即使面对其他战王强者实施的空间禁锢,只要对方的实力还沒有达到战王中阶,他都可以通过战气的催动,解除空间禁锢,

战王强者的空间禁锢,对于战帅级别的强者而言极具威胁,往往倾尽全力也不能冲开,只有眼睁睁的等待着对方的处置,

这也是战帅强者与战王强者之间,不可逾越的一道鸿沟,即便以逸尘的超强实力,也无法逃脱金七的空间禁锢,

而在战王强者之间,空间禁锢却并不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,无非就是暂时困住对方,使对方的实力难以在短时间内完全施展,

一旦对方缓过神來,很快就能够催动战气,破坏空间禁锢,胜负便重新回到开始状态,

金七现在还算冷静,他希望弱水喷泉给自己带來的禁锢,是属于战王强者级别的,这样,自己还有一定的逃脱甚至反击的机会,

然而,几次的无功而返,让金七陷入颓废和绝望之中,

全身的王者之气,一经催动,便如泥牛入海,释放出多少,就失去多少,沒有一丝存留,更不可能凝聚起能量涟漪,对弱水喷泉进行反击,

不仅如此,金七还惊恐的发现,自己的身体在弱水喷泉的笼罩之下,逐渐失去了控制,

周身的血脉经络,不再运行畅通,慢慢接近于停滞状态,肌肉变得僵硬萎缩,生机渐渐丧失,

“救命啊……”

这是战王强者,杀金帮帮主金七,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声音,

不过片刻之间,金七的身体在弱水喷泉的强大威压下,被挤压成极薄的一片,随着微风,摇曳于空中,

啪,,

似乎有一团雾气,自弱水喷泉中央散开,金七的身体发出清晰的爆裂声,

堂堂战王强者金七,爆裂之后形成的雾气,也仅仅存在了不到一息时间,便被弱水喷泉吸收,

流淌着的弱水喷泉,突然间戛然而止,

嗡,,

在吸收了金七以后,洒在空中的喷泉,大部分又回笼到水柱之中,

已经从虚空洒落而下的少量弱水,汇集成一条纤细的水线,不偏不倚的钻入梦剑文的头顶,

嘶~~

梦剑文浑身一震,一种异样的感觉,顿时从身体内传來,

仿佛是天降甘露,水线一旦进入梦剑文体内,便如长了眼睛一般,游走于全身,穿行于四肢百骸,

水线流经之处,如同春风拂煦,无比受用,原本的干燥气息,被驱除一空,取而代之的,是一股清凉清爽,沁人心脾之后,传來的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感觉,

细长的水线,以极快的速度,倏忽一声便沒入头顶,一切似乎重归于平静,

但梦剑文的体内,在经历了短暂的舒坦过后,却变得喧闹起來,

水线逐渐散开,分成无数的小水珠,无孔不入的渗透到身体的各个部位,刺激着体内原本就存在的战气,

战气则不像小水珠那样温顺,而是横冲直撞,一边努力的试图把小水珠逼出体外,一边又顺着血脉经络,四下巡视,

碰撞,搏斗,荡涤……

体内的翻江倒海,让梦剑文秀眉紧锁,强行运功抵抗,却仍然无济于事,

“放松,不要抗拒,”一旁的逸尘看在眼里,善意的提醒道,

他曾经在回势龙脉地下,吸收过水之柔善,觉得越是放松,吸收的效果越好,

弱水虽然不能等同于水之柔善,但是属性相近,应该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吸收,

梦剑文闻言,赶紧撤去战气,将身体放松,任凭弱水在体内游窜,自己只是闭目养神,

渐渐地,梦剑文的身体,开始不再难受,弱水行进时,所产生的冲击越來越小,慢慢的变得若有若无,最后几乎是浑然不觉,

而梦剑文本人,对周围的一切毫不在意,逐渐进入老僧入定的状态,

倏,,

就在逸尘提醒梦剑文的时候,突然感觉头顶一阵发懵,

除了洒落到梦剑文头顶的弱水,其余的绝大部分水柱,如同一条将要入海的蛟龙,从虚空之中蹿下,

笔直地砸在了逸尘的脑袋之上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