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三章 阴魂出窍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逸尘曾经想过,要设法将虚空之中的弱水据为己有,

但是,还沒有等他拿出日月空间,來收集弱水,就被金七的惨叫声打断,

目睹了战王强者金七丧生于弱水喷泉之中,逸尘也是大为震惊,

尽管在帮助二龙收服九头蛟王的时候,逸尘也使用过弱水,不过,那一次并沒有造成伤害,只是禁锢了九头蛟王,以及熄灭了地心烈焰而已,

在回势龙脉,逸尘协助九头蛟王,以水润火烤的方式,为无痕恢复生机,当时使用弱水,是为了救人,

迄今为止,逸尘还沒有见到过,弱水杀人的事实,甚至连想都沒有想到,弱水居然以这样一种残酷的手段,夺去了金七的性命,

弱水虽然具有极大的威能,但毕竟沒有神智,就像逸尘见到的倒流泉,气势恢弘,却也不曾伤害过他一丝一毫,

如果沒有人实施操纵,就能够有针对性的杀灭战王强者,实在令人匪夷所思,

而眼前的水柱,在杀灭了金七之后,还兵分两路,少量进入了梦剑文的身体,其余的仿佛长了眼睛一样,直接奔着逸尘就砸将下來,

呜啊~~

水柱來得并无征兆,自上而下冲击逸尘头顶,不像先前洒落的一些水线,如同涓涓细流,尽管梦剑文有点措手不及,但至少还能够承受,

逸尘头顶的水柱,有手腕粗细,竟然也要强行进入他的体内,这可让逸尘难以接受,

甫一接触,逸尘就感到头疼欲裂,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钻头,在头顶上钻了一个洞,数十米长的水柱,沿着头顶源源不断的进入逸尘的身体,

逸尘刚才还提醒梦剑文不要抗拒,可他自己却无法做到彻底放松,

钻心的疼痛,伴随着异物的入侵,使得逸尘不得不运功抵抗,弱水虽好,却也不是这般吸收,何况金七的死,让逸尘心有余悸,

他有些后悔,如果遭遇到拿出日月空间,即使弱水的数量再多一些也沒关系,反正日月空间的容量超级大,

嗡,,

现在逸尘已经沒有办法去考虑日月空间了,越來越剧烈的疼痛,使他倾尽全力,将自身的战气全部释放出來,希望能够顶住或者延缓水柱的侵入,

然而,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,

在汹涌而至的弱水面前,战气还沒有真正释放,就遭到了碾压式的反击,

其实也算不上反击,弱水根本就沒有理会战气,依然故我的按照自己的行进方式,以及运行速度,毫无顾忌的往逸尘体内进发,

头痛还沒有减缓,身体上又传來撕心裂肺的疼痛,

弱水从头顶进入以后,也不管逸尘能不能承受,只是强横无比的四下侵袭,

无论是肌肉组织,还是奇经八脉,抑或是五脏六腑,一概不会放过,

横冲直撞的弱水,不仅撕裂了逸尘的肌肉,挤爆了经脉血管,更是死命的挤压着他的内脏,唯独可以承受的丹田,却反而沒有一点弱水进入,

这种感觉,有点像逸尘在柔金岭类人族的时候,被老族长等八人实施八方传承阵,为他输入神奇续命元素,处于昏昏沉沉中的逸尘,也遭遇过比死还痛苦的煎熬,

不同的是,上一次在冷热交替电刺雷劈之下,逸尘的身体被撕扯爆裂,这一次却是在身体表面看似完好的情况下,摧残着体内的各个部位,

弱水在逸尘的身体之内,四处重装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根本不会估计逸尘能否承受,

如此多的弱水,即便举一国之力,也买不到其中的十分之一,而此刻,却让逸尘游荡在生死边缘,

曾经的欣喜,早已被痛苦所替代,再好的宝贝,无福消受也是枉然,

逸尘不知道该如何减轻痛苦,更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弱水的入侵,

在被动的忍受了一刻钟之后,虚空之中的水柱,已经完全进入到逸尘的体内,

啪~~

盘旋于空中的酒坛子,将所有弱水释放完毕,终于在一声清脆的爆裂声中,化成了齑粉,

在齑粉飘洒即将消失之际,逸尘隐约看到,天空中出现了帅又奇那张让人见过一次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面孔,

眨巴着眼睛,浮现出诡异的笑容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

未等逸尘出言询问,天空中恢复了平静,再也看不见帅又奇的脸形,

弱水全部进入体内,并沒有停止运行,疼痛依然在持续,

逸尘已经沒有一丝力气,去思考对付弱水的办法,甚至整个身体逐渐麻木,

弱水入侵,使得逸尘的身体开始膨胀起來,表皮紧绷,在炽热阳光的照射下,如同一个充满了气又涂了油的皮球,锃光瓦亮,

而体内的形势,却悄然发生了变化,

原本狼奔豕突的弱水,慢慢的由无序状态,转变到有规律的运行,

每到一处,均是仔细查找,不放弃每一个角落,待确认沒有找到目标,又顺延至下一个部位,继续排查,

疼痛,便跟随着弱水的行进方向,一阵一阵的转移地点,虽然不像开始时的全身都疼,但仍然是难以承受,

经过地毯式的搜查,弱水将逸尘的整个身体,几乎都光顾了一遍,却丝毫沒有停止的意思,

呲,,

忽然,一阵刺痛,从脑海里传來,弱水在四处排查无果之后,终于引入到逸尘的大脑中,

无数的弱水,在逸尘体内如同列队的士兵,沿着血脉经络,冲击着大脑,

脑袋的刺痛,比身体的撕裂更为痛楚,逸尘能够勉力承受身体上的痛苦,却难以抗拒弱水源源不断的涌入大脑,

啊~~

又过了一刻钟,弱水似乎找到了目标,停止了对大脑的冲击,转而有序的排着队,返身往逸尘丹田处进发,

刚刚缓解的疼痛,还沒有让逸尘來得及喘口气,却又感觉到整个脑袋,如同爆裂一般,

逸尘的意识,突然间变得虚无起來……

阴风戚戚,迷雾茫茫,

恍惚中,逸尘觉得自己变成一丝游魂,飘荡到一处不知名的所在,

一阵腥风迎面扑來,无数的虫蛇异物,在充满了血黄色的河面蠢蠢欲动,

河面上,有一座狭窄的细长小桥,在迷雾中摇摇晃晃,

岸边,人影飘飘,似乎在犹豫着,是否要走上小桥,

说是人影,实际上只是一些飘荡着,并无实质性身体的影状,有人的轮廓,在远处却沒有办法看清明显的五官,

远远看去,就像是一片片画着人物脸谱的硕大树叶,摇曳在岸边的桥头附近,

有几条人影,颤颤巍巍地飘到桥上,可能是惧怕什么,又赶紧退回,

而后面的人影自动两边让开,让退回的人影,回到‘人群’中,

有的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,也有的干脆退到远处,找一个地方歇息,

逸尘也在虚空之中飘着,听不见下方的‘人群’说话的内容,只是好奇的看着,这些‘人’到底要干什么,

一阵抖抖索索之后,终于又有一条人影飘到了小桥上,虽然很慢,但还是非常坚决的往前移动,

噗通……

这条人影,在小桥上晃悠了不到百米的距离便停住了,像是在经历着某种痛苦的挣扎,

然后,不再往前行进,而是毅然决然的跳进了血黄色的,充满了虫蛇腥臭的河中,

河水泛滥,人影落入之后,随波逐流若隐若现,虫蛇纷纷闪开,任由落水者逐渐汇入河中原有的‘人群’之中,

岸边那些犹豫不决的人群,却于这一刻欢呼雀跃起來,一个个对着落水者行起了注目礼,

河岸的一侧,有一条看不到头的小路,路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盛开的花朵,花红如血,朵朵相连,

逸尘在虚空之中飘飘荡荡,经由花海般的岸边,飞越血黄色河面,飘到了一处阴森昏暗,充满着各种异味的荒野,

这里沒有鲜花,也沒有像样的路,更看不见类似于河边的人群,

地面枯黄,坚硬如铁,放眼望去,未曾发现一花一木,有的只是死气沉沉的压抑,

这是什么地方,

逸尘不知道自己,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也不清楚此处属于那个国家,归谁管辖,

按照眼前的景象,逸尘难以判断,也与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完全不同,

无论是落英王国,还是玄天宗,甚至萨特王国,都沒有这般阴森恐怖,即使是精灵世界的魂场,也不如这里诡异,

“喂,你是谁……新來的,”

就在逸尘纠结自己身处何处的时候,一个尖叫声从身后传來,

这个声音來得毫无征兆,仿佛是凭空而來,逸尘有些纳闷,以他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,以及超强的精神力,按理说,有人接近到自己一里之内,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沒有,

除非对方的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的级别,否则逸尘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探测到对方的靠近,

但现在听到的声音,距离身边不到半里地,甚至在声音发出之后,逸尘依然沒有感觉的对方的存在,

除了声音之外,逸尘连一丁点的空气波动,都沒有察觉到,仿佛來者的身体能够避免与空气的摩擦,或者对方根本就沒有身体,

逸尘心里一凛,回头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,

谁知,一见对方面容,逸尘不禁大惊失色,颤声问道:

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