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六章 那也不行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以火儿的实力,早已超越了战王强者的级别,既然逸尘是他的主人,怎么说修为也应该抵御战皇级别吧,

初闻飘然的恋人是火儿的主人,这位前辈心里大为欣喜,

尽管在天罗大陆,或许不存在战王强者以上级别的人类,但是,即便是异类,只要有足够实力,倒也不是问題,

毕竟,飘然有着凤族血脉,算得上是凤凰后裔,在天地间也是高高在上的种族,嫁给一个具有正统血脉的异类,就算不一定门当户对,至少也不至于太受委屈,

所以,他以为火儿的表达出了问題,当然,也可能是自己激动之下,耳朵的听觉功能受到影响,听错了火儿的话,

“前辈,我主人的修为,的的确确是战帅巅峰强者级别,有可能很快就突破到战王强者级别,”

火儿被前辈的一句追问,吓得不知所措,说话都有些战战兢兢了,

说出这些,火儿的本意,是为了顺利离开此处,奔赴萨特王国找自己的主人,

飘然现在处于昏迷状态,这位前辈视她如己出,精心呵护,应该不至于为了迁怒于逸尘,而影响飘然的康复,

火儿从小住在寒潭深处,很少与外人交往,并沒有太深的城府,大多数时候,是不会主动欺骗别人的,

前辈发怒,火儿很害怕,但他还是沒有隐瞒,如实的说出了逸尘的真实修为,

“混账,你他 妈的虽然沒什么出息,可好歹也是一只火麒麟,出自于曾经的四大灵兽之一的麒麟种族,怎么就自甘堕落,找了个什么狗屁的战帅巅峰强者,作为自己的主人,”

这一次前辈竖起耳朵,很用心的听着,绝对不可能再次听错,

当他知道火儿的主人,只是一个连蝼蚁都算不上的战帅巅峰强者后,立即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,本能的反应,让他的火爆脾气展现无遗,

看着被自己骂得一愣一愣的火儿,他更是气不打一处來,也不等火儿说话,又是噼里啪啦一阵臭骂:

“你认了一个废物做主人,那是你窝囊无能,居然还敢把飘然介绍给他,简直是混蛋加三级,白痴,二货……你信不信火祖宗我把你撕成碎片,”

呼呼~~

一阵阵热浪,随着‘火祖宗’的说话声,铺天盖地的向火儿袭來,

尽管一直未露面,但火儿从迎面而來的热浪中,清晰的感觉到,这位火祖宗前辈确实生气了,只是不知道这后果到底严重不严重,

按照目前热浪的温度以及运行的速度,不仅对火儿不会有一点伤害,而且还可以让他很轻易的吸收,

火之烈焰,对于天生火性体质的麒麟一族,永远都是最好的大补之物,只要不是超大剂量,就不会给火儿带來困扰,

虽然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调养修练,火儿的功力已经恢复了八成左右,但是,当时在回势龙脉内,为救飘然而消耗的火之烈焰,还沒有得到完全补充,

以这里为中心的方圆百里之内,火性元素极其充沛,火儿功力的迅速恢复,正是得益于这些看似咄咄逼人的热浪,

只不过,火性元素未必等同于火之烈焰,从某种程度上说,火之烈焰來源于火性元素,也是火性元素的精华之物,

一般的火性元素,并不会随意聚集成精纯的火之烈焰,只有在吸收了大量火性元素之后,才能够在丹田内,通过自身的手段,将之逐渐转化为少量的火之烈焰,

但火祖宗因发怒而呼出的气息,其中所包含的火之烈焰,却比普通火性元素的含量高出百倍以上,

若是经常能够得到前辈这样的‘照顾’,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,火儿的功力以及体内的火之烈焰,都能够恢复到自己的鼎盛时期,

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火儿当下打起精神,盘膝而坐,凝神静气,将自己体内的血脉运行方式,尽可能的调节最佳状态,

“你哑巴啦……快说,你为什么把飘然介绍给你的那个什么破主人,”

火儿将精力完全投注到吸收火之烈焰中去,以至于把火祖宗的臭骂当成了耳边风,甚至根本就沒有搭理这一茬,

火祖宗也是一愣,心里想着,这小子是不是被吓坏了,

前面的一句追问,还不算很严厉,就已经使得火儿腿肚子发软,差点就坐到了地上,

而接下來连珠炮似地大骂,说实话,他本人都觉得太难听了,比泼妇骂街也好不到哪儿去,火儿要是被吓出毛病,实属情理之中,

这样一想,火祖宗觉得自己有点过了,便一边说话一边拿眼睛瞄了瞄火儿,想看看他有多狼狈,

谁知一瞄之下,却见火儿端坐地上,如同老僧入定一般,面露微笑,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,

沒有一点狼狈,更沒有一丝难过,只有贪婪之态跃然脸上,

好家伙,

合着把咱的怒火当成了高级营养品,在大补特补呢,

火祖宗感觉受到了极大的愚弄,不由得更加怒气冲天,

正要大声呵斥,却突然心念一动,要是再将怒火发出,岂不是正中了火儿的下怀,

不行,咱得想办法治治这小子,不能让他平白无故的得到好处,

阿嚏,,

其实火儿早就听见了火祖宗的话,只是不想耽误了自己吸收火之烈焰,才置若罔闻,

心里还想着,让老家伙多生一会儿气,估计能够得到更多的火之烈焰,可不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,

火儿在享受的同时,甚至有些自责,如果早一点知道,火祖宗发怒的时候,自己可以得到这么多好处,那么隔三差五的刺激他一下,可能对于自己的恢复更加有利,

就在火儿沾沾自喜时,突然感觉到一股劲风扑面而來,还沒來得及做出应对,便被一阵夹杂着异味的雨点砸在脸上,

哇~~

劈头盖脸的一阵暴雨,似乎还蕴含着天地奥义,打得火儿脸颊火辣辣的疼,伸手一摸,却又不是雨水,好像还有些黏糊,

火儿把手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,顿时喉咙里不停的翻腾,实在憋不住,便张开大嘴呕吐起來,

“嘿嘿……”

见到火儿如此狼狈,火祖宗不免得意至极,忍不住笑出了声,

这一辈子,也不知道打过多少回喷嚏,唯独这一次打出了效果,

“呃……前辈你……”

火儿虽然老实,但不是笨蛋,立刻就明白上了火祖宗的大当,

火祖宗发火很正常,否则他就不会自诩为火祖宗了,可用喷嚏砸人,这么下三滥的手段,居然由一位老前辈使出來,实在让火儿无言以对,

火儿哭丧着脸,轻轻的嘟囔道:“在我认识主人之前,他俩早就认识了……这事不赖我,”

确实,逸尘在被刺背魔鳄逼落寒潭之前,已经和飘然处在热恋之中,而火儿,则是在逸尘落入寒潭之后,通过五行帝尊一丝魂灵的引荐,才认识逸尘的,

人家原本就是一对恋人,与火儿沒有半点关系,而且火儿也是看在逸尘的面子上,才不惜燃烧自己的生命之能,大费周章,把飘然送到火祖宗这里,

火儿心里太委屈了,人家彼此郎情妾意,关我什么事,你这个老家伙倒好,全怪到我头上不说,还弄了个喷嚏,差点沒把我熏死,

“好吧,我信你一回,不过,你送飘然到我这里,逸尘那小子怎么不來,”

从火儿的样子,火祖宗看得出來火儿沒有撒谎,

但他心里有一个疑问,既然二人彼此深爱着,逸尘就应该陪在飘然身边,直到脱离危险,而实际上,他连逸尘的面都沒有见到,

“前辈,以火儿的实力,把飘然送來,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,主人只是战帅巅峰强者,若要强行闯入,恐怕早已命丧在百里之外的烈焰之中了,”

火儿用手使劲的在自己的脸上搓揉着,希望把火祖宗那恶心的喷嚏,全部擦干净,

可嘴里,还得不停的为逸尘解释开脱:“主人一直坚持,要和飘然一起,但是,我怕耽搁久了飘然会更危险,就连哄带吓的把他赶走了,再说了,如果飘然和主人沒有关系,火儿也沒必要费这么大劲啊,”

“嗯,好像有点道理,不过,我怎么知道,那小子是不是看飘然年轻,用花言巧语诱骗她呢,”

火祖宗稍微停顿了一下,又说道:“虽然战帅巅峰强者,只能算是一只蝼蚁,但是在天罗大陆,能够达到这个级别的,至少要修练三五十年,大多数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家伙,……那个什么逸尘,有沒有七八十岁,”

“主人年轻着呢,哪里会有七八十岁那么老,”火儿忿忿不平的说道,

一般修武者,在五十岁之前,能够踏进战帅级别,就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,

但逸尘不是一般修武者,他是应劫之人,身具五行血脉,天赋异禀,绝非常人可比,

火儿还沒有见过比逸尘更具天赋的修练奇才,也沒有听说过,有谁比逸尘的修为提升得更快,

“沒有七八十岁,那就是五十岁咯……”

火祖宗阴不阴阳不阳的应和着,突然又提高了声音,冷不丁的吼道:

“那也不行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