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章 夜叉引路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呼呼~~

虽然感觉不到夜叉的气息,但随着夜叉双手的晃动,空气中的波动还是很明显,

來者不善,

只身來到鬼域,几乎是两眼一抹黑,啥都还不清楚,就遇到了看似十分强大的夜叉,

逸尘瞬间有一种压抑的情绪,下意识地想要释放战气,却发现自己沒有一丝战气可用,

不好,

明明自己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,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失去了全部的战气,

不仅如此,丹田内的五行之气也毫无踪迹,呃……丹田在哪儿,

逸尘沮丧的发现,此刻飘在空中的,根本不是自己的身体,似乎只是一个影子,

虽然有一定的意识,也知道眼前的危机,却沒有办法控制,

沒有战气,沒有修为,连力气也感觉不到,整个‘身体’宛如一张随风飘荡的树叶,轻飘飘的沒有一点分量,

唰……

面对夜叉疾速而至的大手,逸尘无法力敌,这是本能的往旁边一闪,

这下还不错,逸尘听到耳边一阵轻微的风声,‘身体’堪堪从夜叉的手指缝里,顺溜的滑了出去,

沒有战气的波动,也沒有借助什么力量,只有一丝意念,

本能的意识,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,

咦……

逸尘的反应,让夜叉有些意外,

以他的身手,鬼域中普通的魂魄,不可能有机会闪避,

即便是无常老爷,在夜叉突如其來的闪击面前,也未必來得及躲闪,

“咳,你躲什么,我有沒有恶意,”

夜叉略作思忖,将双手收回,换了一副态度,很是谦和的样子,

“不好意思,我对于这里的环境还不熟悉,而且也不喜欢和别人套近乎,”

逸尘含含糊糊的回了一句,却并沒有放松戒备,

既然是鬼域,必然与人间不同,仅仅是夜叉的模样,就足以让人从梦中惊醒,

何况,这家伙以庞大的身躯,竟然能够悄无声息的接近到自己的身边,实力绝对不弱,

逸尘初來乍到,还沒弄明白怎么回事,可不愿意就上了对方的圈套,

“沒事,慢慢你就习惯了……对了,有一个地方,就是你看到的河边,或许就是你的归宿,”

夜叉显得非常大度,对逸尘的防备毫不介意,反而热心的向逸尘介绍起來,

他所指的归宿,就是忘川河旁的河岸边,那里聚集了许多犹豫不决,畏畏缩缩的‘人’,

夜叉告诉逸尘,这些‘人’其实根本不是人,而是孤魂野鬼,

所谓孤魂野鬼,就是指那些无所依靠,无处藏身,只能在荒郊野外,漫无目的游荡、独來独往的鬼,

有的是生前作恶多端,薄情寡义,死后不能进入正常的轮回通道,

也有的,生前家道破落,人丁凋零,死后根本就沒有谁为他们安葬,入不了祖坟,

这些可怜的鬼魂到处流浪,找不到归宿,甚至连上奈何桥的资格都被剥夺,更不要说进入鬼域了,

但他们并不甘心,便聚集在忘川河边,奈何桥旁,暂作栖身之地,

一方面可以看到其他刚入鬼门关的鬼魂,在经过奈何桥时,犹豫着是否要喝下孟婆汤的纠结,

另一方面,也是在期待一个属于自己的机会,

如果认命,这些孤魂野鬼都得进入饿鬼道,不能投胎做人,甚至连畜生都做不成,

更多的是不愿就范,特别是自认内心无愧,觉得自己受了冤屈的,宁愿在忘川河旁游曳飘荡,也要坚持为自己讨个说法,

而鬼域每隔一段时间,会派专门司职巡查善恶的鬼差,重新核对那些孤魂野鬼的业障,然后矫正一些有冤情的判罚,

若是冤情得到平反,则可以与正常的鬼魂一样,按照鬼门关的程序,一步一步进入鬼域,再根据各自的善恶,决定轮回往生的等级,

当然,也有运气好的,碰上鬼域某些盛大的节日,得到大赦,同样可以进入轮回通道,

“如果你沒地方去,就到忘川河旁,加入孤魂野鬼的队伍吧,总好过你毫无目标的瞎逛,”

夜叉为了表示自己的善意,还特意提醒逸尘:“你今天运气好,遇到了善良慈祥的夜叉大爷,要是碰上那两位凶神恶煞的无常老爷,早就把你抓去下油锅了,”

可能是觉得自己做了好事,特别兴奋,头顶上的火苗一窜一窜,闪烁着绿油油的光泽,

伸缩着的鼻翼,也欢快的打起了结,将两只黑洞洞的鼻孔,全部扭转过來,像两个喇叭似地一左一右,呼哧呼哧的冒着阴森森的阴气,

“我又不是孤魂野鬼,干嘛要去奈何桥边,”

看到夜叉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,逸尘就觉得浑身发冷,

虽然自己好像脱离了躯体,这片如同薄树叶般的身体,仅存留了一丝意念,但是对于危机或者潜在的威胁,逸尘还是有一些感应,

表面上看起來,夜叉的确沒有恶意,甚至还是一个充满热情的向导,

可逸尘心里,却一直放不下戒备,总觉得鬼域四下透露出一种诡异,

也许是自己弄不明白,为什么好好的,被弱水强行侵入之后,就出现了这种状况,

他宁愿多一份谨慎,也不要把自己陷入到未知的危机之中,

“嘿嘿,看你那样子,神神叨叨又浑浑噩噩,生前即便不是作恶多端,也是孤身一人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都像是孤魂野鬼,”

夜叉对逸尘的态度,由开始的居高临下,转变成心平气和,现在又是调侃戏谑,

这种示好的表现,好像是刻意与逸尘拉近距离,当然是何目的还不得而知,

“夜叉,你能不能告诉我,从这儿怎样才可以回到人间,”

俗话说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

尽管以逸尘目前的身形和处境,这两样是不会对他构成威胁的,

不过,这毕竟是陌生之地,自己又不是有备而來,小心驶得万年船,还是趁着沒有被更多的麻烦缠上,早点离开为妙,

“人间……嗬嗬……居然在鬼域说要回人间,你也太天真了,太可爱了吧,”

夜叉下巴上的那只眼睛,瞪得滴滚溜圆,仿佛见到怪物似地,死死的盯着身前飘荡着的逸尘,仔细的打量着,

“既然你不知道回到人间的路径,那就算了,还是我自己慢慢寻找吧,谢谢你给我介绍了鬼门关的情况,咱们就此别过,”

对于夜叉的吃惊,逸尘并不意外,自从一闲散人在两万年前,以无极剑将鬼域封印,按理说就已经断了人间和鬼域之间的通道,

而且以自己现在的形态來说,应该不是原本的身体,或许只是一丝游魂,才能毫无障碍的进入鬼门关,

如果真是这样,要想回到人间,估计沒有那么容易,

但是,与夜叉继续纠缠下去,恐怕也沒什么好事,倒不如赶紧离开这里,再去找寻其他的路径,

想到这里,逸尘意念一动,整个身子便如树叶一般,向着夜叉的反方向,一掠就是百米之远,

“哎……你等等,谁说我不知道去人间的路径了,”

夜叉见逸尘要走,连忙将身子一扭,庞大的身躯如同八爪章鱼一般,一滑便至,

他拦在逸尘的前面,满脸堆着笑容,非常和蔼的说道:

“也罢,谁让我心慈面善呢,咱俩相遇也是机缘,决意回到人间,我就成全与你吧,”

夜叉告诉逸尘,鬼域与人间阴阳相隔,原本就不存在所谓的通道,人类可以通过鬼魂的方式进入鬼域,或者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,也能短时间的在鬼域逗留,但鬼魂却不能返回人间,

这其实是一个单行道,鬼魂要想回到人间,除非进入轮回,才有机会再次投生人类,

当然,鬼域之中,实力达到一定级别的,或者是专门处理人鬼之间问題的某些官员,可以通过秘术往返于人间和鬼域,

鬼域被一闲散人封印之后,地狱王便派了不少鬼差,巡逻于封印的边缘,以防有人类进入,

尽管防卫森严,却还是被一位人类的超级强者闯入过,好在陆狱司发现得早,将此人击成重伤,并赶了出去,

自那以后,人间进入鬼域的通道,全部遭到地狱王的封堵,即使人类的战王强者,也不能随意进出鬼域,

但是,最近几十年,夜叉发现了一个通道,与人间相连,却不是随便谁都能够出入,

而且这个通道,一般由地狱王和几大鬼王控制,只是在一些特定的时间开放,

“你怎么知道这些,”逸尘有些疑惑,就算真有这么一条通道,也一定不会公开,

何况夜叉将逸尘视为孤魂野鬼,又凭什么把这样的秘密告诉给他呢,

“这个不关你的事,我只想问你一句,愿不愿意跟我走,”

夜叉并不理会逸尘的疑问,只是昂起脑袋,似笑非笑的看着逸尘,

“我愿意,”逸尘毫不犹豫的回答,

虽然不敢放松对夜叉的防范,但以逸尘目前的处境,处处都有可能出现危险,

倒不如暂时跟着夜叉,看看他说的通往人间的路径是否存在,

谁曾想,逸尘的这一决定,将他自己送入了重重危机之中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