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一章 无常殿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沒有头绪的情况下,逸尘答应跟随夜叉,去寻找鬼域通往人间的路径,

“跟我來……”

夜叉话音刚落,便整个身子腾空而起,在虚空之中飘飘荡荡,

逸尘也意念一动,将自己悬浮于空中,紧随其后,

呼呼~~

夜叉的速度很快,一路行进如同腾云驾雾一般,

逸尘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,不紧不慢的跟在夜叉的身后,

沒有战气,沒有修为,逸尘惊讶于自己的速度,

要说先前为了摆脱夜叉的双手,本能的意念可以驱动身体,也不过是在短时间内横向飘移,

而现在,不知不觉间,逸尘并沒有过多的使用意念驱动,但飞行的速度却是越來越快,甚至快得超出了想象,

似乎毫不费力的,就轻易跟随着夜叉的速度,还能够低下头,看着一路的风景,

事实上,鬼域并沒有什么美丽的景色,仿佛十分萧条,

奈何桥,忘川河,彼岸花……

这些逸尘原本來时就已经见过的景象,此刻如箭般的往身后急驰而去,

逸尘记得,这是自己來时的方向,看來夜叉并沒有欺骗自己,

若想离开一个陌生的境地,最直接的办法,往往是沿着來时的路返回,这个办法未必最好,却一定是最不会出错的,

尽管逸尘已经不记得,自己是从何处进入鬼域,又是怎么进入的,但夜叉飞行的方向,无疑跟逸尘记忆中的比较吻合,

或许,夜叉真的知道所谓的通道,可是,他为什么平白无故的,为逸尘指点一条脱离险境的隐秘之路呢,

更重要的是,对于逸尘的來历,夜叉并沒有盘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,甚至伸手与逸尘示好也被拒绝,

逸尘不熟悉鬼域的路径,只要夜叉大吼一声,就一定能够招來鬼差,到时候,即使逸尘想逃,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,

夜叉不仅沒有暴露逸尘的行踪,反而冒着违反鬼域禁令,主动帮助逸尘逃离是非之地,

这样做,除了给自己造成一定的风险,夜叉根本不可能从逸尘那里得到任何好处,

就算逸尘想付点报酬,凭他现在如同树叶一般,几乎透明的身体,沒有丹田,沒有日月空间,连战气都释放不出,怎么可能还有让夜叉在意的东西呢,

难道鬼域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,或者被封印久了,失去了原有的暴戾,而变得善心大发,

长相丑陋至极的夜叉,居然生得一副好心肠,无条件无理由的对一个來历不明的陌生人,伸出援助之手,这让逸尘有点不敢相信,

如果不是这样,那么夜叉的目的又是什么,

逸尘感觉自己失去了原本的躯体之后,虽然意念还在,本能反应也还勉强过得去,但是,在遇到问題时,思维判断却比原來远远差了一大截,

胡思乱想也好,疑惑猜忌也罢,逸尘在思考的同时,飞行速度依然很快,

在夜叉的带领下,逸尘飞越了几座并不高大,却是光秃秃的小山,又沿着山坡穿过了蜿蜒曲折,犹如羊肠小道般的层层阶梯,

逸尘远远望去,在靠近山腰附近,隐隐约约像是矗立着一座宫殿式的建筑,而夜叉飞行的方向,应该会经过这座宫殿,

“等等……夜叉,你是不是走错了,”

虽然逸尘记不起來时的路,但有一点可以确认,那就是沒有经过任何一座类似宫殿的建筑,

甚至连这些山峦,弯弯绕绕的阶梯,都沒有出现在逸尘的记忆中,

先前的奈何桥、忘川河,哪怕是彼岸花,只要有一点特色的景象,逸尘都记得非常清楚,

像山峦,阶梯,以及规模庞大的宫殿,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,从逸尘的记忆中抹去,

唯一的可能,就是夜叉所走的绝不是逸尘來时的路,

“不错,绝对不会错,我要带你來的,就是这里,”夜叉回答得很快,也很干脆,

在逸尘的犹豫中,夜叉已经从空中降落到山腰的宫殿附近,

果然是宫殿,一种不祥的预感,自逸尘的意念中散出,

深感不妙的逸尘,趁着身体还沒有完全落到地面,赶紧集中意念,要将身体拔高,远离这座看起來非常雄伟,却又令人捉摸不透的宫殿,

嗡,,

然而,随着整个虚空的一阵震颤,逸尘发现,自己已经被一种无形的威压包围,

不仅沒有将身体拔高,反而随着威压的越來越大,压迫得缓缓下降,

任凭逸尘如何努力,都改变不了威压对身体的控制,只不过几息时间,逸尘那薄如蝉翼的身体,在威压的作用下,径直的落了下來,

“无常老爷,快出來,”

见逸尘沒有逃脱宫殿的威压,夜叉张开大嘴,冲着百米外宫殿的大门,叫喊到:

“我抓到了一个來历不明的魂魄,特意送给二位发落,”

夜叉说得很是恭敬,但他得意的神情却显露无遗,

巨大的脑袋不停的晃动,一会儿用头顶的眼睛朝着逸尘瞪着,一会儿又把下巴上的那只眼睛,眨巴眨巴一番,

两条细长的鼻翼,不断的打结缠绕,又不断的散开,一前一后两只大耳朵,如同蒲扇一般,快速的扇动着,

“地夜叉,你能不能消停一点,沒事就捉弄那些孤魂野鬼……”

宫殿之内,传出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,却沒有看见说话者的身影,

“你捉弄他们也就算了,还跑到无常殿來折腾,烦不烦,”

未等前面那位的话说完,又有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,

“不是……两位无常老爷,我地夜叉是喜欢干些不着调的事,可今天这个却不是孤魂野鬼,”

地夜叉兴冲冲而來,原本还想着得到无常老爷的赞赏,却不料人家并不领情,甚至连面都不愿见,

觉得委屈的地夜叉,一边解释着,一边不停的搓着双手,两只眼睛更是一鼓一鼓的,

“哦,承认自己不着调,还算有点自知之明,不过,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粗声粗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又同样被另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打断,

“你怎么知道不是孤魂野鬼,有什么证据,”

这两位一唱一和,配合得非常默契,想來是在一起时间长了,彼此都清楚对方的想法,

“有证据,无常老爷容禀,”生怕无常老爷不搭理自己,地夜叉忙不迭的答道:

“我是唯一能够飞行的地夜叉,在整个鬼域还沒有不知道的,可这家伙硬是被我的面容吓了一跳,甚至在我自报家门之后,他居然说从來沒有听到过我的名号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那些孤魂野鬼沒见过世面……”

“沒见过世面的孤魂野鬼,不认识你实属正常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如果沒其他的事,就赶紧离开,”

两位无常老爷,一句接着一句,如果不是说话的音调不一样,还让人感觉是一个人说出來的,

“别介……我还沒说完呢,一般的孤魂野鬼,道行很浅,根本沒有能力飞过忘川河,而这位不仅过了忘川河,而且能够很轻易的躲过我的夜叉一击,”

地夜叉为了证明自己所言属实,还不断用手比划着:“就算是你们二位,被我冷不丁的使出夜叉一击,估计也难以闪避……”

“嗯……你说什么,你小子长本事了,既然他可以躲过夜叉一击……”

“那么,你又怎么能够把他抓到这里呢,”

这一次,尽管二位无常老爷说话还是接力,却难得步调一致的发出同一个声音,,哼,

显然,对于地夜叉的自我吹嘘,他们是不屑一顾的,

“好,我错了,二位无常老爷息怒,”

虽然只是一声轻哼,却引起了大地的一阵颤抖,一股无边的压力,让逸尘感到极大的压抑,

地夜叉的身躯也明显的起伏了一下,他赶紧陪着笑脸,解释道:

“如果硬要抓住这家伙,可能还要费一番周折,好在我比较聪明,欲擒故纵,骗他说可以找到通往人家的路径,把他引到无常殿,”

说到这里,地夜叉又瞬间恢复了自信,不住的拿下巴上的独眼,瞄了瞄逸尘,

似乎在嘲笑逸尘,沒有识破自己的诡计,中了圈套,

“你这个混蛋,亏我那么相信你,”逸尘恨恨的骂道,

其实,在逸尘心里,倒也沒有太多的恨意,反正身处鬼域,到处都有潜在的危机,

既然自己无法避免,干脆坦然面对,也好对鬼域多一些了解,

逸尘这次西行,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摘取比翼花,而比翼花生在幽冥阴山大裂谷的黄泉裂,此地属于鬼域的边界,

而且,待乌蝉衣修补完好之后,自己还要亲临鬼域,设法拿到无极剑,

这一切,若要取得成功,免不了要与鬼域打交道,现在莫名其妙进入鬼域,虽然毫无准备,但既來之则安之,走一步算一步,见机行事吧,

“地夜叉,他真是被你骗來的……”

“那我们倒要看看,他究竟是什么來头,”

就在逸尘思考对策之际,无常殿内又传出两位无常老爷的话,

唰~~

唰~~

话音刚落,逸尘觉得眼前的空气一阵氤氲,

一黑一白两条身影,挟裹着一股阴风,从无常殿内飘荡而出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