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二章 黑白无常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出现在逸尘面前的二位,一黑一白,一胖一瘦,在无常殿大门之外,相映成趣,

黑脸的那位,个子较矮,体型肥胖,脸上看不出表情,但生就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容,

白脸的那位,身形挺拔,比黑脸的至少高出一半,却是瘦骨如柴,整个身体还沒有黑脸的一条大腿那么粗,面容倒是极为和善,

二位都是八字眉,大蒜鼻,腰上系着一根像是麻绳的带子,各自头上扣着一顶细尖的长帽,

帽子上有四个如同铜钱般的圆环,横着排列,每个圆环内均写有一个字,

黑脸的帽子上,四个字连起來,是“天下太平”,而白脸的帽子上,则是“一见生财”四字,

最具特色,也是最为相似的地方,就是二位的嘴里都伸出一条长达一米多的舌头,鲜红得就像是刚刚流出來的新鲜血液,

黑白无常,

在玄天宗云霄密室的地下,东方大帝木芒曾经说起过这二位,属于鬼域的官差,专门捉拿魂魄,

矮胖的脸色黑,人称黑无常,瘦长的白脸,则是白无常,这二位由于经常在一起,几乎形影不离,于是人们便合称为黑白无常,或许干脆统称无常老爷,

在地夜叉停在无常殿前,开口叫无常老爷的时候,逸尘就已经猜到应该是木芒所说的二位了,

尽管早有思想准备,但等到黑白无常真的同时现身了,逸尘的心里还是咯噔一下,

倒不是被他们的面相吓到,有地夜叉在旁边作为陪衬,这两位无常老爷,简直都算得上美男子大帅哥了,

真正让逸尘感到有些紧张的,是随着黑白无常的出现,而释放出的一种滔天威压,

逸尘见到过的强者不少,且不说金七阴无法之辈的战王初阶,即使是來自于西元大陆的战王中阶强者帕隆王者,所展现出來的威压,逸尘也是领教过的,

当时帕隆王者实施空间禁锢,就连身为战王强者的杏老和穆梓联手,也无法解除,若不是亡灵王竭力一撞,恐怕逸尘很难脱离险境,

而现在,黑白无常明显沒有实施空间禁锢,甚至都沒有刻意的释放强势威压,仅仅是一个亮相,所带动的些许威压而已,

即便如此,逸尘已经感觉到处于窒息状态,想要畅快的來一次深呼吸,根本就不可能,

如果将帕隆王者的王者之威,与黑白无常这‘些许’威压做一个比较的话,王者之威勉强算是一条小溪,而黑白无常释放的威压,则完全称得上是一条大河,

“來,让八爷瞧瞧,你到底是來自何方的魂魄……”

黑无常粗声粗气的说道,同时伸出右掌,对着逸尘缓缓张开,

唰,,

一道耀眼的玄色光芒,自黑无常的掌心释放而出,将无常殿附近的整个空间,都笼罩在一片暗色之中,

光芒照到逸尘身上,微微停留了几息时间,玄色光芒仿佛穿透了逸尘,使得逸尘如同透明的一般,从无常殿前的地面,缓缓飘到十数米高的空中,

逸尘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,暗自有些纳闷,自己已经脱离了原本的躯体,对冷热的感觉几乎完全失去,除了一丝意念之外,对周围的一切感知都处于停滞状态,

但是,黑无常掌心中释放出的玄色光芒,依然让逸尘感觉到如芒在背,浑身冷飕飕的,那一丝意念也受到了一定的干扰,

咦,,

就在逸尘为此感到紧张的时候,黑无常将自己的右掌,在空中缓缓张开,又慢慢合拢,

如此反复了几次,逸尘的身体如同巨浪中的一片树叶,不停的翻滚着,徘徊着,

却并沒有按照黑无常的意念,向他的手掌靠近半步,

这一结果让黑无常有些意外,一声叹息之后,收回了自己的右掌,

“老七,这不是我的菜,还是你來吧,”

黑无常狠狠地瞪了逸尘一眼,带着一丝遗憾的神色,对着并为此说道:“如果不是阴魂,那一定就是冤魂,”

“黑无常老爷,我说的沒错吧,这小子看起來软弱无力,却是难以控制,”

地夜叉见黑无常不能如愿,便见缝插针的献媚,同时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,

“闭嘴,八爷我有一万年不干勾魂的勾当了,手艺生疏也算正常,待老七试过之后,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來路,”

黑无常虽然对于失败心有不甘,却不允许地夜叉胡乱献媚,

“不管什么來路,七爷我一试便知,來吧,乖乖的……”

白无常笑嘻嘻的伸出他那干瘪瘦削,却又宽大异常的手掌,迅速的张开,然后又立刻合拢,

像是漫不经心的一张一合,沒有半点咄咄逼人的气势,

呲,,

然而,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开合之间,却有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,如同闪电一样划过天际,

整个空间一片惨白景象,原本光秃秃的山峦,仿佛在顷刻之间,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却是密不透风的白纱,

与黑无常的玄光引起的寒意不同,这道白色光芒,虽然是一闪即逝,但给整个空间带來了一股令人压抑的闷热,

逸尘的身体悬浮于空中,对闷热似乎并不惧怕,不过,他分明感到有一种巨大的吸力,将自己的身体往白无常的身边猛地一拉,

这一瞬间,逸尘的意念好像已经失控,整个身体跟随着白无常手心中释放出的吸力,缓缓飘向无常殿前的白无常,

“看來只不过是一丝阴魂而已,沒什么大不了的,”

看着逸尘不断的靠近,白无常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起來,

他拿眼睛瞄了瞄黑无常,却沒有一点揶揄的意味,

“怪不得不受我的控制,原來真的是阴魂,”

黑无常脸色依旧铁青,并沒有因为白无常的即将成功而欣喜,

在他看來,凡是属于阴魂一类,原本就是白无常的分内事,自己是无法代替的,

而且由于自己的身体属性,与阴魂排斥,自然沒有办法将逸尘收到身边,

“不对,”白无常突然惊叫一声,把黑无常吓了一跳,

“白无常老爷,赶紧再加把力啊……”

与黑无常的情绪波动不同,地夜叉一直都在死死的盯着白无常的手掌,以及逸尘身体的变化,

他要看看,这个飘荡在忘川河附近的游魂,能够逃脱自己的掌控,遇到白无常会是一番怎样的情景,

在白无常略有得意的神情中,逸尘的身体正以缓慢的速度,按照白无常的意念,往这边飘了过來,

几息过后,逸尘和白无常的距离,由三百米变成了一百米,然后是八十米,五十米,

逸尘的意念,在经过了短暂的失控以后,很快就恢复过來,

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白无常牢牢的控制住,逸尘心里很是着急,

想施展本能的意识,像逃离地夜叉一般摆脱白无常的掌控,却根本无法做到,

意念操控不了身体,本能不起作用,逸尘的身体距离白无常只有十米了,

一切似乎都在白无常的意料之中,只要是阴魂,就沒有办法逃脱他的掌控,

地夜叉做不到的事,在白无常看來只不过是举手之劳,

白无常轻轻的将手掌逐渐摊开,准备把渐行渐近的逸尘收入掌中,

倏~~

可是,就在白无常认为万无一失的时候,逸尘的身体颤动了一下,仿佛被注入了新的活力,一下子往后退了二十米左右,

这一变故,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,

“难道是太久沒有使用过,真的生疏了,”

白无常自言自语道,不自觉的又将手掌快速的张合了一次,

他从來沒有遇到这样的事情,无论多么强势的阴魂,到了白无常这里,都必须乖乖的接受掌控,不存在有丝毫的反抗之力,

白无常的身体属性是阳性,专门捉拿一切阴魂,绝不会失手,

但今天,他失手了,

任凭白无常如何扇动着手掌,即使一道道白光不断的撕扯着整个天际,却依然不能将逸尘收入掌中,

逸尘的身体,一反刚开始时的无序状态,面对白无常的连续施法,不仅沒有继续靠近对方,反而渐行渐远,距离白无常超过了一百米,

“老七,坏了,我们俩的招魂大法失灵,看样子该退位让贤了,”

看到白无常的脸色,由微笑变得冷峻起來,黑无常颓然至极,

多年的闲置,让两位无常老爷的自信逐渐丧失,面对看似弱不禁风的一丝游魂,居然束手无策,

曾几何时,黑白无常在整个鬼域,也算得上大名鼎鼎,

凡是阳魂阴魄,皆由黑无常出手搞定,而白无常对付阴魂阳魄,则是手到擒來,

可问題是,自从苍木独闯鬼域,被陆狱司击伤以后,地狱王加固了封印结界,使得人间与鬼域的通道封闭,

近万年來,人类死者无数,却几乎沒有魂魄经由黑白无常之手,

开始还有些不习惯,黑白无常曾经偷偷溜出通道,去人间寻找魂魄,却是无功而返,

渐渐的他们习惯了,也落得清闲,不再施展勾魂摄魄之技,

与黑无常的颓然不同,白无常在经历了几次失败后,忽然轻声一笑,说道:

“他不是普通的阴魂,而是冤魂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