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三章 魂归无常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冤魂,,”

白无常此言一出,不仅黑无常和地夜叉同时一惊,就连逸尘也大感意外,

虽然不知道为何來到鬼域,也不清楚接下來会遇到什么,但是,白无常凭什么就把自己归到冤魂一类,

难道就是因为招魂大法的失灵,

想到这里,逸尘差点笑出声來,

刚才被白无常的招魂大法所制,一时难以摆脱,直到临近白无常不足十米的时候,逸尘的意念之中,忽然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,

正是在这个影子的帮助下,他顺利摆脱了白无常的掌控,而且,一旦摆脱,就不会再次受制于白无常的招魂大法,

逸尘也在思考,这个影子到底是何方神圣,凭感觉不像五行帝尊的魂灵,

以前,每次五行帝尊的魂灵出现,都会给逸尘提供一丝感应,关键时刻,甚至会要求临时掌控逸尘的身体,

也不知道是何原因,近一两年來,五行帝尊的魂灵不仅沒有给逸尘提供指导和帮助,而且逐渐淡出了逸尘的意念,至少一年多都沒有出现了,

更为关键的是,五行帝尊是寄存在逸尘的身体之中,即使想要出现,目前也不存在可能,

因为逸尘飘浮在无常殿上空的‘身体’,根本就不是他真正的躯体,或许只是黑白无常所说的阴魂,

但无论如何,逸尘此刻绝对不是什么冤魂,

“老七,何出此言,”黑无常性子较急,沒有白无常那么细心,

特别是,在他无法通过招魂大法将逸尘收入掌中之后,他确定逸尘不是普通的魂魄,

于是,希望白无常能够顺利搞定逸尘,省得让地夜叉在一旁幸灾乐祸,

“白无常老爷,不会吧……难道你也束手无策,”

地夜叉看似非常关心,实际上他在意的,却是白无常到底比自己强上多少,

地夜叉和黑白无常同为鬼差,均在鬼域效力,但地位却相差太多,

黑白无常在鬼域的级别,相当于人类一般国家的将军,无常殿就相当于将军府,

而地夜叉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参将,不仅沒有自己的府邸,甚至执行任务时,往往都是单枪匹马孤家寡人,

人比人气死人,鬼比鬼不知道能不能气得死,但地夜叉总觉得不爽,

不爽归不爽,由于黑无常的脾气暴躁,轻易得罪不起,地夜叉根本就不敢明目张胆的挑战他们,

不过,他一直都想找个机会,让两位无常老爷出出洋相,

近万年來,鬼域基本沒有什么大事发生,地夜叉更是无所事事,便常常以捉弄孤魂野鬼,作为自娱自乐,

时间久了,那些忘川河旁的孤魂野鬼,早都领教过地夜叉的手段,对他是畏而远之,

只要看见地夜叉出现,那些孤魂野鬼就一个个尽可能的躲起來,免得又被捉弄,

如此一來,地夜叉连打发时间的唯一乐趣都沒有了,不禁索然寡味郁闷至极,

初遇逸尘,地夜叉心花怒放,特别是看到逸尘对鬼域的环境一点都不了解,便起了捉弄的念头,

当时他伸手去抓逸尘,嘴里说是亲近,实际上是想把逸尘抓在手心,慢慢的折腾,以打发鬼域无聊的时光,

然而,本能意识使逸尘及时避开,并未落入地夜叉的手中,

这让地夜叉大为吃惊,同时也使他萌生了一个念头,

既然自己沒有能力抓住逸尘,倒不如把逸尘骗到无常殿,看看两位无常老爷,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对付逸尘,

亲眼看见黑白无常先后出手,谁也沒有将逸尘控制起來,地夜叉心里暗暗得意,

他不敢直接向黑无常发难,怕黑无常一怒之下,施展手段将他痛打一顿,

而白无常则不一样,他尽管心思缜密,脾气却很是温和,也极少发火,

所以,地夜叉才故意装着关心,其实是在挖苦白无常,

“丑鬼,闭嘴,”

黑无常正在等着白无常解释,却被地夜叉从中间插了一句话,当下大怒,立马出言呵斥,

“呵呵,地夜叉,人家说丑人心恶,丑鬼心善,这句话大错特错,你小子生得丑,心眼更坏,你不就是想看我们笑话吗,”

白无常的脾气果然比黑无常要好得多,同样是骂地夜叉,不但脸上带着笑容,就连语气也明显委婉一些:

“可惜你不会如愿,老八,你还记得柳哥莺妹吗,”

白无常不仅沒有直接回答黑无常和地夜叉提出的问題,反而转过身笑吟吟的对着黑无常说道,

“柳哥莺妹……你是说几百年前的那一对冤魂,”

被白无常冷不丁的岔开了话題,粗狂耿直的黑无常一下子有点懵,

伸出胖乎乎黑黝黝的大手,使劲的挠了挠圆圆的脑袋,差点把那顶细长的帽子给弄掉下來,

黑无常想了好一阵子,总算回忆起了什么,却又更加迷茫了:“可是,那对冤魂跟这有什么关系,”

“你想想,这一万年來,可曾有过一缕鬼魂主动进入鬼域报到,即使咱俩溜出去几次,不也是空手而回么,”

白无常不急不慢,依然是笑容满面,缓缓的解释道:“好不容易有了两个鬼魂主动进入鬼域,却还是來喊冤叫屈的……”

经白无常提醒,黑无常似乎有点明白了,

自从地狱王加固了封印结界以后,整个鬼域再也见不到新进的鬼魂,以至于让黑白无常两位老爷从原本的忙忙碌碌,逐渐变成了游手好闲,

大多数时间,都无所事事的待在越來越清淡的无常殿,

白无常倒还好,有无常娘娘陪着,整天卿卿我我的,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甜蜜,

只是苦了黑无常,粗人一个,孤家寡人,沒有红颜知己也就算了,偏偏最好的兄弟白无常,又被无常娘娘缠着,想去打扰也实在不好意思,

除了有几次,兄弟俩一起偷偷潜入人间,让黑无常感觉到自己还有些存在价值,其余的时间,他都是一个人闷在无常殿里,

正像白无常所说的,好不容易有一次,一下子來了两个鬼魂,进入鬼门关之后,一路哭喊着,

不仅坚决不过奈何桥,也不肯跳下忘川河,就连孟婆手中盛有孟婆汤的碗,都被他们打翻了,

虽然有牛头马面出來干预,却依然无法控制局面,

倒不是这两个鬼魂有什么超强的实力,主要是人家明明是两个鬼魂,却偏偏紧紧缠绕在一起,

任凭牛头马面使出何等手段,均未能将他们分开,而且这两个鬼魂不停的喊冤叫屈,哭声凄厉异常,

即使是鬼域的鬼差们,平时算得上是冷血无情,此刻都被他们的真情所感动,

无奈之下,牛头马面只好将这两个鬼魂带到无常殿,请黑白无常两位老爷定夺,

“老七,你的意思……眼前这位也像当年那两个冤魂一样,是來找我们申冤的,”

黑无常想起当年的情景,还是心有余悸,他宁可孤独的待在无常殿,也不愿意插手这种冤魂叫屈之事,

逸尘虽然沒有被黑白无常的招魂大法控制,却也无法离开无常殿这一片空间,

只要他飘荡到距离白无常三百米远近的时候,就会有一股非常强势的威压,将他压迫得透不过气來,

看样子,一时半会儿,逸尘是沒有办法逃离此处的,

黑白无常的对话,都一字不漏的被逸尘听得清清楚楚,

尽管身处险境,但逸尘还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失态的发展,

“不错,如果是寻常鬼魂,又怎么可能在我俩的招魂大法面前,毫无反应呢,”

白无常稍稍停顿了一下,又拿眼角的余光瞄了地夜叉一眼,说道:

“其实地夜叉说的沒错,以他的手段,并不比牛头马面差多少,对付一个普通鬼魂,岂有失手之理,更何况,这个鬼魂只是尽力逃脱我们的掌控,却沒有一丝反击的意愿和实力,”

“既然如此,老七,我们不妨验证一番,”黑无常沒有白无常那么耐心,猜测推理不是他的强项,不如來点真格的痛快,

“好,”这一次,白无常回答得非常爽快,

魂归无常,,

黑白无常并肩而立,各自伸出右掌,同时缓缓张开,

嗡~~

一黑一白,两道光芒,自他们的掌心释放而出,

在距离二位手掌不到两米处,黑白两道光芒开始交织缠绕,

随着空间的一阵氤氲,交织以后形成了若明若暗的混合光线,

咝咝……

混合光线在黑白无常的同时催动下,很快变成了一股直径达到半米左右的光柱,

整个空间似乎被光柱的威压所控制,剧烈的空间波动,仿佛抽走了所有的空气,逸尘顿感浑身紧绷,巨大的窒息感随之袭來,

当光柱延伸到两百米长短的时候,忽然冒出一丝丝黑白交织的细线,细如头发却绵延不断,

无数条细线相互缠绕,不过几息时间,就组成了一张大网,不等逸尘作出反应,便将他罩入其中,

“说,你到底是谁,有何冤情,”见逸尘被困网中,黑无常厉声喝道,

“对,赶紧说,你是不是冤魂,”地夜叉想看黑白无常的笑话,当然不希望逸尘是冤魂,于是出言提醒,

“雕虫小技,居然想困住爷爷,做梦,”

此言一出,大伙儿都吃了一惊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