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五章 陆狱司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哔哔啵啵……

空中璀璨的金光,不仅遮掩了黑白无常释放出的黑白交织的光芒,而且将笼罩在逸尘身上的那张越收越紧的网,瞬间击得粉碎,

一根根细如发丝的网线,在绷紧缠绕之后,突遭金光袭击,激荡出点点光芒,如同夜空中的流星雨,释放出自己的最后一点亮光,便与逸尘身上的金色光芒融为一色,

整个空间,出现了短时间的扭曲荡漾,魂归无常大阵的威压,被金色光芒吞噬殆尽,

几声脆响之后,天空中又恢复了平静,

整个无常殿前的滔天威压,顷刻间也是荡然无存,

被网线切割得遍体鳞伤的身体,由萎缩又变回了原样,甚至所有伤口都在这金色光芒的照耀下,愈合如初,

身体微微上升,金光已经消失不见,逸尘飘曳于虚空之中,面露嘲讽之色,俯视着无常殿前的二位无常老爷,

“我的个亲娘,这也太厉害了吧……”

袖手旁观的地夜叉,距离黑白无常稍微远一些,并沒有被魂归无常大阵的威压所侵扰,

对于黑白无常的手段,地夜叉早已见识过,他站在安全地带,观看着一场沒有太大悬念的战斗,

尽管沒有对逸尘寄予厚望,胜负无需预测,但地夜叉还是暗暗的期待着,希望逸尘能够多坚持一会儿,哪怕是徒劳的挣扎,也要给黑白无常制造一点麻烦,

地夜叉不指望逸尘给他带來惊喜,事实上,这样的结果,却让他深感震撼,

沒有喜,只有惊,

处在魂归无常大阵的安全距离之外,地夜叉却沒有逃脱逸尘身体上释放出的金光威压,

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,但巨大的能量涟漪,已经波及到了地夜叉的立身之处,

地夜叉还沒有反应过來,就感觉到身体不听使唤了,

头顶上的那只眼睛,除了间歇性的闪现出金色光芒,其他什么也看不见,

好在他的两只眼睛沒有长在一起,下巴上的这一只,还是能够清晰的看清周围的一切,

不过,地夜叉沒有感到庆幸,甚至宁愿两只眼睛都被金光刺瞎,

啊~~

脸上的一只耳朵,似乎沒有受到伤害,但后脑勺的那只耳朵,却只听见嗡嗡的嘈杂声,

用手一摸后脑勺,地夜叉想哭的心都有了,

原本应该长着耳朵的地方,只摸到一个远远的小洞,黏糊的血液倒是沾了一手,就是沒有发现耳朵的踪迹,

不仅如此,两根缠绕着的细长鼻翼,此刻也短了一半,而且永远的粘连在一起,再也无法分开了,

“我的手……”

想要仔细查验自己伤势的地夜叉,惊恐的发现,左手连同大半个手臂,不知跑到哪儿去了,只剩下左肩处不足三尺的胳膊,还在摇晃着,

呲溜~~

脑子一懵,地夜叉那庞大的身躯,极其悲催的瘫倒在地上,

“老七,咱们还活着吗,”

如同焦炭似的黑无常,费力的张开嘴,吐出一口黑烟,喃喃的说道,

“废话……咱们都死了几万年了,啥时候活着了,”

惨白得仿佛涂上了一层荧光的白无常,能够开口说话,觉得自己非常幸运,

除了嘴巴以外,好像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,不过,他还保持了一个令黑无常羡慕的站立姿势,

双脚插入地下,细长的身躯在空中晃悠着,委实有一种玉树临风的风姿,

黑白无常此时唯一相同的,就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

黑无常居然问了一个是否活着的问題,简直是脑残透顶了,

既然是鬼差,怎么可能还活着,如果不是被拿到金光刺激得太深,黑无常绝对不会如此幼稚,

“两位无常老爷,这事不赖我,我可啥也沒干啊……”

看到黑白无常惊恐万状的瞪着自己,逸尘双手一摊,显得非常无辜,

逸尘沒有想过要怕黑白无常,他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,而且这么长时间,唯有这句话,是逸尘本人按照自己的心中所想说出來的,

当他知道自己无法使用战气的时候,就已经思考着,尽可能不要与黑白无常正面冲突,

自己莫名其妙深入鬼域,危机重重,连一个地夜叉都对付不了,更何况大名鼎鼎的黑白无常,

若是能够全身而退,顺利返回人间,就已经是吉星高照了,何必还要惹事生非呢,

可是,那个反客为主的影子,偏偏不然逸尘如愿,屡屡挑衅黑白无常,甚至把人家的死因当成笑料,以至于黑白无常大动干戈,

尽管这一仗看起來是取得了胜利,但身处鬼域,还沒有找到脱离险境的办法,就得罪了黑白无常这样的狠角色,实在有些不值,

“你……”

逸尘不说话,黑白无常一口气憋着,还能勉强保持自己的光辉形象,

但逸尘一开口,差点沒把黑白无常气炸了,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,咱们都这样了,你还什么也沒干,

那要是你再干点什么,堂堂鬼域的无常老爷,这脸还要不要,以后还怎么在鬼域混,

那道毁天灭地的金色光芒,都沒有完全击溃黑白无常,逸尘的一句话,却直接把他们干翻了,

只见黑白无常眼珠子转了转,一口气叹出,齐刷刷的往后倒去,

“喂,喂,你们别倒下去啊……”

逸尘的身体从空中飘然而下,來到黑白无常面前,焦急的说道:“你们还沒有告诉我,怎样才能回到人间呢,”

指望一肚子坏水的地夜叉,帮自己送回人间是不现实的,逸尘并不希望黑白无常就这么倒下去,

就算实在撑不住,至少也要指条路出來,再昏迷也不迟啊,

“呃……”

黑白无常在倒地的一刹那,看见逸尘飞身而下,赶紧强行的将身体往上移了移,

前半句话听起來还行,黑白无常也觉得不应该在一个鬼魂面前,失去了无常老爷的威名,

正在努力的维持着身体的平衡,又听见了逸尘的后半句话,

四只眼睛同时一翻,黑白无常彻底倒下了,不仅是身体,就连意念也失去了控制,

“醒醒……”

任凭逸尘如何呼唤,鬼域的两位无常老爷是一点反应也沒有,

“小子……不,爷爷,他们昏厥了,你是叫不醒的,”

瘫在地上的地夜叉,被这一幕吓得脸都绿了,强打起精神,哆哆嗦嗦的讨好逸尘,

那么厉害的黑白无常,都不是逸尘的对手,自己只不过一个小小夜叉,恐怕逸尘稍微动动手指头,就能够让自己灰飞烟灭,

“可是,我还不知道怎样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呢,”

逸尘似乎有些委屈,这一切,还真的就不是自己干的,要是有那样的本事,还不早就返回人间了,

“爷爷……其实,我也不知道通往人间的路径在什么地方……之前,我是骗你的,我该死,”

地夜叉生怕逸尘找自己麻烦,赶紧的自我检讨,希望得到逸尘的原谅,

“你是该死,不过,你要是告诉我,谁能知道回到人间的路径,我就饶了你,”

逸尘心里明白,如果影子不出现,即便地夜叉现在已经是伤痕累累,自己也沒有办法拿他怎么样,

当务之急,是赶快回到人间,否则再拖下去,只怕会引來更多的鬼差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

“我知道,但是,你回不去了,”

一个阴恻恻的声音,仿佛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过來,

呼呼~~

一阵狂风大作,把逸尘从地面,又卷到了高空,

随着风声,一个貌似穿着灰衣的老者,出现在逸尘的面前,

“陆狱司,救我……”

老者甫一现身,地面上的地夜叉,就连忙挣扎着爬起來,大声呼救,

“小子,这两位无常老爷,都是你打昏的,”

对于地夜叉的呼救,陆狱司并不理会,只是淡淡的指着无常殿前的黑白无常,向逸尘问道,

“好像是……其实也不是……”

面对陆狱司的疑问,逸尘随口答道,

说不是吧,毕竟金色光芒是从自己身上释放而出,也正是这道金色光芒,击溃了黑白无常的魂归无常大阵,

要说是吧,逸尘根本就不知道,这道金色光芒是怎么释放的,一切似乎与自己毫无关系,

“我想也不是,就凭你,一个小小的鬼魂,怎么可能击败黑白无常……地夜叉,告诉我,是谁干的,”

想來是陆狱司沒有看见当时的情况,也不相信逸尘有如此实力,

他眼里忽然发出两道绿油油的光芒,如同针芒一般,将逸尘从头到脚扫描了一遍,并沒有发现异常,

逸尘猛地感觉到身上一紧,仿佛被人撕开了皮肤,直接将五脏六腑拿出來,一件一件的检查,

好厉害,

逸尘在皇级墓葬的时候,苍木曾经说过,一万年前,他身穿乌蝉衣潜入鬼域,想得到无极剑,

在与无极剑取得一些感应后,苍木感叹于无极十三式的精妙,沉迷其中,不知不觉泄漏了阳气,被陆狱司追杀,

当时处于战皇级别的苍木,在鬼域中竟然不敌陆狱司,被鬼气所伤,勉强逃出鬼域,却终究沒能驱除体内的鬼气,

不仅无法参与人魔大战,而且只遗留一丝神魂,被困于皇级墓葬之中,

陆狱司威猛如斯,逸尘处境堪忧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