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七章 大老黑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大老黑……是谁,”陆狱司闻言一愣,

鬼域之中,位高权重者不少,陆狱司虽然不能高攀,但也基本认识,

他把所能想到的,全部梳理一遍,却沒有听说过谁叫大老黑,

既然人家折腾这么一大圈,才指明要找大老黑,那么这个大老黑绝不会是泛泛之辈,

绞尽脑汁,也想不起鬼域中有这么一号人物,陆狱司怕‘逸尘’怪罪,又不敢胡乱编造一个交差,只好呆呆的悬浮于空中,一脸紧张的看着‘逸尘’,

“真他妈笨,怪不得混了几万年,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狱司,沒出息的东西,连大老黑是谁,都不知道……”

‘逸尘’沒有告诉陆狱司谁是大老黑,却一个劲的数落着,

“是,前辈教训的是,小的就是沒出息,”

陆狱司低着头,顺着‘逸尘’的话,唯唯诺诺的应承着,根本不敢犟嘴,

嘴上如此,暗地里却恨恨的骂着,老子混到狱司的位置,已经很不容易了,人家黑白无常比咱干得早,还不如咱呢,

仅仅因为不知道大老黑是谁,就遭到数落,要知道鬼域中长得黑的鬼差多了去了,比如黑无常,背后也被称为黑鬼,

甚至还有比黑无常更黑的,如果身居高位,谁也不敢当面说黑,更沒有什么大老黑的说法,

要不是被不灭阴魂这个念头吓到,陆狱司早就忍耐不住了,即使拼死你死我活,也不允许你这样瞧不起,

可讲來讲去,‘逸尘’还是沒有说清楚,大老黑姓甚名谁,位居何职,陆狱司也不敢多问,

“别大老黑大老黑的乱叫,包某來也,,”

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,虚空之中蓦然出现一位魁梧健壮,带有上位者威严的汉子,

“包王爷驾到,小的……”

见到來人,陆狱司往前跨出一步,倒头便拜,

“陆狱司,这里沒你什么事了,你且退下,”不等陆狱司说完,包王爷阴沉着脸,向他摆了摆手,

“是,小的告退,”陆狱司身形下落,一把抓起地面的地夜叉,一扭腰便踪迹全无,

见到包王爷倒也沒什么,本身陆狱司就是包王爷的属下,隔三差五的还是能够见上一面,

只是沒有想到,‘逸尘’口中的大老黑,居然就是包王爷,这让陆狱司有点意外,

包王爷长得确实够黑的,如果站在黑无常一起,可能会有很多人把黑无常当成白无常,但是包王爷面黑心善,对属下也是体恤有加,

整个鬼域的鬼差,都非常敬重包王爷,也以在包王爷的手下任职为荣,如此一來,大家倒忽略了包王爷的长相,

至于黑不黑的,又沒有谁要和他攀亲家,干嘛那么介意,所以陆狱司不会把大老黑和包王爷联系在一起,实属正常,

但是,这么一位德高望重万民敬仰的包王爷,居然被别人大老黑大老黑的乱叫,陆狱司实在是哭笑不得,

而且,自己在无意中还亲耳听见,包王爷自称包某,也沒有否认大老黑的称呼,这就让陆狱司心里一阵慌张了,

身为下属,千万不能偷窥上司的隐私,哪怕不是偷窥,最好也是知道得越少越好,

陆狱司浸淫官场一辈子,这么简单的道理岂能不知,于是赶紧溜走,才是唯一的选择,

“嘿嘿,大老黑,你总算出來了,”

逸尘虽然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力,但他能够感觉到,影子此刻一脸的得意,腆着个脸一副欠扁的样子,

“你折腾出这么大动静,就是为了把包某引出來,”

看到地上躺着的黑白无常,包王爷不禁眉头一皱,对影子的所作所为非常的不屑,

在这一片天地,影子如果早点报出包王爷的名头,无论是地夜叉,还是黑白无常,绝不敢轻易动手,

可人家偏偏喜欢闹腾,不仅把黑白无常玩弄于股掌之中,顺带还把地夜叉折腾得遍体鳞伤,

就连实力强劲的陆狱司,也稀里糊涂的,遭到戏谑和愚弄,

这些还勉强可以忍受,让包王爷心里郁闷的,是影子一口一个大老黑,把自己的高大形象毁于一旦,

“废话,好不容易到你们鬼域來一趟,哪能偷偷摸摸的,必须弄个人仰马翻,才符合俺金大圣的性格嘛,”

影子见包王爷横眉冷对,毫不在意,只是自顾自的手舞足蹈起來,

其实,逸尘所感受到的影子,并沒有实质性的形体出现,或许只是逸尘意念中的一个感觉而已,

影子所表现出的一切行动,包括喜怒哀乐的表情,完全是通过逸尘的身体展现出來,

在影子也就是金大圣的控制下,逸尘说着自己根本听不懂的话,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表情,却无法将自己的感受表现出來,

如同一个傀儡,被别人支配着,逸尘心里既郁闷又愤恨,还沒有办法抗争,

“这里不是说话之地,走吧……”

包王爷似乎对金大圣很是熟悉,也沒有多说,只是将袍袖一拢,便将逸尘收入袖中,

好端端的说着话,怎么忽然间就钻入包王爷的袍袖里,一片黑暗袭來,让逸尘的双眼很不适应,

逸尘悲哀的发现,这个金大圣吸附在自己身上,却不肯为自己分担一些委屈,

不管是黑白无常的魂归无常大法,还是陆狱司的鬼气侵袭,受罪的都是逸尘,只有在逸尘无法承受的情况下,金大少才会施展神通,反击对手,

就像现在,逸尘身处包王爷的袍袖之中,虽然沒有威压逼迫,但无边的黑暗还是让逸尘憋屈至极,

“出來吧,”

好在这样的委屈,并沒有经历太长时间,

随着包王爷的话音,袍袖一松,逸尘便飘飘荡荡的重见天日,

不过,这里也沒有什么天日,只不过是一间非常空旷的宫殿罢了,

“憋死我……”逸尘刚想吐槽,就被金大圣接管了身体,

“金睛兽,你怎么会找到五行之体,阴阳双魂的人,作为依附,”

包王爷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,两眼之间的额头中心,忽然裂开一条缝隙,射出一道灼热的光芒,将逸尘浑身上下扫了一遍,

在充满惊讶的神色中,包王爷缓缓收回那道光芒,并把额心的缝隙合上,然后伸手示意逸尘坐下,

“大老黑果然厉害,一眼就能从阴魂身上看透一切,”

金大圣一跃,就坐上了包王爷对面的椅子,严格说起來,这不叫‘坐’,因为他是整个身体都在椅子上,两只脚盘起來,窝在椅子中间,

伸出一只手,在包王爷的眼前晃悠着,似乎要抓点什么,还嬉皮笑脸的说道:

“嘿嘿,把你的阴阳眼拿出來,给我看看好不好……哦,对了,不许叫我金睛兽,我是金大圣,”

金大圣在包王爷面前,一点也沒有收敛,反而要将包王爷额心缝隙之中,暗藏的阴阳眼给挖出來,

“别闹,你本來就是金睛兽,啥时候变成金大圣了,”

包王爷满脸鄙夷之色,赶紧拨开金大圣的手,正色道:“难道这个阴魂的本体,竟然是应劫之人,可是,他的修为却连战王级别都沒有,奇怪……”

逸尘虽然不能说话,但心里却是暗暗吃惊,

之前陆狱司曾经将逸尘扫描了好几遍,也沒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,只把逸尘当成普通的鬼魂,

而包王爷只是随意的一瞄,不仅看出了逸尘的体质属性,而且连本体修为都完全看透,

甚至,还把逸尘和应劫之人联系到一起……

不好,应劫之人的身份一旦暴露,逸尘将面临重大危机,

以包王爷的身份,既然看出逸尘的身份,就一定知道,应劫之人的鬼域的敌人,

即使逸尘以本体出现,仅凭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,根本不是包王爷的对手,甚至连一战之力都沒有,

何况,处在包王爷面前的还只是逸尘的阴魂,若是包王爷有心灭了逸尘,恐怕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,

战,沒资格,逃,沒机会,逸尘心里忽然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,

“小子,放松,有俺在,沒事,”

就在逸尘思绪紊乱的时候,意念之中传來金大圣的警告,

“应劫之人……那是你们这些俗人的把戏,跟俺沒关系,”

金大圣收回手,屁股在椅子中扭了扭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慢腾腾的说道:

“我早就想找你,只可惜鬼域被封印,我又不能以本体强行闯入,只好到处寻找不灭阴魂,你知道,这个世界上,具有五行之体阴阳双魂的人,一万年都难遇到一个,而且即使遇见,一般人也看不出來,

不过,只要出现这样的人,就一定逃不过我这双金睛,这不,在无意之中发现了这小子,正是我要找的人,如果修为太高,我也未必能够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,吸附到他的阴魂之上,”

说到这里,金大圣很得意的挤了挤眼睛,似乎在向包王爷炫耀,自己的运气有多好,

“可是,阴魂与本体难以割舍,一般情况下,阴魂是不会轻易脱离本体的,除非这个人已经死亡,”

包王爷不在意金大圣的挤眉弄眼,反而对他的吸附方式很感兴趣:

“你是如何让他阴魂出窍,又不让他丧命的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