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八章 一缕神魂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普通人的阴魂出窍,有两种情况,

人死之后,阴魂失去赖以依附的躯体,无处安身,便自行飞出,这是第一种情况,

白无常的原本职责,就是收取死者的阴魂,按照轮回之数,进行分类处置,

另外一种,人受到巨大打击,或者过度惊吓,阴魂偶尔会短时间的脱离躯体,四处游荡,

如果本体得到救治,迅速恢复正常,而且阴魂在游荡过程中,沒有遇到意外,那么这个人还能够收回阴魂,继续存活于人世间,

一旦游荡的阴魂受到干扰,或者是被其他物体吸引,便无法回归本体,这个人就失去了继续生存的机会,

即使暂时苟活于世,也是神志不清,行为怪异,过不了多长时间,就会一命呜呼,

也就是说,阴魂出窍对于普通人,无论是本体或者阴魂,只要有一方出现问題,则彻底失去补救的机会,

而不灭阴魂,则存在于极个别的具有特殊体质的人体之中,比如像逸尘这样的五行之体,

顾名思义,不灭阴魂如果由本体在特定的情况下,有意的被释放出窍,即使遇到巨大的危机,只要本体沒有意外,阴魂便不会被摧毁,

但是,不灭阴魂并不是随意就能够释放出本体的,除非本人的修为已经超越了战王强者级别,否则无法将阴魂与本体脱离开來,

逸尘的阴魂属于不灭阴魂,可按照他目前的修为实力,还不足以释放并操控阴魂,

如果金大圣斩杀逸尘,然后强行剥夺阴魂,则失去躯体的阴魂,不会留给金大圣吸附的机会,

“嘿嘿……这个嘛,我自有办法,不过耗费了太多的弱水,代价好大啊……”

见包王爷面露不解之色,金大圣干脆从椅子上跳下來,站在包王爷的对面,指手划脚好一番解释,总算让包王爷知道了大概缘由,

原來,当日逸尘面对金七追杀,被动之际想起了帅又奇留下的酒坛子,便顺手把酒坛子抛了出去,

逸尘沒有想到的是,金大圣的一丝意念,早已经隐藏于酒坛子里的弱水之中,

在金大圣意念的控制下,弱水顺利的消灭了杀金帮帮主金七,然后又分出一小股弱水,潜入梦剑文的体内,

弱水进入梦剑文的身体,虽然让他经历了不小的痛苦折磨,却也因此得到了极大的好处,

金大圣此举,并非是要施恩与梦剑文,而是想借此來消除逸尘的戒心,

果然,当金大圣的意念,随着大股弱水从头顶入侵逸尘之时,逸尘只不过以本能的反应,进行了象征性的抵抗,并沒有竭尽全力摆脱弱水的侵犯,

即使弱水在逸尘体内四处探寻,连日月空间都不能将之吸收,也沒有引起逸尘的警觉,

相反,对于这么一大批弱水的入侵,逸尘尽管经历了巨大的痛苦,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有一种享受的感觉,

毕竟,在回势龙脉地下,他错过了由弱水组成的倒流泉,虽然勉强抓住一点尾巴,获得了三千斤的弱水,但是,经过救治飘然的消耗之后,已经所剩无几,

难得见到有如此多的弱水,主动往自己体内输送,逸尘的贪婪之心占据了主导地位,原本的一点戒备心理,早丢到爪哇国去了,

也正是逸尘全方位的密切配合,才使得金大圣诡计,在弱水的掩护下顺利得逞,

在几乎寻遍了逸尘全身部位之后,金大圣终于从逸尘的大脑中,发现了不灭阴魂,并将之驱赶出逸尘的躯体,

“金睛兽,你真是……太缺德了,你有沒有想过,人家很有可能会因此丧命,你又于心何忍,”

包王爷算得上是处变不惊,此刻也不得不为金大圣的残忍手段感到动容,

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金大圣可真是不择手段,这让包王爷心里有了一些愤恨,

“你傻啊……他死了,我怎么出去,我既然吸附在不灭阴魂之上,就必须保证这小子的生命安全,这一点不用你假惺惺的操心,”

一番手舞足蹈,吐沫四溅的演说,不仅沒有得到包王爷的赞赏,反而遭到质疑,金大圣很是不爽,

他知道,逸尘此刻虽然无法开口说话,但神智还是非常清楚的,包王爷的话必然会让逸尘对自己恨之入骨,

以后或许还有需要利用逸尘的地方,金大圣并不希望和逸尘的关系闹僵,

“倒也是,如果他死了,你的意念就不能回到自己的本体,从这一点上说,你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……谁也离不开谁,”

包王爷还是有点不明白,既然金大圣的意念來到鬼域,那么逸尘的安全又有谁來保障:

“不灭阴魂当然不会轻易遭到创伤,但他的本体呢,”

一旦阴魂出窍,逸尘的本体会处于昏迷状态,任何一点伤害,都会给逸尘造成重创,

“本体沒事,和他一起的那个梦剑文,原本就有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,加上弱水的输入,即使独自面对一位战王初阶强者,也能支撑一阵子,他们俩是哥们,梦剑文一定会竭力保护他的安全,

更何况,我还在他的身体周围,布置了一个临时结界阵法,可以维持五天时间……这应该足以完成我的鬼域之行了,”

原來如此,

这个可恶的金大圣,居然偷偷躲到弱水里面,侵入自己的身体,把不灭阴魂与自己的躯体强行分离,造成了现在被控制的局面,

逸尘的心里又恨又悔,恨的是金大圣利用自己的贪婪,悔的是自己,为何就不能抗拒弱水的诱 惑,

为了贪图世间至宝,却把自己陷入到鬼域这个危机重重的境地,

如果当时拼了命的抵抗,或许金大圣就不敢继续冒险,强行驱赶自己的阴魂,

还有,帅又奇送给自己酒坛子的时候,金大圣的一丝意念,是不是已经躲入弱水之中,

帅又奇又是否知情,或者他们会不会是同谋,他们之间是不是存在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,

逸尘脑子里充满了疑问,却又无法得到问答,

“好吧,其实这些跟包某也沒有什么关系,我想知道的是,你费尽心思來到鬼域,难道仅仅是为了见我一面,”

包王爷对不灭阴魂只是好奇,并沒有要深究的意思,他在意的是金大圣真正的目的,

“这个……这么多年不见,想來看看你呗,”金大圣嗫嚅着,欲言又止,

“哦,谢谢你的挂念,包某受宠若惊……我一切都好,你还是赶紧回去,鬼域危险,免得夜长梦多,”

包王爷离开椅子,站起來恭恭敬敬的对金大圣行了个礼,

“别介,大老黑,我辛辛苦苦才來一回,你就直接赶我走,太不够意思了吧,”

见包王爷一副送客的表情,金大圣一边用手挠着脑袋,一边嘟嘟囔囔的责怪:

“你堂堂地狱王,怕什么夜长梦多,”

“哼,地狱王,包某早就不是地狱王了,说起來还是拜你所赐……算了,不说也罢,你有什么事,别藏着掖着,快说,”

包王爷被金大圣一顿指责,脸色有些阴沉,黑得透亮的脸庞上,几乎能够挤得出水來,

显然,金大圣的一句地狱王,戳中了他的痛处,

“难道真的为了当年的事,他们就废除了你地狱王的名头,包王爷……你现在只是一个鬼王,”

金大圣被包王爷的表情吓了一跳,颓然的坐到椅子上,瞪着大眼死死的盯住对方,

“也不完全是因为那件事,我经常帮助一些冤魂申冤,并擅自将枉死之人放回人间,让他们大为光火,于是把我将为鬼王,”

包王爷眼里忽然闪过一道精光,喃喃说道:“我却因祸得福,沒有参与两万年前的人鬼大战,”

人鬼大战,一闲散人独战四位地狱王,斩三伤一,包王爷由于被贬,沒有参战而安然无恙,

“传言果然是真的……是我害了你呢,还是我救了你,不过,我还是要谢谢你,”

金大圣虽然说得有些油腔滑调,但已经不再是戏谑的神态了:“我这次來,还是想请你告诉我,当年被封印的另一缕神魂,现在何处,”

“绕了这么大的弯子,终于肯说实话了,金睛兽果然花花肠子多,”

包王爷见金大圣总算说出了真实意图,轻轻吁了一口气,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,缓缓的坐回椅子上,

“你当年不顾其他地狱王的反对,执意放走我的一缕神魂,还为此遭受了惩罚,按理说,我不应该再來给你添麻烦,但是,几万年了,我一直查不到另一缕神魂的封印之处,”

金大圣抓耳挠腮,心生愧疚,说话的时候低着头,不敢正面看着包王爷,

“其实,包某一看到你,就知道你來鬼域的目的,你不好意思问我,却又必须问我,我也知道你这些年來,从未放弃过寻找,毕竟三缕神魂缺了一缕,你的修为实力大受影响,而且精神力也不能正常发挥,”

手指轻捻胡须,包王爷话锋一转,说道:“只可惜,包某并不知道,你的那一缕神魂,具体的封印位置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