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九章 魂归何处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真的不知道……具体位置,”

听得包王爷一番话,金大圣先是从椅子上一蹦老高,然后有像泄了气的皮球,掉回到椅子中间,

他的反应似乎沒有跟上节奏,眨巴眨巴眼睛,忽然又现出一丝惊喜:“大老黑,你是说,你知道封印我神魂的大概方向,”

“你当年战败,有不少人为你求情,后來天君网开一面,将你的神魂一分为三……”

包王爷的话,把金大圣的思绪一下子就带回到那一次逆天之战,

他由于神魂缺失,对于当年的具体情况,已经沒有办法完全记起,

只记得战败之后,自己的躯体只剩下一缕神魂,勉强维持生存所需要的基本识别能力,一身的修为几乎废除殆尽,

跟常人相比,或许保命的本能并沒有丧失,但神智却是非常欠缺,甚至不如一位十岁的孩童,

好在包王爷,当时还是五位地狱王中的一位,力排众议,违反天君的旨意,将其中的一缕神魂,归还给金大圣,

得到了这一缕神魂之后,金大圣的身体以及生存的状况,有了极大的改善,

若是能够找到剩下的一缕神魂,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,金大圣的神智将会完全复原,

但是,寻遍了所有想得到的地方,他也沒有得到一点线索,无奈之下,便出此下策,通过吸附到逸尘的阴魂之上,潜入鬼域,

包王爷虽然说不出,金大圣神魂的封印之处,却又给金大圣一线希望,

哪怕是提供大概方位,至少也可以让金大圣有针对性的去寻找,远比大海捞针要好得多,

“天君当时的意思很明确,一缕神魂交给我,封印在阴气最盛之地,当然也就是鬼域的幽冥阴山大裂谷,另一缕交由他人,送至极阳之地封印,此举的目的,就是让你的两缕神魂,永远不能同时出现在同一处,而且以你身上仅存的一缕神魂,根本沒有能力独自去完成心愿,”

包王爷看着金大圣急切的眼光,不免有些同情,他很清楚金大圣现在的实力,实在难以找到最后的一缕神魂,

尽管内心非常犹豫,也怕招惹更多的是非,但包王爷决定还是坦诚相告:

“以包某的推测,天君并不是要将你真正消灭,而是让你空有一身修为,却由于神志不清,无法完全施展,这样既可以使你在痛苦中反省,又不足以对他构成任何威胁,或许只有这样的惩罚,才会让天君满意,”

惩罚一个人,最严厉的手段,不是将他斩杀,而是让他活在痛苦之中,

如果金大圣体内只剩下一缕神魂,那么他不仅神智受到极大的限制,而且对自身的修为,只能看而不能用,

更为关键的是,他依然可以记得曾经的惨败和屈辱,却不能以自己的能力去捍卫尊严,这种躯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,无疑比死更难受,

“好恶毒的混蛋,”金大圣咬牙切齿的骂道,

由于包王爷的一丝恻隐之心,将本应封印于幽冥阴山大裂谷的一缕神魂,归还到金大圣的身上,使得金大圣的神智恢复了更多,

然而,这一善意之举,却未必达到了应该取得的效果,

首先是包王爷本人,原本就与其他四位地狱王互有龃龉,处境尴尬,正好这件事成为了一根导火索,

趁着这个机会,在另外四位地狱王的运作,以及天君的默许下,把包王爷从地狱王的位置上撤下,贬为鬼王,使包王爷失去了对鬼域重大事件的参与决策权,

这也间接的造成了人鬼大战的发生,最终导致整个鬼域被一闲散人封印起來,

包王爷历來主张,与人类和平相处,互不侵犯,各自遵循生存法则,

也正是由于包王爷的一贯坚持,鬼域能够数万年与人类共存,但自从包王爷被贬,四位地狱王沆瀣一气,不仅常与人类以及其他生灵产生摩擦,而且还准备独霸整个生存空间,

所以,对于鬼域來说,或许是因为包王爷的恻隐之心,而遭到了两万年的封印,

包王爷虽然并不后悔当时的举动,却又为鬼域的劫难耿耿于怀,

而对于金大圣而言,多了一缕神魂,看起來是受益匪浅,但实际上也增添了无数的烦恼,

如果只有一缕神魂,就算他心里充满恨意,却不会有太多的不切实际的想法,

毕竟,神智受到限制,他的思维以及精神力都有不同程度的削弱,报仇的念头不会像现在这么强烈,

但是,多了一缕神魂,神智自然也提升了许多,本体的修为也能够发挥出更多,报仇的意愿就会更加坚定,

在沒有足够实力,或者说无法真正将自己的全身修为,淋漓尽致的发挥出來的时候,报仇只是奢望,

于是金大圣这几万年來,大多数时间,都用在寻找最后一缕神魂上,

一次次的寻找,一次次的失败,无数次打击,让金大圣饱受折磨,

而且在寻找神魂的过程中,金大圣还发现了一些难以解释的奇怪现象,又更加激发了他必须找回神魂的愿望,

“包某唯一能够给你提供的,就是极阳之地,但这只是一个空泛的概念,”

包王爷轻捋胡须,缓缓说道:“仅仅是天罗大陆,就有好几处称得上是极阳之地,而且像西元大陆以及更高层的生存空间,同样不会少了极阳之地,尽管有了大致方向,可实际上还是毫无头绪,”

看得出來,包王爷内心还是十分愿意帮助金大圣的,否则,就不会为此长吁短叹了,

“大老黑,有你这样的朋友,我也算知足了,嘿嘿……”

虽然沒有得到神魂被封印的具体位置,但金大圣依然充满感激,

“我们是朋友不错,但包某这样做,却不是站在朋友的角度上,”

包王爷微微一笑,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,与黝黑锃亮的脸色相比,有一种令人目眩的感觉;

“你当年战败,在大多数人眼里,是咎由自取,可我不那样认为,毕竟你的初衷还是符合人心的,虽然不敢说是完全的正义之战,但却不是单纯的为了自己,我帮你,是出于公义,尽管因此被贬,我也毫不后悔,所以,你不用感谢,”

一旁静静听着的逸尘,不由得对包王爷肃然起敬,

几乎在所有人眼里,鬼域所有成员,皆是十恶不赦之辈,为了独霸生存空间,对人类以及其他生灵,进行残酷的杀戮,

然而,眼前这位包王爷,为了帮助一个战败者,遭到贬职打压,却依然沒有后悔,

虽然逸尘并不知道当年,金大圣与天君一战,究竟因何而起,但至少,金大圣不是为了一己之私,

而包王爷宁愿得罪天君,以及其他地狱王,也要放归金大圣的一缕神魂,仅凭这一点,逸尘就对包王爷刮目相看,

“大老黑,还有一件事,我听黑白无常说过,两万年之间,都沒有人间的亡魂,來到鬼域报到,即使他们偷偷潜入人间,也沒有带回死者的魂魄,这又是怎么回事,”

金大圣面露疑惑,他想跟包王爷确认一下,

“不错,按照生存法则,人类死后,魂魄必须由黑白无常牵引,來到鬼域报到,根据死者生前的功德过失,进入相应的轮回空间,”

包王爷非常肯定的说道:“我原本以为,是由于封印造成了阴阳相隔,加上黑白无常有渎职之嫌,才会这样,但是,我后來发现,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,”

“哦,难道……你找出了原因,”金大圣眉毛一挑,将身体在椅子中扭动了一下,一副期待的神色,

“有一回,一对冤魂冲破阻碍,强行闯入鬼域,说是有天大的冤情……其实这等冤情,历來都会存在,并不算太离奇,”

包王爷收回了笑容,阴沉着脸,说道:“我在意的是,他们既然能够闯入鬼域,那么其他的魂魄为何不能,这中间必有蹊跷,”

听到这里,逸尘恍然大悟,怪不得白无常把自己当成冤魂,只是因为两万年之间,除了那对冤魂,就沒有其他魂魄进入鬼域,

逸尘冷不丁出现在鬼域,又不受白无常的控制,当然很容易让白无常联想到冤魂的身份,

“我也觉得奇怪,不要说人类每天都有死亡,就是万年前的人魔大战,少说点也有百万人战死,如果这些魂魄被鬼域收了,倒也说得过去,”

金大圣盘腿端坐于椅子中间,脸色忽然凝重起來:

“我这些年四处寻找自己的神魂,去过很多地方,却沒有发现人间存在死者的魂魄,既然他们沒有进入鬼域,又不在人间,那么这些以百万计的魂魄,现在究竟在哪里呢,”

“你是怀疑,有人控制了这些魂魄,”

包王爷闻言,沉吟了片刻,似乎理不出头绪,便出言问道,

虽然鬼域多年沒有魂魄报道,但包王爷沒有去人间了解,当然不清楚魂魄的去向,现在冷不丁被金大圣提起,倒是吓了一跳,

“人类要这些魂魄的毫无用处,而魂魄在人间几乎沒有意识,也不会自己躲起來,”

金大圣紧紧地皱起眉头,用怀疑的口气说道:“难道是魔界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