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三章 如影随形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啊……”蒋王爷见状,一声惊呼,

殷冥主的阴魂陌路,乃是鬼域最厉害的秘技,即使身为鬼王之首的蒋王爷,也沒有资格修练,

他这次带來的,完全是殷冥主亲自布置的阴魂陌路,有殷冥主的一丝意念加入其中,其实力几乎代表了整个鬼域的最高水平,

像蒋王爷这样的实力,要想破解阴魂陌路,估计至少要三到五位同等修为的一起发力,才有一线希望,

虽然蒋王爷知道,包黑子的实力,在鬼域之中,仅仅居于殷冥主之下,对于阴魂陌路,不惧怕也无法破解,

但是却不会想到,包王爷凭一己之力,在极短的时间内,就能够解除阴魂陌路的控制,

难道殷冥主的拿手秘技,真的如此不堪一击,

不仅蒋王爷和薛王爷看傻了眼,就连包王爷也是大感意外,

殷冥主闭关已经很久了,鬼域自封印以來,如果沒有什么特别的大事,有十位鬼王管理日常事务即可,

不过,鬼王之首的蒋王爷,偶尔还是会与殷冥主通过一些意念上的交流,用以汇报或者得到新的指令,

比如今天,蒋王爷得知不灭阴魂进入鬼域,便迅速与殷冥主的意念去的沟通,并获得阴魂陌路秘技,

阴魂陌路对于包王爷这种层次的鬼王,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,无非就是将空间禁锢,让包王爷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,在精神上给予强烈的震慑作用,

其真正的用意,是为了对付逸尘,一旦包王爷无法破去阴魂陌路,只要超过两个时辰,逸尘的阴魂便失去了回归本体的可能,

也正是因为这样,包王爷才不惜倾尽全力,力图挣脱阴魂陌路的桎梏,放逸尘一条生路,

两股能量涟漪相互牵制彼此倾轧,数次反复之后,出人意料的以包王爷的胜利而结束,

或许是过于容易,让包王爷觉得很不现实,但此刻他已经沒有心事去追究原因了,

倏~~

当包王爷如同一道闪电般,窜出大殿的同时,阴魂陌路似乎在包王爷巨大能量的轰击之下缤纷瓦解,

整个鬼王大殿,也在这彼此纠缠的两股能量涟漪肆虐之后,轰然倒下,

一阵沉闷的轰鸣,激起漫天的烟尘,包王爷的鬼王大殿,在这一刻变成了一堆齑粉,

嗷嗷……

大殿附近当值的鬼差,被这突如其來的变故,吓得哇哇直叫,

一个个将自己的修为实力,发挥到最大极限,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是非之地,

“咳咳……”

蒋王爷和薛王爷只是稍稍一愣,便被这漫天烟尘笼罩起來,

不得已,只好随着包王爷掠出的方向,远离鬼王大殿的废墟,

弄得灰头土脸的二位鬼王,狼狈至极,也顾不得形象,待在一旁一边咳嗽,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,

“二位一定要阻止包某么,”包王爷在空中将身形停住,对着疾驰而來的蒋薛两位王爷大声喝道,

“包王爷息怒,薛某并无阻止之意,就此告辞,”

虽然被烟尘呛了一嗓子,但薛王爷一见包王爷动怒,立刻将自己置身事外,

他原本就是被蒋王爷忽悠而來,也沒打算与包王爷为敌,毕竟大家同殿为臣,内讧乃是大忌,

何况,在十大鬼王之中,包王爷的修为实力是鹤立鸡群,即使蒋薛二位鬼王联手,也未必是包王爷的对手,

薛王爷年纪虽轻,脑子却不笨,面对自己招惹不起的包王爷,还是不要得罪为妙,

“薛王爷,你……”薛王爷在包王爷的厉喝之下,不愿再趟这趟浑水,及时抽身离去,

这样一來,却苦了蒋王爷,本想仗着阴魂陌路秘技,使得包王爷不敢轻举妄动,再趁机撺掇薛王爷,设法阻止不灭阴魂的逃逸,

虽然自己的实力不如包王爷那么强劲,但有薛王爷在,相信包王爷也会考虑树敌过所造成的被动,

蒋王爷忽悠薛王爷过來,并不是完全要利用他的实力,与包王爷对抗,而是在气势上对包王爷有所震慑,

就算包王爷实力再强,应该也不愿意以一己之力,对抗整个鬼域的其他鬼王,甚至还有鬼域的最高统治者殷冥主,

而薛王爷一走,蒋王爷顿觉独木难支,心里多少有些发怵,但嘴上却依然强硬:

“包黑子,你强行冲破殷冥主的阴魂陌路,已经成为整个鬼域的公敌,我身为鬼王之首,理应阻止你放走不灭阴魂,”

蒋王爷不相信,殷冥主的阴魂陌路真的就这么失去了作用,只要沒有完全被破除,加上自己在一旁牵制,包王爷几乎沒有机会将逸尘放归人间的,

“就凭你,哼,”包王爷冷哼一声,只是将左手的袍袖一挥,似乎根本不把蒋王爷放在眼里,

呼呼,,

鬼域的天空中,蓦然刮起一股狂风,夹杂着一丝丝淡黑色的烟雾,如潮般的涌向蒋王爷,

“包黑子,你敢,”

蒋王爷失声惊叫,抬头一看,天空中仿佛张开一张大网,飘飘洒洒,将自己罩在其中,

镜辨善恶,,

一扬手,蒋王爷的身边突现一道精白的寒光,如同闪电,将整个天际一分为二,

虚空被撕裂,无边的黑暗,在精白的寒光照射下,显得阴森恐怖,

蒋王爷此次前來,将孽镜台上的孽镜带在身边,本想着以此作为借口,赚取包王爷交出逸尘,

然而,包王爷何等精明,岂肯轻易上当,蒋王爷的孽镜也就沒有发挥作用,

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意插柳柳成阴,

看似变成累赘的孽镜,却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,

包王爷的弥天罩威压极强,绝非蒋王爷所能抗拒,只不过几息时间,让压迫得蒋王爷喘不过气來,

好在包王爷只是给了一个警告,并沒有痛下杀手,所以才让蒋王爷有机会用上孽镜,

孽镜是蒋王爷的鬼王殿至宝,平时用來分辨鬼魂的善恶,实际上它的功能绝不仅于此,

寒光闪过之处,弥天罩的淡黑色烟雾,瞬间变得虚无起來,而原有的强势威压,也降低了三成之多,

虽然还是漫天笼罩而下,将蒋王爷紧紧的困在中间,但是,已经不能对蒋王爷造成太大的威胁了,

“可恶,”蒋王爷在使用了孽镜之后,却仍然沒有逃脱弥天罩的控制,这让他郁闷至极,

孽镜的威力巨大,可在蒋王爷手里,似乎并沒有完全发挥出來,仅仅是消除了弥天罩上的淡黑色烟雾,使得弥天罩透明起來,

蒋王爷在弥天罩内,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景象,却沒有办法突破弥天罩的包围,

“蒋王爷,你呆在这里慢慢玩吧,包某就不奉陪了,”

包王爷在弥天罩上又增加了一层威压,确信蒋王爷逃脱不了,然后身形一闪,便踪迹不见,

“包黑子……咦,”

被困在弥天罩内的蒋王爷,有力使不出,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包王爷离去,

颓然之际,正要破口大骂,却忽然发现,随着包王爷身形消失的地方,出现了一丝玄色光线,

极其细微,若有若无的玄色光线,在包王爷身形消失的一霎那,忽闪了一下便紧随而去,

蒋王爷一见,立马破涕为笑,得意之情跃然脸上,

原來,殷冥主的阴魂陌路,只不过是表面上牵制包王爷的一个诱饵,

如果包王爷把它看成蒋王爷的凭仗,设法尽力破解的时候,就已经上了殷冥主的当,

阴魂陌路虽然能够控制不灭阴魂,却不能保证不灭阴魂在其控制范围之内,

要是不灭阴魂不再包王爷身边,阴魂陌路便失去了作用,唯有迫使包王爷放出不灭阴魂,殷冥主的一丝意念才有可能抓住逸尘,

阴魂陌路被轻易破解,只是为了麻痹包王爷,而殷冥主的一丝意念,则紧紧地跟在包王爷的身后,

“殷冥主果然厉害,”蒋王爷不禁由衷赞叹起來,

黄泉裂,地处幽冥阴山大裂谷,是鬼域与人间交界之地,

此处每逢子午时分,阴阳交替,无论是鬼魂,还是人类,都不敢在此长时间逗留,

若是人类,中午前后尚且危险不大,一旦接近夜半子时,阴气将控制整个黄泉裂,人类无法抵御强烈的阴气袭击,往往会失去生机丧命于此,

同样,在午时附近,若有鬼魂经过,就会遭到阳气的攻击,致使阴魂受损,无法进入轮回,

即使鬼域中级别较高的鬼差,也不敢轻易尝试阳气攻击,生怕丧失了自己的修为,

“黄泉裂距离人间最近,也是封印边缘的薄弱之处,你们就从这里出去吧,”

包王爷禁锢了蒋王爷,自以为拜托了牵制,來到了黄泉裂,准备在此将逸尘放归人间,

在他看來,此举并不是与鬼域作对,而是给逸尘一个公道,

毕竟,金大圣吸附在逸尘的阴魂之上,只是为了见到包王爷,而沒有给鬼域造成危害,

于情于理,包王爷都要保证逸尘的安全,至少要顺利的让逸尘回到人间,

然而,就在包王爷准备张开袍袖,将逸尘放出之际,忽然感觉到一种危机降临,

“不好,”包王爷心里一凛,连忙收拢了袍袖,盘腿坐到了地上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