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五章 弄巧成拙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殷冥主在与一闲散人决战之前,将其他三位地狱王召集到一起,共商应对之策,

由于殷冥主在鬼域的地位最高,实力也最强,其他三位地狱王虽然各自心怀鬼胎,却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显露出來,

毕竟,所有的权力之争,都必须建立在击败一闲散人的基础上,否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,

而此时,殷冥主抛出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诱饵:四分天下,各占一份,

大家都知道,无论是谁都无法凭一己之力,对抗一闲散人,而四位地狱王一同出手,则胜利可期,

然而,大家心里同样明白,一旦一闲散人战败,天下必将归鬼域掌控,届时,才是四位地狱王之间争斗的开始,

各自的小算盘,都是希望其他三位地狱王,与一闲散人同归于尽,至少也是几败俱伤,好让自己坐收渔翁之利,则天下唾手可得,

大家各怀鬼胎,谁也不肯率先亮出自己的底牌,故而延误了多次与一闲散人决战制胜的良机,

现在,殷冥主抛出的诱饵,深深吸引了另外三位地狱王,

他们最为顾忌的不是一闲散人,而是殷冥主,因为殷冥主的实力以及手段,均要强出他们不少,若是单打独斗,谁也不是殷冥主的对手,

但是,如果三位地狱王加起來,对付殷冥主则是绰绰有余,

与其相互牵制,倒不如四分天下,各占一份,即使尚有野心,先行稳定之后,再徐图进取也不算晚,

在三位地狱王看來,殷冥主能够主动提出这个建议,其实也是一种妥协,就算到时候殷冥主反悔,大家以三对一,亦是稳操胜券,

于是,心怀鬼胎的四位地狱王,在一闲散人这个共同敌人的挑战下,暂时达成了一致意见,

人鬼大战的最后决战,在虚空之中展开,由四位地狱王联手,对战一闲散人,

这一战,共打了足足一个月时间,只打得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

一闲散人手执无极剑,如同杀神一般,虽独立应战四位地狱王,却毫无惧色,

尽管在传说中,一闲散人已经步入战神级别,实力确实比每一位都要强上不少,但是,如果以殷冥主再配合其他任何两位地狱王,基本上就能够与一闲散人周旋,

之所以,一闲散人以一己之力,可以坚持一个月的激战而不败,则是因为四位地狱王相互之间,并不是紧密合作,而是心有旁骛,

以殷冥主为例,他一边指挥大家力拼一闲散人,一边又暗暗保存一些实力,寄希望于在消耗一闲散人的同时,也削弱另外三位地狱王的实力,

人同此心心同此理,各自的小九九,反而成全了一闲散人的威名,

对于这些,一闲散人心知肚明,却不会点破,并想以此作为突破口,击败四位地狱王,

为了人类和其他生灵的生存空间,一闲散人沒有退路,必须全力以赴,竭力死战,

轰隆隆~~~

一闲散人瞅准机会,将无极剑横扫出去,一招满地风雷悍然启动,

一道金光劈开天际,整个虚空被撕裂成两半,随之隆隆雷声响起,仿佛天地将倾,苍穹为之颤抖,日月黯然无光,

以一闲散人的全身修为,加上无极剑的滔天威势,恐怕任何一人,要想从中全身而退,几乎是痴心妄想,

天下归阴,,

然而,一闲散人面对的是四位地狱王,虽然沒有一位达到战神级别,但他们联手的威力叠加,并不亚于一位战神,

而且,天下归阴乃是鬼域一大绝阵,原本由五位地狱王一起布置演练,杀伤力巨大,即使缺了包王爷的加盟,其威力也不逊色于一闲散人的满地风雷,

更何况,一个月的决战,四位地狱王并沒有倾尽全力,而一闲散人则是毫无保留,

长时间的消耗,无法得到补充,严格说起來,一闲散人已是强弩之末了,

随着殷冥主的一声令下,四位地狱王将天下归阴绝阵崔动起來,

大家训练有素,由殷冥主主导,其他三位地狱王配合默契,瞬间就把天下归阴绝阵的威力,发挥到最强,

一阵阴风掠过,竟然将整个空间变得黑压压的失去了生气,撕裂天地的金光,竟然被铺天盖地的惨烈阴风所吞噬,

即便是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雷声,也在阴风的肆虐之下,变得悄无声息,

似乎一切都变成了虚无,金光不见,雷声隐匿,一闲散人被困在了绝阵中心,

“罢了……”

心力交瘁的一闲散人,情知今天难以善了,便不抱任何侥幸,将所有修为全部聚集于无极剑之上,欲与四位地狱王同归于尽,

一闲散人的目的很明确,这一剑如果不能破开天下归阴绝阵,立刻引力自爆,

以战神躯体引发的自爆,足以将对面的四位地狱王拉來作为陪葬,

即使自己神魂皆灭,也决不能让鬼域一统天下,一闲散人抱着必死之心,一定要为人类和其他生灵争得生存之机,

哗……

倾力一博的一闲散人,做梦也沒有想到,看似威压滔天,难以破解的天下归阴绝阵,居然在无极剑的威能之下,不堪一击,

同样还是一招满地风雷,威势却无比强大,如同摧枯拉朽一般,不仅轻易破解了天下归阴绝阵,而且还顺势将殷冥主以外的三位地狱王斩杀殆尽,

这样的结果,谁也沒有料到,恐怕那三位神形俱灭的地狱王,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

咦~~

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范围,殷冥主也不禁大感意外,

仅仅是一个错愕之间,一闲散人手中的无极剑,便闪电般的将殷冥主刺了个透心凉,

人类第一位战神天无极,被天外天之力挤压,最终含恨爆体而亡,临死之际,将全身修为凝聚于脊柱之中,无极剑便是天无极的脊柱幻化而成,

一旦刺中殷冥主,无极剑之中的满腔怨气渲泄而出,随着巨大的威势,迅速的吞噬着殷冥主的生机,

呜啊,,

遭此意外袭击,殷冥主惨叫一声,立刻从错愕之中回过神來,

饶是他修为实力极其高强,却也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

殷冥主使出浑身解数,摆脱了无极剑的纠缠,拖着一副伤痕累累的躯体,逃入幽冥阴山大裂谷,

“可惜,”

一闲散人有心将殷冥主击杀,却苦于自己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,无力追赶,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殷冥主顺利逃离,

不过,心系苍生的一闲散人,还是忍痛放弃心爱的无极剑,将整个鬼域封印于幽冥阴山大裂谷,

“大老黑,你的意思是,殷冥主在天下归阴绝阵中,暗自动了手脚,”

金大圣饶有兴趣的,听着包王爷讲述当年的人鬼之战,并将自己疑惑的地方提出來,

“不错,殷冥主成功的借一闲散人的手,除去了三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却也差点把自己搭进去,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,”

包王爷不屑的说道,

以当时的情形,如果天下归阴绝阵发挥出最大威力,则一闲散人必死无疑,甚至在绝阵的威势碾压下,一闲散人连自爆都未必有能力做到,

但是,在这样的关键时刻,殷冥主却想到了借刀杀人,为自己独霸天下扫清障碍,

由于在天下归阴绝阵中,殷冥主占主导地位,可以控制启动的速度以及能量,

其余三位地狱王,虽然沒有将各自的全部修为,完全灌输到天下归阴绝阵之中,但至少也释放出了九成力量,

即便如此,一闲散人要想破阵,也沒有半点机会……除非四位地狱王本身出现问題,

事实正是如此,在一闲散人使出了最后一击的时候,殷冥主突然将天下归阴绝阵的攻击方向,悄悄转移了方向,

巨大的威能,并沒有直指一闲散人,而是将其他三位地狱王笼罩其中,

殷冥主判断,一闲散人已是强弩之末,根据对方的现有余力,能够顺利斩杀三位地狱王,已经是精疲力竭了,

如此一來,殷冥主收拾一闲散人,简直轻而易举,只要消灭了一闲散人,则独霸天下指日可待,

不得不说,殷冥主的计算相当精确,事情的发展,似乎也在预料之中,

一闲散人的最后一招,几乎是孤注一掷,将所有的修为全部转化到无极剑之中,在殷冥主的帮助下,斩杀三位地狱王,也算是功德圆满,

但殷冥主或许是算得过于精细,却偏偏忽略了无极剑的力量,

如果将笼罩三位地狱王的天下归阴绝阵,力量稍微减弱一点点,无极剑在斩杀他们的时候,就会耗尽全部能量,不可能再对殷冥主造成丝毫威胁,

可事实不存在如果,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正是殷冥主预估的微小偏差,几乎给他自己带來了灭顶之灾,

两万年來,每每说起此事,鬼域的鬼差们,都深感可惜,就差那么一点点,就能够击败一闲散人,而结果却是鬼域被封印,真是时运不济啊,

“殷冥主是弄巧成拙,可鬼差们还在为他歌功颂德,”包王爷不无讽刺的说道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