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六章 奇怪伤口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傻猫.你……”

逸尘往后一退.捂住鼻子.以免被傻猫身上的臭味熏死.

若不是听见声音.根本沒人看得出.眼前这个浑身冒火.毛发黄一块黑一块的家伙.居然就是刚才那位人模猫样.毛发油亮的傻猫.

烤焦的肉味.搀杂着臊臭.在高温的烘托下.足以熏死战帅强者以下的修武者.

呕~~

有不少被伤痛折磨的试练者.看到傻猫的尊容之后忍俊不禁.刚要张嘴大笑.却突然间被熏得五脏翻腾.

竟然不顾浑身伤痛.将肚子里原本就已经吐得所剩无几的东西.再一次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.

“还不是你干的好事……”傻猫悻悻然的翻了翻白眼.伸出前爪想捋一捋胡须.却发现已经沒有必要了.

那几根赖以自豪的胡须.早已不复存在.就连鼻子也是焦炭般的杵在那里.似乎失去了嗅觉的灵敏.

虽然以傻猫的修为实力.这点皮外伤根本就不会对他的本体产生一丝伤害.但是外表的颓然.还是让他充满怨愤.

如果不是深入荒漠狐鼬的洞穴.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大好形象毁于一旦.

“嗯……杀完了.”逸尘鼻子被捂.说话也不利索了.

逸尘不敢太过纠缠傻猫的形象.万一洞穴之中的荒漠狐鼬沒有被斩杀殆尽.要是惹恼了这家伙.就算跪下來求他.估计人家也不可能继续钻进去了.

“那当然.豹爷的手段.你是见识过的.所有荒漠狐鼬全部死翘翘.绝无漏网之鱼.”

傻猫毕竟是傻猫.一讲到战果.就一扫颓势.瞬间变得神气活现起來.

荒漠狐鼬的洞穴.进口虽然狭小.但傻猫进去还是毫不费力的.

原本以为.杀死一只还得退出來.从另一处洞口进入.再追杀其他的荒漠狐鼬.

那样的话.不仅大费周章.还要耗去大量的时间.对于傻猫这样的懒惰货色.这无异于是一场折磨.

可事实上.外面看起來密密麻麻.毫无关联的洞口.居然在内部是联通的.

而且.在进入洞口不到百米.就是一个巨大的巢穴.除了那些正在窜进窜出的.余下的大多数荒漠狐鼬.都躲在巢穴之内.

一旦外面的同伴发生伤亡.巢穴之内会适时补足数量.以便保持对试练者的威胁不会减弱.

这样一來.傻猫就轻松多了.连续几道杀气光圈.所释放出的能量涟漪.就足以将巢穴内的荒漠狐鼬全部消灭.

尽管难免被荒漠狐鼬喷出的火焰碰到.无非就是烧掉几根毛发而已.况且以傻猫的实力.四阶魔兽荒漠狐鼬要想得手.可能性微乎其微.

打到兴处.傻猫对那些惧怕逸尘而逃回巢穴中的荒漠狐鼬.并不急于斩杀.必须等到聚集一定数量.方才动手.

不过片刻之间.成百上千的荒漠狐鼬.基本上被傻猫杀得干干净净.

为了防止有漏网之鱼.傻猫还放出自己的意念.将所有洞口都查探一遍.一经发现即刻斩杀.确保干净彻底.

“拿去洗洗干净……臭死啦.”逸尘从身上拿出一个水囊.直接扔给傻猫.

虽然傻猫眉飞色舞的说个喋喋不休.似乎意犹未尽.但逸尘实在受不了傻猫身上散发出的异味.只好中途打断傻猫的叙述.

“还沒说完呢……不听拉倒.”

傻猫正说的兴起.冷不防被逸尘打断.一肚子的不满.极不情愿的接过水囊.跑到一旁冲洗去了.

“陶书遥.怎么还沒有拿出來.快点.”

陶书遥听傻猫表功.一时忘记了神药的事.经逸尘催促.赶紧从怀里拿出一些朝生暮死菇.

“魁爷.你们几个帮着陶书遥一起.把大伙儿的伤势处理一下.”

好几十位伤者.仅靠陶书遥一人太慢.逸尘又吩咐魁爷和宁远等沒有受到火炙屁熏的试练者.协助疗伤.

而逸尘自己.沒事人似地仰望天空.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.

但他心里.却是充满焦虑和期待.等待着暗黑色阴影的出现.

指使傻猫进入荒漠狐鼬洞穴.虽属无奈可也是刻意为之.

那些伤者暂时都不会丧命.但也有几位伤势较重的.已经陷入昏迷状态.

在前两关的试练通道内.只要是陷入昏迷的伤者.无一例外.都被突兀而至的暗黑色阴影将魂魄收走.横遭惨死.

这一关.会不会继续有暗黑色阴影.将那些伤不致死的试练者的生命夺走呢.

逸尘不希望悲剧再一次发生.一个修武者能够达到战帅中阶甚至是高阶级别.万中无一.若是无端死去.不仅对于死者本人太过残酷.而且他们所处的家族门派也会遭受巨大的损失.

但是.逸尘心里又有一种毫无缘由的期待.因为只有暗黑色阴影继续出现.才有可能设法探个究竟.挖出幕后操纵者.给已经含冤死去的试练者一个交代.

即使逸尘奋力斩杀荒漠狐鼬之际.也沒有半点懈怠.时刻关注着空中可能发生的变化.

然而.让逸尘略感失望的是.自始至终.暗黑色阴影都沒有出现.

那几位伤势相对严重的试练者.也在魁爷和陶书遥的帮助下.通过朝生暮死菇的药效.顺利的摆脱伤痛.身体处在慢慢恢复之中.

可能游离于身体之外的魂魄.在本体伤势好转之后.逐渐回归.

就算暗黑色阴影现在出现.也未必能够带走他们的生命.

虽有些许遗憾.但沒有发生意外.逸尘还是暗暗地松下一口气.

“傻猫.你刚才说有情况……有什么情况.”

逸尘在确认所有受伤的试练者.都已经脱离危险以后.返身窜至傻猫身边.轻声问道.

有些干瘪的水囊被扔在一旁.地面一滩水迹.傻猫却跳到一个稍稍高出地面的一块岩石上.伸出红艳艳的舌头.正舔着尾巴上仅存的稀疏毛发.

臭味基本闻不到了.毛发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长出來.对于傻猫而言.似乎并沒有任何损失.

但是.傻猫心里不痛快.非常的不痛快.

“现在想起來了.哼.可豹爷……不想说了.”

傻猫翻了翻白眼.鄙夷的看着逸尘.将已经舔干净的尾巴松开.用屁股对着逸尘.毫无仪态的趴在岩石上.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.

不是因为毛发被烧.也不是被恶臭熏怕.却是说得兴起之时.被逸尘粗暴的打断.让傻猫感到了极度憋屈.

“不想说.咦……”

逸尘刚想发火.甚至一只脚已经抬起來.准备对着傻猫的屁股踹过去.却突然一愣神.

达到王者实力的傻猫.面对四阶魔兽荒漠狐鼬的伤害.应该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的.

乍看起來.也确实如此.被灼伤的皮肤基本修复.除了残缺的毛发还沒有立刻生长.但这只是暂时难看一点而已.

就连傻猫自己.冲洗完毕之后.还在享受着一种‘脱胎换骨’的惬意.

一切似乎都很正常……

但是.傻猫前腿根部靠腹部方向.有一个不足一寸见方的伤口.引起了逸尘的注意.

这是独立于其他伤口的存在.沒有红肿.沒有流血.却兀自的形成了一个深可见骨的孔洞.

而且.孔洞还在继续加深扩大.伤口周围的肌肉正在遭受侵蚀.傻猫却浑然不觉.

一般的伤口.或疼或痒.伤者感受明显.都会在第一时间设法治疗.即使难以治愈.至少能够通过自己的修为.封住伤口附近的部位.以防伤势继续蔓延.

最怕的.就是那些已经受伤.却无法感知的伤口.无论创伤面积大小.都可以在伤者毫无察觉的情况下.向周边部位不断的侵蚀.

如果不赶紧采取措施.用不了多长时间.傻猫的这条前腿就会报废.甚至还会伤及整个身体.

“别动.”

逸尘猛喝一声.蹲下身去.一把抓住了傻猫受伤的前腿.

“别……我说还不行么.”

傻猫大惊失色.心想你小子也太小气了吧.不就是开个玩笑嘛.居然发这么大的火.

以为自己的一句豹爷惹恼了逸尘.让他恼羞成怒.摩拳擦掌要找自己的麻烦.

虽然修为实力远在逸尘之上.却不敢有半点反抗.只要是逸尘愿意折腾.傻猫除了求饶之外.别无他法.

“混蛋.这么大的伤口都沒发现.还神气活现的得瑟.真他妈的够傻.”

逸尘手一扬.一个精致的玉瓶便出现在手中.

打开盖.对着傻猫伤腿上的孔洞倾斜.然后将瓶内的生肌神泥慢慢往下倒.

“该死.”傻猫这一句是在骂自己.而投向逸尘的目光中.却透露着深深的感激.

以他的实力.能够感知身体的每一部分.只是开始伤口并无半点异样.他的心思都花在其他被灼烧的部位.

及至逸尘拿出生肌神泥.傻猫瞬间便感知了前腿的伤势.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.

如果不是逸尘及时发现.如果沒有生肌神泥.如果……

那么.最多两个时辰.就算不危及生命.傻猫的前腿也将不复存在.而且永远不会再生.

因为.造成这个创伤的罪魁祸首.并非荒漠狐鼬.而是无根之火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