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九章 日月壶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……能不去么.”傻猫嗫嗫的嘟囔了一句.声音细得连自己都听不见.

即便不是无根之火.就凭先前的侥幸.傻猫这一辈子也不愿再接近火蜈蚣一步.

更何况.想想前腿的伤口.无痛无痒无声无息.傻猫的冷汗就要流下來.

“不行.”逸尘面无表情.断然否决.

如果沒有傻猫带路.自己万一真的一头钻进火蜈蚣的攻击范围.那可不是闹着玩的.

虽然身属五行之体.但毕竟不是凤凰血脉.绝对沒有浴火重生的道理.

“那……我带你去之后.远远的看着.行么.”

无奈的傻猫.只好退而求其次.可怜巴巴的近乎央求.

你小子才不过二十郎当岁.初生牛犊不怕虎.这个可以理解.

可俺豹爷.整整修练了一百多年.好不容易晋级六阶魔兽级别.还想着享受八百年的幸福时光呢.

万一有个不小心.被无根之火吞噬.岂不是太冤了.

“这个可以.”逸尘想也不想一口答应.

虽然自己的修为是战帅巅峰级别.想要收服无根之火困难重重.但至少还有一丝希望.

而傻猫尽管是六阶魔兽.却未必能够经得住无根之火的炙烤.况且对无根之火沒有任何企图.出手自是沒有必要.

“老大.就算我不出手.也不敢保证火蜈蚣就会放过我.危险还是存在的.”

傻猫眯起眼睛.脑子里飞速运转着.忽然灵机一动.脱口说道:“要是有点什么奖励.那就更好了.嘿嘿……”

如果.可能.也许.逸尘真的能够收了无根之火.那就说明这小子得到了天大的机缘.晋升战王强者指日可待.

若是筹集到足量的材料.炼制出六阶甚至七阶丹药.那他的修为还有更大的提升.

只要自己跟在逸尘后面.少不得受益的地方.嘴里说得很勉强.实际上心里早就巴不得逸尘能够得到无根之火.

惧怕火蜈蚣和无根之火.却也丝毫不虚.但他对逸尘有一种莫名的信任.至少逸尘有机会全身而退.

两相比较.傻猫跃跃欲试的心理还是占了上风.

还别说.傻猫的脑子确实不傻.他不说一定要奖励.也沒有出言要挟.却不经意的试探着逸尘.

即使逸尘沒有任何承诺.傻猫也准备带逸尘去找火蜈蚣.

“你想要什么奖励.”之前遭遇杀金帮金七.明知不敌.傻猫依然倾力一搏.以至于身受重伤.

现在提出奖励一说.逸尘有点意外.却也沒有责怪.

“等出了辛戈沙漠.你要给我吃许多许多酱肘子……”

傻猫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.仿佛还在回味破金楼的美味佳肴.

“沒出息的馋猫.我答应你.”

本以为傻猫会提出灵草丹药之类的奖励.毕竟他突破六阶魔兽时间不长.若是有六阶灵草或者丹药.在稳固甚至提升修为方面.会有极大帮助.

只要傻猫开口.逸尘绝对不会拒绝.而且也不会因此瞧不起傻猫.

却不曾想.傻猫的惦记的只不过是一顿美食而已.

果然是一只淳朴本分的馋猫.当然也够傻.

逸尘觉得自己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傻猫之腹了.禁不住脸上一红.喃喃道:“我以为你提更高的要求.比如灵草丹药……”

“灵草丹药虽好.豹爷却不会趁机勒索.饱餐一顿.就已经足够了.”

傻猫摇了摇头.似乎对逸尘的话有些抵触.

原本也就是随口一说.想看看逸尘的反应.压根就沒有想过.从逸尘那里索取什么.

“既然如此.不管我能不能得到无根之火.出去以后.我都会给你两株参灵草.以助你修练.”

尽管当初傻猫死缠烂打.非要跟在自己后面.但这几个月來.也尽心尽力的保全逸尘.

仅凭这一点.拿出两株六阶灵草.逸尘也不会觉得心疼.

何况.傻猫的实力提升.对逸尘只有好处绝无妨碍.

“两株……还是参灵草.”

参灵草属六阶灵草.在天罗大陆几乎绝迹.傻猫三次冲击六阶.若是有参灵草的辅助.至少可以提前十年晋级成功.

即使晋级已经成功.参灵草的功效还是非常可观的.有了两株参灵草.傻猫有信心在三年内.将修为提升一个层次.

傻猫确认自己沒有听错.激动得一蹦五尺高.一把抱住逸尘的脖子.伸出鲜红的舌头.就在逸尘的脸上舔了起來.

不等逸尘有所反应.又赶紧跳下來.喵呜一声:“走.豹爷这就带你去.”

“咳……”被傻猫一阵骚扰.逸尘刚想发火.就见傻猫伸了个懒腰.将身体一缩.顺着附近的洞孔就钻了进去.

倏~~

逸尘也不怠慢.一扭身子.施展土之诀中的土遁.瞬间潜入地面.

尽管傻猫在洞孔中行走飞快.但逸尘并沒有落后太多.基本上是紧跟着傻猫的步伐.穿过几里长的幽暗地下.很快就到达了荒漠狐鼬的巢穴.

“你看.前面就是火蜈蚣……”

傻猫从荒漠狐鼬的巢穴中钻出來.站在洞穴的一个角落.用前爪一指.轻轻的说道.

洞壁上的火蜈蚣.仍然保持着原先一样的优雅姿势.似乎根本沒有发现有人进來.

背上的洞眼.光芒闪烁.加上两只眼睛闪耀着的光芒.整个洞壁上方.如同舞台一般的光芒四射.

火蜈蚣的身体摇曳着.摆动的幅度不是很大.头顶上两根细长猩红的触须.一张一合.

看得出來.火蜈蚣处于一个极为放松的心境之中.

“傻猫.你退回到洞孔里.最好不要出來.”

逸尘一边吩咐傻猫.一边从地面抠出一块磨盘大的石头.

猛一用力.石块便‘呼’的一声.直奔一里之外的火蜈蚣而去.

由于傻猫曾经吃过亏.逸尘为求谨慎.故意用石块探路.

石块的运行速度极快.激荡起剧烈的能量涟漪.呼啸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.

傻猫从洞孔中探出脑袋.暗暗赞许逸尘的机敏.自己就是不小心.用爪子去抓火蜈蚣.结果吃亏上当.

轰..

眼看着石块已经飞出了半里地之外.却忽然一阵火光四溢.火蜈蚣身上毫无预兆的窜出一道冲天火光.

火光冲着石块的运行方向.极速肆掠而至.在无情的吞噬了磨盘大的石块后.又前行了两百多米.方才缓缓退去.

呜嗷~~

见火光汹涌而來.傻猫一急之下.连忙调转脑袋.想折回洞孔里.

不料用力过猛.将脑袋撞在洞孔边的石壁上.剧烈的疼痛.让傻猫撕心裂肺的惨叫起來.

就连逸尘.也被这突如其來的火光吓了一跳.虽然还距离自己有差不多两百米.但火光的威压.却让逸尘明显感觉到压力重重.

火光來去匆匆.洞壁上的火蜈蚣.还在悠闲自得的摇曳着.与先前沒有一丝变化.

石块被吞噬.沒有留下哪怕是一点齑粉.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无踪.

与荒漠狐鼬喷出的炽 热光芒不同.火蜈蚣身上释放出的惨白色光芒.却毫无灼热烫人的势头.

即使相距不过两百米.逸尘除了感觉到威压以外.并沒有发现周围温度的提升.

沒有焚烧.仅仅在常温之下.一吞一吐之间.就把磨盘大的石块吞噬殆尽.

果然是无根之火.

嗡~~

下一刻.逸尘身上光芒闪烁.纯阳甲赫然出现.这个洞穴中的温度急剧上升.

傻猫顾不得脑袋发胀.立刻将身体缩到洞孔里面.只是睁大眼睛.注视着逸尘的动静.

唰..

逸尘身子一纵.往前掠了三百米.距离火蜈蚣大约还有两百多米.

这是刚才火蜈蚣释放火光的波及范围.逸尘不敢靠得太近.希望通过纯阳甲.遏制无根之火的威压.以便伺机应对.

呼~~

火光又一次大震.纯阳甲的金光.以及灼热的温度.瞬间被无根之火压制.

滋啦啦……

精纯无比的纯阳甲.在无根之火的攻击下.表面一阵爆裂声.

不好.

逸尘猛地将身体退后.及至脱离了无根之火的攻击范围.

却发现.纯阳甲的肩胛处.有一块掌心大的黑疤.

达到皇者之器的纯阳甲.居然经不住无根之火的一次攻击.已然受损.

逸尘不禁大骇.原本依仗的纯阳甲.根本无法与无根之火抗衡.

好在逸尘反应迅速.否则恐怕和傻猫一样.身体的某个部位也会出现一个不疼不痒的伤口.

就在逸尘深感颓然之际.体内忽然出现一阵躁动.

日月壶.

被逸尘收于体内的日月壶.好久沒有动静了.这一刻却有一种欢呼雀跃的感觉.

逸尘心念一动.将日月壶释放出体外.

欻..

看似不过脑袋大小的日月壶.一经出现.便迅速的移动起來.

三百米.两百米.一百米……

在距离火蜈蚣五十米的时候.日月壶停了下來.

意外的是.火蜈蚣这一次并沒有释放无根之火.而是浑身颤抖着.

火蜈蚣身体内的光芒逐渐减弱.似乎感知到危险的降临.

而日月壶则迅速长大.由脑袋大小.眨眼变成一米多高.直径将近一米.顶端的壶盖自行打开.

轰隆..

一声巨响.火蜈蚣的身体突然爆裂开來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