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二章 虚有其表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无根之火在日月壶的强势威压下.无力摆脱纠缠.虽竭尽全力亦无济于事.

日月壶释放的能量.远远超出无根之火的承受范围.硬生生的把无根之火从石壁中强行吸走.

火蜈蚣虽是虚影.但石壁受到日月壶和无根之火的双重重压.已经造成了整个洞穴石壁岩石间的松动.

只是由于逸尘的注意力完全被日月壶吸引.然后又遭到无根之火在丹田内兴风作浪.便忽略了眼前的险恶处境.

傻猫则忙于为逸尘‘护法’.更是对石壁的松动浑然不觉.

逸尘丹田内的五行之气.被无根之火提纯之后.体内废物浊气形成一股逆流.强行从后窍冲关而出.

虽是无用之物.却在五行之气的挤压下排出体外.宛如一个准王者的倾力一击.

浊气如同炮弹出膛一般.不仅轰翻了傻猫.更是数次击中了逸尘身后的洞穴石壁.

前后石壁先后受到冲击.松动的裂纹相互交叉.使得整个洞穴顶部不堪重压.终于轰然倒塌.

无数碎石滚滚而下.如山般的压向化为本体的六阶魔兽玄风豹.

尽管豹爷身强力壮.却为了保护逸尘而无法动用太多战气.以至于被砸得遍体鳞伤.几乎不堪重负.

好在逸尘醒來还算及时.目睹了傻猫的惨状.立刻释放出滔天战气.给傻猫减轻压力.

同时.傻猫也放开手脚.毕全身功力于一役.爆发出战王强者的巨大能量.将身上的碎石猛地轰向天空.

经此一搏.傻猫再也支撑不住.瞬时将身体缩到三尺來长.在逸尘的意念下迅速潜入日月空间.

而逸尘则顺着碎石上冲留下的空隙.猛一纵身.将身体化作一道流光.自洞穴之中急窜而出.

“魁爷.你们这是……”

看着被碎石烟雾笼罩的魁爷.全然不顾身上的伤痛.只是一个劲的傻乐呵着.逸尘一时沒有反应过來.

“呵呵.你沒事就好.沒事就好……”

魁爷.宁远.柳浩.以及近百位参与救援的试练者.看到逸尘顺利突围.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.

尽管他们的努力.并未给逸尘带來实质性的帮助.但这已经不重要了.

“你们是想掘出一条道……把我救出洞穴.”

逸尘很快就明白了眼前的一切.禁不住内心一阵感动.说话也有些哽咽了.

关键时刻.更多的人选择自己逃生.或者尽快出关领奖励.而这一群人.为了营救自己.不顾自身安危.甚至耽误了出关.

这些人绝大多数与逸尘素不相识.连名字都叫不出.但他们却义无反顾.坚持做着一件并沒有把握的事情.

从这一刻起.逸尘就已经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朋友.真正的朋友.

“能不能救出來.我们不知道.但至少要找到你.哪怕是……一具尸体.”

魁爷咧开大嘴.露出洁白的牙齿.脸上却是汗水和着血水.在泥土灰尘的包裹下缓缓流下.

“但我们相信.老大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死了.”宁远比魁爷含蓄得多.还知道奉承一下.

“看來.我们瞎起劲.是多此一举了.”柳浩的话不多.却一下子否定了大家的努力.

原本的意思.是说逸尘吉人自有天相.根本不会有危险.但在其他人听來.完全不是怎么回事.

“你丫的.胡说.”

“现在说风凉话……早干嘛去了.”

“就是就是……”

“揍他……”

这群试练者中.以独來独往的江湖客居多.很少受人约束.好不容易高尚了一把.还沒來得及沾沾自喜.就被柳浩破坏了情绪.

于是民怨沸腾.怨声载道.甚至摩拳擦掌.一个个对柳浩是怒目相向.

也有一些人.把责怪的目光对着魁爷.心想要不是你呼着喊着.咱们也许就不费这力气了.

当然.他们都曾经受到过逸尘的恩惠.出手相助倒也算得上心甘情愿.只是柳浩的话.实在是难以让人接受.

“这小子该揍.”

魁爷确认逸尘已经脱险.又看见众人不善的目光.赶紧第一个表态.撸起袖子.挥出钵大的拳头.对着柳浩就砸将过去.

“对.揍这小子……”

只要有人领头.他们就不怕事大.魁爷的举动迅速得到了广泛的响应.

噼噼啪啪..

“救命啊.我不是这意思……”

柳浩虽然是战帅高阶强者.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.可在这里.领头的魁爷同样是战帅高阶强者.甚至实力稍强于他.

更加上.这百十來号试练者.最低修为都达到了战帅中阶级别.还有战帅高阶混迹其中.

这一顿围殴.只打得柳浩是鼻青脸肿抱头鼠窜.却怎么也无法逃出众人铁桶般的包围.

“不是这意思.啥意思.打了再说.”

被困于试练通道内.遭到荒漠狐鼬喷火以及臭屁的双重袭击.大家早就憋着一肚子气.

难得找到一个发泄的途径.岂肯轻易放手.

“老大.救命啊.”

毫无还手之力的柳浩.自认为沒有惹怒众人.却遭到如此胖揍.别提多憋屈了.

心里暗暗的把魁爷的全家都问候了好几遍.偏偏又不敢说出來.只好哭丧着脸.哀嚎着向逸尘求救.

“那个……大家能不能停下來.”

逸尘清了清嗓子.开口说道.

虽然这些人对柳浩拳打脚踢.看似怀有深仇大恨.但实际上也只是为了泄愤而已.根本沒有释放战气.

柳浩鼻青脸肿都是皮外伤.沒有谁真的下狠心.要置他于死地.

“听老大的.别打了.”

魁爷俨然以闹事者首领自居.也是第一个松开柳浩的.

大家得到发泄.心情一下子顺畅了许多.自然不会无休止的纠缠.一个个的收手罢战.

嘭..

柳浩却趁着众人罢手之际.冷不丁挥起一拳.狠狠的击在魁爷的脸上.

哇~~

毫无防备的魁爷.被柳浩打个正着.尽管沒有战气.但柳浩坚硬的拳头.依然势大力沉.

柔弱的鼻子首当其冲.鼻梁差点被砸断.而鼻血则无所顾忌的直冲而出.喷了身前试练者一身.

“不准还手.”

突遭重击的魁爷.嚎叫一声.刚要反击.却被柳浩大声喝止:“咱俩算扯平了……”

“你偷袭……”看着柳浩肿得跟猪头一般的脑袋.魁爷悻悻然的收回了拳头.

“哼.我要真是偷袭.柳叶庄的飞刀至少让你们躺下一半.”不甘示弱的柳浩.满脸鄙夷的说道.

逸尘在洞穴中尝试第二次冲王.被突如其來的石壁塌陷干扰.导致冲王失败.原本非常郁闷.

可看到魁爷等人.积极的设法营救.无论结果怎样.逸尘心里都存有一份感激.郁闷也有所缓解.

围殴柳浩这一插曲.更是将逸尘的所有不快一扫而空.

百余位试练者.嘻嘻哈哈的跟着逸尘.走出第三关的试练通道.各自领取了第三关的奖励.

“各位.我娄松自认修为浅末.无缘通过第四关.他日有缘咱们再聚.”

一位三十多岁的精瘦汉子.冲着逸尘一抱拳:“逸尘兄弟的多次相救之恩.容后再报.”

“我们也不去第四关了……”

除了魁爷.宁远和柳浩.其余的试练者.几乎都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试练之旅.

虽然大家萍水相逢.素无瓜葛.但数日來一同经历惊心动魄的闯关试练.彼此之间却有了一丝难舍.

特别是那些从第一关开始.就得到逸尘帮助的试练者.更是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.

“对了.还是看看奖励吧……”人群中忽然有人说道.

这一次的闯关奖励.据说比以往几次都要丰厚.但每一关通过之后.领到的都是一个小巧的储物戒指.

只有确定自己不再继续闯关.才可以用手中的入场券.将储物戒指打开.拿出属于自己的奖励.

一旦打开储物戒指.入场券便会自动消失.即便有心继续闯关.也无法进入下一关的试练大门.

“切.一共才三株五阶灵草……”

“所谓的丰厚奖励.原來是骗人的.”

“差点把命丢在这里.居然每一关只得到一株灵草.幽阴门真他妈的坑.”

打开储物戒指.众位试练者大失所望.抱怨.愤慨.怒骂.一时间充斥在整个广场.

“咦.怎么这么枯黄.”娄松拿出一株五阶灵草.有些疑惑的说道.

虽然奖励低于预期.但五阶灵草对于战帅巅峰以下的修武者來说.还是很有裨益的.

如果是三株灵气充足的五阶灵草.或许不能保证让每一位试练者的修为.提高一个档次.却至少可以半阶以上的战斗力.

“不对.这些灵草已经被人动过手脚.”看着试练者手里的灵草.逸尘心里一凛.

正常的五阶灵草.只要保管得当.哪怕是三年五载.都能够保持相当程度的新鲜.就算不是青翠欲滴.却也绝对不会如此枯黄.

更为重要的是.数十位试练者拿出了超过一百株的五阶灵草.广场上居然沒有明显的灵气波动.

这与常理不符.唯一的可能.就是有人将这些五阶灵草中的灵气.早已吸走.

也就是说.试练者们所得到的奖励.只是虚有其表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