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三章 赔本买卖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天罗大陆.修为达到战帅强者级别的修武者.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幸得到五阶灵草.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沒有见过.

他们甘冒风险争夺入场券.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的试练.目的大多是为了凭自己的实力.拿到幽阴门承诺的闯关奖励.

虽然每一关只有一株五阶灵草.让试练者的期望落空.但是.由于逸尘的帮助.他们有惊无险的通过了前三关.一共拿到三株五阶灵草.

这样的收获.其实也不算太少.怒骂归怒骂.心里还是有了很大安慰.

如果拿回到自己的家族或者门派.用來培养资质较好的弟子.每一株五阶灵草.基本上就能够为家族门派提供一位战帅级别的强者.

特别是战将九品冲击战帅强者的关键时刻.五阶灵草可以给修武者增加九成的成功率.

一个家族的年轻弟子.要是一下子多出三位战帅强者.会给这个家族在一定范围内.地位得以较大幅度的提升.

像魁爷和宁远他们.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的试练.除了想证明自己的实力以外.更多的是为了培养年轻一代有潜力的弟子.

每一株五阶灵草.都代表着一份希望.

从娄松第一个拿出枯黄灵草的同时.魁爷的心里就猛地咯噔一下.

以魁爷在五魁谷的地位.不仅多次见到过五阶灵草.而且他本人就曾经享用过.

对于五阶灵草的了解.虽然不及逸尘那般熟悉.却也完全可以分辨出好坏.

只是暂时还沒有办法找出原因.他不敢轻易下结论而已.

“不错.灵草有问題.”

魁爷被逸尘一语点破.才恍然大悟.

以五阶灵草的珍贵程度.幽阴门沒有理由保管不当.

哪怕是极其普通的储物戒指.只要将灵草放入其中与外界隔绝.基本上就能够减少灵气外泄.

一般來说.如果不是经常拿进拿出.置放于储物戒指内的灵草.可以保证五年的活力.

即便时间再久一些.只要不超过十年.灵草或许会失去原本的青翠.但绝不会变得如此枯黄.

“怎么会这样.”很多沒有见过五阶灵草的试练者.对于逸尘和魁爷的话将信将疑.

倒不是怀疑逸尘和魁爷有什么企图.主要是他们不甘心这來之不易的奖品.存在任何问題.

“具体什么原因.我不清楚.但有一点可以肯定.这些五阶灵草蕴含的灵气.已经被抽走了九成以上.”

逸尘从娄松的手中拿过灵草.充满自信的说道.

存放五阶灵草的储物戒指.被幽阴门的强者下了禁制.沒有入场券的感应.战王强者以下的试练者.沒有能力自行打开.

而五阶灵草对于战王强者來说.虽有一定的辅助作用.但功效不大.

即使有战王强者觊觎五阶灵草.如此大费周章的抽走灵气.还不如直接盗走储物戒指方便.

最靠谱的解释.就是幽阴门故意为之.

“何止抽走九成.这三株灵草蕴含的灵气.加起來还沒有一株新鲜的四阶灵草多.”

魁爷愤愤然的将手中的五阶灵草往地上一扔.用脚狠狠的踩踏着:“这样的奖励.不要也罢.”

“可我弟弟两次冲击战帅强者失败.还等着五阶灵草呢.”

虽然明知魁爷说的是实话.这些几乎沒有灵气的五阶灵草.基本上属于报废的东西.甚至抵不上四阶灵草的实用价值.

但是.试练者中大多都对此次参与试练.抱有太大希望 .一时的失落.让他们心绪难平.

“我都停留在战帅中阶六年了.一直未能踏入高阶……这下完了.”

“我欠了别人一株五阶灵草.说好回去还的.唉……”

兴冲冲而來.历经艰险.好不容易拿到奖励.却发现被人玩了.

迫于幽阴门的强大势力.谁也不敢去找幽阴门讨个说法.只能在背后唉声叹气.

“你们几个.愿不愿意拿这三株枯草.到我这里换一株充满灵气的五阶灵草.”

等众人发泄得差不多了.逸尘指着魁爷身边的几位试练者.缓缓说道.

“真的……你有新鲜的五阶灵草.”

“愿意.当然愿意.”

逸尘轻轻的一句话.如同在平静的水面投下一块大石.顿时翻起巨浪.

用报废之物.换取真正的五阶灵草.这样的事情.在梦中也不敢想象.逸尘居然煞有介事的一脸正色.

众人确信自己的耳朵沒有问題.接下來便是各种反应一起向逸尘袭來.

有的眼放绿光.有的将信将疑.也有的激动得面红耳赤.

唯有一点.所有人都在期待着.期待逸尘用事实证明.自己所言非虚.

嗡~~

忽然间.整个广场的空气一阵氤氲.一股清新无比的馨香.扑入众位试练者的鼻息之中.

好怡人的清香.仅仅是一闻之下.便觉心旷神怡.顺畅之极.

逸尘的手中.出现了一株青翠碧绿.生意盎然的灵草.

一经出现.似乎就给荒凉的辛戈沙漠带來一片生机.

好新鲜的五阶灵草.

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.逸尘从一位试练者手上拿过三株枯草.并将自己的五阶灵草递给对方.

“真的……居然是真的.”

这位试练者一脸的不可置信.双手捧着灵草.左看看右看看.又拿到鼻子底下稳稳.然后露出神仙般的惬意神态.

倏~~

短暂的得意忘形很快过去.他猛然感觉到有无数双眼睛.紧紧地盯着自己.顿觉如芒在背.

急忙将逸尘递过的五阶灵草.放入储物戒指.踹到怀里之后.还用双手紧紧的捂住.生怕被别人抢了去.

“谢谢.谢谢老大.”

得到五阶灵草的几位试练者.心里激动异常.一个个对着逸尘千恩万谢.并把称呼由逸尘兄弟改为老大.

“我也要.我也要……”

“我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你.只要一株五阶灵草.”

“给我一株.我供你差遣三年……”

“切.三年算什么.我愿意一辈子鞍前马后.为老大效劳.”

五阶灵草的巨大诱惑.将那些沒有得到的试练者.隐藏在心底的本性完全暴露出來.

一个修武者.对于自己修为高低.实力强弱.有着非常执着的追求.

但是.在天罗大陆.能够修练到战帅强者级别.已是不易.若想更进一步.更是难上加难.

天赋.体质.以及对武道的理解.都会左右一个人的实力提升.却又不是自己所能改变的.

而灵草丹药.对于那些桎梏在瓶颈中久久不能突破的修武者來说.几乎是唯一可能改变的机会.

特别是逸尘拿出來的五阶灵草.株株灵气充盈.一看一闻便已心旌激荡.

就算拿一百株幽阴门‘奖励’的枯黄灵草.去换取一株.也是大占便宜.

就连魁爷宁远和柳浩.这样的战帅高阶强者.也难以保持镇定.

他们见过五阶灵草.甚至享用过.却从未看到过如此新鲜.像是刚刚采摘的.充斥着勃勃生机的五阶灵草.

虽然碍于自己的身份.不好意思开口索要.但激动之余都将炽热的目光投向逸尘.

“呃……我身边确实还有几株五阶灵草.可根本沒有办法满足大家的愿望.”

看着激动得面红耳赤的试练者们.逸尘耸了耸肩.摊开双手.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.

“唉……”

众人用急切的目光.将逸尘整个身体上上下下扫了个遍.恨不得钻到他的肚子里查看一番.

可回头一想.以逸尘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实力.基本上不需要五阶灵草的帮助.

即使逸尘富可敌国.拥有无数灵草丹药.也沒有必要随身携带上百株的五阶灵草.

众位试练者除了一声叹息.就是深深的自责.如果一开始沒有犹豫.随便编个理由.或许就有机会拿到一株.

哪怕出高价竞拍.也要倾尽囊中所有……

不过.现实中沒有如果.而且.看样子逸尘也不缺钱花.否则怎么可能把价值万贯的五阶灵草.随手就奉送出去.沒有收取一个晶币.

对了.每株换回來三株.可质量有云泥之别.难道逸尘脑子进水了.主动做出赔本赚吆喝的傻事.

干脆.你就再傻一点.也让我得点便宜.弄一株五阶灵草乐呵乐呵.岂不是皆大欢喜.

不管心里如此纠结.但他们知道.机会已经失去.过于拘泥便是徒增烦恼.

心灰意冷之下.近百位试练者垂头丧气哀叹连连.百般不舍的转过身去.

临走时.一步三回头.如同被美女拒绝的失意小生.充满哀怨的眼神中.还有一丝不曾死心的希冀.

只有魁爷.尽管失落之情溢于脸上.但依然站在逸尘身边.沒有丝毫要离去的迹象.

宁远和柳浩.也沒有移动半步.不过眼神有些游离.

这三位也领取了闯关奖励.还沒有用入场券将其打开.现在看來根本就沒有打开的必要了.

“有一个地方.还有一些五阶灵草.或许够你们每人一株……”

看着即将离去的试练者们.逸尘慢吞吞的说了一句.

逸尘这句话.说得并不响亮.却如同炸雷一般.将百余位试练者的耳膜震得嗡嗡作响.

“什么.”

“在哪里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