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九章 你是杀手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从进入第四关开始.逸尘就明显感觉到.试练通道内杀气森森.

而这些杀气.就是由八只金色傀儡的身上释放而出.

逸尘两次出手.轰击金色傀儡.只是为了设法去除闯关途中的障碍.并沒有其他想法.

直到救下灰色人影.逸尘拿走他的匕首.依然是为了破坏金色傀儡身上的机关.

但是.就在逸尘纵身飞往金色傀儡之际.丹田内的日月空间.忽然有了一丝异动.

五行仓库中.占据份额最少的.是西方大帝金收赐予的一丝金之肃杀.

异动便是那一丝金之肃杀发出.焦躁中隐约夹杂着渴望.急吼吼的在五行仓库四下游窜.

通过上蹿下跳引起逸尘的注意.并提醒逸尘.试练通道内有他身体所需要的东西.

逸尘到达金色傀儡身边的时候.杀气渐重.五行仓库中的金之肃杀.却在此刻欢呼雀跃起來.

等逸尘明白原委之后.便改变了策略.用匕首刺激每一只金色傀儡.引它们向自己围攻.

虽然计谋得逞.八只金色傀儡中计.组成一个包围圈.把逸尘困在垓心.并释放出滔天的杀气.要将逸尘碾杀于当场.

但是.八只金色傀儡在手拉手之后.居然将释放出的杀气.凭空增加了十倍以上.对身体的折磨摧残.远远超出了逸尘的想象.

原本以为.大不了再受一次死亡沼泽的罪.只要不被扒光.身体的折磨应该很容易挺过去的.

于是.逸尘几乎沒有催动自身的战气.完全是靠单纯的身体本能.來吸收这些源源不断涌入身体的杀气线束.

杀气入体凌厉如刀.逸尘对此早有预料.却不曾想到.由八只金色傀儡共同催动的杀气光圈.居然能够源源不断的释放杀气.

四肢百骸经络血脉.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充斥着破坏了极强的杀气.撕裂般的疼痛.使得逸尘不得不调动自身的五行之气护身.

在经历了四下游窜肆掠之后.杀气逐渐进入丹田.萦绕在五行仓库的周围.

先前空空荡荡的金属性元素仓库.此刻由无数条细丝般的线束紧紧缠绕.很快就形成了一片白色烟雾.

咝咝~~

等杀气凝聚成形.丹田内的一丝金之肃杀.在欢呼雀跃一番后.开始行动起來.

如同一道闪电.金之肃杀穿行于白色烟雾之中.所经之处.烟雾的体积急剧缩小.颜色则越发纯白.

而新一轮的杀气.又迅速将空缺的空间弥补.继续接受金之肃杀的调理.

这样的过程看似简单.可逸尘身体遭受的折磨.却比刚才还要加重.

游离于体内各处的杀气.随着丹田内白色烟雾体积的不断缩小.而急剧涌入.

金之肃杀调理的速度非常迅速.将庞大的烟雾团被压缩.通过简单的炼化.得到极其纤细的几丝.还不能称其为金之肃杀的半成品.

杀气被抽离.逸尘体内遭到切割的各个部位.如同散架了一样.浑身瘫软.

被压抑已久的血脉.瞬时得到放松.一股急切涌动的血流直冲脑门.几乎要将逸尘的脑袋胀破.

呜啊~~

血流的突然变化.让逸尘全身血管都从疲软无力到充盈饱胀.处处青筋暴起.充斥着血红色.

如此一來.逸尘的身体经历了双重变化.肌肉随着杀气的引离而松弛萎缩.血管却又不停的扩张.几乎要从肌肉皮肤的包裹中突围而出.

金之肃杀的活跃.杀气被炼化.身体被牵扯.血流的突然变化.使得逸尘经历着难以承受的痛苦.

随着丹田内炼化速度的加快.对杀气的需求越來越大.而八只金色傀儡正好提供了暂时不会枯竭的杀气之源.

杀气进入身体.在丹田内接受金之肃杀的炼化.看起來是非常不错的良性循环.

但实际上.逸尘的身体只是充当了一个载体.作为杀气的输送通道.丝毫不被怜惜.

而丹田在经过无根之火的调理之后.腾出來的空间.也不断胀满.又不断被金之肃杀炼化.

如同拉锯般的变化.使得逸尘浑身无力.根本不能阻止杀气的运行.

如果一直这样下去.即使精神力再强.恐怕也要被折磨成神经错乱.

唉~~

一旁的观战者.虽然各自心里有着自己的盘算.但对于逸尘的处境.也只能发出一声叹息.

它们已经看出來了.逸尘此举就是要冒险吸收.从金色傀儡身上施放的杀气.

若是成功.逸尘的体质以及战斗力.都会大大加强.甚至修为还有进一步提升的可能.

如果失败.就要被凌厉的杀气光圈吞噬.重伤丧命在所难免.

有不少试练者.仅仅是受到金色傀儡的一拳之击.就已经惨遭重创.被击中要害部位的.也有部分重伤不治.

而逸尘所面对的.是八只金色傀儡联手.看似沒有遭到拳脚打击.但杀气光圈的威压远远超过蛮力的击打.

稍有不慎.生机将会被破坏殆尽.届时纵有高深修为.也无法全身而退.

观战者中.有幸灾乐祸的.也有忧心忡忡的.唯一共同的想法.就是希望逸尘尽可能的坚持下去.

只要牵制了金色傀儡.其余试练者的安全.暂时不会受到威胁.

“可恶的金收.可恶的金之肃杀.”

逸尘的心里.将西方大帝金收不知骂了多少遍.

如果不是金之肃杀在五行仓库里欢呼雀跃.逸尘应该不会同时招惹八只金色傀儡.

他甚至感觉到了.金色傀儡身上控制机关大概的位置.只要用匕首把机关破坏.危机便可解除.

但现在.被杀气光圈包围.金之肃杀又不消停.逸尘几乎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.

金之肃杀炼化杀气.对逸尘來说.固然是一件极其有利的事情.可身体的承受能力.基本上达到了极限状态.

其实.要解除逸尘的危机.并不算十分困难.

只要那些观战者施以援手.分散金色傀儡的一部分注意力.整个杀气光圈就会出现松动.

如果是魁爷和宁远在场.无需逸尘开口.他们一定不会眼睁睁的袖手旁观.

然而.处于试练通道内的试练者们.即使有一部分愿意出手.也迫于杀气光圈的巨大压力.不敢贸然行动.

唰..

就在逸尘陷入绝境的时候.一道流光闪过.

一条灰色人影.急速窜过金色傀儡的头顶.然后迅速下坠.

“是你.”

逸尘一愣.落在自己身后的.正是被金色傀儡轮番打击的灰色人影.也是逸尘手中匕首的主人.

“匕首还我.”

灰色人影甫一落下.就与逸尘形成了背靠背.共同面对金色傀儡的杀气光圈.

“借用一下而已.好歹我也救过你.”

随着灰色人影的加入.逸尘身上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三成以上.

原本肿胀的身体.已经不再继续扩张.血流对大脑的冲击.也减缓了不少.

“自作聪明.谁要你救.”

灰色人影和逸尘一样.几乎沒有释放战气.也是以单纯的身体來迎接杀气的侵蚀.

对于逸尘的表功.对方不屑一顾.甚至还有些责怪的意思.

“你是金性体质.”

压力减轻以后.逸尘觉得舒畅了许多.对灰色人影的好奇也随之而來.

明知金色傀儡的杀气光圈威压巨大.一般试练者早就避得远远的.而这家伙却反其道而行之.主动进入险境.

“你管不着.别以为多此一举的‘救’我一次.就让我感恩戴德.”

尽管二人此刻处于同一战线.共同面对八只金色傀儡.但灰色人影的态度并不友善.

“你是杀手.需要杀气來武装自己.”逸尘沒有在意对方的态度.只是自顾自的说道:

“你可以在不惊动金色傀儡的情况下.设法找到控制机关.但你故意露出破绽.引來另外一只金色傀儡.而且.你有逃跑的机会.却偏偏任由它们击打.

这样做的目的.就是诱使金色傀儡释放杀气……我其实也沒有救你.只不过给了你一丝生机之力.让你能够接受更多的杀气侵蚀.”

从灰色人影第一次出现的时候.逸尘就已经特别留意过.

此人修为沒有达到战王强者级别.手里的匕首却是货真价实的王兵.这在天罗大陆很少见到.

即使拥有王兵.在自己修为实力不够的情况下.一般是不敢显露的.

就像祥将军.手握重兵.算得上是一方风云人物.却只能把黄剑王兵隐藏于地下仓库之中.被逸尘偷去送给了夏夜先生.

而灰色人影竟然在数百位试练者眼皮底下.公然用王兵刺戳金色傀儡.

俗话说匹夫无罪怀壁有罪.对方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.但他依然敢于这样做.唯一的可能.就是对自己的安全隐患.有足够的能力解除.

这样的人.一般有两种可能.

第一种.本身有着超出别人的绝对实力.或者是位高权重.身边有众多强者保护.

即使有人觊觎王兵.也不敢轻易出手.怕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.

灰色人影并非王者.同样不可能是位高权重之人.否则沒有必要跑到辛戈杀气试练场.來参与试练.

第二种.杀手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