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章 眼神杀人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几轮厮杀.幽阴门弟子和试练者均有不同程度的消耗.虽然不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.却也是阴风惨惨战况惨烈.

伴随着呼啸的风沙.以及弥漫的沙尘.地面上的残肢被盖上了薄薄的一层.凝固的血迹夹杂着新鲜的血液.将整个试练通道变成了一个屠宰场.

逸尘沒有参与厮杀.自打落幽阴门弟子释放出的钉芒之后.就沒有再行出手.

只是静静地等待着.等待幽阴门弟子的最强杀招出现.

随着战斗的进展.逸尘隐隐感觉到.那些先行露面并被试练者斩杀的幽阴门弟子.仅仅承担了炮灰的角色.

尽管有了西苍八狼的搅局.把试练者们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信任.一下子消除殆尽.

但这并沒有影响战局的进程.幽阴门弟子与试练者之间.处于敌对双方.依然竭尽全力的拼杀.

作为壁上观的头狼.看着西苍八狼仅存五位.还包含了两位伤者.心里一阵悲凉.

孤注一掷般的表白.不仅沒有使自己如愿加入幽阴门.反而将所有的试练者.都赶到了对立面.

对于这些零零散散的试练者.他原本也不会畏惧.若是西苍八狼以最强阵容应战.至少可以击败五位战帅巅峰强者.

二流以下的势力.修为达到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.一般不超过两位.

即使两家联合.共同对付西苍八狼.恐怕也难有作为.

可是.还沒有正式展现西苍八狼的风采.就一下子损失了三员大将.再去掉伤者.目前的西苍八狼.仅仅剩下三位保持在全盛状态.

而眼前的试练者中.还有四位战帅巅峰强者.头狼的卑劣行径.已经激起了他们的怒火.

还有二十余位战帅高阶级别的试练者.特别是与西苍八狼曾经有仇的几位.更是虎视眈眈的看着头狼.

如果他们一起发难.残缺的西苍八狼将全部横尸当场.

就在头狼心虚恐慌之际.这个声音及时出现.暂时帮西苍八狼解了围.

试练通道内忽然清静下來.风沙不再呼啸.尘烟已经散尽.

虚空之中.人影飘飘.

六位身着黄衣的幽阴门弟子.缓缓落下.在地面上分两旁站立.

并沒有像之前几批幽阴门弟子那样.出手便与试练者进行激战.而是神情肃穆.与试练者保持一定的距离.

站稳之后.六位幽阴门弟子.仰头回望空中.似乎在等待着什么.

众位试练者.被这突如其來的场景.弄得莫名其妙.一个个跟着幽阴门弟子仰起头.甚至忘记了即将与西苍八狼的冲突.

唰~~

灰黄色的天空.忽然闪过一道青色光芒.闪耀得众人眼前一亮.

空气中闪烁着无数颗小星星.让一触即发的战火瞬间熄灭了大半.

一阵淡雅的清香自空中散出.使得死气沉沉的试练通道.立刻有了一丝生气.

清香沁入心扉.每个人都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.

整个试练通道.这一刻充满了难得的温馨.如同闭着眼睛.徜徉在美丽的花园之中.与之前的惨烈战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.

三个青色的人影.从遥远的天际飘然而下.眨眼之间便降临至试练通道的半空之中.

却是三位妙龄女子.衣袂飘飘.身姿婀娜.宛若仙子下凡.

为首的一位.螓首蛾眉.杏面桃腮.一袭青色衣裙.难掩丽质天成.

臂似莲藕.手如柔荑.肌若凝脂.未施粉黛.却更显清纯.

二八妙龄虽过.风采依然.

唯一美中不足的是.双眸之中散发出一股如冰般冷漠的光芒.并无半点娇羞婉约.

左右各有一位姑娘.同样貌美如花.身形稍稍靠后半步.侍在两旁.

嘶..

被三位姑娘的美目一扫.一个个如坠梦境的试练者.冷不丁齐齐打了一个寒颤.

有几位想入非非的试练者.双眼迷离.哈喇子顺着嘴角流出.却又在一惊之下.赶紧使劲的吮嘴想要收回.怎奈已是不及.表情十分尴尬.

“参见圣姑.”

地面上六位幽阴门弟子.躬身弯腰.一起对着空中施礼.态度很是虔诚.

“嗯.免了.”

说话的并不是为首的圣姑.而是她身边的侍女.

“下面的试练者听着.欢迎你们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的试练.能够进入第五关并且活到现在的.应该都有一定的实力.”

另一位侍女脚踏虚空.冰冷的目光往众位试练者的脸上打量了一遍.脸上沒有一丝表情:

“尽管这里不会有人活着出关.但是你们能够在临死之前.得见圣姑芳容.已是此生无憾了.”

圣姑等三人.高高悬于空中.沒有降落到地面.居高临下的态势.加上两位侍女的冷言.让试练者们无形中感到了巨大的压力.

“黄毛丫头口出狂言.试练而已.有什么……”

一位战帅高阶的试练者.被侍女的一番话说得火起.忍不住大声质问.

经过了几次厮杀.大家都知道幽阴门沒安好心.绝不会轻易任由试练者出关.

事已至此.一战在所难免.威逼恐吓已无必要.

试练者虽是身处绝境.却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.岂会因为一句话而退缩.

欻~~

忽然.一道寒光.自圣姑的眼中发出.径直射向下方.

啊……

那位试练者的话还沒有说完.便惨叫一声.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.痛苦的哀嚎着.

不过几息时间.他的整个身躯就萎顿下去.

好厉害的杀气.

隐藏于暗中的逸尘.也不得不对圣姑释放出的强烈杀气.而暗暗心惊.

一个眼神.就足以斩杀一位战帅高阶级别的强者.圣姑身上所蕴含的杀气.已经超过了金色傀儡.

虽然看不出对方的修为.但一瞥之间.逸尘就感觉到幽阴门的圣姑.绝非易与之辈.

看起來不过是二十出头.貌若天仙.要是在其它地方遇见.谁也不会相信她居然有如此手段.

“翠儿.别跟他们废话.我们的目标是那几位隐藏的强者.”

宛若莺啼的声音.夹杂着一股阴寒的杀气.让人听了倍感阴森.

圣姑目光游离.再也沒有朝地面上看一眼.

那位被她眼神秒杀的试练者.在经历了短暂的痛苦之后命丧黄泉.正如翠儿所说.临死之前见到圣姑.也算是此生无憾.

“是.圣姑.”翠儿微微低头.然后回转身.轻启朱唇.对着空中说道:

“既然已经來了.就不必藏头露尾.现身吧.”

声音不大.却传遍了整个试练通道的每个角落.

在每个人听來.都好像这句话.是专门针对自己而说.

“幽阴门的圣姑.果然好手段.”

逸尘现身.却沒有落到地面.在空中保持着与圣姑同等的高度.一抱拳.朗声说道:“在下逸尘.见过圣姑.”

“逸尘……好.算你一个.”圣姑微微颔首.似乎对逸尘并不陌生.

“哼.假装斯文.”嘟囔了一句之后.灰影也随着逸尘.现身于空中.

按照杀手的习惯.一般是不会轻易露面的.在暗中可以掌握更多的主动.一旦暴露身形.就失去了大半先机.

但逸尘选择公开面对.灰影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陪着出來.

不过.他对逸尘的不亢不卑.很是不以为然.

明知道是敌人.还假模假样的寒暄客套.简直就是多此一举.

“大胆.遮头掩面.必是鼠辈.竟敢对圣姑不敬.”

灰影的模糊面容.让翠儿看着就不舒服.加上灰影对逸尘说的话.被翠儿误认为是针对圣姑.一怒之下.大声呵斥.

“呱噪……”灰影嘴动身动.身形一闪.便向翠儿掠去.

杀手现身.本就不是一件很乐意的事情.被翠儿无端呵斥.已是怒火中烧.

但让他出手的真正原因.却是那句‘遮头掩面’.多年以來.无法以真面目示人.成为灰影最大的隐痛.

对内心深处的痛点.灰影忌讳莫深.也绝不允许别人触及.

空中一道寒光闪过.灰影人与匕首合一.如同鬼魅幽灵.速度快得令人匪夷所思.

唰~~

杀手的攻击干净利索.绝不会有一丝拖泥带水.

人到匕首到.眼前的空气连同翠儿的身体.被匕首王兵很轻易的撕开.

翠儿沒有挣扎沒有惨叫.从头到脚.整个身体被一分为二.往左右两边倒去.

“啊……”发出惊讶声的.是地面的试练者.

眼睁睁的看着.貌若天仙的翠儿.被看不清面容的灰影一击而杀.难免觉得惋惜.

一位花容月貌的妙龄少女.惨遭灰影辣手摧花.有不少试练者.从心底鄙视灰影.

其貌不扬的混蛋小子.下手也忒狠了.

哪怕是失手错杀.你好歹也给人家留个全尸.让咱们瞻仰一下遗容也好啊.

怜香惜玉.是每个男人应有的美德.与身份地位无关.

即便对方是站在自己的敌对立场.也不会改变.

当然他们还有一点疑惑.圣姑一眼就能秒杀一位战帅高阶.她身边的侍女.居然连灰影的一招都沒有顶住.

这差距.实在是太大了……

“咦……残影.”

得手过于容易.让灰影顿生警觉之心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