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一章 所谓试练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与腹诽不已的试练者不同.灰影此刻却是暗自心惊.

匕首王兵毫无阻碍的劈开翠儿.显然出乎意料之外.即使身在暗处实施偷袭.也不可能如此简单.何况灰影还是正面进攻.

仅仅从气息上就可以判断.翠儿的修为已达战帅巅峰级别.未必弱于灰影.

就算一时不慎.被灰影占了先机.翠儿也不至于这么不堪一击.

而且.匕首王兵所到之处.除了空气之外.根本就沒有碰到任何东西.

眼前看见的.只有一个人形影像.却无实质性的人体.沒有鲜血.沒有一点反应.

唯一能够解释的.就是灰影劈开的‘身体’.只不过是翠儿的一道残影.

“果然是杀手.够狠.不过.你还差了点.”一声娇叱.从灰影的背后传來.

灰影未及转身.先将匕首王兵往身后一划.身体往下一沉.避开了翠儿的凌厉一击.

嚓~~

身体虽然避开.匕首王兵却与一条红色物事纠缠在一起.

翠儿手中挥舞着丈余长的红色丝带.宛如一条火赤炼.柔软飘逸.配合着一袭青衣.在空中翩翩起舞.

似乎漫不经意间.丝带的一端约有一尺左右.搭在了匕首王兵之上.连同灰影的右手一起缠绕住.

锐利的匕首王兵.尖端不可避免的滑向红色丝带.却只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交鸣.外加一串闪烁的火花.

更诧异的是.红色丝带不仅沒有被割断撕裂.反而还有愈缠愈紧之势.

与此同时.一股凌厉之极的杀气.从翠儿身上释放而出.将这一片天空.笼罩在令人压抑的强势威压之中.

撤~~

一击落空反受掣肘.灰影身形微动.旋即一翻手.匕首王兵斜向再次划出.

并趁着与红色丝带激烈交汇的当口.及时将右手从缠绕中抽回.

这一切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.灰影仗着杀手一贯的机敏.顺利摆脱红色丝带的攻击.

饶是如此.灰影的右手手背.依然出现了一道划痕.细密的血丝缓缓渗出.

“哈哈.好厉害的夺命赤练.”

就在灰影与翠儿僵持之际.虚空中黑光闪过.一个高大壮硕的青年.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.

浓眉大眼皮肤黝黑.身形矫健器宇轩昂.一经现身.便冲着对面的圣姑爽朗一笑:

“宫一鸣在此.不知圣姑有何见教.”

“翠儿退下.”

“灰影回來.”

几乎在同一时间.圣姑和逸尘分别阻止了翠儿与灰影的缠斗.

“原來是宫大少.嗯.够资格.”圣姑依然是冷冰冰的沒有一丝表情.

与宫一鸣说话的时候.眼光却有些游离.往试练通道的上空瞄了一眼.淡淡的说道:“还有一位.何不一起现身.”

“出來.”翠儿刚刚退回.见圣姑这样一说.便又加了一句:

“即使隐身.也不可能活着走出第五关.”

试练通道虽然空旷.偶尔隐藏几个人倒也不算什么难事.

不过.只要稍微流露出一点气息.是很难瞒住战帅巅峰强者的精神力感应.

圣姑所说的‘一位’.逸尘并不赞同.

仅是幽阴门弟子.暗中就隐藏了不少.这些人的修为不算太高.逸尘也沒把他们放在眼里.

除此之外.逸尘感觉虚空之中.至少还有两位.一位应该是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.而另一位的修为.逸尘无法判断.

尽管几乎压抑了全部气息.但就在前几次试练者与幽阴门弟子战罢的时候.那一位还是释放了一些气息.

前后不过一息时间.气息稍纵即逝.但逸尘仍然已有察觉.对方至少达到了战王级别的修为.

然而.在翠儿的几次催促之下.空中再也沒有动静.好像根本就沒有人隐形.只是圣姑幻觉而已.

“既然不肯露面.那就是自动放弃了闯关资格.”

圣姑已经沒有耐心继续等待.转而对着翠儿说道:“把第五关的规则.告诉他们.”

“翠儿遵命.”翠儿欠身.向圣姑款款的施了一礼.

回转身.对着逸尘等三位以及地面上的试练者.缓缓说道:

“第五关的试练规则.其实很简单.就是为了遴选出一位最强者.进入第六关……”

第五关的试练通道内.沒有魔兽.沒有特别的设置.与试练者交手的只有幽阴门弟子.

就目前而言.这三十多位试练者.真正面对的.就是圣姑以及两位侍女.还有地面分立两旁的六位战帅巅峰级别.

那些隐身于暗处的幽阴门弟子.不会参与试练.而尚未现身的试练者.也失去了试练资格.

无论通过什么方式.也不用顾忌对手死活.获得最后胜利的试练者.才有可能进入第六关.

如果幽阴门弟子取得胜利.所有试练者不仅失去了继续闯关的资格.而且不会活着离开这里.

相反.试练者在获得最后胜利之后.也可以将第五关内所有幽阴门弟子.全部斩杀.

但是.这些试练者中间.只能有一位继续闯关.不允许出现第二位.

一旦有人先行击败幽阴门圣姑.并取得进入第六关的资格.则可以提出一个要求.

“宫某有一事不明.为何你们每次派出一批弟子.与试练者厮杀.却不是一次性遣出所有强者.來一场痛快淋漓的战斗.”

宫一鸣将心中的疑问.一股脑的说出:“而且.在他们遭到试练者围攻力有不逮.甚至被斩杀之际.你们都不会派兵增援.而是任由他们一个个命丧当场.”

即使幽阴门这样庞然大物.实力雄厚强者众多.但战帅高阶以上的强者.仍然是值得珍惜的有生力量.

而事实上.前几轮战斗.幽阴门已经损失了四位战帅巅峰强者.以及十数位战帅高阶强者.

如果不是小股作战.被试练者分而食之.这些实力强横的幽阴门弟子.绝不可能轻易陨落.或者省份还是未定之数.

特别是那七位幽阴门弟子.在西苍八狼明确表态.愿意加入幽阴门.并出手斩杀试练者的时候.依然毫无顾忌的偷袭西苍八狼.造成了三死二伤的结果.

而这些幽阴门弟子.也无一例外的被斩杀殆尽.

虽然这样的作战方式.对试练者有利.可宫一鸣总觉得此事诡异.

同样.逸尘和灰影.也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題.并沒有得到合理的推断.

“既然是试练.就必然有牺牲.兵多不如兵精……”

对于宫一鸣的疑惑.翠儿倒是不厌其烦的解释.

对于幽阴门來说.此次试练的目的.便是提升这八位核心弟子的实战能力.

用一些不属于幽阴门的核心力量.通过送死的方式.让其他幽阴门弟子感受到厮杀的残酷.亲眼看见同伴的惨死.可以激发起自己的斗志.

金氏三兄弟的修为实力.在幽阴门弟子中属于中上游.但他们毕竟是遭到佣兵工会的追杀.无奈之下才投靠幽阴门.

为保全性命.他们倾其所有.将数年來通过卑劣手段敛來的财富.尽数奉送.

金氏三兄弟加入幽阴门.不过是权宜之计.却耗费了多年心血.自然做不到到对幽阴门赤胆忠心.

反过來.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的金氏三兄弟.又凭什么一直接受幽阴门的庇护.

把他们丢到辛戈杀气试练场.也算是幽阴门对金氏三兄弟的最后一次榨取.

同样.其他那些被试练者斩杀的幽阴门弟子.全部属于鸡肋似的边缘人物.

这些人的惨死.给圣姑等人敲响了警钟.也有助于他们磨练杀气.抛弃本能的恻隐之心.

所谓辛戈杀气试练场.原本就是打磨幽阴门弟子.把他们变成残酷的杀人机器.

而这一次的大规模开放.可以吸引更多的与幽阴门毫无关联的战帅强者.免费成为幽阴门弟子的试练对象.

“我们都被幽阴门坑了……”

“幽阴门真卑鄙.”

“简直就是拿我们当活靶子.”

地面上死里逃生的试练者们.一个个咬牙切齿.怒气冲冲.

“也就是说.哪怕我们取得胜利.都不一定能够离开这里.”

逸尘面露讥笑.目光直指幽阴门圣姑:“这一关.根本就沒有出口.”

“不错.闻名不如见面.辛副门主果然沒有看错人.”

逸尘目光针对的是圣姑.回话的却是翠儿.

伸出洁白细嫩的小手.象征性的拍了两下.算是对逸尘的鼓励:

“如果你有资格进入第六关.并顺利通过.那么.至少你可以活着出去……所以.这些人之中.或许你是例外.但是.凭实力说话.才是最现实的.”

言语有些揶揄的成份.却也是实话.

沒有实力.不要说进入第六关.就是眼前这三位姑娘.都成为你无法逾越的大山.

展现实力.取得胜利.击败幽阴门圣姑.才是唯一出路.

“开始之前.宫某要向西苍八狼讨个说法.”宫一鸣像是自言自语.又像是和圣姑通报一声.

“嗬嗬.别急.西苍八狼还有私事沒有解决.”

宫一鸣的话音未落.头狼就大声的嚷嚷着:“逸尘.我们的账应该算算了吧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