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二章 夺命赤练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翠儿对逸尘赞赏有加.表面上看起來.是对逸尘实力的认可.但实际上沒有这么简单.

把逸尘从众多试练者中分离出來.刻意拔高.并暗示逸尘有闯过第六关的实力.翠儿此举无疑是在刺激其他试练者.

那些战帅高阶的试练者.由于自己实力的差距.倒也不会有什么特别想法.

反正身处困境.只要有人能够闯关解围.就已经是烧高香了.至于这个人是谁.根本就不重要.

翠儿的提醒.反而让这些试练者看到了一丝希望.他们甚至对于逸尘接下來的行动.抱有极大的期待.

地面上的战帅巅峰强者.有两位曾经在前四关.或多或少得到过逸尘的帮助.尽管沒有公开说出來.可内心还是很感激的.

这两位亲眼目睹过逸尘的手段.深知逸尘的实力远远超出一般的战帅巅峰强者.只要幽阴门的圣姑沒有冲王成功.逸尘的胜算就不小.

比起那些盲目期待的试练者.这两位算得上是心里有底.并暗自盘算着.在适当的时候.有机会给逸尘助上一臂之力.

灰影是这些试练者中.对逸尘最为熟悉的人.虽然只是联手应对金色傀儡.但逸尘与超强神魂的战斗.早已让灰影心悦诚服.

无论翠儿对逸尘如何褒扬.作为朋友的灰影.都是毫无疑义的.

唯有宫一鸣不一样.他既沒有得到逸尘的帮助.又不曾见过逸尘的手段.

同样是隐身暗处.在翠儿的催促之下现身.但逸尘是第一个出來的.仅是胆魄.宫一鸣就略逊一筹.

宫一鸣向翠儿提出的问題.尽管得到了详细的解答.但问題本身就比较低级.即使不问.翠儿也会主动说出來.

而逸尘却一语中的.第五关根本就沒有出口.

不仅博得翠儿夸赞.而且还被认为是有资格进入第六关的唯一人选.

逸尘无形中大出风头.哪怕未必是好事.但成为双方瞩目的对象.却是毋庸置疑.

堂堂宫大少.向來眼高于顶目中无人.却偏偏在这试练通道之中.被逸尘在不经意间压过一头.

窝火憋屈.牙根恨得痒痒的.还不能朝逸尘发泄.

毕竟逸尘沒有自吹自擂嚣张狂妄.夸赞的话都是从翠儿的樱桃小嘴里说出來.

宫一鸣想证明自己的实力.又无法找逸尘较量.只好把矛头指向西苍八狼.

西苍八狼斩杀试练者.讨好幽阴门弟子的行径.大家有目共睹.宫一鸣当然也是极为愤恨.

他把目标定为西苍八狼.既帮助其他试练者出气.又可以提升自己的人气.

更为重要的是.西苍八狼虽然残缺不全.但依然有三位保持着全盛的战斗力.其中还包含了两位战帅巅峰强者.

如果以一人之力.击溃西苍八狼.宫一鸣将从实力上给逸尘一个不大不小的刺激.

所以.宫一鸣很高调的挑战西苍八狼.把全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.

然而.事与愿违.人家头狼一口回绝.沒有半点配合的意思.

头狼撇开宫一鸣不说.还把战火引向逸尘.使得宫一鸣更加郁闷.

“算账.你还沒有资格.”逸尘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先让你们苟延残喘一会儿.等有空的时候.我自然会砍下你们的狗头.”

“你……”这样的回答.让头狼一时为之气结.

西苍八狼与试练者势同水火.头狼一直在暗中思量着.如何扭转颓势保全自己.

头狼避开宫一鸣的挑战.并不是畏惧.而是觉得宫一鸣的分量不够.

以头狼二狼两位战帅巅峰强者.和战帅高阶的四狼.合力应对宫一鸣.感觉不会太吃力.

可即便拿下宫一鸣.对于目前的困局.也是于事无补.

从翠儿的话语中.头狼分析出.在所有试练者中.唯有逸尘一人.才有可能顺利通关.

而且.辛不仁都看中了逸尘.如果不出意外.幽阴门必然会设法将逸尘招揽过去.

西苍八狼要想摆脱困境.只有冒险制住逸尘.否则将面临灭顶之灾.

在头狼眼里.无论哪一位战帅巅峰强者.只要沒有晋级到战王级别.西苍八狼都有一定的把握取胜.

不过.狡猾的头狼.还想出了两全之策.

回避宫一鸣.对战逸尘.把宫一鸣的怒火点燃.

一旦逸尘应战.势必遭到宫一鸣的阻挠.如此一來.西苍八狼反倒可以利用宫一鸣.去对付逸尘.

无论战况如何.逸尘的战斗力一定会得到相当程度上的削弱.

届时.西苍八狼一拥而上.制服逸尘应该不算难事.

制服逸尘.一來能够威慑其他试练者.再者可以让幽阴门的圣姑.看到西苍八狼的强劲实力.

说不定圣姑一念之下.就将西苍八狼收入幽阴门的帐下.果然如此.万事大吉.

可是.逸尘既沒有接受挑战.也沒有完全拒绝.而是根本就沒有把西苍八狼放在眼里.

似乎西苍八狼是待宰的羔羊.只等逸尘抽出手來.随时就能将他们斩杀.

“哈哈……像西苍八狼这等下三滥角色.多留在世上一刻钟.都是无法忍受的事情.”

就在头狼尴尬的时候.宫一鸣说话了:“逸尘兄弟.何不现在动手.也好让宫某见识一下……当然.如果你觉得为难.宫某不才.倒也愿意尝试尝试.”

“宫大少所言极是.这等下三滥角色.我实在是不屑动手……”

逸尘看着宫一鸣.淡淡一笑.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就请宫大少灭了西苍八狼.省得我看见他们就心烦.”

不仅把西苍八狼不放在眼里.而且还不动声色的贬低了宫一鸣.

宫一鸣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.双拳握得嘎嘎作响.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.

讥讽逸尘不成.反而被逸尘顺水推舟.把自己陷入了两难境地.

言语上挑不出逸尘的毛病.出手吧.跟下三滥交手有失身份.按兵不动.又有退缩之嫌.

头狼此刻心里暗自窃喜.虽然被他们骂來贬去.有失形象.但逸尘和宫一鸣之间的针锋相对.却达到了自己预期的效果.

只要宫一鸣和逸尘对掐.局势就会混乱.西苍八狼便有机会推波助澜.

浑水摸鱼.是头狼最喜欢干的事.

然而.头狼的算盘又一次打错了.逸尘沒有出手.宫一鸣也还在犹豫.西苍八狼却遭到了严厉的攻击.

“试练通道的所有试练者.都是我们的试练对象.谁也不能擅自改变.”

翠儿娇喝一声.一道红光闪现.

唰..

红色丝带自翠儿手中飞出.在空中划出一条曼妙的弧线.连同翠儿婀娜的身姿.摇曳着飘向西苍八狼.

众人眼前一阵朦胧.只听见一声压抑着的惨叫.从头狼身边传出.

“嘢……”

红色丝带触及四狼的身躯.柔软飘逸.沿着胸口滑到脖颈之处.

四狼觉得脖子一凉.刚想用手去摸.却不料红色丝带猛地一收.四狼的脖子被紧紧勒住.

咔嚓..

一颗硕大的头颅.脱离了四狼的身体.滴溜溜的飞至空中.

脖颈的束缚一旦解开.那颗头颅反而有了机会.把刚才沒有发完的惨叫声延续下去.

头颅在空中飞舞.总比勒住脖子好受.四狼在临死之前.有幸看到自己失去头颅的身体.依然挺立不倒.心里大感宽慰.

最后扫视了一下头狼二狼.四狼带着满意的笑容.告别了这个世界.

嘶~~

众位试练者看得心惊肉跳.一股彻骨的寒意油然而生.

一个娇弱的女子.用一条柔软的丝带.眨眼之间.就取走了一位战帅高阶强者的头颅.

若不是亲眼所见.谁也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情.

江湖传闻中的夺命赤练.果然并非浪得虚名.

“好狠的妖女.”

二狼怒喝一声.手中的鬼头大刀猛地凭空劈出.

哗~~

随着利刃劈空的风声.一股充满戾气的能量涟漪激荡而起.

翠儿的红色丝带.卷走了四狼的头颅之后.还在空中迎风飘舞.就迎來了二狼鬼头大刀的强势攻击.

战帅巅峰级别的二狼.怒火攻心.一出手便使出自己的最强手段.

刚强至极的鬼头大刀.划过一道寒光.砍在了翠儿的红色丝带之上.

嚓啷啷..

鬼头大刀极刚.红色丝带至柔.两种不同类型的兵器相碰.似乎不应该发出如此刺耳的刮擦声.

可事实上.红色丝带在即将碰上鬼头大刀之际.忽然变成坚硬无比的丝网.

网上一根根细如牛毛的精线.如同铜墙铁壁.任凭鬼头大刀砍过.沒有丝毫损伤.

反观二狼手中的鬼头大刀.在激起了一串火花之后.刀刃处出现了无数被崩开的裂口.

细细看去.二狼手上拿着的.仿佛根本就不是什么鬼头大刀.而是一把新做成的锯子.波浪似地锯齿闪闪发亮.

“不自量力.”

一击之下.翠儿占尽优势.可她脸上依然冷漠如常.牙缝间蹦出的几个字.也显得杀气森森.

说话的同时.翠儿手腕一抖.丈余长的红色丝带.一伸一缩间.直奔二狼的头颈飘去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