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三章 都是我的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红色丝带在翠儿的催动下.刚柔并济张弛有度.看似飘忽不定.实则专找二狼的要害部位闪击.

呼呼~~

低估了翠儿实力的二狼.一经交手就处于下风.憋屈之下怒气更盛.

也不管被红色丝带弄得锯子一般的鬼头大刀.是否还具有实质性的攻击力.他将全身的战气.几乎全部注入鬼头大刀之中.

战帅巅峰强者的能量涟漪.辅以鬼头大刀的风刃.在试练通道内掀起了一股旋风.

沙尘再一次飞扬起來.空气中弥漫着雾霾般的细小颗粒.人们的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.

倏~~

翠儿手中的丝带.如同一条火红的赤练.对着自己的猎物.迂回侧击.

伴随着红色丝带一起.向二狼施加巨大压力的.还有翠儿催动的森森杀气.

杀气所经之处.空气似乎被凝固.就连散落于空中的沙尘.也在杀气的侵蚀下.纷纷坠落地面.

人们的视野.在这一刻又变得异常开阔.只是心中隐隐升起一股寒意.

两股能量不断的在空中交汇碰撞.所产生的能量涟漪.四下肆虐.将这一片空间硬生生的撕开.

身为战帅巅峰强者的二狼.尽管处于下风.却不甘心失败.连续鼓动战气.欲从气势上扳回一局.

但翠儿的杀气几乎是无孔不入.往往趁着二狼的战气尚未完全凝聚.便侵入破坏.瓦解攻势.

堂堂西苍八狼的二当家.面对一位看似人畜无欺的小姑娘.不仅沒有占得一点便宜.反而处处被动.

相反.翠儿却是游刃有余.曼妙的身姿在空中翩翩起舞.阴森的杀气.逐渐将二狼笼罩起來.

今天之前.沒有人知道翠儿这个人.但提到夺命赤练.却是鼎鼎大名.在江湖上几乎人人知晓.

两年前.西山派一个分舵的六十余人.在执行任务的途中.于一处深山峡谷遇到两位美貌少女.

长期的旅途劳顿.让这些西山派弟子疲惫不堪.冷不丁见到美女.禁不住心花怒放.

走在前面的几位西山派弟子.忍不住出言调戏.其余的弟子.也荤言荤语的跟着起哄.

只有三位长老沒有参与其中.反而对弟子们大声呵斥.

在这荒郊野岭.如果不能管好自己的部下.一旦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.传出去有损西山派名声.

而且.两位貌美如花的姑娘.敢于出现在荒郊野岭之地.若不是她们有着过人的实力.那就是附近隐藏着强者在暗中保护.

说几句调笑的话.倒也说不得什么大事.毕竟江湖儿女.一般不会拘泥这些小节.大多置之不理.

但是.万一这些弟子们毛手毛脚莽撞起來.因此得罪了某个势力.岂不是给西山派招來仇家.

无论对方实力强弱.都沒有必要节外生枝.多一事不如少一事.江湖险恶.能避则避.

好在三位长老反应及时.在沒有造成实质性的后果之前.将这些弟子们叫住.

同时.他们还主动向两位姑娘道歉.希望得到谅解.

然而.令他们沒有想到的是.三位长老息事宁人的态度.并沒有避开祸事.惨剧还是发生了.

看似纤弱无力的美貌少女.竟然在西山派长老道歉之后.悍然出手.将包括三位长老在内的西山派六十余人.尽数斩杀于山谷之中.

两位少女力敌西山派六十余人.其中有三位战帅中阶级别的长老.依然能够取得胜利.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.

而真正让人听起來毛骨悚然的.却是少女的杀人手段.

西山派弟子连同长老在内.一共六十一人.尸体遍布山谷之中.但脑袋却全部聚拢在一起.

一个个的头颅.脱离身体的断口处.如同刀切斧劈般整齐划一.分毫不差.

造成这样断口的兵器.非刀非剑.也不是其他锐利之器.而是一条柔软飘逸的红色丝带.

江湖上天天都会死人.杀人或者被杀.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.所有修武者随时就可能碰到.

但是.一个少女以一条红色丝带.几个起落之间.斩杀包括三位战帅中阶强者在内的六十一人.而且全部斩首.这样的事.在天罗大陆好像还是第一次听到.

不仅如此.当时路过此处的好几拨人马.也被殃及池鱼.留下了二十多具尸体.

不过.他们比西山派弟子幸运.至少脑袋还留在脖子上.沒有像西山派弟子那样死无全尸.

也正因为这样.在两位少女离开之后.尸体堆里才能爬出一位侥幸活命的修武者.

从这位修武者的嘴中.人们知道了惨剧发生的经过.开始有人打听少女的踪迹.却未能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.

所谓夺命赤练.是那位幸存的修武者.惊骇于场面的残酷.隐约中把红色丝带当成了一条火红的赤练蛇.

从此.江湖上就有了夺命赤练一说.一些中小门派为求安全.严令属下弟子.不得调戏任何女子.违者立斩不赦.

两年下來.各种传言甚嚣尘上.有的说这两位少女.是某位大能身边的侍女.修为实力高到无人能敌.

也有的说.她们就是专为惩罚那些登徒浪子而出现.平时隐居山林.

众说纷纭.各执一词.反倒让夺命赤练变得愈加神秘.

逸尘初到萨特王国.跟江湖上的人接触不多.并沒有听过这样的传说.

但宫一鸣却从翠儿与灰影的较量中.确认了翠儿便是传说中的夺命赤练.

其他试练者.也在经历了短暂的惊愕后.认同了宫一鸣的说法.

哗哗~~

翠儿的红色丝带.夹杂着森森杀气.招招狠辣.直逼得战帅巅峰实力的二狼难以招架.

红色丝带忽软忽硬.飘忽不定.时而缠绕.时而劈刺.行云流水.神出鬼沒.确实配得上夺命赤练的称号.

“去死吧.”翠儿猛喝一声.红色丝带如同利刃一般.直直刺向二狼的胸前.

二狼连忙祭出锯子般的鬼头大刀.横向一挡.欲将对方的攻势化解.

却不料.红色丝带及至二狼胸前.尚未触及到鬼头大刀.又忽然化硬为软.末端迅速上挑.沿着二狼的脖颈缠绕过去.

“不好.”

这一招.翠儿在斩杀四狼的时候用过.二狼岂能不知.

心里暗叫一声.操纵鬼头大刀已然不及.唯有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身体.以最快的速度往后倒去.

然而.红色丝带却如鬼魅一般.一击不中之后.仍然追着二狼的身体不放.

呛..

就在二狼避无可避.将要步四狼后尘之际.一柄长剑如闪电般.挡在二狼的脖颈前.与红色丝带交汇一起.

“臭丫头.看招.”

头狼手腕一翻.长剑挑开红色丝带的末梢.将二狼从死亡线上拉了回來.

西苍八狼真正还有战斗力的.也就剩下头狼和二狼两位了.

不过.他们都是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.虽然沒有翠儿手中红色丝带这样的诡异兵器.但以二敌一.倒也不落下风.

“银须摄魄..”

试练通道的空中.银光一闪.一个娇躯飘然落下.

正要举剑刺向翠儿的头狼.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前.一下子出现了无数束银色光线.闪耀得眼花缭乱.

银色光线散发出令人目眩的光芒.尽管沒有直接刺到身上.但头狼已经感觉到浑身一阵冰冷.

星星点点.闪烁着.在头狼的眼睛前晃悠.任凭他的长剑如何劈斩.都无法击溃这些类似虚无的光芒.

仅仅是一个照面.头狼就如芒在背.神情恍惚.只是以自身的本能.催动战气与之抗衡.

“地面上的试练者.由你们去解决.”虚空之中的圣姑.见头狼二狼已被缠住.便冷冰冰的下达了命令.

“是.”地面上分立两旁的幽阴门弟子.异口同声的回答.

他们眼看着圣姑身边的两位侍女.前后出手.心里早已按耐不住.

接到圣姑的命令.他们不由分说.各自祭出兵器.

一道道流光划过.幽阴门弟子们如狼似虎般的杀入试练者的人群之中.

六位战帅巅峰级别的幽阴门弟子.对阵二十多位试练者.其中包括五位战帅巅峰强者.和近二十位战帅高阶.

噼噼啪啪..

叮叮当当..

刀剑枪棒.各种兵器.在剧烈的碰撞中.发出刺耳的声音.

纵横肆虐的战气能量.掀起阵阵狂风.地面上一片狼藉.尘雾弥漫.

虽然人数悬殊较大.但幽阴门弟子之间配合默契.一经交手.很快就占据了优势.

而试练者们心里也清楚.只有拼死顶住.才有一线生机.

生死面前.谁也不敢存有侥幸心理.相互之间也逐渐有了一些简单的配合.

“逸尘.咱俩要不要比试比试.看谁斩杀的幽阴门弟子多……”

宫一鸣摩拳擦掌.准备加入战团.还不忘和逸尘较量.

整个试练通道内.已经现身的.就只有幽阴门的圣姑.逸尘.灰影.以及宫一鸣四人.还沒有投入战斗.

宫一鸣不服逸尘.希望通过战斗來证明自己的实力.同时也将幽阴门弟子作为发泄的目标.

“你们三个.都是我的.”

一个冷冷的声音.从空中传來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