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四章 杀气漫天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宫一鸣出言挑衅.逸尘却不为所动.

无论宫一鸣是什么來头.也不管他对逸尘有沒有敌意.至少在试练通道内.宫一鸣的身份和逸尘一样.都是试练者.

逸尘并不惧怕宫一鸣.若在平时.逸尘或许早就出手较量.以满足宫一鸣的好胜之心.

但现在不行.逸尘不愿意也不能轻易出手.

幽阴门弟子和试练者之间.绝大多数的战力已经曝光.

圣姑的两个侍女.与头狼二狼的对决.局势明显对幽阴门有利.

翠儿的夺命赤练.并非完全针对其中的某一匹狼.而是飘忽不定.前一招明明到了二狼面门.却有忽然间直往头狼身上招呼.

而使出银须摄魄的名叫银儿的侍女.更是将手中的兵器.催动起令人耳晕目眩的诡异能量.在头狼二狼的身前.见缝插针般的趁虚而入.

这是一个类似于云帚的兵器.手里握着一段不到一尺长的棍状圆柄.向外扩散出无数根细如发丝的银色线束.

初看不起眼.银色线束同样属于柔软之物.即便张牙舞爪.也不过是故弄玄虚.

然而.等到银儿将这些银色线束完全施展开來.头狼却发现.这不是普通的利刃或者暗器.而是带有精神力并扰人心智的武器.

银光乍现.眼前一片虚无.头狼仿佛置身于一片荒野.周围布满着忽闪的点点银光.似乎要钻进自己的脑袋中去.

在银光的侵扰之下.身为战帅巅峰强者的头狼.倾尽全力所施展出來的修为.连平时的八成都不到.

这样的战斗.让头狼无所适从.勉强应了几招.心里越來越发怵.

倏~~

长剑在空中挽了个剑花.头狼趁着银儿应对之际.冷不丁的将身体往后一撤.顺势将长剑对准翠儿的红色丝带.猛刺而去.

尽管翠儿的夺命赤练威名在外.但在头狼看來.并不如银儿的银须摄魄那般令人心旌摇荡.

与其被别人侵扰神智.还不如以硬碰硬.强行攻击翠儿.或许还有一丝希望.

头狼心里明白投靠幽阴门已经无望.就连自己的生命能否继续.都还是未知之数.

花了巨大代价.得罪了所有试练者.却有不被幽阴门接受.头狼颓然之际.便把自己能够活下去.作为了新的目标.

此举攻击翠儿.迫使翠儿放弃二狼.同时也将银儿的攻击对象.调整到二狼身上.

在这关键时刻.只有把二狼顶出去.头狼才有可能脱离险境.

“谢谢大哥.”

被翠儿逼得手忙脚乱的二狼.见头狼出手相救.很是感激.

当下更是抖擞精神.将手上的鬼头大刀舞得是密不透风.

却不料.一道银光闪过.二狼浑身一个激灵.回头一望.柳眉倒竖杏目圆睁的银儿.正虎视眈眈的逼近.

生死之际.每个人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.二狼如此.其他试练者也是如此.

二十四对六.虽然人数上占据了绝对优势.试练者们也竭尽全力.不敢有丝毫懈怠.但是面对幽阴门弟子的强势出击.他们还是底气不足.

狭路相逢勇者胜.

六位幽阴门弟子.无需出言提醒.相互之间就能够明白对方的意图.一个劲的进攻.几乎沒有一点防守.

反观试练者.各自也是倾力出战.彼此之间却并沒有像样的配合.而且往往在攻击中预留了防守的招式.做不到全身心的投入.

两相比较.显然是幽阴门弟子在局势上更加乐观.

逸尘在虚空之中.对地面上的战局进展.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.

只要自己出手.就有可能扭转战局幽阴门弟子将遭到重创.

但是.逸尘一直沒有行动.因为沒有必要.

与翠儿和银儿对阵的两匹狼.原本就属于下三滥的货色.虽然修为实力很强.但令人不齿的行径.让他们成为了过街的老鼠.

即使有幸逃离辛戈杀气试练场.等待头狼二狼的也必将是仇家无尽的追杀.

这样的人.不值得逸尘出手相助.

其余试练者.基本上是以四敌一.虽然比对方少了一位战帅巅峰强者.但这么多的战帅高阶.不仅弥补了实力上的不足.甚至还有不少盈余.

既然是试练.就必须经历生死.杀或被杀.由实力决定.

占据了实力上的优势.依然无法取得胜势.这样的战斗力.注定是不适合强者生存这个法则的.

这样的试练者.生或者死.基本不会影响大局.

逸尘真正在意的.其实是那位仅仅瞄了一眼.就杀死一位战帅高阶的幽阴门圣姑.

按照翠儿所说.目前第五关试练通道内的所有试练者.将由包括圣姑在内的九位幽阴门弟子对付.

也就是说.隐藏在暗处的数十位幽阴门弟子.是不会参与到试练中來的.

如此说來.以场上的局势而论.试练者方未出手的.有逸尘.灰影和宫一鸣.

而幽阴门方.仅有圣姑一人尚未出手.

这样的对阵.对于圣姑來说或许不公平.

毕竟.无论圣姑的实力有多强劲.只要她不是战王强者.想一个人独战三位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.无异于自寻死路.

这一点.逸尘.灰影.宫一鸣三人心里都很清楚.

所以.宫一鸣才会邀逸尘上场拼杀.准备只留灰影一人对付圣姑.

似乎只有这样.才算得上是公平的较量.

然而.圣姑却不这样认为.就在宫一鸣将要飞身而下时.她用一句冷冰冰的话.强调了自己的观点.

“都是你的……嗬.果然是幽阴门的圣姑.胃口够大.”

宫一鸣一愣.随即讥笑道.

堂堂宫大少.一贯不屑与女人交手.故而想通过攻击地面的六位幽阴门弟子.刻意避开圣姑.

谁曾想.人家圣姑一下子就要包揽三位战帅巅峰强者.倒让他有些回不过神來.

“胃口大不大.试过才知道.”圣姑不以为忤.淡然说道.

“真啰嗦.”灰影嘀咕了一句.率先出手.

寒光一闪.灰影与匕首王兵合一.化成一道残影.向圣姑飞掠而去.

“战.”逸尘不甘示弱.身形一变.一道流光随着灰影的去势.箭一般的攻向幽阴门圣姑.

“等等我……”

第一个叫嚷着出战的宫一鸣.一个愣神.反倒成了最后出手的那位.

嗡..

空气猛地一阵抖动.灰黄色的空间.立刻被一股暗黑色的云雾笼罩.

最先冲出的灰影.距离幽阴门圣姑越來越近.匕首王兵散发出逼人的寒气.眼见着就要刺中对方.

然而.灰影的身体忽然间停顿了.似乎被一堵无形的铜墙铁壁阻隔.

与圣姑仅有咫尺之遥.却无法更进一步.

先前与翠儿交手.灰影虽然沒有占得便宜.但至少能够取得均势.

若不是战斗被终止.灰影有足够的信心.将翠儿击败.

但眼前的情况却是.圣姑身形未动.更沒有祭出任何兵器.甚至连纤纤玉手都沒有做出一点动作.

仅仅是一个意念.就在自己的身体周围.布置了一道足以挡住灰影的无形屏障.

轰~~

随后赶至的逸尘.猛地挥出一拳.并不是直接砸向圣姑.而是要击溃圣姑布置的无形结界.

玄阶上品的霹雳拳.经由逸尘使出.即便是战王初阶强者.也要有所忌惮.

从气息上判断.圣姑还达不到王者的级别.若是硬抗只一拳.恐怕有些吃力.

咦~~

出乎逸尘的意料之外.刚猛至极的一招晴空霹雳.不仅沒有破除圣姑的结界.而且一股反弹之力.竟然撞得逸尘胸口隐隐作痛.

反观圣姑.只是娇躯微微一震.脸色依旧平淡冷漠.似乎沒有受到一丝伤害.

“刺入龙宫.”

行动慢了半拍的宫一鸣.手中一柄长达五尺的分水刺.白光耀眼.与满身的黑色形成了巨大的反差.

分水刺散发出來的风刃.挟裹着刺骨的寒意.径直冲入暗黑色的云雾之中.

相比灰影和逸尘.宫一鸣好像取得了稍好的战绩.虽然沒有击溃结界.却好歹将整个分水刺刺进结界之中.

若有余力.继续催动战气.或许有机会破除结界.

果真如此.通过这一招.就可以证明宫大少的实力.并不弱于逸尘和灰影.甚至略有超出.

这是宫一鸣的内心想法.也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.

蓬~~

一声闷响.还沒有來得及炫耀的宫一鸣.就被圣姑布置的结界.被反弹出來.

整个人如同一只充满了气的皮球.遭到别人的一脚猛踹.倒飞的速度极快.

从哪儿來回哪儿去.不对.宫一鸣的身体已经超过了他原來的位置.依然速度不减的往下急坠.

“丢人.”颓势中的宫一鸣.恼怒的骂了一句.赶紧鼓动战气.将自己的身形稳住.然后一提气.反身向上.

向來不愿意和女人交手.这一次以三打一.自己最后出手.居然沒有沾到圣姑的身.就被人家当成球一样.给弹了出來.

简直是太丢人了.要是传出去.今后宫大少恐怕连走路都不敢抬头了.

宫一鸣恼羞成怒.憋足了一口气.再一次攻向幽阴门圣姑.却迎面遭遇劲风侵袭.

“杀气漫天..”

圣姑玉手一扬.无边杀气从空中笼罩而下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