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五章 只攻不守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心想胜过逸尘的宫一鸣.第一次出手就狼狈至极.

刚想重整旗鼓扳回一城.身体还沒有升至与圣姑相同的高度.就遭到一股阴森恐怖的杀气.自上而下兜头罩來.

仿佛千万利刃.从身体的各个部位刺入.痛彻心扉.同时无上的威压向下碾压过來.将宫一鸣的壮硕身躯.硬生生的打压下去两米之多.

虽然竭尽全力.以全身战气.灌输到分水刺中.向上力顶.却依然无法将身体往上提升分毫.

不仅是宫一鸣.灰影距离圣姑最近.受到的打击更大.

原本身材就显得娇小的灰影.在杀气漫天的威逼之下.身体几乎蜷缩成一团.

不得已.灰影只好一边催动战气抵御.一边辗转腾挪.勉强保持平衡.

所幸的是.灰影身为杀手.又在第四关经历过金色傀儡的杀气光圈侵袭.对杀气的防御有了一些经验.

尽管体内已经不能继续接受杀气的进入.但灰影可以通过战气的释放.换取吸收杀气的空间.

这样做的消耗非常巨大.取得的效果也微乎其微.不过.比宫一鸣幸运的是.灰影暂时不会受到圣姑杀气漫天的伤害.

嗵..

三人中.唯有逸尘还可以继续向圣姑发动攻势.

之前的能量反弹.并沒有伤及身体.调动体内五行之气稍作运转.逸尘就轻松化解了反弹之力.

漫天的杀气所产生的威压.似乎超过了金色傀儡.但杀气入侵身体的强度.却稍显不足.

这样的杀气.或许可以牵制逸尘.可要想击败甚至置逸尘于死地.显然不现实.

在灰影和宫一鸣行动受制的情况下.逸尘必须强势进攻.逼迫圣姑防御.方可减轻另外二位的压力.

同样是霹雳拳.这一次攻击的目标.却改成了幽阴门圣姑.

释放杀气漫天的同时.圣姑已经自动撤去了结界屏障.单以杀气的威压.力敌三人.

看似取得了不错的效果.至少宫一鸣已经被压制.灰影也消耗了巨大的能量.

但实际上.幽阴门圣姑对这样的局面并不太满意.

结界之力只能阻隔一时.杀气漫天又无法控制逸尘.更不能将优势转化为胜势.

而逸尘霸道的一拳.正挟裹着强烈的战气能量汹涌而至.

失去结界屏障的圣姑.如果以自身修为实力.在不放弃原有攻势的情况下硬抗.恐怕会遭到严重的打击.

嚯~~

虚空之中金光一闪.一股滔天的杀气.自圣姑体内绽放而出.

试练通道的地面.在杀气的波及下.出现了数道深深的裂缝.空气中也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压抑感.

金光萦绕之中.一柄寒气逼人的金色长剑.在圣姑的杀气催动下凝聚而成.

原本是虚无之物.却由于森森杀气的倾入.而变得具有实质性的存在.

金色长剑一经现身.便立刻将整个试练通道内的空气搅动起來.

无论是地面还是空中.只要是含有一丁点杀气元素的因子.都会自动往金色长剑的方向汇聚过來.

经由金色长剑的酝酿.集中成新的杀气光圈.又向逸尘等三人发起新一轮的攻击.

天空中布满了寒气逼人的细小颗粒.如同露珠般四下飘散.触及身体会散发出星星点点的金光.随即伺机侵入到人体之内.

在杀气光圈的强势威压下.逸尘一招具有开山劈石之威的霹雳拳.还沒有接近圣姑的身体.便被消耗了大半的能量.

及至余威将尽.圣姑也就能够抵住这一拳之力了.

尽管如此.圣姑白皙的脸上.也隐隐显出了一丝红晕.

吁~~

圣姑暗自调整气息.将腹内上涌的逆气强行压下.

与此同时.受到干扰的杀气光圈.释放的威压稍有减弱.

“我的天啊.这也太吓人了吧.”

宫一鸣趁着身上压力减轻.一提气猛地往上一蹿.终于将自己的身体上升到逸尘同样的高度.

可心里还是禁不住的暗叫惭愧.若不是逸尘以霹雳拳强攻.杀气光圈的威能不会减弱.自己也就只能一直屈居人下了.

倏..

暂时解除束缚的还有灰影.他沒有丝毫停顿.整个人与匕首王兵一起.如同闪电一般冲向幽阴门圣姑.

逸尘通过自己的进攻.迫使圣姑做出应对.从而导致灰影和宫一鸣顺利脱离束缚.

但是.逸尘释放出的战气.却遭遇了金色长剑的阻挠.一大半的能量被杀气光圈吞噬.同时大量的杀气.顺着逸尘的來势逆袭而上.强行冲击逸尘的身体.

逸尘不怕杀气侵蚀.却需要提防杀气光圈的威压.给自己带來的伤害.

金之肃杀..

以杀对杀.杀气光圈强横.逸尘释放的金之肃杀更加强横.

蕴含着西方大帝一丝威压的金之肃杀.尽管不如圣姑的杀气光圈那般杀气充盈.却多了一层让人望而生畏的威慑力.

那些被杀气光圈吸引的杀气元素.忽然间烟消云散.整个试练通道内.似乎又恢复了平静.

不仅平静.更有一份令人难以言喻的萧条.如同秋风扫落叶.落叶扫尽之时.便是寒冬降临之际.

像这样的状况.只要再持续一会儿.或者再來几次.圣姑凝聚出來的金色长剑.恐怕就要被打落尘埃了.

可惜的是.逸尘体内的金之肃杀.几乎消耗殆尽.虽然之前通过金色傀儡的杀气入侵.也凝聚了微量的金之肃杀.但是逸尘却无法调动.

好在.毕竟蕴含了金收的一丝威压.金之肃杀在释放的瞬间.造成了圣姑的能量反噬.

同时.灰影人到匕首到.宫一鸣的分水刺也随后而至.

噗~~

在逸尘的倾力进攻下.杀气光圈的短暂停滞.给灰影和宫一鸣带來了机会.

匕首王兵和分水刺.几乎同时穿过圣姑的杀气光圈.并聚集着巨大的能量.刺向遭到能量反噬的幽阴门圣姑.

逸尘也尽快调整过來.趁机加入到以三对一的攻势当中.

这里是辛戈杀气试练场的第五关.并非擂台比试那样强调一对一.只有击败幽阴门圣姑.才有可能进入第六关.

否则.一旦圣姑的能量反噬结束.不知道接下來还有什么诡异的手段.

噼噼啪啪~~

地面上的战斗.也有了一些进展.六位幽阴门弟子.在二十多位试练者的拼死反击下.逐渐落入下风.

尽管试练者们配合不如幽阴门弟子那样默契.但他们的每一次出手.都有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.

只要沒有离开试练通道.试练者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.与对方死磕.是目前情势下的唯一选择.

反观幽阴门弟子.要将这些试练者全部斩杀.才算完成试练任务.求胜的yuwang也很强烈.

但是.杀人和逃命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.杀人者如果跟对方沒有深仇大恨.即使杀意再强.也远远不如逃命者的求生本能來的坚决.

这才是一帮乌合之众.居然能从训练有素的幽阴门弟子手中.讨得一些便宜的主要原因.

哇~~

呜嗷~~

而另一块的战局正好相反.圣姑身边的翠儿和银儿.已经将头狼二狼逼到绝境.取胜也就在举手投足之间.

若论实力.固然是翠儿银儿稍强.但头狼二狼拼死一搏.倒也未必立马分出胜负.

可头狼为了自保.将更难对付的银儿推给二狼.自己希望先行击败翠儿.再做进一步打算.

二狼开始还以为头狼好心帮助自己.心存感激.以更大的勇气与银儿死战.

几个回合之后.二狼越战越怵.被银儿的银须摄魄弄得七荤八素神智混乱.

这才知道.自己敬重了几十年的大哥.却在关键时刻把兄弟给卖了.

此念一出.二狼心灰意冷.在银儿凌厉的攻势下.他的攻防招式变得漏洞百出.

头狼也好不到哪儿去.他一心想投靠幽阴门.却要面对幽阴门弟子的步步紧逼.

斩杀试练者四面树敌.坑害二狼失去兄弟之情.头狼的心里一阵阵发虚.

强者过招.最忌分心.

杂念丛生的头狼.难以集中全部的精力.去应对翠儿的夺命赤练.

相反.翠儿和银儿.却想着斩杀头狼和二狼之后.再去挑战更强的对手.比如逸尘等三人.

对她们來说.对手越强越能激发斗志.所以频施杀手.以便尽快摆脱两匹狼的纠缠.

在幽阴门特定的试练场中.哪怕双方实力对等.幽阴门弟子就一定会占据优势.

无论是地理环境.准备程度.还是对战局的掌控.试练者都处在被动和未知的处境.

这是一场谈不上公平的战斗.逸尘沒有必要恪守教条.速战速决取得胜利.才是最重要的.

虽然三人穿过了杀气光圈.距离圣姑不过两三丈的空间.但圣姑的举动.却让逸尘深感意外.

以三位战帅巅峰强者的合力进攻.任何一位战王以下的强者.都无法淡然处之.

而圣姑依然伫立虚空.保持着进攻的态势.根本沒有一点防守的迹象.

受到削弱的杀气光圈.正在圣姑的酝酿下慢慢恢复.而只攻不守的圣姑本人.又给了逸尘等人偷袭的机会.

“慢.”就在三人几乎同时触及圣姑的时候.逸尘突然大喝一声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