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二章 水囊毒源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其实.胡莱也不清楚第六关的具体内容.不过.阴元广曾经暗示过.第六关并非武力之争.也不需要担心遇到高阶魔兽之类.却又必须让闯关者做出一个姿态.

说白了.要么是考验试练者的心境.要么就是让试练者做出立场上的选择.

胡莱看得出逸尘绝不是轻易受人摆布的角色.宁愿拼死一搏.也不肯做出有违自己本性的事情.

如果因为闯关而产生心魔.对逸尘以后的修练造成心理阴影.将会给逸尘今后人生道路带來负面影响.

胡莱虽然是幽阴门长老.照理说不应该透露出第六关的任何信息.但经过与逸尘短暂的接触.对逸尘修武一途的前景非常看好.

所以先行提醒.希望给逸尘多一些心理准备.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.

“谢谢老胡.”逸尘向胡莱抱拳致谢.但闯关的决定却不会更改:“这些天连闯五关.该经历的也经历了.既然到了这里.也不差这最后一哆嗦.”

胡莱的热心.让逸尘很感动.尽管胡莱并沒有说道实质性的内容.可善意的提醒.足以说明胡莱把自己当成了朋友.

而且.胡莱透露出的信息.对于逸尘來说很重要.

幽阴门圣姑.以及夺命赤练和银须摄魄这样的战帅巅峰强者.都已经在第五关出现.如果第六关仍然是武力相搏.或许就会有战王级别的强者出场.

但幽阴门曾经对外承诺.辛戈杀气试练场只接受战帅强者参与试练.绝不允许一位战王强者闯关.否则幽阴门不惜一切代价.斩杀违规闯关的战王强者.

同时也保证.在所有的试练通道内.都不会出现幽阴门的战王强者.以便让试练者有一个相对公平的试练环境.

既然如此.第六关就不可能存在战王强者.那么.面对能够击败圣姑的试练者.幽阴门又用谁來守住第六关呢.

逸尘曾经想过.幽阴门会不会再次启动类似金色傀儡.这样有着强横实力的非人类.甚至是六阶魔兽.

若果真如此.逸尘闯关成功的可能性.将大大减弱.

整个辛戈杀气试练场.就是一个巨大的隐形结界.虽然内有诸多小空间.但只要幽阴门高层愿意.他们就可以随时观察试练通道内的试练情况.

所有试练者的一举一动.都有可能落入幽阴门高层眼中.逸尘前五关一直以本色出现.也是处于安全考虑.

如果轻易使用苍木剑和纯阳甲.固然会增加逸尘的作战实力.却容易遭人觊觎.

在幽阴门的地盘上.据说有接近或者超过整个天罗大陆其他地方总数量的战王强者.一旦他们心生邪念.蜂拥而至.以图杀人夺宝.则逸尘处境危矣.

凭逸尘一人之力.遇到一只晋级时间不长的六阶魔兽.或者金色傀儡之类.还有应对的办法.

但是.万一碰上两只以上的六阶魔兽.逸尘在不祭出苍木剑和纯阳甲的情况下.连自保都成问題.更别谈什么闯关了.

胡莱的信息.给逸尘吃了一颗定心丸.

无论是考验心境.还是其他什么方式.逸尘都对自己有着极大的信心.

“老胡……你叫我老胡.”逸尘顺口叫了一声老胡.却把胡莱弄得脸红脖子粗.一脸尴尬的站在那里.连话也说不清楚了.

“呃.不好意思.一时漏嘴叫错了.胡长老……”

逸尘想想也是.人家都活了百八十岁了.虽然叫声老胡不算过分.但好歹他也是幽阴门的长老.

自己小小年纪.这样称呼好像有点托大了.

“不.不……”不等逸尘说完.胡莱就直冲过來.紧紧地抓住逸尘的胳膊.急赤白脸的说道:“叫老胡挺好.我喜欢.嘿嘿.”

“吓我一跳……你.不至于吧.”

一声老胡.把胡莱弄得是一惊一乍.逸尘也跟着紧张.还以为冒犯了人家呢.

谁曾想.胡莱并不是责怪逸尘.而是对于这个称呼非常受用.以至于激动得语无伦次.

胡莱是幽阴门长老不错.经常围在阴元广的身边打转.基本上是以保镖兼跟班的身份出现.根本得不到一点尊重.

而温特斯和宜生.又是长老前长老后的叫着.尊重倒是有了.却又缺乏亲近感.

胡莱原本就是一个比较随意的人.总跟这几个人混在一起.心里难免郁闷.

闷久了.就惦记着寻找乐趣.哪怕是张家长李家短也行.

上次从金七手中救出逸尘.也就是想打听一些.有关阴元广被彩魅迷惑的事情.

自从遇到逸尘.胡莱觉得两人比较投缘.特别是逸尘答应帮助寻找胡幽.更让胡莱对逸尘高看一眼.

只是碍于自己年纪太大.身边又有几个小辈.拉不下面子.否则.胡莱早就拉着逸尘來个兄弟结拜了.

“听人家都叫你老大.要不.你叫我老胡.我也叫你老大.怎么样.”

胡莱把脸凑到逸尘跟前.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道.

“别……行.你放了我就答应你.”

逸尘想拒绝.却被胡莱抓得胳膊生痛.更难以接受的是.胡莱一张脸几乎和逸尘的贴在一起.

旁边的温特斯和宜生.先是错愕了一下.又显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.很配合的将身体转过去.却忍不住偷偷把脑袋扭过來窥视.

“你答应啥.你两个小兔崽子.满脑子乱七八糟.咳……”胡莱有点得意忘形.忽略了温特斯和宜生鄙夷的眼神.

等逸尘挣开了束缚.胡莱才发现自己的两个弟子.还在不断地相互之间使眼色.

显然.胡莱和逸尘的对话以及‘亲昵’的举动.让这两个家伙误会成那个啥了.

“懒得理你们.”

逸尘紧跨几步.推开前面唯一的一扇门.进入了宫殿之中.

说是宫殿.无非就是一间看起來富丽堂皇的高大房屋而已.里面并沒有太多的设施.

正面一副桌椅.一个人窝在宽大的椅子中.两只脚搁在桌子上.眯着双眼.像是在打瞌睡.

吱溜一声.身后的大门在逸尘进入之后.迅速的关闭起來.

同时.响声惊动了窝在椅子中的那个人.揉了揉眼睛.朝逸尘看过來.

“阴元广.”逸尘一愣.眼前的这位.正是幽阴门门主阴无为的儿子阴元广.

“是你……阴元广也是你叫的.”阴元广冷冷的打量了一下逸尘.很是不悦的喝道:“叫我阴公子.或者阴大爷.”

阴元广慢腾腾的把脚从桌子上放下.整个人站立起來.故作潇洒的理了理衣襟.

昂起头.用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.试探着逸尘的反应.

“告诉我.第六关的规则.”

对于阴元广这种人.逸尘向來不屑.只不过人家是阴无为的儿子.也是第六关试炼规则的宣布者.逸尘才耐着性子出言询问.

“别急嘛……嘿.嘿.”

阴元广并不理会.只是不断的用手在逸尘眼前比划着.一边喃喃自语:“咦.阴魂散怎么沒用.不会吧……难道他沒喝水.”

“喝水.你是说……”闻听此言.逸尘心里一凛.瞬间双眼迷离起來.

整个人随着阴元广的手指运行方向.摇摇晃晃.似乎被某种东西牵引着.

“这还差不多.我就说嘛.从老爷子那里偷來的阴魂散.不可能沒有效果的.”

看到逸尘神色和行动的变化.阴元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.

转身一屁股坐到桌子上.手指却依然划着圆圈.引导着逸尘慢慢靠近身边.

“那个……水囊被你动了手脚.”逸尘恍惚中.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.

阴元广的话.让逸尘想到了上次在辛戈沙漠梦剑文中毒的事情.

梦剑文好意将水囊里的水.送给玄天宗弟子们喝.却中毒了好几位.

为了证明自己清白.梦剑文打开水囊大口喝水.同样未能幸免.而且是中毒最严重的.

若不是逸尘的不灭阴魂回归及时.对大家施救.还不知道结果会怎样.

当时逸尘就怀疑有人在水中动了手脚.却一时之间无处调查.

“当然.我是谁.阴公子.”阴元广傲然回答:

“也只有我才能想得出.在一只水囊里下毒.另一只却是安全的.这样.你们就会不知不觉的喝下阴魂散.”

“结果会怎样.”逸尘半真半假的表演.很容易就骗过阴元广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.

“就像你这样……无论你的修为多高.都必须在我面前乖乖的听话.因为你的阴魂已经被我控制.”

阴元广志得意满.禁不住踮起一只脚.在地上不停的抖动着:“以后.我说什么.你就得做什么.哈哈……你修为高又怎么样.照样受我摆布.”

“你这样做.你爹……知道不.”逸尘怒气上冲.嘴里却依然含含糊糊.

“暂时不知道.不过.他很快就会知道.”

想到自己即将在幽阴门大显神威.阴元广不免趾高气昂起來:

“这里的一切.都在幽阴门高层的控制之中.我爹可以亲眼看到.我以战将高手的修为.怎样操纵一位战帅巅峰强者.”

“亲眼看到……怎么可能.”逸尘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