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六章 幻影显能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阴元广的企图.并沒有逃过逸尘的眼睛.

逸尘看似很随意的一句话.却让阴元广入坠冰窖.

同时.一股战气涟漪.自逸尘身上汹涌而出.在阴元广的面前.形成了一道坚实的屏障.

阴元广感觉已经发力的身体.忽然被化解了前行的动力.在空中微微一滞.竟然无法移动.而且.自己也对身体失去了掌控.

嘭嗵~~

阴元广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.战气涟漪却可以轻松改变他的运行方向.

被卸去力道的阴元广.如同一块石头撞上铜墙铁壁.直筒筒的坠落而下.

尽管距离地面不过两三米的高度.下落的速度也不算很快.但是浑身力道尽卸一空.无力可借.落地时自然摔得不轻.

“哇呀……”

阴元广从小娇生惯养.身边又有强者保护.到哪儿都是趾高气扬.欺男霸女的事儿沒少干.却几乎沒有被别人修理过.

即使那一次和温特斯偷偷离开幽阴门.在落英山脉被彩魅所惑.掏空身子.差点过劳而亡.阴元广也只是感到后怕而已.

因为当时意乱情迷.在彩魅的魅惑之法面前.阴元广根本就沒有一点把持的意思.自以为久旱逢甘霖.干柴遇烈火.自当尽情享乐.

入彀之后.身体和神智都受到彩魅掌控.阴元广更是不知死之将至.只是一个劲的布云行雨.兀自沉浸在xiaohun的温柔之中.

倒是现在.被逸尘战气涟漪阻滞.双膝跪地.隐约中阴元广就听到‘咔嚓’脆响.整个人就委靡了下去.

膝盖骨破碎.致使身体的中心偏移.一条右腿硬生生被压断.锥心刺骨的疼痛.是阴元广有生以來.所感受到的最强烈刺激.

疼痛.恐惧.混合着惨叫声.把整个宫殿都笼罩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中.

“哈哈……咳咳.阴元广.报应啊.”

原本被威压折腾得昏昏沉沉的宇文锋.听到阴元广的嚎叫.条件反射般的张眼观看.

发现刚才还装腔作势的阴元广.居然比自己更要惨上三分.不由得爽快至极.

人在得意的时候.最容不得别人也得意.好像别人的成功会降低自己的成就感.

相反.失意之际.却巴不得看到别人比自己更失意.因为只有这样.自己才能得到一丝安慰.

人性本恶.即使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道德楷模.也不敢说自己从未有过恶念.

既然是与生俱來.那么.心有恶念就是人生中的常态.并不可耻.只要不把恶念变为恶行.依然值得尊重.

所谓善.原本似乎并不存在.只是有人为了获得心灵的慰藉.去做一些对己无害而对人有益的事情.且以别人得到的恩惠程度.作为善行大小的依据.

真正行善的人都是智者.而智者所炮制的各种行为规范.又被平庸的俗人嗤之以鼻.

所以.日见百恶.却未必能遇一善.

一个人的行为举止.不伤及别人即可.沒必要刻意追求善行.

宇文锋不是智者.何况还受过阴元广的折磨.此刻幸灾乐祸.乃是人之常情.不应加以指责.

“如果不是求饶的话.就给我闭嘴.”

宫殿之内.一共三人.阴元广除了惨叫以外.暂时沒办法理会宇文锋的嘲弄.

宇文锋则忽略了自己依然处在生死边缘.说不定过一会儿.自己比阴元广更惨.

真正拥有话语权的.其实只有逸尘一人.他现在的打击目标是阴元广.让宇文锋再蹦跶几下倒也无所谓.

“阴元广.可以说话了吗.”逸尘很是关切的问道.

阴元广虽然沒有资格进入幽阴门高层.但他毕竟是阴无为的儿子.应该能够知道一些幽阴门的内部情况.

“唉……你难道不怕……”阴元广忍着痛.勉强开口.却很难说出一句完整的话.

这样的伤要是放在别人身上.固然疼痛难忍.但至少还沒有到痛不欲生的地步.

只是阴元广养尊处优.从未吃过苦头.这一下的重创几乎完全摧垮了他.

“本來有点怕.还好你提醒了我.现在不怕了.”

逸尘表现出一副感激的样子.手一扬.一股战气猛地撞到阴元广的身上.顺势将他周身大部分经脉封闭.以减轻阴元广的痛苦.

然后.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子母显像石的确厉害.如果我对你有半点威胁.辛不仁就会及时发现.并设法干预.你如果不说.恐怕我已经把辛不仁招來了.可惜的是.你得意忘形.自以为胜券在握.便低估了我的手段.

是你的提醒.让我想到了应对之策.把这个宫殿完全屏蔽起來.子母显像石失去了应有的功能.别说千里之外.哪怕辛不仁就在隔壁.也看不到这里的情况.

嗯.严格说起來.辛不仁还是可以看到这个宫殿的.只不过.他所见到的只是虚像.或者说是根据我的意念.传递给他的图像.至于你的惨状.他却毫无所知.

……这就是你哭着喊着.捶胸顿足.也不能得到回应的原因.”

逸尘此言非虚.若不是阴元广提醒.自己的一切行动.将完全暴露在辛不仁的眼前.只要稍有异动.辛不仁就会发觉.

第六关必须要闯过.却又不能被阴元广控制.逸尘在情急之中.想到了幻影镜.

帅又奇离开辛戈沙漠时.曾经送给逸尘一块由星辰石做成的幻影镜.声称幻影镜能够在两到三个时辰之内.屏蔽掉特定范围内的一切真实图像.

而且还可以按照逸尘的意愿.设置出另一幅景象.并展现在他人眼前.

逸尘趁着阴元广不注意.偷偷的祭出幻影镜.将整个宫殿的消息与远处观看的辛不仁隔绝开來.

刚开始.逸尘还有点惴惴不安.怎么说.帅又奇只有一魂在身.脑子时而清醒时而迷糊.万一人家记错了.岂不是误了大事.

但经过阴元广的求救未果.逸尘确认了幻影镜的神奇功效.便不再有半点担心.

而阴元广此刻的心情.恰好与逸尘相反.他双眼露出绝望的神色.心里却恨不得狠狠地抽上自己几个大耳光.

作茧自缚.就是阴元广想要表达的话.

原本可以力保自己不受任何威胁的子母显像石.却因为自己一时嘴贱.失去了原有功能.

更可怕的是.在幻影镜的作用下.子母显像石把逸尘设定的虚假图像.传递到辛不仁的眼中.

不仅蒙蔽了辛不仁.更是将阴元广推向了孤立无援的险境.

而这一切.完全是阴元广自己造成的.怨不得逸尘.

被逸尘封住了部分经脉后.阴元广身上的痛楚减轻了许多.说话根本不成问題.但心里却痛得更厉害了.

“逸尘.逸大哥.饶命……”

膝盖骨破碎.双腿已经不能站立.阴元广拖着伤残的双腿.匍匐于地.惶恐至极.

就算他再笨.现在也清楚的知道.自己的死活全凭逸尘的意念.

“不对呀.我明明是让宇文锋求饶的.你怎么先叫起來了.”

逸尘靠在椅子上.看着丑态百出的阴元广.冷冷的说道:“阴元广.你二叔的死因查出了什么.还有圣姑为什么神智不清……说出來.我给你个痛快.”

阴元广的二叔.应该就是被逸尘和夏夜先生合力斩杀的阴无法.横尸之地人迹罕至.又是凶险之地.常人绝不会轻易踏入.

当时除了逸尘和夏夜先生.就只有梦剑文.并沒有其他人在场.

夏夜先生不可能说出去.梦剑文也是可以信赖的朋友.阴无法的死因恐怕无从查起.

但是.逸尘想知道.阴无为到底会通过什么方式.又是通过什么人去调查.

“由于我爹闭关.并沒有在第一时间知道二叔陨落的消息.但经过调查.确定二叔被王兵所杀……”

阴元广看着逸尘的眼睛.把自己所知道的.一五一十的统统说了出來.

阴无为出关之后.发现阴无法的本命玉牌早已破碎.估计阴无法至少在半年前就已经死去.

时日已久.想要通过阴无法临死前残留的一丝气息.去查找凶手.简直是不可能的.

但阴无为还是设法感应到一个信息.阴无法不仅肉体被毁.而且魂灵也一起被斩杀.

战王强者的魂灵.并不是常人能够斩杀的.即使修为在伯仲之间的对手.也很难阻止阴无法的魂灵脱逃.除非敌人手中握有王兵.

经过仔细的勘验.阴无法仅存的一丝若到几乎无法察觉的气息.却隐藏着微弱的王兵信息.

仅凭这点若有若无的信息.阴无为同样沒有办法查找凶手.

无奈之下.只好按照阴无法生前最后一段时间的行程.做一番调查.希望得到有价值的线索.

“二叔进了祥将军府之后.还和幽阴门通过消息.说是被人所伤.需要在将军府休养一阵子.顺便把祥将军和幽阴门联盟的事情敲定.”

阴元广努力的回忆着.从阴无为那里打听到的一点一滴:“再后來.二叔就沒有音讯了……祥将军为了摆脱嫌疑.答应近日前往幽阴门说明此事.”

“祥将军.”逸尘心里一惊.脱口问道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