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七章 封存记忆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逸尘不知道阴无为用了什么办法.居然能够探知阴无法死于王兵.

看來.要赶快通知夏夜先生.尽量不要轻易动用王兵黄剑.以免被阴无为抓到把柄.

但祥将军身为萨特王国军方将领.不顾身份前往敌对阵营.似乎不仅仅为了撇清自己那么简单.

“对.是祥将军.不过.据说他此行还有一个目的……寻找并清除将军府的叛将.”

阴元广唯唯诺诺.唯恐言之不尽.

“你爹目前的修为.达到什么层次.”阴无为是战王强者.这一点毫无疑问.但具体处于层次.对逸尘來说非常重要.

“战王中阶……突破不久.”阴元广的眼里忽然闪过一丝灿烂的光芒.或许这样的修为实力.会对逸尘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.

若果真如此.自己的生机将大大增加.

“哦.说说幽阴门圣姑吧.”逸尘似乎并沒有在意阴无为的战王中阶修为.面色如常的将话題引到青儿身上.

若不是阴元广说出來.恐怕整个天罗大陆都沒有人知道.幽阴门门主阴无为.竟然已经达到战王中阶的层次.

战王强者.在天罗大陆属于顶尖存在.绝大多数王者都是一方霸主.或者是王侯贵族.但一般人所说的战王强者.所指的都是战王初阶强者.

战王分为初中高三阶.每一阶又分为四个小层次.初中高以及巅峰.

能够修练到战王初阶强者级别.已属凤毛麟角.万中无一.

自战王初阶开始.每晋升一个小层次.都极为艰难.不仅需要极高的天赋.充足的灵气.以及无数宝贵的修练资源.还必须得到一定的机缘.

当然.还要有足够长的寿命.才能经得起长时间的失败与挫折.并最终获得成功.

放眼整个天罗大陆.还沒有谁敢于公开承认.自己是战王中阶强者.

对于修武者來说.王者是他们的梦想.而且战王初阶级别.也是他们终其一生.所期望达到的最高境界.

所以.有人说.在天罗大陆.战王初阶强者.便是所有修武者的最终目标.几乎沒有人再敢奢望更进一步.

逸尘曾经在落英王国遇到一位战王中阶强者帕隆王者.來自于更高级别的西元大陆.而不是天罗大陆本土人士.

除此之外.逸尘还沒有见到过其他的战王中阶强者.

对于战王中阶强者的实力.逸尘有过深刻的记忆.

逸尘.飘然.二龙.古云.玄道.五位战帅巅峰强者.以及杏老和穆梓两位战王初阶强者.七人合力围攻帕隆王者.在纯阳甲和苍木剑的帮助下.才勉强击败帕隆王者.

即便如此.帕隆王者依然从容实施魂灵脱逃.在众位强者的眼皮底下扬长而去.

由此可见.战王中阶强者的实力.已经达到了令人畏惧的程度.并不是一两位战王初阶所能比拟的.

也就是说.以逸尘现在的实力对阵阴无为.就算阴无为一边打瞌睡一边应付.也随时可以将逸尘杀灭.

哪怕是加上傻猫.也沒有半点抗衡之力.更别说从阴无为那儿占得一丝便宜.

逸尘心里震撼.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.至少不会让阴元广有任何察觉.

“幽阴门高层严禁打听一切有关圣姑的情况.我知道的并不多……”

阴元广生性风流.对于幽阴门女弟子.尤其是年轻貌美的.他都特别注意.

若有看得中的.便会设法接近.几乎沒有不得手的.

一來是仗着阴门主之子的身份.就足以让不少女弟子主动送上门來.也有些故作矜持的.待阴元广略施手段.便半推半就的遂了心愿.

再者.阴元广沾花惹草.勾搭美女的手段繁多.加上一些狐朋狗友的献计献策.一般的女孩子根本无法招架.快的直接成事.慢也不过三五天.就乖乖的投入怀抱.

当然.威逼利诱.霸王硬上弓之类.一直是阴元广的偏好.隔三差五的來一次.调剂一下.活跃活跃气氛还是很有必要的.

为了得到一位美女.毁灭一个家族.这样的事情.阴元广也会偶尔为之.美其名曰真爱的代价.

万花丛中过.片叶都留情.阴元广.果然是姻缘广.无论情缘孽债.不管主动被动.反正他在风月场上闯下的名头.绝不亚于阴门主之子的身份.

然而.自诩风流倜傥情场无敌的阴元广.却在圣姑那里栽了个大跟头.

幽阴门原本沒有圣姑一说.只是在三四年前.忽然有一位姑娘.被幽阴门高层认定为圣姑.才有了这个称呼.

圣姑不是幽阴门的职务级别.却凌驾于绝大多数位高权重者之上.即使辛不仁和阴无为.至少在表面上.都对圣姑恭敬有加.

一般弟子.是很难见到不受门规限制的圣姑真容.但同样视门规如无物的阴元广却有幸见过几次.

圣姑刚到幽阴门那阵.阴元广对她并沒有什么兴趣.在他看來.圣姑貌美如花.算得上美女级别.却达不到倾国倾城的程度.

特别是.圣姑初來乍到.地位就高出阴元广不少.这让他郁闷至极.岂有心情怜香惜玉.

习惯了被人追捧的阴元广.一心想找机会打击圣姑.以便确立自己在幽阴门中的特殊地位.

但随着时间的推移.阴元广不仅沒有成功打压圣姑.反而被她的气质所吸引.

冷傲.漠然.拒人于千里之外.仿佛在圣姑眼里.阴元广根本就不存在.

一年多的时间内.虽然双方并沒有见过几回面.但每一次阴元广都会故意找茬.设法挑衅.希望与圣姑做一番较量.

令阴元广沮丧的是.圣姑从未有过回应.依然保持着一副冷冰冰的样子.

或许是阴元广见过太多一经挑逗便热情似火的庸脂俗粉.却不曾遇到过像圣姑这样冰山般的冷艳女子.

被无视了几次之后.阴元广倒有了一丝猎奇的心理.抛开自己所谓的尊严.在幽阴门四处打听圣姑的來历.

一般的弟子以及长老.对于圣姑的事既不知晓也不敢议论.阴元广便把目光放到了二叔阴无法.和副门主辛不仁的身上.

阴无法虽有幽阴门总护法的头衔.却一贯独來独往.对幽阴门的日常事务并不关心.只知道圣姑是被人从外面掳來.并在老祖的示意下.专门为她设立了一个圣姑的名称.

同时.不允许有人随意打听有关圣姑的任何消息.更不准幽阴门弟子背后议论.违者必遭处罚.

尽管阴元广的身份特殊.可以逃避一般处罚.但阴无法并沒有透露更多.

相比于阴无法的懒散.辛不仁却是一位兢兢业业.不辞劳苦.掌管着幽阴门日常事务的副门主.对于圣姑的來历.自然是了然于胸.

也不知是惧怕阴无为.还是被阴元广的软磨硬泡所攻克.一向胆小谨慎的辛不仁.居然在一次酒后.偷偷说出了很多圣姑的事情.

圣姑被掳來幽阴门之后.被封存了记忆.对于以往的事情.包括來自何处姓甚名谁.一概无法想起.

唯一沒有改变的.就是圣姑喜欢身穿青色衣裙.刚來的时候如此.现在还是这样.

所有记忆.都从进入幽阴门开始.圣姑便是她在幽阴门的名字.

圣姑刚來的时候.几乎沒有修为.辛不仁曾经亲自指导过她的修练.却发现圣姑的晋升速度非常快.

询问过老祖之后.辛不仁才知道.圣姑具有天赐金性体质.适合幽阴门的修练功法.

老祖觉得圣姑底子薄.就吩咐辛不仁.把幽阴门库存的最好修练资源拿出來.让圣姑享用.以便迅速提升修为.

但圣姑在接受上好资源的同时.又被无形中注入一些干扰神智的物事.按照老祖的说法.是为了清除圣姑脑子里的杂念.修练时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.

阴元广所见到的冷漠孤傲.就是被洗过脑子的圣姑.展现在别人面前的模样.并不是圣姑自己刻意为之.

据说圣姑的特殊体质.还沒有完全被激活.所以她的修为至今还停留在战帅巅峰级别.不能成功真正的王者.

沒有冲王成功的原因.除了体质沒有激活外.就是圣姑修为的提升.大多靠了修练资源的帮忙.

仅仅圣姑一人消耗的修练资源.就超过了二十位幽阴门核心弟子所享用的总量.

“地位高.实力强.又怎么样.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.”阴元广像是在感叹.又像是在惋惜.

他曾经拼命追求圣姑.并不是因为爱上她.而是想通过身体的交合.來获取天赐金性体质对自己修练上的巨大帮助.

由于圣姑的不理不睬.阴元广一直未能如愿.也想过锲而不舍.但自从被彩魅施展魅惑之法.过度消耗之后.就失去了男人雄风.只得暂时作罢.

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.悲催的阴元广.在心里不知把彩魅的八辈祖宗骂过了多少遍.

“掳來的……辛不仁有沒有说过.圣姑是什么地方人.”

逸尘心里猛地一震.一个念头从脑子里闪过.连忙追问道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