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八章 你找死啊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像……來自中原地区.”

逸尘灼热的目光.让阴元广一愣.但他所打听到的仅此而已.

“你还知道什么.”

意识到自己的失态.逸尘很快就平复了情绪.若无其事的说道.

“我所知道的都已经说出來了.不敢有半点隐瞒.”

阴元广被逸尘封住了经脉.暂时忽略了身体上的疼痛.但危机感并沒有消除:“看在我言无不尽的份上.你就饶了我这条狗命吧.”

一边说着.阴元广还一边试图翻身跪下.却由于身体不听使唤.只好半躺半跪的窝在地上.脑袋在地面磕得咚咚作响.

“不能饶他……你已经知道了幽阴门的一些机密.如果阴元广说出去.你将死无葬身之地.”

宇文锋早已被逸尘折腾得精疲力尽.却还坚持着偷听二人的谈话.

看到阴元广再次求饶.宇文锋生怕逸尘一时手软.放虎归山成为后患.便忘记了自己也在逸尘的打压之列.

宇文锋对阴元广的恨意.促使他落井下石.哪怕接下來自己也难逃厄运.但只要能看到阴元广死在自己的前面.他就心满意足了.

“呵呵.我差点忘了你.”逸尘闻言.转过头來.对着宇文锋似笑非笑:“你为什么还不求饶.”

自己死到临头.居然还有闲心去管别人的死活.这个宇文锋大概是太恨阴元广了.

“求饶你也不会放过我.干脆.你先杀了阴元广.满足我的最后愿望吧.”

宇文锋说得大义凛然.一点也不做作.虽然算不上英雄.却也称得上好汉.

身为王子.落入幽阴门手中.死已是必然.求饶只不过是给自己增添耻辱.

说來奇怪.要杀自己的人是逸尘.但宇文锋却对逸尘沒有太多的恨意.

得知了弟弟宇文浩惨死的真相.以及一向袒护自己的邹长老.竟然是幽阴门的卧底.宇文锋觉得自己这短暂的一生.活得太窝囊太失败.

从逸尘和阴元广的对话中.宇文锋隐约感到.逸尘并不是幽阴门的人.至少现在还不是.

但逸尘要杀自己.跟他是不是幽阴门弟子.好像沒有太大的关系.

有仇报仇天经地义.宇文锋对逸盟所做的一切.就足以让逸尘毫不留情的将他斩杀.

阴元广是幽阴门门主的儿子.逸尘照样下得了手.宇文锋虽是王子.却也是阶下囚.想要获得宽恕.似乎不太现实.

宇文锋正是抱有必死之心.才敢于提醒逸尘.不要放过阴元广.

此举并非讨好逸尘.想为自己谋得一线生机.而是人之将死.忽然有了一番彻悟.也算是对逸尘告知真相的一种回报吧.

“想得美.”然而.逸尘似乎并未领情.反而厉声喝道:“既然你执意求死.那就给你个痛快.”

说罢.逸尘大袖一挥.一股澎湃战气汹涌而出.

在空中掀起了一阵狂风.瞬间便将宇文锋笼罩在其中.

呼呼~~

逸尘对于战气的控制.早已达到了收放自如的境地.

不过几息之间.來得快去得也快.呼啸着的狂风忽然间又停止下來.

宫殿中一如平常.囚禁宇文锋的铁笼子.依然空荡荡的伫立在角落.似乎并沒有受到狂风的袭击.

但宇文锋却不见了踪迹.只是在发出一声极其轻微的惨叫之后.有几滴鲜血洒落在地面.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味.

一个人.一阵风.瞬息之间.风停人消失.连一点点残渣都沒有看到.

“啊……饶命.求你放过我.我保证不会把任何消息透露出去……”

亲眼见到一个活生生的宇文锋.被逸尘的战气涟漪瞬间吞噬殆尽.连尸体都沒有留下.阴元广吓得面无人色.

整个身体颤抖着.上下牙齿更是哆嗦得厉害.说话也不全乎了.

“这一关的出口呢……”

逸尘自言自语.好像沒有听到阴元广的求饶.自顾自的在宫殿之中寻找着.

正如宇文锋所说.放过阴元广会后患无穷.

阴元广向來睚眦必报.今日受到逸尘如此打压.岂能轻易罢休.

即使阴元广如实向父亲汇报.哪怕沒有添油加醋.以阴无为护犊子的秉性.也不会让逸尘好过.

堂堂中阶战王.斩杀战帅巅峰级别的逸尘.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.

但如果出手杀死阴元广.同样是与阴无为正面为敌.结果依然不容乐观.

与其纠结如何取舍.倒不如先找到出口.离开这是非之地.其余的等自己安全了再说.

“出口.嘿嘿……我以为多厉害呢.还不是要求到我了.”

阴元广眼睛一亮.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:“聪明的话.就赶紧帮我疗伤.我可不希望这样一瘸一拐的走出这里.”

一个将死之人.会寻求一切能够使自己活下去的机会.除非他本身就不想活.

宇文锋一心求死.所以不肯求饶.

阴元广一心想活.求饶却并未得到逸尘的应允.正在惶恐之际.发现机会來临.

巨大的喜悦.让他很快就恢复了阴公子特有的本性.

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出口的位置.但只要迫使逸尘撤去幻影镜.阴元广就可以与辛不仁取得联系.

一旦辛不仁出现.阴元广报仇的机会就來了.首先要加倍折磨逸尘.并让他服下阴魂散.然后再慢慢消遣.

他要通过出口的问題.要挟逸尘.以求保全自己.这也无可厚非.但阴元广变得张狂的模样.却让逸尘非常恼火.

“不想一瘸一拐走出这里.我可以成全……不过.我要让你亲眼看到.沒有你.我照样出关.”

杀或不杀.在这一刻逸尘有了答案.既然怎么做都难以善了.干脆一不做二不休.绝不留下阴元广这个祸害.

嘶~~

宫殿中忽然传來轻微的.如同空气撕裂般的声音.旋即这个宫殿内的气流.变得活跃起來.

在逸尘用幻影镜隔绝了宫殿与外界的联系后.这个封闭小空间的气流受到压制.流动非常缓慢.接近停滞状态.

“不好.幻影镜的很快就要失效.”

帅又奇曾经告诉过逸尘.幻影镜可以屏蔽一个空间.阻止一切信息传递.并可以按照逸尘的意念.释放出虚假信息以迷惑对方.

即便是战王强者辛不仁.也不可能看到宫殿内的实际情况.他所见到的.是逸尘如何顺从阴元广.将萨特王国王子宇文锋斩杀于宫殿之中.

也正是因为幻影镜的神奇功效.才使得辛不仁沒有在阴元广歇斯底里的求救声中.采取任何行动.

但幻影镜的使用时间.有一定的限制.以逸尘目前的修为实力.输入幻影镜的能量.只能够保证幻影镜在三个时辰内.屏蔽整个宫殿的消息.

时间将至.幻影镜的功能逐步萎缩.子母显像石的沟通.也渐渐趋于正常.

“哈哈……辛不仁很快就会看到这里的情况.逸尘.你的好日子到头了.”

看到逸尘眉头紧锁.阴元广顿觉心花怒放.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.让他忘却了浑身的伤痛.

只要活着.这点伤不算什么.随便是辛不仁还是阴无为.哪怕就是胡莱.都能够轻易让阴元广消除伤痛.

至于膝盖骨的修复.就必须要阴无为亲自动手了.这也就是早晚的事.阴元广并不担心.

“哼.我让你得意……”

逸尘从椅子上一窜而起.猛地一脚踢出.一股战气随即展开.在狭小的宫殿之中激荡开來.

“啊……”阴元广条件反射般的惨叫一声.痛苦的闭上了眼睛.

却发现.逸尘这一脚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自己.而是对面墙角处的子母显像石.

不管有沒有幽阴门高层在观看.逸尘都不希望自己的行踪.毫无遮掩的暴露在敌人面前.

虽然幻影镜能量耗尽.不能连续使用.但只要摧毁子母显像石.就可以斩断图像的传递.

嗡..

未等逸尘的战气涟漪触及.子母显像石就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.

整个宫殿剧烈的晃动着.墙顶的石屑被震动纷纷落下.逸尘眼前开始迷离起來.

恍惚中.逸尘觉得背后又是一道光亮闪过.却是进來之后.就自动关闭的大门.在子母显像石的光芒照耀下.缓缓开启.

大门开启的同时.宫殿内的石壁之间.出现无数道裂缝.墙顶落下的也不仅仅是石屑.整块磨盘大的石块.几乎是倾泻而下.

“救我.救救我……”

眼看着逸尘就要离开即将倒塌的宫殿.腿脚不便的阴元广.还沒有來得及享受劫后余生的感觉.却又发现自己仍然处在险境之中.

嘭..

逸尘稍稍犹豫了一下.撩起大脚.将阴元广踢出宫殿大门.

随即身形一晃.逸尘从倒塌的宫殿缝隙中穿行而出.

嗖~~

毫无反抗之力的阴元广.被逸尘突如其來的一脚踢出.整个身体飞也似地.从门外的胡莱等人面前掠过.

啊……

阴元广只來得及发出半声惨叫.余下的声音都被憋回了肚子里.就连整个脑袋.也缩回到身体之中.

“你找死啊……”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.从阴元广的尸体前传出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