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章 众矢之的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灰影的话.犹如在平静的湖面扔进了一颗威力十足的天雷炸.顿时湖水泛滥波浪滔天.

“那个阴影……”

“对.我师兄当时还沒死.魂魄也被他强行收走了.”

“好恶毒的家伙……”

“会不会搞错.看他的样子.似乎沒那么大的能耐……”

“人不可貌相.长得奇形怪状.必有特异之处.”

虽然逸尘从未主动从试练者说过.有关暗黑色阴影收走魂魄的事情.也不想因此而影响试练者闯关的心态.

但是.除了第三关和第六关以外.其余四关的试练通道内.均出现过这样诡异的事件.

起初.只是几位修为达到战帅巅峰级别的试练者.隐约有些异样的感觉.

随着暗黑色阴影的屡次出现.并强行收走伤不致死的试练者魂魄.越來越多的试练者在亲眼目睹之后.相互之间议论猜测.慢慢将此事传播扩散.

所以.灰影的一句话.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反响.

同时.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陶书遥的身上.

“栽赃陷害.”众目睽睽之下.陶书遥百口莫辩.只得求助的看着逸尘:

“老大.你可得给我做主……咱俩曾经一起闯关的.要是我有什么动作.怎么可能会瞒过你的眼睛呢.”

陶书遥知道.在试练者眼中.逸尘是英雄般的存在.他的身上寄托着大家的希望.

只要逸尘出面说句话.无论对错.试练者们应该都不会反对.

陶书遥本想和灰影理论几句.回过头一看.人家灰影说完话后.根本就沒有往这边瞧.而是低着头.像是和宫一鸣在聊什么.

“不错.闯第三关的时候.陶书遥确实和我在一起.并沒有什么异常的举动.”

逸尘用非常肯定的口气.对着大伙儿说道.

“怎么样.老大的话.你们总该相信吧.”

见逸尘帮自己说话.陶书遥立马挺了挺树干似地胸膛.脸上微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.

也不管灰影是否在意.陶书遥还是大声的朝着灰影的方向.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:“只有那个沒脸见人的家伙.才会诬陷我这样的好人.”

得到逸尘的肯定.陶书遥顿觉扬眉吐气.不自觉的把身体直立起來.居高临下的用目光将众位试练者扫视了一遍.

那神情.就像打了胜仗凯旋而归的将军.要接受大家的膜拜一般.

“是啊.我也觉得不会是他.”

“他哪有这样的手段.分明是那个杀手存心嫁祸嘛.”

“逸尘是不可能骗我们的……”

“收走魂魄的.一定另有其人.”

“我们相信逸尘……”

果然.逸尘的话很快就打消了大家对陶书遥的怀疑.

反倒是灰影.在众人眼里.仿佛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小人.

听着这些暖心的话.陶书遥显得非常激动.刚想要发表一下感慨.却被接下來的话惊呆了.

“陶书遥在我身边的时候.第三关并沒有发现暗黑色阴影.但是……”

等大家稍微静下來一点.逸尘缓缓说道:“其余四关.暗黑色阴影出现的时候.陶书遥都不在场.灰影说的沒错.收走魂魄的人就是陶书遥.”

“老大.你……”原本以为得到逸尘的证明.陶书遥可以洗脱嫌疑.却不料逸尘话锋一转.一下子就让陶书遥无所适从.

“陶书遥.第二关.我曾经追踪过暗黑色阴影.阴影消失以后.你在甬道尽头出现.如果你真的沒有修为.又怎么可能独自一人深入到如此隐蔽的险境之中.而且.那里已经越过了第二关的出口之处.

一个试练者.在试练通道内发现了出口.沒有理由放弃出关.而你所谓的神药之说.只不过是情急之下的托辞.朝生暮死菇.虽然具有一定的疗毒效果.但主要是用來治疗烫伤一类的患者.根本沒有你说的那样神奇.

另外.你善于隐藏修为气息.在第三关的试练通道内.你所表现出的.的确与未修练的常人一样.那是因为火属性克制你的身体属性.你不敢妄动.以至于第三关成为了前五关中唯一沒有出现暗黑色阴影的地方.

而第五关.我一直隐藏着暗处.开始也沒有发觉异常.直到试练者与幽阴门弟子大战.产生了伤亡情况.那股暗黑色阴影又蠢蠢欲动.同时.我感觉到一股超越了战王强者的气息.现在想來.应该是你释放暗黑色阴影的时候全神贯注.导致气息泄漏……”

逸尘说得很平静.所有的推测都有足够的证据佐证.容不得陶书遥狡辩.

“你怎么知道.我每一关都进去过.”

陶书遥的脸上红一阵褐一阵.阴晴不定.但对于逸尘的推测.他并不认同:“你不能仅凭自己的胡乱猜测.就把这么大的罪名加到我头上……再说了.我要魂魄干嘛.”

一个人活着.只要管好自己的魂魄.乖乖的呆在身体里面.就已经性命无忧了.

这玩意儿少了不行.像帅又奇那样只有一魂在身的.除了浑浑噩噩的活着.其他想要有点什么想法.估计脑子也不够用.

但是.一个人的体内.只能容下自身的魂魄.即使有那样的本事.把别人的魂魄拿过來.也无法收为己用.

花费心血.冒天下之大不韪.摄取别人的魂魄.并不能给自己带來任何好处.这样的事情.估计一般人不会干.

“要魂魄干嘛.这正是我想问你的……”

逸尘沒有回避陶书遥眼里射出來的诡异目光.将自己的推理和猜测.以及所能佐证的东西.一股脑说了出來:

“从第二关开始.我就怀疑到你.只是沒有证据.更找不到你的动机.直到第四关.面对金色傀儡和超强神魂的时候.灰影曾经追踪过收走魂魄的暗黑色阴影……尽管未能得手.但他却感觉到了一股超出战王强者的气息.

灰影是杀手.有着常人难以具备的敏锐判断力.对任何一点蛛丝马迹.都会迅速作出一定的反应.由于沒有追到气息的主人.灰影不敢妄下断语.而刚才.也就是我一脚将阴元广提出第六关.正好撞上你陶书遥的时候.这股气息再次出现……”

灰影不愿搭理陶书遥.但他已经通过传音的方式.把这一切都告诉了逸尘.

以灰影的实力.当然无法和超出战王强者的那股气息抗衡.不过.他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.陶书遥身上释放出的气息.其实只有一霎那而已.

也就是那短短的一瞬.灰影赫然发现.看似笨拙呆滞.毫无修为的陶书遥.其真正实力.居然高出了所有人的想象.

“嗬嗬……说得煞有介事.可谁会信呢.”

陶书遥怒极反笑.伸出斑驳干燥的枯枝般大手.一边鼓掌一边讥讽的说道:

“如果你们所说的是事实.我为什么还要偷偷收走那些魂魄.既然超出了战王强者.我直接把你们一掌轰死.岂不更加省事……再说了.我现在杀你俩灭口.也不是难事.”

陶书遥的话很有道理.无论是试练者.还是幽阴门弟子.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題.

即使是一位战王强者.在这狭小的试练通道之中.若以空间禁锢的方式.斩杀这些战帅级别的试练者.甚至幽阴门读者.确实不是难事.

何必要鬼鬼祟祟.故弄玄虚.释放暗黑色阴影.去收走死伤者的魂魄.不仅费事.还耽误时间.

“你沒有取走我们的性命.自然有你自己的原因……虽然我也有疑惑.但是我可以肯定.辛戈杀气试练场内.一定有你需要的东西.相对于我们.那些东西对你更重要.”

面对超出战王强者的存在.逸尘并沒有一丝惧怕.或者说.惧怕毫无意义.

“逸尘说得对.”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青儿.挣扎着坐起來.依然是面无表情.但语气毋容置疑:

“辛戈杀气试练场上空的结界阵法.根本约束不了陶书遥……”

“原來是他.”

逸尘的话.曾经让幽阴门弟子将信将疑.但圣姑的一句肯定.几乎打消了他们的所有疑虑.

能够进入到第五关试练的幽阴门弟子.个个实力不凡.而且他们对杀气的敏感.更是超过了其他同级别的试练者.

由于规则的设置.幽阴门弟子提前进入并熟悉试练通道.在逸尘等人闯关之前.他们就隐约感受到了一股不带威压的强者气息.

只不过.圣姑沒有发话.谁也不敢多说.有的甚至怀疑.这股气息是幽阴门高层用來暗中保护弟子的.

“胡说.臭丫头.看我怎么收拾你.”

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的陶书遥.脸上有点挂不住了.冷哼一声.一股毁灭性的威压瞬间笼罩了整个试练通道.

威压似乎并不是从陶书遥身上发出.而是來自于试练通道的各个角落.毫无征兆却又全面覆盖.沒有任何遗漏.

“啊……”

青儿支撑着坐起的身躯.忽然间颓然倒下.一口鲜血从她那樱桃小嘴喷出.染红了身上的青色衣裙.

“阴魂之力..”

随着一声大喝.逸尘的身影迅速出现在陶书遥和青儿之间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