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七章 身在何处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随着轰鸣声的临近,抖动的不再仅仅是试练通道,就连整个空间都在剧烈波动着,

每个人的心底,油然而生出一种恐惧,身体却又难以移动分毫,

“吼,,”

陶书遥把逸尘置于自己的胸口之下,同时大吼一声,

原本粗树枯枝般的身躯,在一吼之后,忽然膨胀起來,

不过几息时间,陶书遥的身体,就变成了一堵厚实的墙,不仅把逸尘护住,而且也挡住了花草争春结界,

陶书遥知道,此举未必能够保证结界内,青儿等人的生命安全,但至少他已经尽力,不为其他,只希望让逸尘明白,自己正在用实际行动,去弥补过失,

唰~~

唰唰~~

被陶书遥这样一变身,试练通道内的呆滞空气,又有了些许流动,

曾经遭到禁锢的龅牙老者,发觉自己的身体稍有知觉,便赶紧一纵身,也顾不得危险,直往陶书遥的身边窜过去,

而翠儿银儿两位侍女,反应本就迅速,趁着能够移动身体,将娇躯一扭,轻喝一声,乳燕投林般的扎向陶书遥的怀中,

“咳咳……”

陶书遥老脸一红,看着两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,毫无顾忌的冲将过來,只好干咳着掩饰自己的窘境,

生死之际,美女也可以放弃所谓的清高,什么男女授受不亲,活着才是硬道理,更何况,像陶书遥这样的人,是男是女还在两可之间,

“妖女,”龅牙老者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句,

西山派的头号诛杀对象,幽阴门的两位冷血杀手,近在咫尺,龅牙老者恨不得一剑同时刺穿她们俩,

可惜此刻能够活动的空间太小,且不说无法祭出兵器,就是伸出双手也是非常困难,

无奈之下,龅牙老者只能龇牙咧嘴,外加怒目而视,以表达内心的仇恨,

但两位侍女的目光依然冷漠,即使面对龅牙老者狰狞的面孔,她们也沒有心思去纠结太多,

类似这样所谓的仇敌,她们已经司空见惯,只是碍于行动不便,不能将对方斩杀于眼前而已,

轰鸣声几近试练通道下方的时候,忽然略微阻滞了一下,像是爆炸趋于尾声,却并沒有中断,

也就是短暂的一霎那,隆隆的轰鸣声就变成了一股汹涌而至的爆破声,

嘭,,

爆炸产生的威能,伴随着轰鸣一路而來,在地下堆积了无数能量,

经由短暂的延缓,终于冲破了阻碍,沿着陶书遥之前引爆天雷炸,形成的地下通道,逆冲而上,

通道的直径被不断扩大,毁天灭地般的能量,如同火山爆发一般,瞬间冲向试练通道,

巨浪滔天,滚滚而來,迅速而无可阻挡,

整个试练通道的顶部,被陶书遥全力轰击都无法打开一个缺口,现在却一下子被全部掀开,

巨石升空,胡乱飞舞,带着尖锐的呼啸声,在炽热的阳光下,如同流星般的四下飞散,

逸尘双耳几乎失聪,连眼睛也迷糊起來,大脑一片嗡嗡作响,

在失去知觉前,留在逸尘脑海中的景象,是陶书遥涨大成一堵墙的巨大身躯,被能量涟漪肆虐过后,轰然炸成碎片,

连同龅牙老者,以及翠儿银儿,都伴随着陶书遥身体的碎片,瞬间越过试练通道的上空,不知所踪,

花草争春结界,虽然被陶书遥挡住了部分能量,但还是难以抵挡气势如虹的能量冲击,

支离破碎的青绿色结界残渣,被淹沒在滔滔不竭的能量洪流之中,

青儿,田涛,梦剑文,灰影,以及宫一鸣,几乎连身影都未出现在逸尘眼前,

三年一度的辛戈杀气试练场,至此完成了其历史使命,未等封存于地下,却被地下能量轰上了天空,

“糟糕……”

千里之外的辛不仁,也被这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所震撼,

一股不祥的预感,让他面如死灰,整个人心里一沉如坠冰窟之中,

來不及过多思忖,慌慌张张的辛不仁,在第一时间将身体化着一道流光,消失在茫茫的虚空,

这是天罗大陆史无前例的一次大爆炸,虽然地点是人迹罕至的辛戈沙漠,但由于正值幽阴门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开放时期,依然得到了非常高的关注度,

沒有人能够想到,西山派为了报仇,沒有炸死两位侍女,却被陶书遥抢了天雷炸,

而陶书遥无意中的失误,偏偏又摧毁了辛戈杀气试练场,

幽阴门圣姑以及两位侍女,加上第一位闯过辛戈杀气试练场第六关的试练者逸尘,都在这爆炸声中失去联系,

更重要的是,这次轰炸让幽阴门策划了多年的一个阴谋,还沒有付诸实施,就彻底宣告了失败,

当然,幽阴门高层的怒火,并不是其他人所能够感受得到的,

暮霭沉沉,天地苍茫,

逸尘残留的意识,无牵无拌的飘荡于莫名的空间之中,

不知身在何处,混迹于无边无际的沙尘石屑,逸尘对身体已经失去了感应,

被灼浪轰飞的那一刻,陶书遥身体的残渣,为逸尘挡住了最为致命的一击,也给逸尘留下了一线生机,

尽管对不男不女行为怪异的陶书遥,从未有过好感,而且此次轰炸的始作俑者也是陶书遥,

但危难之际,陶书遥粉身碎骨的倾力相救,依然让逸尘心存感激,

斩杀阴元广,强行收走未死试练者的魂魄,使得陶书遥给大家留下了并非善类的印象,

而以自己的身躯护住逸尘,以及龅牙老者和两位侍女,甚至减缓了滔天能量对花草争春结界的冲击,却又让陶书遥以一个英雄的形象展现在大家面前,

可惜的是,现在沒有人知道,被他所救的这些人,还有沒有生存下來的可能,

逸尘沒死,却也不能确定自己还活着,

飘荡了一阵之后,忽然受到一股强大的引力牵引,逸尘的意识逐渐变得清晰起來,

“我还活着,”

这是爆炸后,逸尘第一次相信,自己的身体并沒有完全被毁,

至少,能够被引力羁绊,就说明自己的意识依然存在于躯体之中,

呼呼~~

凄风惨惨,如泣如诉,

迷茫的风沙中,一片枯黄衰败的萧条,

尽管不知道躯体的伤势严重到什么程度,但逸尘很庆幸的是,自己的意识,视觉,听觉,都在慢慢恢复,

对身边的感知越多,逸尘的心就更往下沉,

呜……

嗷……

昏暗的光线中,魅影幢幢,夹杂着凄厉的叫声,

隐隐约约,有无数的影像从逸尘眼前掠过,看不清面容,甚至就沒有面容,只是介于虚无和实质之间,类似于幻影的东西,走马灯般的绵延不断,

但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,却清晰的传入逸尘耳中,

这些幻影似乎围绕着逸尘在转圈,一会儿有新成员加入,挤掉原先靠近逸尘的那些,然后,又有新的一批,轮换着占据距离逸尘最近的位置,

对身体尚无知觉的逸尘,分明从这些若有若无的幻影中,感受到了令人骇然的戾气,还有冲天的怨气,

幻影伴随着逸尘,在这一片不知名的空间,盘旋着缓缓下降,

轻飘飘的随风飞舞,逸尘好像失去了重量,即使是幻影的飘移,也足以对逸尘产生一丝引力,

忽然,一股令人窒息的阴森之气,毫无预兆的压迫而來,逸尘的意念猛然间一滞,几乎脱离了自己的精神力控制,

啊~~

逸尘用尽全力的一声大吼,却被幻影凄厉的叫声所掩盖,

反馈到逸尘耳中的声音极其微弱,若不是早已熟悉自己的吼声,恐怕都无法听见,

集中精力,用意念去探知身体,却颓然的发现,原本属于自己的身躯,现在已经完全不听使唤,

面对空间中源源不断的各种气息,逸尘希望通过身体的控制,释放出生机之力來保护自己,

然而,失去响应的身躯,根本不接受意念的指引,

虽然还有呼吸,也有意念,但遭到阴森气息的笼罩和侵扰,逸尘觉得自己已经趋向于死亡,

“逸尘,坚持住,”

隐约中,逸尘听见了青牛细若蚊蝇的呼唤声,很遥远也很清晰,

呼呼~~

一丝丝微弱得难以察觉的气息,缓缓飘到逸尘的眼前,只有通过意念的感应,才可以轻轻的吸入,

生机之力,

逸尘的精神力猛地一阵,身处阴森气息包围之中,唯有生机之力方能维持自己生命的继续,

青牛在关键时刻,将救命的生机之力,输送到逸尘的身体之中,

看似微不足道的一丝,却顺利的与逸尘体内原有的生机之力,取得联系,

“呜啊……”

身体的反应,让逸尘欣喜不已,刚想活动一下筋骨,却忍不住张开大嘴,失声痛叫,

通过生机之力的感应,逸尘可以确定,这具躯体完全属于自己,

但是,浑身上下让他撕裂般的疼痛,却又让他怀疑,这具躯体还有沒有一处完好的地方,

手脚能动,身体能动,当然,也就是能动而已,至于怎么动,则不受逸尘的指挥,

每动一下,都伴随着剧烈的撕痛,而且是那种无法承受的剧痛,

“先别动,尝试着与我沟通生机之力,”

青牛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