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二章 柳哥莺妹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只幽冥之晶同时发动攻击.即便是青牛本人也难以对抗.但是圆球却可以确保逸尘不受伤害.

这就是防御型结界的威力所在.不以单纯的实力比拼.而是沟通自然法则.形成极强的防御功能.

吱吱~~

两只幽冥之晶攻至逸尘跟前.被圆球拦住.相互之间用别人听不懂的叫声交流了一下.

继而转身.似有恋恋不舍之意.围绕着圆球转了一圈.一步三回头的悻悻离去.

嗡~~

阴阳隙的空间猛地一震.又是一道绿色光芒闪过.

一个比两只幽冥之晶加起來的体积还要大一半的绿色光团.从三百米外的暗处飞來.

“还真有三只幽冥之晶.逸尘小心.”

青牛心里一凛.将身躯迅速变大.挡在圆球之前.如临大敌般的注视着前方的动静.

仅凭空气中激荡着的气息.青牛就可以判断出.最后出现的幽冥之晶.实力远在前两只之上.

若是对方全力进攻.蕴含着生机无限的圆球.估计也只能坚持一刻钟左右.

为今之计.除了逃跑别无他法.

青牛硕大的身躯.给逸尘增加了一道屏障.但这只是表面上的.

此举的目的.仅仅是通过威势震慑一下对方.毕竟以一对一.即使是最强的一只幽冥之晶.也不是青牛的对手.

万一对方联袂而攻.青牛就会奋力一搏.不为取得胜利.只要缠住对方.给逸尘腾出一定的时间逃离.

倏倏~~

就在青牛全神戒备的时候.先前的两只幽冥之晶.在中途截下后來的同伴.

经过一番交流.三只幽冥之晶都放弃了对逸尘的攻击.缓缓往后退去.

奇怪.

危机暂时消除.青牛暗暗长吁了一口气.却又对幽冥之晶的举动大为疑惑.

既然是保护比翼花.面对一切靠近比翼花的敌人发动攻击.那么.逸尘一口气将此处的五朵比翼花尽数摘取.必然会成为幽冥之晶的最大敌人.

青牛实在找不出.让幽冥之晶放弃攻击的理由.但目前身处险地.全身而退才是最重要的.

“那五朵比翼花加起來.还沒有这一朵的药效大.”

就在青牛准备和逸尘离开阴阳隙之际.久违了的声音.再一次出现.

正是上一次提醒青牛.说出阴阳隙内藏有三只幽冥之晶的那个声音.

“你是何人.目的何在.”逸尘听得此言.禁不住停下脚步.试探道.

自从进入阴阳隙.并沒有见到一个活人.但三番五次的听到善意的提醒.

这声音明显是男人发出的.和莺妹的声音完全不一样.

逸尘搜遍脑海.也找不出与这二位相关的任何记忆.

既然是素不相识.对方为何屡次在关键时刻.说上一两句对逸尘很有帮助的话.

结合刚才三只幽冥之晶的反常举动.逸尘知道.这其中或许另有玄机.

“我叫柳哥……你们冒险來到阴阳隙.却只取到五朵功效不算最好的比翼花.颇为可惜.”

同样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.听声音像是一位年轻的男人.说得很平淡.不带一丝感情 色彩.

仿佛在以老朋友的身份.惋惜逸尘这次的行动并未取得最好成绩.

“听柳哥的意思.这里还有功效更好的比翼花.”

东方大帝和逸尘的交易是比翼花.却沒有指定是哪一朵.更沒有强调功效的强弱.

但既然來了.若是沒有拿到药力最强的比翼花.逸尘也觉得此行事倍功半.

“有.只有一棵.不过.你得答应我一件事.否则.就算你能够破开幽冥之晶的防护.也只能拿到一朵毫无用处的残花.”

声音不紧不慢.明明是提出条件.却又像在叙说别人的事情.与己无关.

逸尘感叹于柳哥的淡定.同时也好奇.对方究竟会提出怎样的条件.

“在我沒有看到比翼花之前.一切都是空谈.”

只要幽冥之晶还在.逸尘就不敢说安全无忧.但柳哥的话.又具有太大的诱惑.让逸尘不忍离去.

“前方五百米偏左……幽冥之晶的极限距离是一百五十米.”

柳哥不仅说出比翼花的位置.而且还把安全距离一并告诉了逸尘:

“你阴魂虽强.却也难敌三只幽冥之晶的联袂出击.它们放弃攻击的原因.就是为了保护剩下的唯一一朵比翼花.”

子时将至.阴阳隙的能见度降低.顺着柳哥所说的方位看去.前面一片朦胧.

往前行走了两百米之后.逸尘的眼前一亮.柳哥果然所言非虚.

三百米外的一处平缓地带.伫立着一朵硕大的比翼花.

展开的花瓣.每一片都有两尺左右的方圆.比起之前那五朵巴掌大的.这一朵比翼花简直算得上是巨大了.

哪怕只是粗粗看了一眼.逸尘就感觉到.就算以貌取花.这朵比翼花的质量也绝对属于顶级水平.

“看到了.你有什么条件.”

俗话说不见兔子不撒鹰.现在见到比翼花了.总得让人家说说看.至于能不能达成一致.或者讨价还价.到时候见机行事便是.

“算不上条件.我想求你帮我们到鬼域走一趟……”

一直很淡定的柳哥.忽然间忸怩起來.逸尘虽然看不见他的面容.却明显感觉到对方的犹豫.

似乎在做一件强人所难的事情.内心激烈挣扎着.几次话到嘴边.又被柳哥咽了回去.

逸尘静静的等着.他知道柳哥的话还沒有说完.其真正的目的也沒有表达出來.

柳哥沒有现身.却能够清晰的看到逸尘那张坚毅的脸庞.几经思量终于再次开口:

“去鬼域很危险.但是.我真的不想再等上几百年……我们已经等待得太久了.能遇上一位阴魂超强的人不容易……其实.在这里近千年了.除了今天.就从來沒有遇到过真正的人……”

黄泉裂阴阳隙深藏于地下千里.远离人类的视线.即使曾经听过传说的人们.也逐渐淡忘.无人涉足已成必然.

若不是陶书遥歪打正着.轰开地下空间.逸尘也未必能在今日踏入其中.

柳哥终日所见.除了云层变化以外.无非就是大批的怨灵.以及三只幽冥之晶而已.

“你是如何看得出.我有超强阴魂的.”

被困阴阳隙千年之久的柳哥.难得见到像逸尘这样的大活人.加上心有所求.内心激动倒在情理之中.

但是.这里阴阳相隔.他并不能进入阴间.更是无法看见逸尘与厉鬼之战.超强阴魂一说难免牵强.

“这个.我……”

便在此时.一阵黑暗袭來.整个阴阳隙一片寂静.

柳哥的话尚未说完.却突然间戛然而止.

“柳哥……”

几息过后.黑暗稍稍褪去.虽然还是朦胧一片.但逸尘已经能够看见阴阳隙和比翼花了.

轻轻的呼唤了几声.并为听见柳哥的回答.

“子时已到.逸尘.要不要直接挖出比翼花.”

青牛环顾四周.发现刚才的光线变化.是亥子两个时辰交界的反应.

摘取比翼花的最佳时机.还剩下最后的一刻钟.如果耽误时辰.至少要等到下一个亥末.

阴阳隙充满危机.白白在这里等上一天.可能还会遇到更多的麻烦.

依青牛的意思.不如布置生机无限.竭力阻挡幽冥之晶的攻击.估计能够支撑到逸尘挖出比翼花.

“不行.”

莺妹的声音悠悠传來:“若是强行把我们驱出.你只能得到一朵毫无价值的比翼花.”

在柳哥消失不久.莺妹出言劝阻逸尘不要轻举妄动.

“莺妹.你直接告诉我.怎样既能帮你.又可以拿到沒有缺损的比翼花……”

逸尘受过莺妹的恩惠.也曾答应要帮她.尽管时间紧迫.但逸尘还是示意青牛暂时停止行动.

“他俩是一伙的.说不定也是怨灵之类.刻意阻止你的.”

在这里多呆一会儿.就多一份危险.青牛肩负着保护逸尘的重任.自然不甘心接受别人的摆布.

一边说着.青牛一边鼓动能量涟漪.准备布置生机无限.冲入幽冥之晶的守护圈.

“慢.我跟柳哥是一伙的.却不是怨灵.也不会阻止你们摘取比翼花.”

莺妹娇喝一声.又觉不妥.转而以温和的口气说道:

“逸尘.我原本不好意思开口求你.但既然柳哥说出了比翼花的所在.我就把利害关系告诉你……愿不愿意帮我们.你自己斟酌.我绝不强求.”

言辞恳切.沒有半点虚伪.就像在阴间之时.莺妹屡次帮助逸尘.却仍然沒有挟恩图报.

甚至在逸尘主动提出报答的时候.莺妹反而力劝逸尘先行离开是非之地.却只字不提自己的心中所求.

“莺妹.还是那句话.你若有差遣.我定当尽力.”逸尘字句铿锵.毫无做作.

“逸尘.你……”青牛不解.两只牛眼瞪得圆圆的.直勾勾的看着逸尘.

心里却在想.莺妹的声音确实动听.让人忍不住有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.但人家还沒露出真容.你小子就一头栽进去了.

这也太那个啥了吧……

“我和柳哥是一对苦命恋人……”

莺妹沉浸在往事之中.并不理会青牛的打岔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