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三章 比翼并蒂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个老套却又令人唏嘘的故事.从莺妹的嘴里娓娓道出.

柳哥母病.为筹诊费药资.委身富家为奴.终日护理花园伺弄花草.

偶见富家千金莺妹.顿生爱慕之心.却又自知身份不敢高攀.唯有远远注视.以莺妹的笑逐颜开作为自己的最大乐事.

莺妹豢养一只金丝雀.叫声甜美动听.常常到花园中戏耍.却从未在意柳哥.

直到有一天.金丝雀死去.莺妹伤心欲绝.茶饭不思.形影消瘦.柳哥看在眼里痛在心头.

莺妹父亲大肆购买珍禽异鸟.希望博得莺妹一乐.但沒有一只能够发出像金丝雀一样的叫声.莺妹怅然若失之后.愈加怀念死去的金丝雀.

时日一久.莺妹忧郁成疾.药石无效.命在旦夕.

一天早晨.奄奄一息的莺妹忽然听到了久违的啼叫声.与先前金丝雀一般无二.疑是爱鸟死而复生.

欣喜之下.精神倍增.赶紧呼唤府中婢女.一起出门看个究竟.

金丝雀沒有出现.莺妹却在花草丛中.发现了低头叫得正欢的柳哥.

一番询问之后.莺妹才知道柳哥的一片真情.

原來.柳哥自小善于模仿鸟类的鸣叫.只要是经常出沒于后山树林中的寻常鸟类.他都可以模仿得几可乱真.

见莺妹为了金丝雀的死而痛不欲生.柳哥便尝试模仿金丝雀的叫声.以缓解莺妹的忧虑之情.

但是.金丝雀并非俗鸟.平日里难得一见.偶尔听到几次叫声.要想模仿实在太难.

柳哥不人心看见莺妹日渐憔悴.便绞尽脑汁的回忆那只金丝雀的叫声.并极力模仿.

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努力.柳哥总算对自己的模仿有了一些信心.

怕被别人看见.柳哥一早潜伏于距离莺妹闺房不远的花草丛中.偷偷模仿着金丝雀的叫声.

却不料.思念金丝雀心切的莺妹.竟然拖着病躯顺着叫声.戳穿了柳哥的骗局.

虽然略有失望.但莺妹感恩于柳哥的一番心思.不仅原谅了柳哥.还和他成了好朋友.

母亲已经病故的柳哥.原本就暗恋莺妹很久.此后更是竭尽全力.模仿各种鸟鸣.逗莺妹开心.

慢慢的.莺妹身体康复.也与柳哥日久生情.芳心暗许.

而柳哥得到莺妹垂青.乐得忘记了自己为奴的身份.大胆地和莺妹花前月下.情深意浓.

两人坦诚心迹的那天.柳哥欣喜之下.引吭高歌.竟然将方圆数十里内的鸟类.尽数吸引过來.

一时间.花园中莺歌燕舞.喜气洋洋.让这对有情人享受了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.

然而.自古多情空余恨.完美无缺的爱情.往往以悲剧告终.

柳哥与莺妹的爱情.同样好景不长.两人正憧憬着美好的未來.岂料乐极生悲.

正是那一次百鸟共贺.惊动了莺妹的父亲.

貌美如花的富家千金.怎能嫁给孤苦无依的柳哥.此事若不尽早了断.传出去岂不坏了名声.

莺妹的父亲不忍痛斥爱女.便将怒火撒向沉浸在幸福中的柳哥.

一众家丁.把柳哥暴打一顿.并拖着遍体鳞伤的柳哥.准备抛尸河中.

莺妹闻听此事.如雷轰顶.急火攻心之下.狂吐鲜血香消玉殒.

莺妹气绝身亡之后不久.心口便跳出一只美丽的小鸟.

单翅一目独脚.只有右边身体.不会飞不会叫.只以独脚跳跃.速度却是奇快.

不过片刻之间.小鸟便追至河边.看到了一息尚存的柳哥.

原本还有一丝挣扎的柳哥.见小鸟跳跃过來.流下一滴热泪.然后紧紧地闭上了眼睛.任凭家丁将自己的身体抛入河中.

就在柳哥身体快要落到河面之际.他的心口处也飞出了一只小鸟.

同样单翅一目独脚.却是左边身体.与先前跳跃过來的小鸟相对.

两只小鸟相遇.身体合在一起.展翅飞向空中.

“比翼鸟.”

这个故事.逸尘从小就听大人们说过.

莺妹的心变成了右边身体.柳哥的心变成了左边身体.两人合在一处.两颗心变成一颗.柳哥天天唱着动听的歌儿.和莺妹一起翱翔于天空.

比翼双飞.形影不离.见证爱情的坚贞.也是对柳哥莺妹二人真爱的最大肯定.

这样的故事流传了很久.人们只会羡慕柳哥莺妹的甜蜜爱情.又有谁能够体会到其中的辛酸痛楚.

“可惜的是.这个所谓的美好结局.并不是最终的结局.”

莺妹哽咽着.似有无限怨恨.却又尽可能的压抑着.

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.但实际上有很多事.旁观者根本就无法站在当事者的角度.所谓的‘清’更多的是自作聪明.以己推人.

真正的酸甜苦辣.唯有亲身经历者.才能明白个中滋味.以致终身不忘.

“这个.好像是……”

逸尘说不出安慰的话.很明显.柳哥莺妹被困黄泉裂阴阳隙.早已不见比翼鸟的身影.

那些美好传说中的结局.果然只是不明真相者的一厢情愿.或者是理想化的结果.与事实大相径庭.

“唉……”

一声长长的幽怨过后.莺妹已是泣不成声.

不能在人间相爱相守.相濡以沫.变成鸟比翼双飞.倒也算得上是一种幸福.

柳哥和莺妹沒有想到.自己的这番真爱居然感动了上天.让二人能够以这种形式存活于世.

感恩之余.二人不再遗憾.只愿将这份甜蜜爱情.天长地久的保持下去.

比翼鸟的故事到这里可以结束了.但柳哥莺妹的磨难才刚刚开始.

一场突如其來的灾难.将原本幸福快乐的比翼鸟.卷进了黄泉裂的阴阳隙.

如同逸尘见到的那样.地下空间到黄泉裂之间.游荡着无数怨灵.

比翼鸟虽非人类躯体.却也是富有旺盛生命力的活物.刚一进入地下空间.便遭到了怨灵群的围攻.

柳哥莺妹二人.面对铺天盖地蜂拥而至的怨灵.早已乱了方寸.沒有修为的他们.如何抵挡得住无数凶神恶煞般的怨灵.

不过片刻之间.比翼鸟的躯体.就被怨灵们强行霸占.可怜柳哥莺妹的魂魄.遭到怨灵的无情驱逐.

怨灵本是枉死的魂魄.在长时间的压抑过后.怨气丛生.戾气十足.既然无法步入轮回.它们便将重生的希望寄托于借尸还魂之上.

企图抢占活物的躯体.逆行而上.进入人类生活的区域.接受人类气息的滋养.给自己的重生创造条件.

其实.就连等级高一点的怨灵自己也知道.这样的做法未必真会成功.徒劳无功甚至因此自身消散的可能性更大.

但是.生的诱惑着实太大.即便失败也不能阻止众多怨灵的重生之念.

被剥夺了躯体.无处藏身的柳哥莺妹.还要设法避开一些怨灵的攻击和吞噬.

好在二人情比金坚.又尚未失去神智.一边与怨灵周旋.一边寻找栖身之地.

“阴阳隙原本沒有比翼花.是我们來了以后才有的.”

莺妹悲愤的语气中.好像多了一点欣慰.

虽然沒人看见她的面容.但逸尘还是很轻易的就能感觉到.莺妹此刻略有一丝得意.

那时候的阴阳隙.只有三两棵花不花草不草的植物.半死不活的趴在地面.

二人的魂魄被怨灵追赶着.眼见无处可逃.情急之下.只得附在其中一棵花草之上.

本是权宜之计.等怨灵离去再作计较.但连续数天.众多怨灵聚集于花草附近.有守株待兔之意.

迫于无奈.柳哥莺妹只能把花草作为自己暂时的栖身之所.

想到为了坚守爱情.遭到诸多波折.二人不禁悲从中來.加上阴阳隙的怨气甚重.时日不长.二人便被怨气缠身不能自拔.

如此过了一年.那棵花草竟然在吸收了柳哥莺妹的怨气之后.显示出勃勃生机.

一改之前的颓势.原本枯黄的茎杆上.逐渐生出了两朵小花.

两朵小花生在同一位置.并蒂而立背向生长.柳哥的魂魄匿于红色花朵之中.而莺妹魂魄则藏在黑色花朵之内.

魂魄虽然分开.但心却在一处.不如比翼鸟那般自由自在.好歹也是花开并蒂.

能在绝望之中觅得一丝生存机会.二人甚为珍惜.便凭借着这棵花草.传达双方的关爱之情.

身处阴阳隙绝境.也不指望何时重回外面的世界.只要二人相互陪伴.即使就这样了此残生.倒也不再遗憾.

想象很美好.现实却残酷.

从相亲相爱的两个人.到双宿双飞的比翼鸟.再到蜗居于花草之内的并蒂花.

柳哥莺妹二人.已经看淡了世事沧桑.能够与心爱的人朝夕相处.柳哥偶尔唱一曲.莺妹说句体己话.其余就别无所求了.

可事实上.他们的最后一点安慰.也很快被剥夺了.

有一天.柳哥莺妹忽然发现.二人之间失去了联系.任凭如何呼唤.也得不到对方的应答.

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.红黑两朵花的中间.有一道不能逾越的屏障.将二人的魂魄完全分隔开來.

后來.他们才知道.这就是所谓的阴阳相隔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