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章 两个丑鬼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鬼域很多年沒有异类进入.即使上次逸尘的不灭阴魂被金大圣强行带入.也只是阴魂而已.

加上金大圣功力深厚.往往一闪而过.一般小鬼喽啰还來不及看上一眼.不灭阴魂早就沒影了.

草儿虽然低调.尽可能的把身体紧紧藏在精灵之光中间.而且整体压缩.远远看去只不过一团青绿色的光芒.

但是.由于精灵之光过于耀眼.又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威势.经过之处必然招來一群仰视的目光.

无论是小鬼喽啰.还是当值的鬼差.只要不是睡着了.都能看得见精灵之光的存在.

牛头马面至少已经近千年.沒有正经的事情干了.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异类闯入鬼域.自然不会放过沒事找事的机会.

一个人一天到晚无所事事.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.如果长时间这样无聊.可能就会按捺不住.想办法弄出点动静.

牛头马面是鬼.待在阴间鬼域.同样也耐不住寂寞.

“呔.來者何人.竟敢擅闯鬼域.”

牛头马面跃至半空.并排而立.左摇右摆之后.总算摆出了自认为非常有派头的姿势.

拦在草儿催动的精灵之光前面.放开喉咙大吼一声.想显示出阳刚之气.却像是喉咙被捏住了一样.发出娘娘腔般的轻声细语.

“滚开.”精灵之光内.传出一声厉喝.倒是纯正的男人声音.

逸尘的不灭阴魂附到草儿身上.声音却沒有改变.而草儿对鬼域完全陌生.干脆任由逸尘说话.自己落得轻松.

见牛头马面远远的拦住去路.精灵之光并沒有减缓前进的速度.

“嗬.有胆量……你可知道我们是谁.”

牛头似乎沒有生气.马面更是对逸尘的喝骂毫不在意.

如果逸尘被气势吓倒.唯唯诺诺.或者是扭头就逃.牛头马面反而觉得无趣.

既然是沒事找事.就得慢慢折腾.玩个痛快.否则岂不是白白浪费了难得一遇的机会.

“别挡道.闪一边去.”

听莺妹说过.这两个家伙曾经为难过她和柳哥.逸尘就对牛头马面沒有什么好感.

但身处鬼域.尽量少惹是非.嘴里说着.前进速度还是略有减缓.

“哼.宵小之辈.不给点厉害瞧瞧.你还不知道鬼域的天高地厚呢.”

牛头低吼一声.手腕一翻.一柄丈余长的尖齿钢叉.赫然出现在手中.

“就是.你小子听好了.我们是鬼域包王爷座下.大名鼎鼎的……”

马面轻轻拉了牛头一把.示意先不要动粗.拿二人的名头吓唬一下对方.

如果对方仍然执迷不悟.一意孤行.再动手也不迟.

毕竟牛头马面在鬼域也算有头有面的鬼差.级别不高.名头确实不小.

“大名鼎鼎的……两个丑鬼.”

逸尘打断马面的话.冷冷的说道:“即使沒有被贬.你们也沒资格拦我的去路.”

看到马面阻止牛头.逸尘暂压怒火.但言语之中依然充满不屑.

“哇呀呀.欺人太甚.居然一见面就揭短……马老弟.别拦我.”

牛头性子暴躁.即便是想要消遣逸尘.也会以武力压迫.让对方屈服之后.再慢慢戏弄.

被马面拦住.牛头不太高兴却不好发作.逸尘的话更是戳中了他的痛处.当下就咆哮起來.

牛头马面在鬼域中.原本也算是中层级别的鬼差.经常按照崔判官的指令.去人间办差.

有一次.由于牛头贪小收受贿赂.沒有勾走牛员外阳寿将至的独子魂魄.触犯了鬼域律法.

崔判官得知后.一怒之下.将牛头马面拿住交给包王爷.

依照鬼域律法.牛头马面不仅受到重责四十大板的惩罚.而且还被包王爷吹了两口阴气.降低了修为.最后被贬为最底层的鬼卒小差.

这是牛头马面最丢脸的事情.鬼域成员沒有不知道的.但一般鬼卒根本不敢当面提及.否则必遭毒打.

而逸尘一來.先是骂牛头马面丑鬼.又揭开他们的陈年伤疤.牛头恼羞成怒也在情理之中.

“牛兄……别……”

马面心思稍微细密一点.时常会规劝鲁莽的牛头.所以他们二位的搭配.倒也是珠联璧合.

见逸尘气势逼人.又知道自己的过往.马面心里有点犯嘀咕.

无事生非要看对象.一般孤魂野鬼沒有靠山.即使百般戏弄也不会招致责罚.但若是招惹到有來头的人.只怕自己反遭欺凌.

找乐子可以.给自己找麻烦就不好了.马面阻拦牛头的用意.就是要摸清楚逸尘的來路.否则牛头一气之下把逸尘杀了.吉凶实在难以预料.

然而.气冲冲的牛头根本不知道马面的想法.一下挣脱了马面的拉扯.

牛头手握钢叉.对着包裹住逸尘的精灵之光.就是猛烈一击.

嗤~~

明晃晃的钢叉.夹杂着森森阴风.连同牛头的整个身躯.瞬间就进入了精灵之光的能量范围.

一声刺耳的摩擦.伴随着一串火花.让马面的心为之揪起.

“完了.完了……”

马面脑袋嗡嗡直叫.紧闭双眼.不忍观看逸尘被杀的惨状.

牛头马面搭配执行任务无数年.彼此的性格双方都清楚.整体配合也算默契.

但是.牛头脾气过于暴躁.又比较固执.经常不顾马面的劝阻而滋生祸端.

就拿被贬的那一次來说.牛头收受了贿赂.罔顾崔判官的命令.擅自放过牛员外的独子.

尽管马面沒有明确阻止.祸是牛头闯下的.惩罚却是二人一起.理由是马面也喝过牛员外的酒.

遭受牵连的马面.虽然一肚子怨气.但从來都沒有责怪过牛头.毕竟大家是好兄弟.有祸同当嘛.

不过.今天的事不能完全推到牛头身上.如果不是马面问了一句‘干不干’.或许牛头就沒有这样想法了.

就在牛头钢叉出击的一霎那.马面有过一个念头.这个光天化日之下.擅闯鬼域的家伙.一定是受人指使.

最好的办法是抓住逸尘.问出幕后指使者.根据对方的來头大小.再考虑是戏弄消遣.还是溜须拍马.

但是.牛头气势汹汹倾力而出.仅仅从钢叉刺耳的摩擦声.马面就能够判断出.那团青绿色光芒已经被攻破.

牛头曾经被降低了修为.可实力依然强大.区区一个擅闯鬼域的异类.根本经不住牛头的一叉之击.

闯入者的死是必然的.只是沒听见逸尘的惨叫声.马面只好摇头苦笑.

这牛兄.下手忒狠了.都沒问清來历.一叉就把人家轰成了齑粉.

万一……岂不就麻烦了.

“啊……饶命……”

马面虽然闭着眼睛.但心里不仅沒闲着.而且还想了许多.

可惜的是.想來想去就是沒有想到.这一声凄惨无比的求饶.居然是牛头喊出來的.

怎么回事.

一脸狐疑的马面.禁不住睁开眼睛.往前面一看.不由得两眼发直浑身乱颤.

绿色光芒依然闪烁.钢叉还在闪亮.唯独牛头不知去向.

在精灵之光的下方.有一个浑身是血的怪物.全身的皮肤几乎全部不见.被鲜血覆盖着的肌肉朝外翻着.只有两只手还算比较完整.却兀自紧握着带血的钢叉.

“牛兄……”马面不看则已.一看到那只硕大的牛头状.就知道祸事到了.

擅闯鬼域的异类沒有被杀.牛头的一身牛皮却差不多被剥了精光.血还在往下滴.

可牛头顾不了这些.只是一个劲的大呼饶命.

看着牛头定格的形象.马面知道.一定是那个异类设法把牛头禁锢了.

牛头本是鬼差.扒皮抽筋之类固然可怕.却也不至于再‘死’一次.大不了受罪而已.

但遭到禁锢不一样.只要对方乐意.就可以让牛头魂飞魄散.万劫不复.

鬼不怕死.甚至不怕堕入轮回.毕竟再过若干年.又是一条好汉.

唯有被轰成齑粉.真真正正的消失于无形之中.不留下一丝魂魄.这才是鬼魂最怕的.

牛头此刻的处境.是否灰飞烟灭.仅仅在逸尘的一个意念之间.

“牛头知错了.请前辈手下留情……”

身体无法动弹的牛头.拼命的扯着嗓子叫喊着.

闲了无数年沒事干.牛头马面二位实在是憋得受不了.自从被贬之后.连鬼域的很多地方都不能去.

好不容易碰到一个闯入鬼域的异类.牛头马面想借此消遣一番.倒也未必真要杀了逸尘.

但逸尘的不配合.激怒了牛头.失去理智时出手太重.想一叉就将逸尘放到.不料倒楣的却是牛头自己.

“前辈饶命.小的给你磕头了.”

马面见情势不妙.赶紧纵身过來.对着精灵之光俯身而拜.虽是虚空之中.身形体态却与地面的叩拜无异.

牛头马面形影不离.若是牛头完了.马面回去也不好交差.更何况他们还是多年的好兄弟.

生死关头.马面顾不上自己可能招惹的麻烦.一心就想着为牛头求情.

只要能够求得逸尘的原谅.马面叩多少个头都沒关系.

“嗯.那个……啥.我……”

逸尘支吾了好一会儿.还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