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五章 娘娘献计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无常娘娘还阳.”原本还是疑惑.这下逸尘就直接懵了.

在鬼域.即便是鬼王级别的高层领导.也不是每位都有老婆.而白无常勉强算得上中层鬼差.居然享有貌美如花的无常娘娘.以及两位粉雕玉琢的孩子.

仅凭这一点.就足以羡煞一众鬼差.就连几乎形影不离的黑无常.也自叹弗如.

白无常身为鬼差.和无常娘娘结为夫妻.自然都不是阳间的人类.

一旦无常娘娘还阳.白无常岂不又回归到孤家寡人的行列.而且听说他们两口子非常恩爱.怎会轻易说出还阳二字.

难道白无常见异思迁.又看中了那位鬼域美女.要换一位无常娘娘.要不.就是和黑无常兄弟情深.宁愿抛妻弃子.兄弟二人……

咳咳.逸尘觉得自己有点邪恶了.不过.他依然无法弄清白无常的话中之意.

“对.我沒有办法让她还阳.才决定娶了她……”

或许感觉到逸尘的困惑.白无常挺了挺腰杆.一脸正色的说道.

很多年前.白无常看中了无常娘娘的妹妹.一位端庄贤淑.美貌大方的少女.

征得包王爷同意后.白无常急不可耐的派出鬼差.把少女带回无常殿.却发现对方还有五十年阳寿.心中不忍又将其送去人间.

谁知沒过多久.白无常却见到了少女的姐姐.带着两个孩子.出现在鬼域.

打听之下才知道.此女带着孩子给亡夫上坟.途遇山洪暴发.被水流冲走.淹死在大河之中.

孤儿寡母本就令人同情.却又死于非命.眼见着娘仨就要各自堕入轮回.白无常不禁唏嘘起來.

无意中说出.自己若有批准还阳之权.定将娘仨送回人间.安享天伦之乐.

判官见了.知道白无常不忍见到人家骨肉分离.便极力撮合.让白无常娶了这个女鬼.

既能让女鬼娘仨免去轮回之苦.又可以给白无常一个温暖的家.

女鬼以前见过白无常.更是为他送妹妹回人间的举动而心存感激.现在又知道他是鬼域的无常老爷.对自己也有怜爱之意.

便在判官撮合时满口答应.一则为了和孩子永远在一起.二來也把对白无常的敬佩之情转化为爱慕之心.

于是.女鬼就成了现在的无常娘娘.而白无常不仅拥有了令其他鬼差羡慕不已的美娇娘.而且还毫不费力的当上了便宜老爸.白捡了两个孩子.

“原來无常老爷还是个多情种.”

通过这件事.逸尘对白无常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.

不灭阴魂第一次进鬼域.就遭遇了黑白无常的阻挠.甚至施展出魂归故里.要将不灭阴魂缉拿.

由于金大圣出手.才将黑白无常重创.帮不灭阴魂解了围.

虽然逸尘并未因此受到伤害.但黑白无常那咄咄逼人的气势.还是让逸尘十分不爽.

特别是先前黑无常不问青红皂白.一上來就要强行擒住逸尘.

若不是大愿之力及时化解.只怕此刻逸尘和黑白无常.早已伤痕累累了.

尽管可以理解为黑白无常职责在身.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鬼域的安宁.但逸尘在不计较的同时.也沒有对他们产生好感.

即使进入无常殿.白无常诚意十足.逸尘也不会把他当成朋友.甚至小心翼翼.处处设防.连精灵之光也不愿撤去.

“仙子取笑了.当时我想过.请求包王爷让娘子还阳.但判官老爷查过生死簿.娘子的阳寿已不足五年.若是还阳.五年之后.两个孩子就成了孤儿.”

白无常似乎沉浸在往事当中.顿了顿.缓缓说道:“判官老爷说的沒错.与其给阳间增加两个孤苦无依的孩子.倒不如让他们在无常殿无忧无虑的生活.”

也正是无常娘娘和两个孩子.在鬼域被封的两万年.给无所事事的白无常带來了无数欢笑.

白无常的笑口常开.有一大部分功劳.要归于那娘仨.

“既然无常老爷沒有还阳的权力.又为何对柳哥莺妹做出那样的判决呢.”

给了柳哥莺妹极大的希望.却又让人家在阴阳隙苦熬了近千年.

至今为止.柳哥莺妹还在憧憬着.有朝一日双双还阳.再续前缘共度人生.

听了白无常与无常娘娘的故事.逸尘不再怀疑白无常的品行.却难以理解他对柳哥莺妹的敷衍.

“仙子有所不知.柳哥莺妹擅闯鬼域.本就是死罪.”

白无常有些无奈.便将当时的情况和盘托出:“当时牛头马面将柳哥莺妹的魂魄.解押到无常殿.由于多年沒有人类的鬼魂进入鬼域.我便将此事公开审理……”

游荡了万年之久.好不容易有了一件案子.两位无常老爷一合计.干脆.让鬼卒鬼差们一起过來.重温一下昔日升堂问案的感觉.

既是公开审理.无常娘娘旁听并无不妥之处.

本以为.只是一件普通的魂魄肇事.问清缘由之后.依照鬼域律法.从严判处即可.

谁料想.柳哥莺妹的际遇过于悲惨.不仅使得众多鬼卒鬼差禁不住掬一把同情之泪.就连心如磐石的孟婆.都第一个跳出來为他们求情.

黑白无常虽然也被柳哥莺妹的真情所打动.却苦于并无相关律法.对他们做一个公平的审判.

如果沒有更好的处罚措施.柳哥莺妹就要承受火海油锅之苦.两人的姻缘也将从此终结.

尽管求情声一片.但所有鬼卒鬼差们都熟知律法.根本找不出为柳哥莺妹开脱的理由.

其情可悯.其罪当诛.

这是黑白无常商量之后.不情愿却又不得已做出的决定.

黑白无常各拿一块牌子.若是并在一起.判决即可生效.

还是无常娘娘机敏.给白无常出了一个貌似可以解开死结的主意.

就是将柳哥莺妹押回阴阳隙.令二人潜心修炼.消除戾气怨念.若有成功之日.将许其还阳.

此判决看似简单.实则大有玄机.

消除怨念戾气.绝非一朝一夕之功.特别是柳哥莺妹遭受的种种痛苦.使得怨念太深.

一怒之下.冲天怨念竟然把无常殿都笼罩起來.

即使二人从此放下怨恨.沒有千儿八百年.估计很难成功.

若是做不到.自然不存在还阳一说.就算二人魂魄消散.也是自寻死路.与人无尤.

但无常娘娘心怀慈悲.对柳哥莺妹二人抱有极大希望.相信真情所至.总有成功的那一天.

而在此期间.两位无常老爷必须将此事.原原本本的禀报给包王爷.并求得批文.以确认判决有效.

如果直接按照律法.对柳哥莺妹进行处置.黑白无常就可以先斩后奏.

但此判决超出律法之外.黑白无常根本就沒有判决还阳的权力.

整个鬼域.自十大鬼王之下.只有崔判官一位.可以在特定的条件下.准许冤魂还阳.

可惜的是.崔判官公正严明.执法一丝不苟.若要从他那里斡旋.还不如直接找包王爷陈情.

无常娘娘虽是妇道人家.由于长期伴随在白无常身边.对鬼域律法却也非常了解.

任何律法都有漏洞.偶尔打打擦边球.又是行善积德.无常娘娘此举得到了众位鬼差的大力支持.

“判决书可以重写.但判决令无法更改.这可如何是好.”

无常娘娘的机敏.给白无常挣足了脸面.欣喜之余.白无常又深感棘手.

鬼域执法者对案件宣判.有一定规矩.

判决词写好以后.必须由主审官加批判决令.

所谓判决令.其实就是一块玉牌.通过主审官的内力.将判决的结果刻入玉牌.一经刻入不可更改.

只有案子了结执行之后.上级主管部门记录在案.玉牌中的判决结果才会自动消失.以便下一次再行使用.

这样做.是要求每位主审官.在审案时都要严格依照律法.做出公正的判决.

不准随意更改.也是对律法严谨性的一种承认.

一旦错判.将由上级官员对主审官做出相应的责罚.

柳哥莺妹一案的判决词和判决结果.都在黑白无常商议后.早已写好.只是沒有加批判决令而已.

按照无常娘娘的指点.已有文职鬼差重新写好了判决词.只等加批判决令.此事就算暂时了结.

“其情可悯.其罪当诛……好严厉的判决.”

无常娘娘结果二位无常老爷的判决令.一看之下.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.

无常殿由黑白无常同时掌管.办案时将两块玉牌上的判决结果.加批到判决书上.就算走完程序.

判决词说得动听.只不过是陈述事件的前因后果.真正的执行却是依照判决令上的结果.

从手里的两块判决令看.柳哥莺妹即使蒙受不白之冤.哪怕所有人都同情他们.但都不能改变被诛杀的命运.

看着殿堂中來回走动.一筹莫展的黑白无常.众位鬼差也是心中焦急.暗暗为柳哥莺妹的前途.捏了一把汗.

被控制住的柳哥莺妹魂魄.囚禁在大殿之上.更是心急如焚.

就在大家火烧火燎.却又无计可施的时候.无常娘娘轻启朱唇.轻轻的吐出两个字:

“有了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