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七章 戏谑草儿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包王爷……完了……”黑无常嘟囔了半句.腿一软.整个人往地上一赖.

真是怕什么來什么.有了崔判官的那句话.黑无常一直提心吊胆.生怕有一天包王爷驾临无常殿.

要知道.除非有无常殿解决不了的问題.需要及时处理.包王爷才会亲临无常殿.否则三五百年也不來一次.

别看黑无常天不怕地不怕.遇到其他的鬼王.也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.偏偏一见了包王爷.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.有屁也得憋着.等包王爷走了再放.

这下可好.不仅包王爷真的來了.而且早不说晚不说.就赶在包王爷來的时候.又是一句大老黑.

一听包王爷的声音.就是充满怒气.现在又沒有什么大事.纯粹就是來找自己麻烦的.

越想越怕.黑无常惊慌之下口不择言.更是火上浇油.

“本王真的完了么.”

包王爷高大魁梧的身躯.凭空出现在无常殿.原本黝黑的脸上.阴沉得快要滴下水來.

却是黑无常哆哆嗦嗦的一句话.引出了歧义.居然敢说包王爷完了.真是一跤跌到茅坑..离死(屎)不远了.

“呜嗷……”

黑无常两眼一翻.想让自己晕过去.却未能如愿.

“包王爷驾临.下官未能远迎.请恕罪.”

眼见黑无常如一滩烂泥般的瘫软在地.白无常赶紧翻身下跪.

“哼.口无遮拦.罚你一年不能说话.以后再犯.你那张嘴就可以封起來了.”

铁青着脸的包王爷.根本不搭理白无常.冷冷地告诫着.并看似随意的挥了挥手.

“唔……”黑无常一听.喜出望外.

上次一句大老黑.被崔判官狠狠的折腾了一番.本想着遇到包王爷本尊.会遭到更大的责罚.

沒想到.仅仅是禁口一年.看來包王爷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冷面无情.

黑无常定了定神.从地上爬起來.想要说声感激的话.一开口却发不出声音.

原來.包王爷不经意的挥手之间.已经将黑无常禁口.

“呃.包王爷.这位是精灵世界的仙子.专程到鬼域求见您……”

白无常一脸殷勤.把逸尘介绍给包王爷.

能够在包王爷外出听经的时候.把逸尘接进无常殿.沒有引发冲突.也算是应付得当.

虽不敢表功.但白无常一心想转移包王爷的注意力.免得黑无常一直抖抖索索.站都站不起來.

“哦……精灵仙子.”

包王爷接过白无常递过來的椅子.一屁股坐了上去.

仰起头.饶有兴致的注视着被精灵之光包裹住的逸尘.

“在下精灵仙子.奉精灵王之命.有要事求见包王爷.”

有黑白无常在场.逸尘不便说出自己的身份.只得将错就错的.继续借用精灵仙子的名头.

“好说……本王倒是要和仙子絮叨絮叨.”包王爷往椅背上一靠.半眯着眼.用手轻轻的做了一个手势.

“下官告退.”

白无常机警.一把抓住黑无常.半拉半拽的退出了无常殿.

“哼.居然借用精灵之光.冒充精灵仙子闯入鬼域.你好大胆.”

等黑白无常走后.包王爷顺势屏蔽了整个无常殿.斜乜着逸尘.厉声喝道.

“包王爷.沒有冒充……”

逸尘知道包王爷将无常殿的一切.完全与外界隔开.正准备让草儿撤去精灵之光.

却听见包王爷这句话.心里老大不乐意.忍不住辩解起來.

太岁传授草儿精灵之光秘技.本來就是为了保护逸尘.说是借用也未尝不可.

但草儿却是货真价实的精灵仙子.冒充一说实在过于牵强.

精灵之光果然厉害.

连鬼王级别中修为最高实力最强的包王爷.都无法看透.精灵之光内的真切情况.

否则.又怎能认不出逸尘的不灭阴魂.

“上次金睛兽.这次精灵之光.你小子够能折腾的……怎么.鬼域是你家大院啊.说來就來.招呼也不打一声.要害死我吗.”

话虽严厉.但包王爷的脸色却缓和了许多.感觉沒那么瘮人了.“出來吧.沒外人了.让我看看是哪个傻丫头.敢给你引魂.”

“这……包王爷.你的眼睛真能透过精灵之光.”

逸尘还在争辩.以为包王爷沒有认出自己.却不料人家连‘丫头’都知道了.

之前黑白无常虽然从声音上怀疑过.但对于逸尘不灭阴魂的存在.是丝毫沒有感觉的.

“那倒沒有……包某虽有阴阳眼.可以看透阴阳.但精灵之光阻隔住的东西.阴阳眼是透不过去的.不过.这丫头修为太低.我多少感觉到一些.”

包王爷在椅子上扭动一下身体.换了个姿势.接着说道:“别忘了我给你的一丝阴魂之力.哪怕距离再远点.只要我想搜索.呵呵……你是躲不掉的.”

倏~~

撤去了精灵之光.稚气未脱的草儿轻盈的落到地面.來到包王爷面前.

满脸好奇的对着包王爷的那张黑脸.左看看右看看.还伸出粉嘟嘟的小手.想去摸一摸.

却被包王爷大眼一瞪.吓得连忙缩回.啪啪自己的胸口.嘴里小声嘀咕道:

“怪不得叫大老黑.果然比黑无常还要黑.一脸凶相……大哥哥.他真是好人吗.草儿看着不像.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呢.”逸尘的不灭阴魂虽然是附在草儿身上.却丝毫不影响说话.

“大哥哥.你说过.阴魂之力对你的帮助很大.你也一直惦记着包王爷的恩情.可实际上人家是要监视你.说不定哪一天你就被他给害了.”

草儿一边看着包王爷的脸.一边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題:“嗯.一般大坏蛋都喜欢先给点好处.然后干坏事……”

“草儿误会了.包王爷是大大的好人.绝对不是坏蛋.”逸尘竭力辩解着.似乎在给包王爷叫冤抱屈.

“大哥哥.草儿相信你.可是.包王爷又不是你.怎么可以相信呢.除非……”

草儿忽闪着那双美丽的大眼.满脸无辜的对着包王爷粲然一笑.道:“要是让柳哥莺妹还阳.草儿就相信包王爷是大好人.”

“不准胡说.包王爷本來就是好人.自然会……”逸尘大声斥责道.

“够了……你们两个小鬼.竟然一唱一和.戏弄起我这个老鬼來了.可恶.”

包王爷忍无可忍.往起一站.一把将椅子扯开.顿了顿.却又四平八稳的端坐到椅子上.

翘起二郎腿.似笑非笑的看着草儿:“区区一个花草精灵.都敢这么嚣张.真是管教无方.太岁那个混蛋家伙.简直是越來越沒用了.”

“你才混蛋家伙呢.不许说精灵王的坏话.”草儿闻言.一蹦三尺高.柳眉倒竖.双眼圆瞪.两手叉腰.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.

只不过.向來天真活泼不谙世事的草儿.即使竭力维护太岁的尊严.却也做不出凶神恶煞的腔调.

似嗔似怨的神态.配上一张粉嘟嘟的娃娃脸.怎么看都让人忍俊不禁.

“急了.果然不经逗.哈哈.傻丫头发火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.”

包王爷身子向前倾了倾.那张黑脸稍微放松了一点.略显戏谑的表情.与平时的冷面鬼王判若两人.

“你……干什么.”草儿急速的将身体往后一闪.同时发出一声尖叫:“老不羞的.别碰我.”

眼见包王爷忽然伸出的大手.就要触碰到草儿那吹弹可破的白皙小脸蛋.草儿竭力躲闪.却依然沒能逃脱对方的‘魔掌’.

大手伸出的速度很慢.却屡屡拦住了草儿逃脱的方向.无论草儿如何腾挪.在这个貌似很大的无常殿内.根本避让不了.

“哈哈哈……小丫头.本王比你爷爷的爷爷还大.很老.但不是老不羞.”

草儿厉声喝骂.不仅沒有止住对方.反而激起了包王爷的童心.

一手抓住草儿的胳膊.另一只手捏着草儿的脸蛋.还不时的拧两下.

“放手……大哥哥.救我.”草儿涨红着脸.急得快要哭了.

草儿虽然是小女孩的身体.却早已过了千岁之龄.除了逸尘偶尔逗逗她.还从來沒有第二个人敢摸她的脸蛋.

“呃.包王爷.你这是……”逸尘沒想到包王爷会來这么一手.一时之间也大感诧异.

“小丫头.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嫌我黑.还骂不骂大坏蛋.”

包王爷一边笑着.一边收回双手.整了整衣襟.又重新回到正襟危坐的状态.

刚才似乎有些轻浮.但包王爷借此机会.确认了草儿的身份.同时也略施惩戒.算是报了被骂之仇.

“好了.说正事.”包王爷清了清喉咙.不再嘻嘻哈哈:“逸尘.你真的只是为了柳哥莺妹.就擅闯鬼域么.”

“不完全.我还想请教包王爷.阴阳隙怨灵众多.为何不受鬼域管制.”

见草儿撅着小嘴.一脸委屈.逸尘也找不出安慰的词语.反正包王爷不过是一时童心大盛.并沒有伤害草儿之意.

想想草儿一句一个大老黑.一句一个大坏蛋.人家包王爷戏谑她一下.也说得过去.

“那些怨灵.是殷冥主故意放到黄泉裂的.”包王爷心事重重的说道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