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九章 树妖书遥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殷冥主的不请自來.迫使崔判官对幽阴老怪实施的搜魂禁术无疾而终.

同时.也让崔判官如坠云里雾里.一时竟有些想入非非.

“他就是那个被处置的鬼差.去人间执行特殊任务.案子就此终结.不得外传.”

见崔判官满腹狐疑.殷冥主如此说道.

言毕.殷冥主并未过多停留.顺手拎着半死不会的幽阴老怪.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.

“崔判官与本王是至交好友.深感兹事体大.便不顾殷冥主的告诫.偷偷将幽阴老怪一案说与我听.”

包王爷不紧不慢.一边说着.一边盯着草儿.似乎要把附在草儿身上的不灭阴魂揪出來一般.

崔判官当时找到包王爷.还有一个目的.就是想知道.阻止搜魂禁术运行的超强神魂.是否与包王爷有关.

以职位而论.崔判官在十大鬼王之下.但说到个人修为.整个鬼域之中.恐怕也只有殷冥主和包王爷.能够超越崔判官.

如果是包王爷所为.那么幽阴老怪之事.就可以理解为鬼域高层的特别安排.虽然瞒过崔判官.却也无可指责.

毕竟包王爷心胸坦荡.在鬼域中享有极高的声望.绝不会做出对鬼域不利的事情.

但是.万一连包王爷也不知情.所有的一切都是殷冥主一个人在暗中操纵.那么.及时告知包王爷.以便及早做出应对之策.就变得非常重要了.

“莫非.枉死城的不灭阴魂.也是殷冥主为了对付人类.或者是打开鬼域封印结界的一枚棋子.”

逸尘思忖过后.做出自己的猜测.

草儿被包王爷戏谑.心里老大不痛快.在逸尘的安慰下.勉强坐到了包王爷对面的椅子上.

这样一來.逸尘便正面与包王爷相对.说起话來也方便了许多.

“嗯.孺子可教.本王也是这样认为的.”包王爷面带微笑.对逸尘的判断深感欣慰.

一个鬼域中高高在上的鬼王.和一个尚未形成气候.却肩负应劫重任的毛头小子.面对面的坐着.谈论起地狱王殷冥主的阴谋.

这样的场景.如果被殷冥主看见.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.

“枉死城所在的地下空间.被安放了无数炸药.却遭陶书遥无意之中引爆.或许已经打乱了殷冥主的计划.”

逸尘的不灭阴魂进入鬼域.固然是为了帮助柳哥莺妹.但更多的还是希望.从包王爷处了解到一些关于阴阳隙的情况.

炸药的用途非常广泛.对于天罗大陆來说.是一种稀少而且价值极高的贵重物品.

如果沒有特别的目的.谁会将足以买下一个王国的等价炸药.埋入千里之下的地底呢.

在陶书遥误打误撞.打开了地下空间之后.逸尘就在思考这个问題.

无数怨灵的出现.以及阴阳隙的三只幽冥之晶.更让逸尘坚定了解开谜团的决心.

而柳哥莺妹的遭遇.看起來只是一个孤立的事件.似乎与这一切无关.

但是.阴阳隙深埋于地下.柳哥莺妹被困千余年.却只能偶尔见到一位巡值夜叉.勉强算是鬼域的官差.

阴阳相隔之地.又有枉死城的无数怨灵.按理说应该是鬼域不可忽视的重地之一.

正常情况下.断然不会仅仅派出一位只顾吃喝偷懒的巡值夜叉.作为这里的唯一长官.

“那只树妖收集怨灵.是为了炼化之后帮自己提升功力.所使用的怨灵之囊.是妖族特有的宝贝.”

包王爷在认同逸尘的观点后.又做了一些补充:“看似误打误撞.实则早在大愿大士的预料之中……这也是柳哥莺妹至今未能还阳的原因之一.”

“树妖……大愿大士……早有预料.”包王爷的话.让逸尘非常意外.一下子就抛出了一大串问題.

并把自己这些天的经历.原原本本的告诉包王爷.以便从中找到有价值的线索.

“陶书遥.不就是桃树妖吗.他來自妖族.算是长老级别.战皇修为.讨好你是因为你的生机之力.可以救他一命.”

逸尘的问題太多.包王爷只能一个一个來.

妖族的修练方式很多.大多数与人类不同.

陶书遥就是通过炼化怨灵.或者将死之人的魂魄.快速帮自己提升修为.这是好的一面.

同时.大量的怨念戾气.又会破坏陶书遥的生机.到了一定的阶段.陶书遥必将面临生机缺失.生死难料的劫数.

能够破解劫数.化险为夷的治疗方法.就只有一种.那就是剥夺生机疗法.

常人的生机.只能维持自己的生命.无法提供给他人.即使强行剥夺.也很难为人所用.

于是.像青牛这样充满生机的东方至宝.自然就成为了妖族破劫的首选.陶书遥企图收服青牛.原因便在于此.

除了青牛之外.体内蕴藏生机之力的.陶书遥就只认识逸尘一个人.

东方大帝也好.青帝也罢.生机之力当然旺盛.但陶书遥不可能得到.

所以.逸尘就被陶书遥选定为化解劫数的唯一对象.竭力讨好的目的.就是希望得到逸尘的帮助.

“他要剥夺我的生机.要我的命.”被包王爷一说.逸尘一阵心凉.

给陶书遥承诺.虽然是为了救青儿.但也沒有把陶书遥往坏处想.

一般意义上的帮忙.多数是自己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.既可以帮助别人.又不会给自己带來太大的麻烦.

即使费一些周折.增加劳累.至少也不应该把自己搭进去.

“那倒不至于.以他的修为实力.用你的一半生机就绰绰有余了.只是恢复的时间长一点.生命沒有妨碍.”

包王爷宽慰道:“只要不遇到比他更强的妖族.你是安全的.”

常人的生机几乎不含生机之力.一经剥夺.基本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可能.

而逸尘曾经得到过青帝的生机之力.尽管数量不多.却是精纯至极.

青牛的生机之力虽然沒有青帝那般精纯.但多次灌输给逸尘.数量庞大.

每每遇到危机.青牛都会主动相助.由于逸尘的丹田被太岁扩容.以及日月空间的支持.吸收起來丝毫不觉有压力.

在维持正常的消耗之余.逸尘体内还存有大量的生机之力.

逸尘可以通过疗伤圣手.将自己体内的生机之力.拿出一部分.用以救助别人.而且不会让自己的生机之力造成枯竭.

“包王爷.你说的这些.竟然都在大愿大士的算计之中……”

逸尘遇见陶书遥.被轰入地下空间.歪打正着的进入黄泉裂阴阳隙.这一切本就是巧合之数.

就连逸尘和陶书遥本人.都不曾想到过.甚至到现在.逸尘还有诸多疑惑.所以才请教包王爷.

“具体如何.我也不太明白.不过.大愿大士的确提到过……”

包王爷从崔判官处得到消息.幽阴老怪.殷冥主.都和枉死城有一定关系.当时就觉得事有蹊跷.

由于殷冥主及时阻止了搜魂禁术.崔判官并沒有挖出更多的线索.

权衡之后.为了整个鬼域的众多成员.不要因为殷冥主的一己之欲.而遭受无端之祸.包王爷决定将枉死城之事告知大愿大士.

无论殷冥主有何阴谋.只要大愿大士进入枉死城.度厄消怨.为怨灵们讲经传道.化解它们的戾气.便可最大程度上阻挠殷冥主阴谋的实施.

再者.一旦大愿大士插手.枉死城就会被公开.鬼域必须将之纳为正常的管辖范围.并派出相应的鬼差前去管理.

如此一來.殷冥主和幽阴老怪暗中操纵的难度必然加大.包王爷以及崔判官等人.也容易通过异常情况的发生.推测出对方的意图.

就在包王爷准备行动的时候.大愿大士却主动现身.

包王爷并沒有提及殷冥主和幽阴老怪.只是把枉死城的存在告诉大愿大士.甚至无法提供枉死城的具体位置.

大愿大士对于度厄消怨非常执着.却不太理会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权利之争.更不会担任鬼域的任何官职.

尽管可以确定.殷冥主在枉死城一定动过手脚.而且是为了自己的私欲.但是包王爷不想把大愿大士扯进鬼域的是非中來.

唯一的希望.就是慈悲为怀的大愿大士.本着治病救人的善心.去化解枉死城的危机.

“不可为.不可为.”

然而.包王爷得到的却是大愿大士的拒绝.

“度尽众生……难道不是大愿大士的最大愿望吗.”

聪明睿智的包王爷.竟然一时之间陷入迷茫.对大愿大士的态度十分失望.

大愿大士在鬼域中享有极高的威望.包王爷对他也是敬重之极.甚至是仰望的存在.

但眼前的大愿大士.和包王爷心目中的判若两人.

“度厄.因人而异.枉死城的存在我早已知晓.无需殷冥主隐瞒……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.冥冥之中自有定数.”

大愿大士老僧入定般的端坐着.言语平淡至极.却又句句珠玑.

似是刀劈斧刻.深深的嵌入包王爷的心中.

“莫非大愿大士已有化解之法.”

包王爷似有所悟.偏偏又不得要领.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大愿大士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