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章 你是好蛋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大愿度厄.弘扬善德.无所谓化解之法.世事无常善恶有因.一切皆凭本心.”

大愿大士一脸淡然.无嗔无喜:“枉死城之事.虽有玄机.却非你我妄言揣测.因缘际会.化解一说便在随意之间.”

大愿大士亲临王爷府.不仅沒有接受包王爷的建议.反而劝阻包王爷.不要刻意插手枉死城的事情.

只说时机未到.得遇有缘人.

言下之意.似乎早有计较.却又不便明说.

“大愿大士乃得道之人.不惜投身鬼域.只为众生度厄消怨.无论遭遇何等凶神恶煞.从未凭借武力相逼.”

说道大愿大士.包王爷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:“只可惜.本王愚钝.不能完全领会大士的精神.”

大愿大士离去之后.包王爷陷入冥想.却依然走不出‘妄言揣测’的困境.

几番思量.包王爷决定.暂时不再插手枉死城.以及整个黄泉裂阴阳隙一带.

“所以.柳哥莺妹就成了‘不可为’的牺牲品.”对于包王爷的解释.逸尘不以为然.

面对戾气冲天.经受了数万年封印之苦的非天.大愿大士都能在极大程度上.化解对方的怨念.

区区枉死城的怨灵.岂会让大愿大士束手无策.

逸尘不怀疑大愿大士的度厄之愿.也相信‘因缘际会’并非空穴來风.

但是.柳哥莺妹遭遇悲惨处境堪忧.却是无辜之人.

明明得到了无常老爷的判决.硬是在漫长的千年等待之后.依然守着一份迟迟不能兑现的承诺.

“你是在责怪本王吗.”包王爷黑脸一板.略有愠怒之色.

“哼.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柳哥莺妹受苦.铁石心肠……就知道欺负草儿.等大哥哥修为高过你的时候.嘿嘿.你那张大黑脸.可就……”

被包王爷戏谑过后.草儿一直闷闷不乐心生怨气.却又不敢耽误逸尘的正事.只是在心里.早就把包王爷狠狠的鄙视了千百回.

现在见包王爷对逸尘态度不恭.草儿更是忍耐不住.小嘴一张哔哩啪啦就数落起來.

不顾逸尘在暗中阻止.说道狠处.反而把逸尘也顺便捎带上了.

“草儿休得胡说……包王爷.草儿年幼.你可千万不要生气.”

草儿的前半句.说出了逸尘想说的话.逸尘听了心里还在夸奖.可后半句差点沒把他噎死.

逸尘的修为.和包王爷比起來.简直是天壤之别.

包王爷的修为实力.虽然不敢说能和鼎盛状态的五行帝尊媲美.但至少比东方大帝木芒要强得多.

而逸尘尚未踏入王者级别.连幽阴门的辛不仁都干不过.更别说什么大帝级别的了.

就算逸尘有再多的际遇.也不敢奢望在短时间内追上包王爷.至于超过什么的.更是沒影的事儿.

退一万步讲.若是真有超过的那一天.逸尘真的就会把包王爷那张大黑脸.那个啥了吗.

“草儿年幼.几千岁了还年幼……本王这张黑脸.当真就那么老了么.”

包王爷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.然后恶狠狠的说道:“信不信本王让你也变成大黑脸.比大老黑更黑的那种.”

在逸尘眼里.草儿就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.单纯幼稚活泼可爱.即便是以精灵仙子的身份引魂.也沒有改变小女孩的天真.

要是逸尘惦记着.自己经常逗玩儿的草儿.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.恐怕就沒那么毫无芥蒂了.

但包王爷不这样认为.尽管跟自己数万年的老不死相比.草儿确实还是个小顽童.不过.既然是精灵仙子.怎么着也得稍微成熟点吧.

总不能有事沒事.骂这个丑鬼.嫌那个难看.碰上包王爷倒也罢了.万一遇上其他鬼王.比如特要面子的蒋王爷.说不定就被一掌拍死了.

“你……要干什么.”包王爷说变脸就变脸.草儿吓得从椅子上一下子弹得老远.把身体掩到大门后面.斜着脑袋瞪着乌溜溜的大眼.怯怯的看过來.

如果说包王爷的脸.是天地之间第二黑.那就绝对不会有谁敢站出來.说自己是第一.

可就在刚才一抹之后.包王爷立马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.

肤色白皙.面色红润.浓眉大眼之下.居然出现了一张稍显肥厚.唇部鲜红.却又微微外翻的大嘴.

最为夸张的是.原本乌黑浓密的须髯.却是一根不见.白净光滑的脸上.那只宽阔挺直的鼻梁.显得特别突兀.

这……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‘大老黑’包王爷吗.

草儿爱美.也勉强能够接受那些不美的.可眼前的包王爷.无论是肤色.还是五官.都算得上标致.问題是把这些都放到一张脸上.再配上窝在椅子上的硕大身躯.那效果……

强忍着沒有吐出來的草儿.可以不计较眼前包王爷的这张脸.毕竟那不是属于自己的.大不了不看.

但是.包王爷那双手.草儿不得不顾忌.万一给自己來上那么一下子.岂不是……

“大哥哥.你快看看草儿的脸.有沒有被毁容了.呜呜……”

草儿沒办法看清自己的脸.却越想越怕.竟然捂着脸哭了起來.

“好了.傻丫头.本王跟你开玩笑的.你的脸还是白白嫩嫩的.”

未见有何动静.包王爷的脸恢复了大老黑的模样.不怒自威.满脸英武之气.

见草儿惊魂稍定.包王爷正色道:“丫头.你贵为精灵世界的仙子.却不懂世事.比如这张脸.若是强行变换了模样.那就不是本王了.”

“美丑不代表善恶.同情不超越律法……柳哥莺妹可怜.本王又岂能不知.但是.只要他们潜心修炼.消除戾气怨念.便自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.正如大愿大士所言.‘因缘际会.化解一说便在随意之间’.你们的到來.就是柳哥莺妹新生的开始.”

柳哥莺妹一案.黑白无常违反了常规.崔判官早已把事实告诉了包王爷.至于吩咐白无常的说辞.只不过是防止实情蔓延出去的一种方式.

崔判官查验过生死簿.发现柳哥莺妹化身比翼鸟时阳寿未尽.属于冤死之人.

包王爷面恶心善.对柳哥莺妹的遭遇深感同情.心中已有成全之意.

但是.柳哥莺妹怨念太重.必须自行消除.否则贸然还阳.留存的戾气怨念会迷失人的心智.可能导致祸端的发生.

而且.柳哥莺妹藏身之处阴阳隙.就在地下空间枉死城的地下.若有变故.必有牵扯.按照大愿大士的嘱咐.包王爷也不能轻易涉足.

以静制动.等待因缘际会.这是包王爷从大愿大士那里悟出來.用以对付殷冥主和幽阴老怪的权宜之计.

消怨除戾.并非一蹴而就.沒有千儿八百年的坚持.难见成效.

包王爷按下白无常交上去的卷宗以及判决.就是怕他们意气用事.在妨碍柳哥莺妹的同时.破坏枉死城一带的原本状态.

不过.包王爷自己却是偶尔释放一缕神魂.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阴阳隙.查看柳哥莺妹的修练结果.

经过千年的努力.柳哥莺妹大功即将告成.距离判决中的还阳时间越來越近.包王爷却反而忧郁起來.

以包王爷的心善.自然为柳哥莺妹感到高兴.但是白无常许下的诺言.却缺乏一个合适的践诺者.

阴阳隙看似平静.却是殷冥主和幽阴老怪有所企图的地方.只要是鬼域成员进出.必然会惊动殷冥主.

相反.鬼域外的人.有本事只管闯.无论生死胜负.即使把整个黄泉裂闹个天翻地覆.也不会引起殷冥主的注意.

“如此说來.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.错怪包王爷了.”

逸尘示意草儿起身.向包王爷施以深深一礼.以示歉意.

区区一对冤魂.竟然会牵扯到枉死城.甚至干扰到包王爷的决断.这是逸尘事先根本沒有预料到的.

“你俩一唱一和.冷嘲热讽的消遣本王.又岂会想到.本王也有难言之隐.”

包王爷端坐椅中身形不动.却以一股柔和的内力.将躬身而下的草儿.轻轻托了起來.

同时.叹了一口气.略带幽怨的感慨道:“唉.做人难.做有善心的人更难.可本王还得把这些藏在心里.不能说出去.太难了……还好你俩不是鬼域的人.”

“包王爷.包爷爷.草儿错了.嘻嘻.我给你捶背……”

一直纠结着柳哥莺妹之事.听包王爷的口气.已经确认了还阳的结果.草儿立刻破涕为笑.

一溜烟的绕到包王爷身后.握起两只小拳头.在包王爷的肩上背上胡乱的敲着.

“谁要你献殷勤的……嗯.左边一点.再上面两寸.对.就那儿……对了.小丫头.你就不怕我把你那张小脸蛋变成一个黑炭团.”

包王爷的身体.顺着草儿小手用力的方向左摇右摆.嘴里却忍不住打趣道.

“不怕.你凶巴巴的.又是大黑脸.还对大哥哥发火.草儿当然把你当成大坏蛋了.”

草儿心情好了.说话的声音也更加清脆:

“不过.草儿现在知道了.包爷爷是坏蛋里面的……好蛋.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