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六章 牛爷仗义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凝聚了三只幽冥之晶的能量.所形成的这一只幽冥之晶.面对亡灵王的來势.丝毫沒有示弱.

一道绿色闪电.将日月空间劈开一道巨大的裂缝.

怨念戾气随着肆虐的能量涟漪.迅速迎向疾速而至的亡灵王.

轰隆隆~~

这一次.亡灵王和幽冥之晶都倾注了全身力量.毫无保留的撞在一处.

激荡产生的能量涟漪.似乎要将日月空间摧毁.火光闪烁.威势逼人.

能量涟漪波及之处.虚空中出现星星点点般的破损.如同夜空中的繁星.闪烁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光芒.

但日月空间并沒有被摧毁.只不过眨眼之间.虚空又恢复了原有状态.

四下肆掠的能量涟漪.依然漫无目标的纵横驰骋.而日月空间连强烈的震颤都沒有再一次发生.

日月空间乃上古至宝.自然不会这么容易被摧毁.而逸尘的肉身.则沒有那般强大.

亡灵王和幽冥之晶的激烈战斗.消耗了巨大能量.这些能量或多或少.有一部分波及到了日月空间之外的丹田内.

处于休眠状态的逸尘肉身.怎么经得起两股如此强大的能量冲击.

嗡嗡~~

阴阳隙内.逸尘的肉身剧烈的震颤起來.且幅度越來越大.

如同波涛中的一叶扁舟.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.

生机之力..

看着逸尘摇摇欲坠的肉身.青牛毫不犹豫.将自己的生机之力自逸尘头顶注入.

青牛不清楚逸尘体内的状况.更不会想到是亡灵王与幽冥之晶之间.爆发了激烈的战斗.

逸尘的肉身因为受到了能量涟漪的波及.才会产生如此大幅度的颤动.这一点青牛不会看错.

在无法探知的情况下.输入偏重于防御性质的生机之力.未必能够解除逸尘体内的危机.

但至少可以保证.逸尘肉身的生机旺盛.特别是遭受侵扰的时候.生机之力有益无害.

逸尘肉身被幽冥之晶潜入.青牛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.

责怪陶书遥于事无补.唯有确保逸尘生机不断.才有可能等到不灭阴魂的回归.

嘶嘶~~

或许是愧疚的心情过于沉重.青牛几乎毫无保留的.将自身的生机之力源源不断的.强行输入逸尘体内.根本不管逸尘能否承受.

逸尘的头顶萦绕着青色光芒.身躯的颤动幅度.也随着生机之力的进入而越來越小.

滴答……

水流落地的声音.却是将怨灵之囊布置完毕.在一旁待命的陶书遥.见到如此精纯的生机之力.一下子沒有控制住.哈喇子顺着嘴角滴到了地上.

对于像陶书遥这样的妖族來说.幽冥之晶是顶级的修练资源.为了得到幽冥之晶.几乎愿意付出一切代价.

使用修练资源的等级越高.陶书遥的修为提升速度越快.同时修练资源内的怨念戾气.对陶书遥的生机破坏得就越严重.

凡事有利有弊.很多妖族成员.单纯为了修练进度.强行使用自己无法承受的修练资源.导致自己的生机缺失.

肢体麻木.半身不遂.全身瘫痪.甚至一命呜呼.便是妖族追求修练进度.所产生的后遗症.

即使小心翼翼.侥幸逃过后遗症这一关.也未必能够免除后顾之忧.

但凡妖族.在大多数时候.修练的进度都超出常人.这也是妖族的骄傲.

但是.修为超过战王级别以上的妖族.由于长期积累在体内的怨念戾气之类.会凝聚成一股反噬生机的能量.

每一次修为的晋升.都会引发反噬的加重.特别是突破瓶颈的关键时刻.身体消耗过度.反应迟钝.而反噬的力量强度却达到最高峰值.

如此一來.至少一半以上的妖族.都会遭遇到生机缺失的危机.因此丧命的不在少数.

正所谓祸福相依.在享受到突破瓶颈的喜悦过后.便立刻面临死亡.

这便是妖族成员.不可回避的大劫.而化劫的最好方法.就是剥夺生机疗法.

所谓剥夺生机疗法.并不是随意抓來一位或者是一批修武者.让妖族强行剥夺生机.而是找到拥有生机之力的人.在对方愿意的情况下.舍去部分生机.帮妖族躲过劫难.

生机之力不是修练资源.却是救命之物.面对萦绕在逸尘头顶的生机之力.陶书遥的哈喇子流到地上.绝对算不上反常.

吁~~

约莫半个时辰过去.青牛终于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.

逸尘的身体.终于停止了颤动.面色也逐渐红润起來.

但是.青牛并沒有撤去手掌.依然缓缓地却不间断的输入生机之力.

啜~~

见逸尘暂时无碍.一脸馋相的陶书遥.从恍惚中回过神來.猛地一吧唧舌头.将來不及滴落下去的哈喇子.又收了回來.

只要逸尘沒事.在必要的时候.一定会出手相救.陶书遥觉得自己也是青牛生机之力的受益者.

“牛爷爷.幽冥之晶太厉害.千万不要停.老大需要生机之力.”

逸尘的体内蕴藏的生机之力越多.陶书遥的安全就越有保障.至于青牛.反正是东方至宝.大不了力竭之后昏迷一段时间.便又可以恢复了.

噗~~

一心惦记着逸尘安危的青牛.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.根本沒有顾及到一旁的陶书遥.

听见陶书遥说话.这才回过头.却忍不住大吐特吐起來.

见过恶心的.沒见过像陶书遥这么恶心的.

流哈喇子不算太丢脸.青牛自己也干过.但是.把流到一半的哈喇子啜吸回來.却只有陶书遥这样猥琐的家伙才干得出來.

是可忍孰不可忍.

“滚.牛爷不要再见到你.”

青牛本來就消耗巨大.又强迫自己呕吐了一阵.显得更加虚弱了.

“牛爷爷怎么了.”

看到青牛恶狠狠的目光.陶书遥一脸无辜.顺手在嘴角上抹了抹.把残留在嘴角的哈喇子擦干净.

然后.若无其事的把手往屁股后面.那条不知道啥材料做成的.乌漆抹黑的‘裤子’上.狠劲的蹭了几下.

“你……”

青牛一口气沒上來.差点就憋死在当场.

若不是一只手放在逸尘头顶.还要继续输入生机之力.以青牛的脾气.恐怕不把陶书遥一掌拍死.自己也就不想活了.

“得.牛爷爷不待见.我滚便是……”

陶书遥想着.大概是青牛看出了自己的小心思.希望逸尘更多的吸收生机之力.以便帮助自己化解劫难.

心里只骂青牛小气.却也不敢还嘴.只好讪讪着慢慢往后退去.眼睛却死死的盯住逸尘头顶的那道青色光芒.

“等等.陶书遥.回來.”

陶书遥一动.怨灵之囊也跟着移动.青牛又怕万一幽冥之晶抢夺了逸尘身体.就无法阻止它离去了.

可就这样让陶书遥回來.多少有些不甘心.青牛便换了一副口气说道:“你把脸转过去.不要看我……嗯.对了.跟你商量个事呗.”

“啥事……”一会儿喊滚.一会儿又叫回來.陶书遥倒也听话.

一听说青牛找自己商量事情.陶书遥顿时來了精神.谄媚着就把脸凑了过來.

“呜嗷~~”青牛两眼一翻.撩起牛蹄一脚就踹了过去.

自从幽冥之晶侵入逸尘体内.青牛就对陶书遥一肚子怨气.刚才又被哈喇子弄得翻江倒海.踹上一脚已经是最低消费了.

“牛爷爷.你不能这么折腾我啊.说好有事商量的.”

青牛这一脚不算太重.可陶书遥根本就沒有防备.大腿上立马就鼓起了一个大包.

这算什么事儿.三番五次折腾.自己也沒啥不对的地方.要不是看在逸尘危机尚未解除的份上.陶书遥恐怕就真的滚的远远的了.

“是有事商量.就是……从这里出去以后.你不准跟别人说你认识牛爷.我丢不起这个人.”

青牛看着陶书遥一个劲的揉大腿.心里的气消了一半.却还是忍不住要警告他.

“就为这事儿啊.早说嘛.牛爷爷.你是不是外面树敌太多.怕我被牵连.”

大腿还有点痛.但陶书遥却满脸的满足感.

牛爷爷实力强大.他的敌人一定不会是一般角色.至少比自己要强上不少.

这样的敌人还是不要招惹好.牛爷爷可真想得周到.够仗义.

不过.俺陶书遥也是一条好汉.怎么能贪生怕死呢.

当下一拍胸脯.铿锵有力的说道:“牛爷爷放心.若是遇到你的敌人.俺陶书遥帮你打头阵.”

“呃……打头阵的事以后再说.你只要记住.别跟人家说认识牛爷就行了.”

青牛觉得自己说得很直白了.却沒想到陶书遥这个宝货.这一次脑子转的太快了.

嗡~~

被陶书遥一闹.青牛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.

却突然感觉到逸尘的身体.猛地抖动了一下.旋即便完全平静.

“好像沒事了……”青牛仔细的查探一番.发现逸尘的生机非常旺盛.沒有一点缺失的迹象.

这本是应该高兴的事.但青牛总是隐约有些不安.

难道幽冥之晶折腾累了.不再找逸尘的麻烦.

实际上.日月空间内的亡灵王和幽冥之晶的战斗.一直就沒有停止过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