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九章 因缘际会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包王爷.这……”这次轮到逸尘想不通了.

刚刚还在劝慰草儿.同时力挺包王爷.却不料.人家包王爷自己都承认了.岂不是让逸尘下不來台.

“丫头.想不想知道.爷爷这一整天都干了啥.”

包王爷不搭理逸尘.偏偏和颜悦色的和草儿聊了起來.

“当然想知道了.不过跟大哥哥无关的事情.草儿沒兴趣.”

“一大半和你大哥哥有关.你有沒有兴趣.”

“有啊.包爷爷赶紧说吧.”

“那你小手动起來.帮爷爷松松筋骨……”

“嘻嘻.草儿一紧张给忘了.这就开始.”

一老一小.一问一答.似乎忘记了还有逸尘的不灭阴魂在场.

好在草儿很快就乖巧的捶捏起來.而包王爷则一改平时的作派.慢声细语的说起了离开无常殿后所发生的事情.

尽管在精灵之光的笼罩下.连包王爷都不能感知到逸尘的不灭阴魂.

但是.殷冥主的实力高出包王爷.加上又是鬼域唯一的地狱王.掌握一些鬼域特有的.其他人不能染指的秘技.

尽管殷冥主对外公布.自己需要长时间的闭关修炼.暂不打理鬼域事务.所有事情皆交由相关鬼王.以及鬼差办理.

可包王爷并不完全相信.上次金大圣和逸尘的不灭阴魂闯入鬼域.蒋王爷就能够拿到殷冥主亲自布置的阴魂陌路.甚至引出了殷冥主的一丝神魂.

这次草儿引魂.精灵之光固然威力无穷.但未必超过金大圣.更不如殷冥主.

万一被殷冥主发现不灭阴魂.恐怕连包王爷也不敢保证.逸尘和草儿能够全身而退.

为了稳妥起见.包王爷还是在临走之际.出手屏蔽了整个无常殿.连黑白无常二位也无法进入.

如果沒有泄露不灭阴魂的信息.殷冥主是不会跑到无常殿这个破地方的.

即使偶尔经过.有包王爷设置的屏障.一般也不会惊动殷冥主.

让草儿困扰了一整天的禁锢问題.至此已经解释清楚.

“本王找崔判官.办理柳哥莺妹还阳批文.虽然需要经过几道程序.却也费不了一个时辰.”

鬼王和判官办事.涉及到其他鬼差的.沒有谁敢推三阻四.

通知一经发出.相关鬼差甚至提前赶到判官府.在门外等候传唤.

崔判官办事谨慎.仔细核对了柳哥莺妹的生死簿.又根据无常殿的卷宗记录.并结合他们千年來所受的苦难.做出了最后决定.

办好手续.在批文上先是褒扬了柳哥莺妹二人情比金坚.遭受种种磨难真情不变.等等略带煽情的批语.

最后写上一句:历经千年浩劫.得还百年恩爱..选吉辰准许还阳.

所有手续一式两份.一份交由相关鬼差.放置鬼域卷宗存放处.以作备查.

另一份.则由包王爷和崔判官合力.在众位鬼差面前.用阴火焚烧.仅得一缕烟雾被封存于小盒之内.

“逸尘.等你回到阴阳隙.将此盒打开.烟雾自会告知柳哥莺妹.该如何还阳……”

包王爷从怀里掏出一个两寸见方的小盒.交给草儿.并把注意事项一一说明.

按照包王爷所说.柳哥莺妹消怨尚未完全成功.以目前的速度.应该在十五年后才有还阳的可能.

如果逸尘沒有闯入鬼域.届时柳哥莺妹磨难结束.鬼域却不方便派出鬼差.前去执行还阳的任务.

由于大愿大士曾经告诫过包王爷.在因缘际会之前.尽可能不要插手枉死城的一切事务.

除了包王爷本人偶尔释放一缕神魂.偷偷地潜入黄泉裂一带.查探有无异常情况之外.其余任何鬼差的神魂.都不可能做到在不惊动殷冥主的前提下.进入黄泉裂.

此番逸尘的不灭阴魂闯入鬼域.在包王爷看來.或许正应了大愿大士的‘因缘际会’.

由逸尘代替鬼差.去执行柳哥莺妹的还阳.不仅不会惊动殷冥主.而且还可以把一些因果告诉柳哥莺妹.

“包王爷的意思.是柳哥莺妹这十五年的时间.可以转到还阳之后.”

在事情得到圆满解决之际.逸尘反而格外小心.

柳哥莺妹经历了常人几辈子也无法接触到的磨难.好不容易才苦尽甘來.还多亏了黑白无常.以及包王爷崔判官这些具有仁德的鬼差们.

如果因为自己的疏忽.给柳哥莺妹的还阳带來变数.岂不是好心办了坏事.

“本王在这个小盒子加了一道禁制.你打开之后.就可以将柳哥莺妹的所有怨念戾气.尽数释放到比翼花中.”

包王爷接着解释道:“他们在阴阳隙少待十五年.本应减去相应阳寿.若果真如此.他们的百年就变成了八十五年.就算他们十五岁相识.余下的时间也只有七十年了.

本王怜他们真情不易.特和崔判官商量.法外开恩.让他们把这十五年带到阳间.这样一來.根据刚才的算法.柳哥莺妹就能够享受到真正的百年恩爱了.”

原本要减去十五年阳寿.现在不仅不减反而增加.一进一出之间.相当于多给了柳哥莺妹三十年的美好光阴.

对于崔判官來说.生死簿上一勾一点.十五年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而已.但对于柳哥莺妹.却是千年的修练.无尽的磨难.才得到这样的眷顾.

“既然如此.逸尘替柳哥莺妹拜谢包王爷大恩.”话是逸尘说的.弯腰拜谢却是草儿亲历亲为.

盈盈一拜之后.草儿起身.轻启朱唇.粲然一笑.道:“包爷爷.柳哥莺妹的事情已经办好.我这就和大哥哥一起.回到阴阳隙.把喜讯告诉给柳哥莺妹.”

草儿挂念着逸尘不灭阴魂的回归.一刻也不愿意多待.一边说话的时候.就一边催动精灵之光.准备迅速离去.

“等等……”

包王爷见状.连忙从椅子上蹦下來.拦在草儿前面.说道:“丫头.急什么.这才说了柳哥莺妹的事.跟逸尘有关的.你不想知道了.”

“这……”草儿一愣.转而想起.之前包王爷明明说过.一大半和逸尘有关.

但柳哥莺妹之事.充其量也就是逸尘代为执行而已.其余的基本沒有什么关联.

这个大老黑.讲了半天.居然还沒有切入正題.自己却差点就忘了这茬了.

“别这个那个的.赶紧的.喏……”

窝回椅子上.包王爷嘴角歪歪.示意草儿继续捶背.然后笃悠悠的说道:“接下來.本王要说的.可都是跟逸尘有关的了.”

“包爷爷请讲.草儿乖着呢.”

总算说到逸尘了.草儿小手不停的动着.两只耳朵竖的高高的.生怕听漏了一言半句.

逸尘到不着急.因为身在鬼域之中.急也沒用.既然包王爷很笃定.估计不会有什么大问題.

“嗯.本王去了一趟阴阳隙.当然不是本尊.而是一缕神魂……”

包王爷在无常殿见到逸尘.便想到了大愿大士的‘因缘际会’一说.

先是好奇.在几千年前.逸尘还沒有來到世上.大愿大士怎么就已经预测到.有一天逸尘会涉足枉死城.并闯入鬼域.

再一想.包王爷又开始担忧起來.

逸尘既然是应劫之人.看似偶然涉足枉死城.却难免应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句话.

根据包王爷的经验.应劫之人会有很多际遇.同时伴随着诸多危险.

跟前几位应劫之人相比.留给逸尘的成长时间太短.稍有闪失.将会应劫失败.导致这个世界陷入不可收拾的困境之中.

一念至此.包王爷决定在适当的时候.给逸尘提供一些帮助.

于是.在无常殿和逸尘见面后.包王爷就已经偷偷释放出一缕神魂.潜入阴阳隙.查看逸尘肉身是否遭遇危机.

青牛和陶书遥联手对方幽冥之晶.以及幽冥之晶侵入逸尘肉身.都在包王爷的眼皮底下发生.

亡灵王和幽冥之晶的战斗.包王爷无法得知.但逸尘身躯的颤动.和青牛输入生机之力.他却亲眼目睹.

见逸尘情势危急.包王爷几次犹豫.终究沒有出手干预.

若是以包王爷的实力.揪出逸尘体内的幽冥之晶并非难事.

但是.包王爷又想起了大愿大士的另一句话:“化解一说.便在随意之间.”

所谓随意.就是不经意的偶遇.并非假借外力强行为之.

眼前的青牛和陶书遥.在一般人眼里.绝对是超级强者.联手起來.实力远超幽冥之晶.

而且.作为妖族成员的陶书遥.渴求幽冥之晶已经有千年之久.祭出怨灵之囊.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.居然被幽冥之晶瞅准机会逃之夭夭.

逸尘的肉身.如果沒有青牛的保护.几乎就是一具沒有断气的尸体.被幽冥之晶侵入.却沒有完全失去抵抗.

身体的颤动.说明逸尘体内有某种能量.可以与幽冥之晶对抗.甚至还不落下风.

包王爷忽然觉得.阴阳隙的幽冥之晶存在了无数年.偏偏躲过了陶书遥的怨灵之囊.却跑到逸尘体内大肆捣乱.

这……

难道是契合了某种际遇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