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章 难以揣测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正是由于这些无法确定的因素.包王爷一直沒有出手.甚至和逸尘说出了不灭阴魂暂时不要回归的话.

只有在不灭阴魂离体的时候.才能发挥出逸尘肉身的最大本能反应.

而几乎沒有灵智的本能反应.正是检验逸尘肉身对危机化解能力的最好时机.

或许.幽冥之晶正是逸尘需要的东西.如何吸收炼化则另当别论.

所以.包王爷眼睁睁的看着.逸尘肉身所经历的巨大折磨.并未施以援手.

只是从青牛和陶书遥合力对付幽冥之晶开始.包王爷就偷偷地在阴阳隙.设置了一层看不见的结界.

目的是阻止阴阳隙所发生的情况.传到殷冥主或者幽阴老怪那里.引发难以预料的意外.

“幽冥之晶进入了我的肉身.”包王爷的话.让逸尘十分震撼.

在地下空间.如果沒有青牛布置的生机无限.逸尘恐怕早就被怨灵抢夺躯体.

区区怨灵.就足以击溃自己.更何况凝聚了无数怨灵能量的幽冥之晶.

无论是青牛还是陶书遥.仅凭一己之力.根本沒有办法对付三只幽冥之晶的联手进攻.

而侵入自己体内的.却是聚三只幽冥之晶所有能量于一体.实力超出它们能量叠加好几倍的家伙.

即使是不灭阴魂沒有离体.逸尘也不敢想象结果会是怎样的惨烈.

“不错.本王临走时故意设置结界.固然有阻隔殷冥主神魂之意.其实更怕的是.万一不灭阴魂这个时候回归本体.反而会造成更大的麻烦.”

包王爷认为.如果在幽冥之晶消停之前.不灭阴魂贸然回归.必然会引发一切力量驱除幽冥之晶.

即便侥幸成功.除了让陶书遥捡个大便宜之外.逸尘很有可能会失去这次际遇.

于是.包王爷不动声色的.将逸尘的不灭阴魂禁锢在无常殿.自己则抽身而出.去办理柳哥莺妹还阳之事.

就在四个时辰前.包王爷的一缕神魂.在黄泉裂外的枉死城边缘地区.感知了殷冥主神魂的存在.

由于包王爷事先有所准备.尽可能的隐藏自身任何信息.侥幸躲过了殷冥主神魂的搜索.

如果不是殷冥主自认为枉死城乃绝密之地.神魂进出从不刻意隐藏气息.估计包王爷同样不会发现.

好在殷冥主只是经过枉死城外围.并未深入腹地.做一番查探.

加上包王爷设置的隐形结界.屏蔽了阴阳隙的一切动态.这才使得逸尘的肉身.沒有引起殷冥主的注意.

饶是如此.这一天的时间.包王爷既要和崔判官办理柳哥莺妹的还阳批文.又要顾及阴阳隙的情况.甚至还要与殷冥主的神魂周旋.

“包王爷费心了.”

仅仅是一旁听着.逸尘就已经有了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.如果不是包王爷庇护.被殷冥主发现.青牛陶书遥.加上自己.还不够殷冥主神魂的一个意念.

就算不灭阴魂回归顺利.一样会被殷冥主消灭在无形之中.

包王爷如此奔波了一整天.劳心劳力.实在让逸尘大为感动.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.

“这点不算什么.本王还有新的发现……”

包王爷的目光忽然精湛起來.说话的声音也浑厚了不少.

当然.之前所说的.还不是包王爷疲劳过度的全部原因.

在殷冥主的一缕神魂离去之后.包王爷将整个枉死城附近.包括地下空间.黄泉裂.阴阳隙一带.仔细的做了一番勘查.

根据爆炸后遗留下的痕迹.包王爷猜测.埋藏于地下空间外围的大量炸药.是殷冥主指使幽阴老怪所为.

其目的就是为了在特定情况下.通过爆炸将地下空间暴露出來.一直沒有引爆.只是在等待某个契机而已.

一旦地下空间与外间打通.集聚于黄泉裂一带的无数怨灵.将会重见天日.

届时.如果有足够多的人类强者涉足其中.那么大批怨灵抢夺人类强者肉身的状况必然发生.

以殷冥主的阴谋.绝不可能仅仅想利用怨灵.消灭这些人类强者那么简单.

配合黄泉裂阴阳隙的地形.以及所处的阴阳交界敏感之地.包王爷敏锐的察觉到.殷冥主利用怨灵更有深意.

一旦怨灵抢夺了人类强者的躯体.而人类强者的魂魄被驱逐.又会变成新的怨灵.

如此一來.整个地下空间的怨灵数量只增不减.

只要封住怨灵抢夺躯体以后逃离的路线.或者通过秘法.引导甚至控制它们.那么殷冥主便有了一大批实力强劲.缺乏灵智的‘傀儡军’.

然而.在包王爷看來.这些傀儡军固然很有实力.却未必值得殷冥主花费如此心机.

所以.包王爷决定继续探查下去.在不惊动殷冥主的情况下.尽可能的挖掘到有价值的线索.

考虑到殷冥主的神魂离去不久.应该不会很快回來.包王爷便暗中启动自己的阴阳眼.随着神魂一起潜入黄泉裂一带.

“莫非殷冥主想利用傀儡军.轰开阴阳隙与鬼域之间的结界.使得鬼域封印遭到破坏.”

逸尘站在旁观者的角度.不像包王爷那般顾忌重重.反而可以冷静的作出判断.

在包王爷面前.逸尘的判断无论对错.都不会对事情造成负面影响.

“不愧为应劫之人.果然思路与众不同.虽然还不是十分精确.但至少已经非常接近真相了……当然.是我所推测的真相.”

单纯为了炸开地下空间.根本不需要埋下那么多炸药.况且陶书遥也沒有将所有炸药全部引爆.

或许因为这样.殷冥主一缕神魂在经过枉死城附近的时候.并沒有刻意停留.

如果堆积于地下的炸药.一次性被引爆.巨大的震动会破坏阴阳隙的阴阳交界处.导致阴阳错乱.分界不清.

即便不是傀儡军.哪怕只有一小股具有一定实力的修武者.都有可能在进入阴阳隙之后.扰乱阴阳分界线.

通过包王爷的阴阳眼深入探查发现.虽然阴阳隙的地面非常坚硬.看似牢固至极.但地表之下.却隐藏着深沟裂缝.

此处属鬼域封印边缘地带.那些深沟裂缝.有的横跨封印直达鬼域阴间.

若是被巨大的震动力波及.再加上人为的冲击.非常有可能将原本就已经松动的封印瓦解.

其结果就是.被一闲散人封印了两万年之久的鬼域.从阴阳隙脱离被禁锢状态.

如此一來.殷冥主便可以在不遭天谴的情况下.顺利率领鬼域大军重返天罗大陆.

“如果不是殷冥主自己强行冲破鬼域封印.是不是就不会受到无极剑的制约.”

逸尘对包王爷的分析极为赞同.

“不错.所谓封印其实早已松动.只不过由谁实施最后一击尚未确定.一旦是鬼域之外的力量.无论是人类还是其他生灵.从阴阳隙打开缺口.所有的封印规则便不会波及到殷冥主.

既能顺利杀回天罗大陆.又免遭规则处罚.这就是殷冥主需要的契机.很多阴谋便从这里展开……好在陶书遥只是引爆了部分炸药.还沒有达到殷冥主所期待的契机出现.”

包王爷在庆幸的同时.又觉得其中似乎还有隐情:“按理说.地下空间通道的炸药.在遭到陶书遥引爆的时候.应该完全爆炸……也许.殷冥主认为目前还不是最佳时机.才刻意保留了大部份炸药.”

自从暗算另外三位地狱王.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之后.殷冥主行事极为谨慎.

除了尽可能的低调.还处处隐忍.即使对包王爷这样明显不站在自己阵营的对手.都保持着一份‘宽容’ 的心.

如果不是万无一失.殷冥主绝不会提前暴露自己的底牌.

地下空间的爆炸.不可能瞒得了神通广大的殷冥主.既然他神魂经过此地.应该会四周探查一番.

但事实上.殷冥主根本就沒有停留.便扬长而去.似乎并未发现异常.

那就说明.无论目前地下空间和枉死城发生了什么.都沒有对他的整体计划造成妨碍.一切还在殷冥主的掌控之中.

包王爷一时难以揣测殷冥主的下一步打算.不禁有些颓然.

“防患于未然当然最好.不过.有些事情只有开始发生.才会暴露出來……包王爷不必太过忧虑.”

逸尘的劝慰.是事实也是无奈.

在沒有掌握一定的证据之前.一切都处于未知状态.你能想到的对方同样想得到.只不过对方具体的操作方式.是不可能告诉你的.

包王爷一时难以揣测殷冥主的下一步打算.不禁有些颓然.

“防患于未然当然最好.不过.有些事情只有开始发生.才会暴露出來……包王爷不必太过忧虑.”

逸尘的劝慰.是事实也是无奈.

在沒有掌握一定的证据之前.一切都处于未知状态.你能想到的对方同样想得到.只不过对方具体的操作方式.是不可能告诉你的.

“嗯.看样子.本王在玩手段方面是远远不及殷冥主的……对了.阴阳隙蕴藏着阴阳造化.”

逸尘的安慰.让包王爷有些释然.尽管事实依然存在.但一味纠结也于事无补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