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一章 隐现造化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被逸尘一阵安慰.心情明显好了一些.包王爷忽然想起了一件事.

阴阳隙地下.除了那些深沟裂缝.还隐约散发出常人难以见到的氤氲之光.只有包王爷的阴阳眼.才能窥得一二.

忽明忽暗.若有若无.即便是包王爷的阴阳眼.也只不过在半个时辰内.仅仅捕捉到两次稍纵即逝的氤氲之光.

“何为阴阳造化.”虽然经常听到‘阴阳造化’一说.但逸尘一直沒有深入了解.

既然包王爷说阴阳隙蕴藏着阴阳造化.那么就应该懂得其中含义.

“这个问題很难回答.至于造化.每个人心里或许都有不同的看法.”

包王爷慢条斯理的捋着长须.稍作思忖.然后缓缓说道:

“天地之间万事万物.都有自身的发展繁衍.以及创造演化的功能.顺应而行.则命运无舛.或有福分际遇……简单地说.造化就是自然遵循法则.孕育而出的际遇.你若得到便是你的造化.

阴阳则是与天地同在.二气交感化生万物.世间一切均包含阴阳无法脱离.即便是‘道’.也出自于阴阳.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……

阴阳造化并不拘泥于同一模式.根据个人的福分多寡而偶得际遇.少则不屑一顾.多了无福消受.阴阳造化之中.有五行之气.循环之气.大道之气.不一而足.但无论哪一种.都不会随意造福于人.唯有福分到了.才会得到际遇.

阴阳隙一带.属阴阳交界之地.日阳夜阴.共享日月光华普照.阴阳彼此互藏相感替换.加上阴阳隙地势特别.时日久了.孕育出氤氲之光……”

严格意义上说.氤氲之光属于混沌之气在经过无数年的酝酿.历经千锤百炼.排除了所有杂质在特定的条件下散发出的光芒.

混沌之气由來已久.却又稀少难得.即便一丝一缕.也绝非常人所能见到.对修武者而言.混沌之气凌驾于五行之气之上.最次的也属于循环之气的级别.甚至能够踏入大道之气的最高层次.

天罗大陆并不是一个修练的好地方.数万年來.几乎沒有发现过混沌之气.自然也就不存在氤氲之光了.

包王爷虽然有阴阳眼.能够看到常人见不到的东西.但他也不敢确定.自己所见到的就一定是氤氲之光.

毕竟.传说中只有无极剑的‘主人’天无极.曾经从氤氲之光中提取了大道之气.一句突破修炼瓶颈的桎梏.最终成为人类的第一位战神.

尽管天无极遭到天外天之力的挤压.导致爆体而亡.但他在修武一途所达到的高度.至今仍是人们仰望的存在.

“包王爷.这阴阳造化.氤氲之光.混沌之气……我有点糊涂了.”

在天罗大陆.能够吸收精纯的五行之气.就已经是难得的修炼奇才了.

哪怕拥有一种天赐五行体质.从原本就不充裕的灵气中.顺利提取自己所需的五行之气.其修练速度也是远超常人.

比如飘然属天赐火性体质.无痕是天赐木性体质.她们目前的修为已经非常接近于战王强者级别.而年龄都还不满二十岁.

由此可见.阴阳造化中最低级别的五行之气.几乎成为了天罗大陆的最高存在.

即便是身为应劫之人.兼具五行之体的逸尘.有过不少际遇.却从未听说过氤氲之光和混沌之气.

“咳咳.是本王太罗嗦了.你只要记住阴阳造化就行了.至于那些到底如何分辨.我也说不清楚.”

包王爷的介绍.更多是停留在理论层面上.但实际中他并未接触到氤氲之光.否则就不至于怀疑.阴阳隙地下那稍纵即逝的光芒.到底是不是氤氲之光了.

不过.这不是问題的关键.

以包王爷的认知.阴阳隙地下存在阴阳造化.这一点毫无疑问.

且不说等级如何.只要有幸得到.于自己修练的晋升.法则的理解.必然会有巨大的好处.

即使包王爷目前的修为.依然有提升的空间.只不过缺少某种契机.多年來难有进展.

“嘻嘻.包爷爷.你是不是想得到那个什么造化.把自己弄得精力憔悴.却空手而归.”

逸尘正在考虑.包王爷说这些的目的何在.却听见草儿好似很得意一般.单刀直入.询问起包王爷來.

“这个.丫头.你能不能说得委婉一点.好歹给爷爷留点脸面吧.”

被草儿戳中心思.包王爷不禁老脸一红.那张黑脸反而显得更加阴沉了.

包王爷的修为实力.仅次于殷冥主.即使放眼天下.能够胜过他的虽不敢说屈指可数.却也人数寥寥.

即便如此.包王爷也丝毫不会有懈怠之心.既然发现了阴阳造化.不尝试一下岂肯甘心.

尽管只是一缕神魂.外加一双阴阳眼.但比起青牛陶书遥之类.何止强出百倍.

一念之下.便潜入阴阳隙地下的深沟裂缝之中.探寻那道氤氲之光.

好几次.仿佛已经触碰到了.或者只在咫尺之间.稍一伸手便可纳入怀中.

可实际上.任凭包王爷如何努力.几乎消耗了自身的所有功力.仔细搜寻了将近两个时辰.却是一无所获.

“连包王爷都得不到.难道是专为殷冥主准备的.”

逸尘觉得听出了一些端倪.以包王爷这样的实力都无功而返.除了殷冥主之外.恐怕沒有第二个人有福消受了.

阴阳隙地面的坚硬程度.连苍木剑都难以刺入.一般人不要说获得阴阳造化.便是潜入地下都无法做到.

“本王也是这样想的.但是……”

失败令人沮丧.但包王爷生性豁达.不是自己的际遇.强求无益.想开了也就行了.

但是.在猜测阴阳造化可能花落谁家的时候.包王爷突然想到了殷冥主.

隐瞒枉死城.不告诉大愿大士.并指使幽阴老怪对黄泉裂一带布置机关.或许不仅仅是利用怨灵那么简单.

如果是其他人.比如蒋王爷之流.并不具备阴阳眼.就算潜入阴阳隙地下.也无法感知阴阳造化的存在.

而殷冥主不同.他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探知地下.并感知阴阳造化.

想到这里.包王爷不禁紧张起來.殷冥主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.要是再得到际遇.岂不是更加无法无天.

不行.

自己无缘不要紧.其他有缘人得之.也无可厚非.但不能让殷冥主得到.

阴阳造化是好东西.若是落到殷冥主手里.却变成了为虎作伥.

一旦突破封印.殷冥主又得到阴阳造化.恐怕整个天下无人能够与他抗衡.

果真如此.不仅是天罗大陆难逃一场浩劫.人类以及其他生灵将遭到前所未有的大屠杀.而且还会影响到其他的生存空间.

殷冥主独霸天下的最终结果.只能是一个.那就是除了鬼域成员.或者说殷冥主的得力干将以外.几乎所有生灵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.

包王爷虽为鬼王.却心系苍生.一想到即将到了的生灵涂炭.哀鸿遍野.心里就是一阵抽痛.

哪怕是触犯法则.遭受天罚.陷入万劫不复境地.包王爷也绝不允许殷冥主的阴谋得逞.

阴阳造化出现在阴阳隙.只要包王爷发力将整个阴阳隙一带摧毁.阴阳造化便暂时失去了依附之所.以后在何处出现乃是未定之数.

一不做二不休.包王爷横下一条心.为了天下苍生.豁出去了.

嗡~~~

一念至此.一股滔天能量迅速释放.包王爷沒有留手.将自身所有威压倾泻而出.

此举一旦成功.阴阳隙甚至黄泉裂.都会完全消失.无论是青牛陶书遥.还是逸尘的肉身.包括藏身于比翼花内的柳哥莺妹.统统化为灰烬.

就连包王爷自己.也做好了被天谴碾压成齑粉的准备.

不成功便成仁.即使成功.包王爷也将杀身成仁.

霍~~

便在此时.一道璀璨精光闪过.将阴阳隙地下照得一片透亮.

包王爷刚刚释放出的滔天能量.还沒有波及到阴阳隙的深沟裂缝.就已经被精光瓦解.

精光无声无息.不带一丝威压.却在无形之中化解了包王爷的倾力一击.

一瞥惊魂..

即使殷冥主本尊出现.要想阻止包王爷的倾力一击.恐怕要大费周章.而且不可能化解掉所有能量.让阴阳隙丝毫无损.

唯一能够做到的.就只有大愿大士的一瞥惊魂.

“弟子愚昧.请大愿大士指点迷津.”

包王爷心里一凛.知道自己过于莽撞.差点铸成大错.

他虽然贵为鬼王.威风八面.但在大愿大士面前.依然自谦为弟子.却丝毫沒有矫情之意.

长期聆听大愿大士的吟诵经文.让包王爷深知自己距离大道还非常遥远.

愿力无边度厄众生.说起來很简单.但大愿大士投身鬼域数万年.痴心不悔.

被他感化的.度厄解劫的鬼魂数不胜数.即便凶神恶煞的厉鬼.也有很多在大愿大士的感召下.化解戾气.得以轮回.

消怨度厄.功绩无限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