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二章 否极泰来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若是遇到怨念深重的鬼魂.对大愿大士不以为然.甚至大打出手.也不会遭致大愿大士的还击.

不喜不悲不嗔不怒.即使遭遇不测.也淡然处之.大愿大士从不以武力解决问題.

纵观天地之间.包王爷顶天立地.即便天君在此.他也据理力争.

然而.对于大愿大士.包王爷唯有敬重.只要是大愿大士说的话.哪怕一时琢磨不透.包王爷也会无条件服从.

“冥冥天意.自有玄机.机缘未到.不可强求……汝若妄动.必遭天谴.于事无补.切勿贪功……”

大愿大士并未现身.只是将几句类似偈语的话.传送到包王爷的耳中.

语音犹在.精光却已散去.整个阴阳隙地下一片寂静.

包王爷仔细的回味着大愿大士的话.几经琢磨.豁然开朗.

当下心中一颤.如同醍醐灌顶.脑子里一片澄明.

“大愿大士及时阻止.不仅救了本王.也救了你.更重要的是.避免了一场浩劫.”

包王爷充满感激的脸上.还有一些忧郁:

“虽然本王大概知晓大愿大士的话中之意.但对于阴阳造化的归属.仍在不明之中.”

如果不是大愿大士阻止.阴阳隙早已土崩瓦解.逸尘等人死于非命不说.鬼域封印将提前破解.

所有罪责均有包王爷一人承担.遭受天谴不可避免.而殷冥主却可以堂而皇之的率兵杀出鬼域.整个天罗大陆的浩劫必将來临.

原本对殷冥主还有牵制之力的包王爷.连同应劫之人逸尘一起消失.反倒更加成全了殷冥主的称霸野心.

一念之差.所造成的后果.便是不可收拾.

包王爷想想后怕.加上这一整天四处奔波.体力脑力.甚至神智都受到了严重亏损.

尽管还有些不甚明了.比如阴阳造化的归属.阴阳隙还有什么未经发现的危机.都是未知之数.

但是.大愿大士的话对于包王爷來说.几乎就是神祗.明白与否反而显得不太重要.

“包爷爷.草儿知道了.那个什么造化.一定是属于大哥哥的.谁也别想抢走.”

至于殷冥主称霸天下之类.草儿漠不关心.但涉及到逸尘的际遇.草儿却十分在意.

“丫头.你不懂.爷爷说了这么多.就是想告诉逸尘.千万不要打什么阴阳造化的主意.正如大愿大士所说.机缘未到不可强求.逸尘在阴阳隙待了那么长时间.都沒有发现阴阳造化.自然不会是他的际遇.

不过.那个幽冥之晶.或许倒是逸尘的机缘.陶书遥花尽心思.与青牛联手.都无法将其制服.进入逸尘肉身后.虽然有一阵子看起來风雨飘摇.险象环生.但都是化险为夷.并未造成恶劣后果.”

包王爷亲眼目睹幽冥之晶侵入逸尘体内.陶书遥功亏一篑徒呼奈何.

想來那陶书遥.也不是幽冥之晶的主人.一切努力.却为逸尘做了‘嫁衣’.

“包王爷.你把我们留在无常殿这么长时间.是不是在等待吉辰.让柳哥莺妹还阳.”

这半个多时辰.包王爷想要说的重点.无非就是两句话.幽冥之晶可能是逸尘的际遇.而阴阳造化是万万碰不得的.

以包王爷的性格.不至于这么婆婆妈妈.事出反常必有因.

“你小子够聪明.”

包王爷的黑脸之上.难得露出笑容.他对逸尘的表现非常满意:

“不错.如果沒有幽冥之晶一事.本王早已把你赶回阴阳隙了.但是.幽冥之晶还在你体内.不灭阴魂回去过早.反而会滋生祸端.一场激战在所难免.

只有等你肉身在本能的刺激下.全面激发潜能.将幽冥之晶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.相对处于平衡状态.不灭阴魂才能安然无恙的回归本体.”

“包爷爷.大哥哥什么时候回去最安全.”

一听说不灭阴魂可能会闯祸.草儿立刻就紧张起來.

“现在差不多了.肉身基本稳定.青牛的生机之力也即将告罄.只有陶书遥还沒有太大的消耗.”

包王爷算了算时间.又嘱咐道:“你们即刻回程.记住.遇到难以控制的时候.可以让青牛进入体内.陶书遥则万万不可.”

嗡~~

不等逸尘回话.包王爷大袖一挥.一阵劲风卷起.

包王爷已经不见身影.草儿和逸尘的不灭阴魂却出现在阴阳隙中.

“仙子回來了.”

“老大回來了.”

青牛消耗过大.虽是面有喜色.却是提不起精神.

幽冥之晶侵入.责任在于青牛自己.还不知道是福是祸.情绪难免低落.

反观陶书遥.则像孩子般的欢呼雀跃.

不灭阴魂回归.意味着逸尘沒有性命之忧.对于陶书遥來说.自然是好事一桩.

如果逸尘设法逼出幽冥之晶.陶书遥还可以将其收入囊中.那可是陶书遥一辈子最大的成就了.

“引魂结束.阴魂归位.”

一缕青绿色光芒.在五彩缤纷的点点星光拥簇下.笼罩在逸尘肉身的上方.

不灭阴魂在精灵之光的保护和引导下.逐渐融入本体.

引魂归位的过程中.逸尘必须完全放松.对于青牛和陶书遥的问候.自是无法回答.

倏~~

逸尘的身躯猛地一震.不灭阴魂顺利回归肉身.草儿撤去精灵之光.笑吟吟的站在逸尘旁边.

“草儿辛苦了.你们二位也辛苦了.”

逸尘伸手抹了抹草儿的脑袋.又转过身向青牛和陶书遥道谢.

从包王爷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.逸尘并沒有半句责怪他们的意思.

“老牛失职.惭愧至极.实在不敢说辛苦二字.”

青牛满脸愧色.低着头.显得很不好意思.

“无妨.你已经尽力了.很多事情是无法预料的.无需自责.”

逸尘微微一笑.说道:“我体内充满了生机之力.都是你的功劳.”

“老大.辛苦是辛苦.不过我愿意.嘿嘿.你动动看.有沒有什么特别的感觉.”

一旁的陶书遥.却沒有青牛那般忸怩.一边说着.还一边挤眉弄眼.对着逸尘手脚并用的比划着.

“陶书遥.闭嘴.”心情不佳的青牛.见陶书遥一副贼忒兮兮的样子.忍不住大声呵斥道.

他心里非常清楚陶书遥的心思.惦记着将幽冥之晶收入囊中.

但逸尘的不灭阴魂刚刚回归.身体应该十分虚弱.要是立刻投入战斗.去驱逐幽冥之晶.恐怕会力有不逮.

“不急.等我先帮柳哥莺妹完成还阳之愿.再行计较不迟.”

此事正值亥中时分.柳哥莺妹二人均是清醒状态.必须在子时之前.将还阳执行完毕.否则一旦柳哥陷入昏迷.或许会有变故发生.

“逸尘.你真的……”莺妹见逸尘的不灭阴魂回归本体.不知结果如何.生怕得到失败的消息.内心纠结不敢说出口.

初闻逸尘之言.莺妹如坠梦中.话刚说出.便情绪激动哽咽起來.

“逸尘兄弟.柳生拜谢你大恩大德.”

与莺妹不同.柳哥身为男人.即便心绪难平.但感激之情必须表达出來.

逸尘答应莺妹去鬼域.是在柳哥陷入昏迷之后.等到第二天的亥时.二人通过心灵交流.柳哥才得知此事.

期待之余.又担心逸尘的不灭阴魂会遭遇危机.

忐忑之中.二人甚至破天荒的放弃了.每天难得的一个时辰交流.只是期盼着逸尘能够平安归來.

特别是柳哥.见到幽冥之晶给逸尘的肉身带來麻烦.却无力相助.只能眼巴巴的干着急.

“不用谢.我就是帮你们跑一趟而已.实际上无论的两位无常老爷.还是包王爷崔判官.都沒有忘记你们.

时至今日.你们的怨念戾气还不到完全消除的程度.但各位老爷法外开恩.准许二位还阳……”

逸尘按照包王爷的吩咐.先打消柳哥莺妹的猜疑.以及内心曾经的抱怨.

对于柳哥莺妹來说.还阳之后.根本沒有机会见到鬼域的那些老爷们.是否心存感激并不重要.

但是.一旦柳哥莺妹得知千年的磨难.终于修成正果.心中自然存在一种巨大的喜悦感.这正是消除怨念戾气的最佳动力.

“逸尘.包王爷是让我们继续以比翼鸟的身份.还是……”

历经千辛万苦.不敢说心如止水.但莺妹觉得自己比以前淡然了许多.

只要还能够和柳哥厮守一起.即便合体成为比翼鸟.也是万般幸福了.

“历经千年浩劫.得还百年恩爱……这是崔判官给你们的最终批语.半个时辰后.你们就可以各自投胎.十五年后你们初识.若是好好珍惜.尚有百年光阴……”

逸尘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.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.

“太好了.这……”大喜之下.柳哥莺妹均是泣不成声.

唰~~

并蒂而开的比翼花.一红一黑分生阴阳.忽然间同时光芒一闪.

自此.经过千年修练的柳哥莺妹.怨念戾气顿消.心心相印的两副魂魄.似有冲破比翼花禁锢之势.

正是风霜雪雨之后.终于否极泰來.得见灿烂彩虹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