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五章 日月同辉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拼尽全力的亡灵王,身形逐渐淡化,直至变成一团忽明忽暗的烟雾,蜷缩到日月空间一隅。

嗖嗖~~

日月空间暂时平静下来,但侵入逸尘丹田的绿色光柱,也就是幽冥之晶,却不甘寂寞。

几番冲突之后,又潜回到逸尘的身体中去。

由于先前在逸尘身体的各个部位,都曾经留下过痕迹,幽冥之晶熟门熟路,很快便经由原路往逸尘大脑进发。

这一次,幽冥之晶几乎不做停留,也不再分散精力,力求与那股滔天威压,作拼死一搏。

蓬……

幽冥之晶刚刚接近大脑边缘,就遭到一股滔天威压的攻击。

虽然还是被击退,但幽冥之晶发现,同样是滔天威压,现在遭到的打击,却比上一次小了许多。

稍经调整,幽冥之晶再一次发动冲击。

尽管只是全部能量的三分之一左右,但幽冥之晶在经过补充后,能量并不比第一次的全盛时期弱。

呲呲~~

唯有击败滔天威压,幽冥之晶才有可能抢夺躯体成功。

不灭阴魂的回归,让逸尘恢复了所有神智,可以探知身体内部发生的一切。

但是,逸尘本人目前还不具备控制支配不灭阴魂的能力,没有办法理由不灭阴魂去对付幽冥之晶。

所以,在关闭了日月空间以后,逸尘完全依靠身体的本能,以及丹田内的五行之气,与幽冥之晶抗争。

唯一让逸尘可以利用的‘帮手’,就是滔天威压。

嗡~~

滔天威压如同排山倒海一般,在逸尘大脑边缘处组成一道防御。

却不仅仅是单纯防守,而且,只要幽冥之晶靠近,滔天威压就会释放,对幽冥之晶发功强势攻击。

吱吱~

吱吱~

虽然遭遇阻击,一时难以寸进,但幽冥之晶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。

被日月空间强行留住的那一部分,暂时无法联系,根本派不上用场,一旦这边不能占领逸尘的大脑,所有努力都是白费心机。

只有不惜一切代价,突破滔天威压的防守,成功驱除逸尘的魂魄,才有可能占据躯体。

果真如此,逸尘体内的绝大部份能量以及资源,将由幽冥之晶接手管控,留存于日月空间的那一半,或许还能回到自己手中。

即使不能,幽冥之晶也可以驾驭逸尘的躯体,从容逃离阴阳隙。

这是幽冥之晶唯一的出路。

“啊……”

逸尘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妙。

幽冥之晶与滔天威压的战斗,释放出巨大的能量涟漪。

除了相互之间激烈碰撞消耗掉一些,余下的大半能量难以控制,在逸尘体内四处乱撞。

虽然是激战散发出的残余能量,但出自于幽冥之晶和滔天威压,绝非寻常战王强者所能承受的。

逸尘的修为还停留在战帅巅峰级别,面对如此强悍,而且是汹涌而至的能量侵蚀,身体上的痛苦可想而知。

能量涟漪经由大脑边缘,几经冲突,沿着身体躯干的血脉经络,发散至四肢百骸,以及全身各个部位。

每到一处,必先大肆侵扰,逸尘全身的肌肉骨骼,被充斥的能量毫不留情的撕扯挤胀,五脏六腑之中,更是被凌虐得惨不忍睹。

“大哥哥,你怎么样……让草儿进去跟幽冥之晶决一死战!”

见逸尘疼痛难忍,已经无法站立,剧痛之下,不自禁的倒到地上不停的打滚,草儿急得眼泪哗哗流出。

“还有我,老大,别硬撑了,保命要紧!”

陶书遥这回真的急了,虽然他无法探知逸尘体内的实际情况,但性命攸关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青牛变成了泥牛,杳无音信,估计也没有把幽冥之晶怎么着,或许正是青牛激怒了幽冥之晶,致使其四处为非作歹,造成逸尘生不如死。

“嘿嘿,没事,我能坚持,哇……”

逸尘想给草儿一个微笑,却更加牵动了痛感神经,裂开大嘴,面部肌肉痉挛着,笑比哭还难看。

尽管此刻的痛苦,比起柔金岭八方传承阵那次,并不轻松,但他依然没有启动日月空间。

逸尘越来越相信,幽冥之晶与滔天威压激荡出的能量涟漪,对自己体内的冲撞,有助于增加肌肉骨骼的韧性。

以逸尘目前的实力,战王之下绝无对手,即便遇到初阶战王,只要对方没有禁锢空间,逸尘也有一战之力。

无论是实力还是境界,逸尘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冕之王,与真正的战王强者之间,唯有那一层窗户纸暂时没有捅破而已。

但是,几次冲击战王未果,让逸尘清楚的认识到,自己体内或许还欠缺某种能量,或者是某种能量过剩。

自从在回势龙脉成功晋升为战帅巅峰强者以来,尽管有过多次与战王强者的战斗,经累了经验的同时,对修武一途的理解认知也明显强了许多。

精灵王太岁说过,逸尘体内存在某种不知名的能量,会阻碍冲王成功。

难道是那缕神魂,遏制了自己修为上的进展,或者说,还有其他目的?

逸尘已经很久没有和神魂取得联系了,但迄今为止,逸尘所得到的际遇和造化,绝大多数都来自于那缕神魂。

《大五行诀》,日月空间,均是金甲所赠,但他却是奉命等待逸尘的出现。

真正让逸尘受益良多的,便是金甲的主人——五行帝尊。

咝咝~~

肌肉不断的被撕扯着,骨骼也遭到强行挤压,充盈的能量涟漪,将逸尘身体胀满,逐渐变成圆球状。

不管陶书遥和草儿心急如焚,逸尘依然再坚持。

嗡~~

一阵晕眩袭来,逸尘几乎失去知觉。

翻滚的身体,从白云笼罩的地面,逐渐转移到阴阳交界处。

有一半的身躯,甚至已经进入乌云覆盖的阴间区域。

唰~~

此时已是黎明时分,阴阳隙上空同时出现了两个圆球。

洁白得一尘不染的月亮,如同圆盘高悬在天际,洒下的银光沿着一线裂隙,轻柔地透入阴阳隙。

穿过乌黑的云层,静静地将逸尘的右边躯体,包裹着素雅的银色之中。

而距离月亮不远处,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。

如同初生的婴儿,太阳的表面很宁静,淡淡的红色不如正午的阳光那般耀眼。

但温热已经开始散发,点点霞光透过白色云层,照射到阴阳隙内逸尘的左边身体。

阴阳隙上空的那条细长裂隙,远远看去不过数寸的宽度,却可以同时容纳日月光华。

日月共现,日月同辉,相互映衬,互不干扰。

淡雅的银色月光,与金色霞光,在经过细长裂隙时,一右一左并行不悖。

及至阴阳隙内,也没有过于分散,于逸尘的两边身躯各自映照,并无半点冲突。

呲呲……

萦绕在逸尘身体之上的日月光华,逐渐透过逸尘的肌肤,缓缓渗到体内。

咦~

从晕眩中恢复过来的逸尘,忽然觉得浑身的疼痛有所减缓。

体内冲突着的能量涟漪,将肌肉骨骼尽情肆虐一番之后,重新汇集,组成一股力量更为强劲的能量。

“轰”的一声,能量涟漪经由五脏六腑,继续一路奔袭,终于成功的冲进了逸尘的丹田。

逸尘的身躯猛地一震,丹田内的变化,让他难以平静。

原本井然有序的五行之气,在丹田中各居其位各司其职,却由于这股能量涟漪的强行闯入,惹得纷纷慌乱起来。

闯入的能量涟漪过于强悍,所经之处,将五行之气尽数搅动,弄得是鸡飞狗跳。

整个丹田一片云雾缭绕,各种不同的能量,撞击,消散,凝聚,几乎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。

飕飕~~

五行之气首当其冲,一涌而起,与不速之客战在一处。

闯入的能量涟漪虽然强悍至极,数量却不及五行之气的十分之一。

五行之气精纯量大,仗着是丹田内的老住户,面对入侵者,丝毫没有畏惧,用数量弥补能量的不足。

两股不同的能量,此番相遇,倒也是棋逢对手,无需过多酝酿,一上来就紧紧地交织在一起。

嘭嘭~~

幽冥之晶与滔天威压依然还在激战,力道却稍有减弱。

双方实打实毫不避让的拼斗,加剧了能量的消耗。

一刻钟过后,幽冥之晶的绿色光芒区域黯淡,而滔天威压也渐渐失去了原本的碾压态势。

但是,丹田内的战斗,反而愈加激烈了。

数量众多的五行之气,将闯入的能量涟漪全部笼罩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团。

啪啪~~

成分庞杂难以融和的能量团,以极不稳定的状态,挣扎着纠缠着,还不时闪烁着七彩缤纷的光芒。

随着能量团的加速旋转,逸尘丹田内的所有其他的能量,都被带动起来,加入到旋转行列。

“呃……”

偌大的丹田,仿佛被抽干了空气,逸尘感觉到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大的牵扯。

原本鼓胀的身体,忽然间又变得紧缩起来,整个人佝偻着身子,背部着地,如同大虾似地往上弯屈。

“大哥哥……”

草儿伸出小手,准备帮逸尘一把,却被陶书遥拦住。

“这个时候不能轻举妄动,老大自有分寸。”

陶书遥生怕越帮越忙,不敢贸然出手,只得和草儿在一旁焦急的等待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