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章 耳光境界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陶书遥原本以为,幽冥之晶侵入逸尘躯体大肆捣乱,既然没有办法抢夺成功,一旦力竭,迟早会被逸尘体内的能量驱赶出来。

因为一般人体,是不可能吸收炼化幽冥之晶的,只要幽冥之晶脱离逸尘的身体,陶书遥就有机会将它收入怨灵之囊。

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逸尘不仅是先天五行之体,而且还拥有阴阳双魂。

幽冥之晶属于至阴之物,正是逸尘体内所需,既已进入,岂有放跑之理。

陶书遥花尽心思,大费周章,却偏偏为逸尘做了嫁衣。

直到现在,陶书遥还没有完全弄明白,逸尘将幽冥之晶禁锢与体内,到底能有什么用途。

唯一可以解释的,无非就是混沌之气,试图控制幽冥之晶,目的尚不明确。

虽然失望,但陶书遥也没有太多遗憾,毕竟有了混沌之气的参与,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得到幽冥之晶的可能。

对于混沌之气的了解,陶书遥远远不及包王爷,不过,陶书遥曾经听说过,得到混沌之气造化的人,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强者,而是可以引领一个时代的风云人物。

既然逸尘有此际遇,其前途更是无可限量,若能得到逸尘的帮助,不仅可以化解劫难,甚至有机会让陶书遥夺得妖族之主的宝座。

这样一想,陶书遥的失落感瞬间消失于无形之中,取而代之的,是内心的震撼,由衷的喜悦,以及对未来的期待。

嘶嘶~~

未等逸尘和陶书遥及草儿详谈,阴阳隙就突兀的发出了一阵轻微的空气撕裂声。

似有无数看不见的细小物事,纠结于阴阳隙一带的空间之中。

呼呼~~

不过几息时间,声音逐渐加大,转而变成呼啸着的狂风。

乌云翻滚,靠阴间的那一片天地,已经被笼罩得严严实实。

白云涌动,靠阳间的这一片天空,也被突然压低的云层所覆盖。

狂风中,凝聚出一丝丝如同烟雾状的气体,穿过云层萦绕在逸尘的身体周围。

丝丝缕缕的气体,有两种颜色,穿过白色云层的,闪耀着金色光芒。

而穿过乌云的,则隐约露出银色光芒。

阴阳之气,日月光华!

逸尘曾经经历过,对眼前的金银色光芒,自然不会陌生。

不仅如此,逸尘还要尽可能的把这些阴阳之气,日月光华吸收到身体中去。

如今体内空间整合完成,正需要大量的能量补充,尽管逸尘做好了准备,但还是接到了灰老头发出的提醒。

来吧!

逸尘身形一动,将身体置于阴阳隙的阴阳交界处,和前一次一样,阴阳各占半边身体。

盘腿而坐,如同老僧入定一般,稳稳地钉在阴阳隙的地面上。

嗖嗖~~

逸尘刚一坐定,金银两色光芒凝聚而成的丝丝缕缕,就萦绕于身体周围。

稍经盘旋,便兵分两路,有条不紊的进入逸尘体内。

前一次,日月光华把逸尘体内的每一寸肌肤,都仔仔细细的翻查一遍,甚至还偶有滞留。

但现在,阴阳隙内仅存的阴阳之气日月光华,都是受到体内空间,紫色纯阳领地中混沌之气的召唤。

从逸尘的两侧身体进入,途经之处绝无骚扰,根据指令直达体内空间,接受混沌之气的调度安排。

“这……老大的运气也太好了吧?”

陶书遥一脸震撼,呆呆的站在一旁,不由自主的嘟囔起来。

阴阳隙的地势,蕴含阴阳之气日月光华,陶书遥早就看出来了。

只不过,这样的好东西,不是谁想要就能拿得到的,得靠机缘。

且不说,阴阳之气飘来飘去,似乎随手可及,但每一次都是擦身而过,从无半点留恋。

就单单凭逸尘那招,一人独坐阴阳两面的手段,陶书遥连想都不敢想。

这样的际遇,恐怕时间难以找到第二位,陶书遥倒也没有嫉妒,只剩下艳羡的份了。

“那当然,大哥哥是独一无二的人物,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草儿笑魇如花,对陶书遥的神情似有揶揄之意。

她一颗童心,全无杂念,见逸尘造化连连,心中十分高兴。

仿佛这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,都该由逸尘这个大哥哥拥有。

吁~~

由于混沌之气直接调度,逸尘省去了很多麻烦,不过一刻钟时间,就完成了吸收的任务。

活动一下筋骨,神清气爽,没有一丝疲惫。

收复了无根之火,六朵比翼花到手,阴阳造化入体,接受墨亚传承,体内空间整合成功,还把五行帝尊变成了园丁灰老头。

这一次的辛戈杀气试练场,收获最大的无疑是逸尘。

该做的事都已经做完,此处已无留恋的必要,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。

草儿乖乖的回到了日月空间,逸尘和陶书遥一起飞离阴阳隙。

黄泉裂以及地下空间的怨灵,基本被陶书遥收进怨灵之囊,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一点障碍。

加上逸尘的修为已经晋升王者级别,行进的速度远超以往。

原本花了好几天才到了阴阳隙,这次不过两三个时辰,就回到了辛戈沙漠的边缘地带。

“老大,我要找个地方,去吸收炼化这些怨灵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没有了怨灵的骚扰,陶书遥觉得逸尘已经不需要自己的帮助了,便打算就此告别。

尽管幽冥之晶最终没有得到,但有了逸尘这样的朋友,陶书遥此行收获颇丰。

“我也有自己要做的事……你如果有什么需要,随时可以找我。”

自从知道陶书遥的身份以后,逸尘反而对陶书遥更加客气了。

一个妖族,不管对自己有何企图,在危机之时,能够毫无保留的竭力相助,丝毫不比人类逊色。

无论以后面临什么,至少逸尘现在把陶书遥当成好朋友,这就够了。

辛戈沙漠因为大爆炸掀起的尘烟,早已散尽,原本就人烟罕至的地方,更显萧瑟苍茫。

眼前一片狼藉,被炸得面目全非的辛戈沙漠,再也看不到以前的风姿。

荒凉得让人在酷热下,都能感到阵阵凉意。

逸尘回想这些天的经历,以及各种际遇,不觉恍然如梦。

轰~~

天罗大陆的最南面,崇山峻岭之中,参天古木之内。

一处烈焰灼热,气浪逼人的所在。

随着一声沉闷的雷鸣,一个巨大的红色王冠,穿过灼热的气浪,凝聚成形。

王冠笼罩的中心地带,有一位身着火红色衣裙的少女,端坐在一块巨石之上。

凤目紧闭,双手紧扣,一头的秀发隐约有气雾蒸腾。

“丫头冲王成功了!”

王冠之外,一只体型健硕的火麒麟,激动之下摇头摆尾,幻化出人形。

却是一位红脸的青年,正是曾经在依兰圣山下,寒潭认主的火儿。

而火儿口中的丫头,便是巨石上冲王成功的飘然。

火儿与逸尘在回势龙脉分开,只身将飘然送到火祖宗处,已有两年出头的时间。

曾经有好几次,火儿想离开这里,去逸尘身边听候调遣,却被火祖宗强留,并布置了结界,以阻隔火儿与逸尘之间的联系。

说来也怪火儿多嘴,无意中说出逸尘和飘然的关系,惹恼了火祖宗,才刻意不放火儿离开。

“大吼小叫的,我自己看得见。”

依然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,火祖宗冷冷的说道。

“是,火儿失态了,不过……丫头什么时候可以出去?”

火儿吐了吐舌头,却又忍不住的轻声问了一句。

“这里好好的,出去干什么?”

火祖宗的声音明显是冷冰冰的,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。

“不是,你可答应过的,说丫头只要晋升王者级别,就可以自己选择是留是走……”

火儿听这口气,生怕火祖宗说话不算数,不由得心里一急。

“丫头还没说呢,你急什么,多事!掌嘴!”

火祖宗愠怒,随即一阵劲风掠过。

啪啪~~

火儿的脸上猛地响起了耳光声,声音不大却很清脆。

这两年来,火儿只要说错话,或者做错事,都要受到火祖宗的惩罚。

一般就是两记耳光,左右脸上各一下,不偏不倚,十分公平。

每隔半个月左右,火儿都能得到这样的惩罚,起先还不在意,觉得自己老是犯错,惹得火祖宗不高兴。

后来被打得多了,火儿就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,却发现错与不错,皆由火祖宗掌握,与自己无关。

哪怕是小心翼翼,谨言慎行,但只要半个月的时间将至,火祖宗必然会‘抓到’火儿犯错的把柄,两记耳光即刻奉上。

错得多打得多,即使不错,半个月到了,就必须‘犯错’。

憋屈,冤枉,抱怨,痛恨……

怎么想也没用!到时间,该来的总会来。

如果说,因为火儿泄漏了逸尘和飘然的秘密,遭到火祖宗的惩罚,那倒也算得上‘罪有应得’。

可实际上,在这件事之前,火儿享受这样的待遇已经有一年多,估计至少得有三十次以上的耳光伺候了。

反抗是没有出路的,逆来顺受才是减少挨打的最佳应对方式。

时间长了,火儿有了一个奇异的感觉。

每一次被火祖宗惩罚过后,接下来的十天之内,火儿的修练进度都有明显的提升。

难道是打耳光打出境界来了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