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章 力有不逮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左副将的意图很明显,能把梦剑文杀了,就不需要生擒。

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,是怕梦剑文还有同伙。

虽然从梦剑文提着两只野兔来看,即使有同伴,也不会实力太强,否则就不可能让梦剑文拖着伤躯,出来猎杀野兔了。

但是,左副将坑人坑的多了,自己的警惕性也越来越高。

小心驶得万年船,谨慎一点没错的。

出言试探一番,见梦剑文反而比较急躁,左副将的心里才踏实起来。

刚准备动手,就发现一道寒光直奔自己脑门。

唰~~

左副将凭着本能,将身体往后一仰,直挺挺的倒在地上。

寒光紧贴着面门呼啸而过,总算让他躲过一劫。

“梦剑文,你好卑鄙!”

左副将只惦记梦剑文是否有帮手,却没有想到会遭到偷袭。

同僚做了好几年,几乎将军府的所有人都知道,梦剑文一贯行事堂堂正正。

从没有和谁勾心斗角,甚至连一些带有猫腻的事情,都坚决不参与。

不敢说是坦荡君子,至少也是光明正大。

正因为这样,行事谨慎的左副将,才没有料到,自己竟然被梦剑文突然袭击,由主动转为被动。

一个人的反常行为,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后果。

“对付卑鄙之人,就得用卑鄙的手段。”

梦剑文一招得势,绝不放松,倾尽全身之力,连续频施杀手。

以梦剑文的性格,宁愿战败,也不屑于干偷袭的事。

但是面对左副将这样的奸诈之徒,实力又明显高过梦剑文,正面硬抗自然凶多吉少。

如果梦剑文被杀,田涛兄妹的处境就会更加危险。

呼呼——

寒光闪闪,战气凛冽,一道道风刃,几乎将左副将完全笼罩。

梦剑文身上有伤,不宜久战,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击。

希望趁着左副将慌乱之际,将其直接斩杀,否则梦剑文难以摆脱纠缠。

“王兵……你居然有王兵!”

一时不慎,被梦剑文占据了上风,左副将来不及直立起身体,只得半躺着以手撑地。

将浑身战气渲泄而出,整个身躯急速后退,以避开梦剑文的杀势。

但左副将的修为达到战帅巅峰级别,三年前就开始冲王,只是一直未能如愿。

若以实力论,左副将固然距离战王强者还有半步之遥,却比一般的战帅巅峰要强上一些。

面对无法以最强姿态出战的梦剑文,即使遭到偷袭,左副将也有反败为胜的机会。

然而,当他看清楚寒光外泄,蕴含着巨大威压的金色战斧,忍不住大惊失色。

欻~~

便在这一惊之间,左副将的速度稍微慢了一点,就被梦剑文的战斧王兵,释放出的战气风刃,如同鬼魅般的一闪而至。

呜嗷~~

一声惨叫传出,左副将的左臂出现了一条裂痕。

肌肉外翻,深可见骨,却没有流血。

风刃来势极快,左副将后退的速度也慢不到哪儿去。

仅仅是稍一触碰,左副将的身体已经退出了十丈之外。

风刃撕开了左副将的皮肉,却没有伤及骨头,而且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痛感甚至还没有传递到大脑。

按理说应该不至于痛得惨叫这么夸赞,但是,左副将分明感觉到一种刺骨的疼痛,几乎要将整条左臂与身体分隔开来。

这就是王兵的厉害!

普通兵器伤人,以击中的部位为主要伤害点,可能会波及周围,但基本上以局部疼痛为主。

即使斩断手臂,也就是伤口处疼痛剧烈,以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,直接运气封住伤口周围的经脉,至少可以缓解一大半的疼痛。

而王兵不同,哪怕只是战气风刃,造成极其微小的伤口,都有可能让伤者感到非常疼痛。

这是因为王兵具有极强的穿透力,肆虐的能量可以从伤口往身体深处传递,让对方受到的创伤面积进一步扩大,伤痛程度进一步加深。

更为重要的是,王兵最大的威胁,不在于对身体伤害,而是对神魂的攻击。

对于修为实力低的修武者来说,身体和神魂的伤害难以细分,身体遭到毁灭性的打击,生命将会和神魂一起消失。

修为达到战帅级别的修武者,尽管绝大多数时候,神魂无法离开身体而独自存在,但神魂与身体的关系,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。

只要不是受到致命打击,神魂都有可能会处在清醒状态,能够及时的调整攻防节奏,并设法控制伤口的扩大,以及危险的蔓延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,战帅强者如果没有遇到碾压式的攻击,就难以被一击毙命的原因之一。

若是战王强者,就已经具备了魂灵脱逃的能力,就像帕隆王者,被击溃了身体,依然可以逃之夭夭。

同等级别的战王强者,如果以普通兵器,能够毁去对方的躯体,却无法留住对方的神魂。

但是,一方手里握有王兵,一旦取得胜势,则有能力将对方的神魂一起消灭。

夏夜先生与阴无法一战就是如此,握有黄剑王兵的夏夜先生,顺利的击杀了阴无法的神魂,致使阴无法神形俱灭,也让阴无为至今未能为弟弟报仇。

“去死吧!”

见左副将受伤,梦剑文更是信心大振。

一柄战斧王兵,如跗骨之蛆,紧紧逼住对方。

“可恶……”

左副将忍住疼痛,右手猛地一拳击向自己的左臂,将伤口处的经脉强行封住。

同时,身体斜向急闪,堪堪避过梦剑文的杀势。

哗~~

梦剑文一斧劈出,划出道道金光,却无法将对手置于死地。

战斧王兵原本是杀金帮帮主金七之物,被逸尘送给梦剑文。

虽然偶有演练,但梦剑文习惯了用剑,一时难与战斧王兵完全磨合。

王兵固然强悍,却并不趁手,行使出来的威力自然大打折扣。

加上十天前,梦剑文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被青儿击伤,尚未痊愈。

尽管已经竭尽全力,却依然是力有未逮。

嗡~~

相反,趁着梦剑文力竭之际,封住了伤口的左副将,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柄铜锤祭出。

一股汹涌激荡的能量涟漪,迅速肆掠而出,迎着战斧王兵的风刃,猛冲而去。

两股能量相遇,尽管激起了一阵烟尘,却并没有梦剑文预期中的效果出现。

由于伤势影响了梦剑文的实力发挥,加上兵器不趁手,战斧王兵的威力得到削减。

而左副将已经缓过劲来,以自己最强的实力,催动着比王兵稍差一点的铜锤,威势俨然不弱。

此消彼长,场面形成两分之势,谁也难以占得便宜。

“杀——”

梦剑文一声怒吼,战斧王兵的风刃所形成的能量涟漪,再一次扑向左副将。

以目前的局势,对梦剑文明显不利,如果纠缠下去,左副将必然会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
唯有拼死一搏,方有破局的机会。

在梦剑文眼里,祥将军的蜕变,与左副将脱不了干系。

早在两年前,就听说左副将与幽阴门暗中往来,只是祥将军没有深究,便不了了之。

祥将军意欲投靠幽阴门,最拥护的就是左副将,不仅明目张胆的拉拢其余部将,而且暗中杀害阻止祥将军投降的将领。

梦剑文和左副将处于不同阵营,不存在调和的可能,双方一见面就频出杀手,丝毫没有半点回旋余地。

“哼!”

左副将不甘示弱,特别是从颓势中夺回了对局势的掌控。

只要再坚持一会儿,梦剑文力竭势弱,胜负即分。

不仅可以除掉梦剑文这样绊脚石,还能够将战斧王兵收入囊中。

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哪怕是左臂全废,也是值得的。

贪婪让人产生动力,左副将心里一阵激动,手中的铜锤舞得虎虎生风。

连续的主动攻击,让梦剑文消耗巨大,局势已经偏向于左副将。

吼~~~

梦剑文心知,今日之事难以善了,在这荒郊野岭人迹罕至的地方,周围连个掩身的地方都没有。

凭自己的力量,想要逃脱左副将的追杀,似乎不太可能。

既然如此,大不了一战而亡,即便战死,也要重创对方。

抱着必死心态的梦剑文,反而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威压,连攻几招只攻不守,但求同归于尽。

嘶~~

刚刚有点优势的左副将,见梦剑文采取了不要命的打法,心里一凛,气势顿减。

他可不想跟梦剑文一起死在这里,要死也只能是梦剑文死。

于是,猛地将铜锤撤回,战气一收,整个人如风般的游离于战斧王兵的能量涟漪之外。

任凭风刃如何呼啸肆掠,左副将就是不肯与梦剑文正面接触。

只等梦剑文招式用老,再寻觅一击制胜的机会。

如此一来,梦剑文是正经八百的倾力进攻,战气消耗非常巨大。

而左副将则移形换位,以精妙的步法牵制,几乎没有消耗。

“给我趴下!”

不过半刻钟光景,拼死强攻的梦剑文露出破绽,被左副将窥个正着。

当下抓住机会,闪至近前,拎起铜锤,对着梦剑文的胸口,就是狠狠的一击!

“啊!”

已是强弩之末的梦剑文,难以闪避,心无侥幸。

双眼一闭,准备自爆丹田,以求最后一击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便在这时,一阵笑声,突兀的从空中传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