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一章 惺惺作态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咚~~

眼见着梦剑文就要命丧于铜锤之下,左副将却忽然听到空中的笑声。

与此同时,一道闪电疾射而至,将左副将手中的铜锤击落。

铜锤挨着梦剑文的耳边落地,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,激起一片尘烟。

“祥将军!”左副将仰望天空,失声叫道。

“左洋,你答应我要生擒梦剑文,现在却要置他于死地,果然在我预料之中。”

伫立于虚空的祥将军,收起笑容,用手一指左副将,厉声喝道。

“将军明鉴,梦剑文手持王兵负隅顽抗,如果不将他击杀,末将恐怕反受其害。”

心虚的左副将,故意把王兵两个字说得很重,意图引起祥将军的注意。

信誓旦旦的保证,一定要活捉梦剑文,押回将军府,交由祥将军亲自处置。

但一转眼痛下杀手,偏偏又被祥将军发现,左副将暗暗叫苦。

“胡说!梦剑文身受重伤,即使祭出王兵,也不是你的对手,生擒只是迟早的事,你还敢狡辩!”

祥将军毫不客气的戳穿左副将的谎言,犀利的目光似乎要将左副将浑身穿透。

“属下知错,但梦剑文背叛将军府,置将军的深情厚谊而不顾,左洋深为将军抱屈,一怒之下才……”

左副将战战兢兢,目光游离,嘴里却竭力辩解。

祥将军与梦剑文称兄道弟,并不是什么秘密,只要是将军府的势力范围之内,几乎无人不晓。

而梦剑文‘盗走’优质矿石之事,尽管各路关卡都已知会,但将军府反而很少有人知道。

“住嘴!梦剑文无论犯下多大罪恶,都是本将军的兄弟,他的死活由我决定,岂容你在我面前将他斩杀……”

祥将军声色俱厉,义正辞严,将左副将说得是哑口无言。

噗通!

左副将翻身下跪,以头抢地,身体颤抖:“左洋该死,请将军恕罪。”

原本以为,梦剑文背叛祥将军,即使自己偷偷将梦剑文击杀,也不会遭到祥将军的责怪。

而且,一旦梦剑文丧命,战斧王兵变成无主之物,自己私藏起来,祥将军也不会知道。

可没想到,人家祥将军却不允许自己对梦剑文下手,尽管一时难以揣摩祥将军的意思,但赶紧求饶才是目前最好的做法。

“算了,你贪功犯错本该处罚,念你万里迢迢找到梦剑文,本将军就让你功过相抵,不奖不罚。”

祥将军从空中缓缓落下,又对左副将说道:“起来吧,拿起你的铜锤,退过一旁,这里没有你的事了。”

“多谢祥将军,属下告退。”

得到饶恕,左副将心中大喜,立马从地上爬起,一把收起铜锤,一溜烟的跑远了。

“文文,你怎么样?”见左副将走远,祥将军伸手去扶梦剑文,嘴里还关切的说道。

“羊……祥将军,梦剑文多谢将军救命之恩!”

梦剑文避开祥将军伸过来的手,慢慢起身,双手抱拳,对着祥将军深深一礼。

“文文,你我是兄弟,这里又不是将军府,何必如此见外?”

祥将军收回手,脸色尴尬,却又很快恢复了镇定。

“不敢,你是镇东将军,梦剑文乃‘叛将’,岂敢高攀!”

看着自己曾经最为尊重的祥将军,此刻在自己面前惺惺作态,梦剑文心里一阵刺痛。

如果不是静静亲口说出,梦剑文到现在也不会相信,待自己如亲兄弟的祥将军,居然设计陷害自己。

“哈哈,兄弟言重了,只要你我兄弟同心,叛将一说,我随时可以取消,只说是误会即可。”

祥将军依然一副和蔼可亲的大哥模样,并没有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。

从左副将的铜锤之下,将梦剑文救出,不管动机如何,让梦剑文避免杀身之祸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“兄弟也好,叛将也罢,现在都不重要了。我只想知道,既然你处心积虑要置我于死地,却又不让我死于别人之手,到底有何目的?”

梦剑文微微侧转身体,避开祥将军的目光,冷冷的说道。

尽管心里有过一丝期盼,祥将军权衡利弊得失,已经放弃了投靠幽阴门的想法。

但是,梦剑文知道,这是不可能存在的,以祥将军当时的态度,恐怕永远也不会回头。

“呵呵,兄弟还是那么嫉恶如仇,堂堂正正,倒叫我这个做大哥的心生愧疚。”

祥将军自嘲的打着哈哈,继而盘腿坐到旁边的一块石头上,招呼着梦剑文:

“实不相瞒,我有一事,想找兄弟帮忙。”

“如今我落到你的手里,杀剐悉听尊便,有事说事,梦剑文洗耳恭听便是。”

梦剑文此刻已经是心神俱疲,即使想逃也没有机会,干脆走到距离祥将军不远的地方,也坐了下来。

他不知道祥将军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而自己又有什么能力,可以帮助到祥将军。

“爽快!”

祥将军夸赞一句,立刻又压低声音,轻轻的问道:“兄弟可曾听说过,幽阴门总护法阴无法王者,已经殒落的消息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梦剑文心里一惊,表面上却不露声色。

“前些日子,相爷阴无为曾经派人传话,想知道阴无法王者,何时从将军府离开,并暗示阴无法王者已经殒落,希望我着手调查此事。”

就像阴元广和逸尘说的一样,阴无为发现阴无法神魂俱灭,大惊之下,根据有限的线索,只能查到阴无法生前的最后一站是将军府。

没有凶手的消息,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阴无法死于何人之手,但是,阴无法死于王兵,是铁板钉钉的事实。

而祥将军听到这些以后,开始还不以为然,心想只要随便找个理由,推脱便是。

毕竟祥将军一心想投靠幽阴门,相信阴无为是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的。

然而,阴无法死于王兵这样的说法,却让祥将军心里顿时紧张起来。

因为阴无法离开将军府不久,祥将军忽然心绪不宁,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思前想后,祥将军便潜入地下仓库查看,却发现自己隐藏了十几年的黄剑王兵,已经不翼而飞。

这一变故,让祥将军坐卧不安,心惊肉跳。

他甚至感觉到,阴无法的死与黄剑王兵脱不了干系。

如何摘清自己,就成了祥将军的当务之急。

“我都已经成了将军府的叛将,与此事有何关联?”

梦剑文面无表情,说出来的话也是硬梆梆的:“如果你觉得我有能力斩杀阴无法,直接把我交给阴无为就行了,何必转弯抹角。”

阴无法是在梦剑文的面前,被逸尘和夏夜先生联手斩杀,凶器正是黄剑王兵。

但是,这个秘密绝对不能透露出去,否则逸尘无法逃脱阴无为的追杀。

所以,梦剑文以退为进,不软不硬的将了对方一军。

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,就算是你所为,我也不可能会你交出去……不过,这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助,才可以在相爷面前交差。”

祥将军面怒愠色,似乎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,然后话锋一转,对着梦剑文说道。

“既然不会,那就没我什么事了,祥将军,我可以离开了吗?”

虽然没有明说,但梦剑文知道,无论对方以什么理由,只要自己答应下来,一定不会有好结果。

如果能够离开,赶紧把野兔送给田涛,然后设法寻找逸尘,让他远离萨特王国,以免事情败露。

“文文,你听我说完……和你一起的那个小逸,现在在哪儿?”

见梦剑文不肯就范,祥将军干脆直接点明。

“不知道,你找他有事?”梦剑文反问道。

梦剑文觉得,自己经过大爆炸能活下来,完全是被逸尘的结界所救,他相信逸尘也不会轻易死去,但的确不知道逸尘的下落。

“他和阴无法王者同一天离开将军府,然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阴无法王者,你不觉得……”

祥将军并不着急,就像是跟梦剑文在聊家常一样,语气平静而温和。

“觉得什么……请祥将军明示。”

梦剑文心里咯噔一下,暗道祥将军果然一直在监视着逸尘。

本来想一句话直接推掉,但又想知道,祥将军到底掌握了多少。

“那天,似乎你也出去过,是不是可以告诉我,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呢?”

祥将军微微一笑,双眼紧盯梦剑文。

“时间长了,我记不清楚是哪一天,更没有什么特别需要说明的……”

对于祥将军的试探,梦剑文回答得比较谨慎,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,免得留下把柄被对方利用。

梦剑文跟踪阴无法,是怕逸尘受到伤害,同时也不希望自己被别人发现。

当时非常仔细的查探过周围,并没有战帅强者的气息出现。

“你难道不认为,阴无法王者的殒落,与小逸有莫大关联么?”

祥将军依然说得风轻云淡,矛头却是直指逸尘。

言下之意,逸尘与阴无法之间,一定存在某种利害关系。

“哦……梦剑文愚钝,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
梦剑文两手一摊,一脸的迷茫。

“好吧,我就直说了,凶手就是小逸……应该叫逸尘吧。”

祥将军镇定自若,不经意间说出逸尘的名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