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二章 静静赶到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小逸,逸尘,在梦剑文眼里当然是同一个人。

但是,整个将军府,见过逸尘的人不多,应该不会有人在意,出现在梦剑文参将府邸的一个朋友。

即使是静静,也只是知道小逸而已。

能够知道小逸就是逸尘的人,必然经过一番调查,如此看来,祥将军是有备而来。

“不管是小逸,还是逸尘,都不可能是凶手,毕竟阴无法是战王强者。”

尽管祥将军说得很肯定,但梦剑文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。

以祥将军的性格,如果确定逸尘是伤害阴无法的凶手,早就设法缉拿,或者禀告阴无为。

根本没有必要,跑到如此偏僻地带,和自己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。

梦剑文似乎已经识破祥将军的诱供意图,自然不会就范。

“不要说得那么绝对,落英王国一战,逸尘声名鹊起,被誉为智勇双全,虽然只不过战帅巅峰的修为,可谁也不敢保证,他后面没有强大的助力。”

祥将军的目光如鹰隼一般,几乎要穿透梦剑文的肌肤,直达内心:“当然,阴无法王者是不是逸尘所杀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已经把他指定为凶手了。”

“指定……确认凶手需要证据,岂是随意指定的?”

梦剑文觉得十分可笑,却又笑不出来。

堂堂萨特王国的镇东将军,竟然凭空指定杀人凶手,如果不是脑子坏了,就一定存在阴谋。

梦剑文刚刚放下的心,立刻又悬了起来。

“对,指定!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祥将军回答得很干脆。

其实,指定逸尘为凶手,祥将军也很委屈。

自从接受了阴无为交予的调查任务,祥将军一直就在思考着,该如何办好此事。

阴无法神魂俱灭,除了死于王兵的线索之外,几乎是一无所知。

阴无为都没有办法调查,祥将军怎么可能不感到棘手呢。

如果祥将军按照正常程序,估计这一辈子也查不出凶手。

但是,为了彻底撇清自己的嫌疑,也为了顺利投靠幽阴门,祥将军还是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。

他第一个想到的,是自己的好兄弟梦剑文。

既然已经把梦剑文卖给黑烈风了,就没打算收回来。

尽管后来知道,梦剑文逃脱了黑烈风的堵截,祥将军也没有太放在心上。

以梦剑文的性格,无论自己怎么对付他,他也不可能跑去国王陛下那里告密,更何况,区区一个参将,是没有资格进入王宫的。

如果把梦剑文指认为凶手,联系到之前的‘盗走’优质矿石,祥将军算得上是大义灭亲,或许能够博得阴无为的赞赏。

可转念一想,梦剑文长期待在将军府,除了祥将军之外,几乎没有任何背景。

而梦剑文本人,根本没有斩杀阴无法的实力,万一深究起来,恐怕祥将军自己也脱不了干系。

于是,祥将军就想到了逸尘,逸尘在落英王国的事迹,祥将军虽有耳闻,却认为那是穆梓故意树立典型,不值一提。

但是,有一次偶尔听一位下属说起,梦参将的朋友小逸,与逸尘的年纪相仿,而且修为也是战帅巅峰级别。

祥将军并不认为逸尘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,不过,既然牵扯到落英王国,这件事情倒可以好好利用一下。

逸尘本人的实力如何不重要,他身后有穆梓,杏老这样的战王强者,如果手握王兵,斩杀阴无法就变成了可能。

幽阴门曾经向落英王国渗透,遭到穆梓的强行清理,阴无为对穆梓心怀恨意。

如果把逸尘抛出去,一来祥将军可以交差,再则还可以打消阴无为的深究念头。

毕竟,只要牵扯到落英王国,阴无为也无能为力,最多将凶手逸尘正法,就算为弟弟报仇了。

即使追究凶手相关人员,也只能查到‘叛将’梦剑文这里,与将军府无关。

“指定逸尘,你就不怕阴无为怀疑?”

梦剑文身上一阵发冷,从心里涌出来的刺骨寒气,让他感觉快要窒息了。

“怕,但是有你的指证,逸尘就百口莫辩了。”

祥将军故作高深的看了梦剑文一眼,接着说道:“你可以说是受到了蒙蔽,也可以说被逼无奈,才会参与斩杀阴无法王者的行动……你放心,只要把逸尘的罪名坐实,并揭露出幕后黑手穆梓,我就有把握让你免受处罚。”

为了让梦剑文就范,祥将军仔细的分析了其中的利害关系,并暗示梦剑文以戴罪之身立功。

甚至把将军府所有人的性命和前途,都寄托到梦剑文的身上。

“你觉得我会干吗?”梦剑文反问道。

“会,因为你不会让我为难,更不会出卖我。”祥将军自信又自得的说道:“同样,我也不希望亲手杀你。”

“连卑鄙无耻,都是那么的霸气,果然是祥将军的风范!你说得没错,我不会出卖你,因为曾经是最好的大哥,救我性命,待我如亲兄弟……这一切,我永远记得,即使你要杀我,我也不会怪你。”

梦剑文微微垂下头,似乎在做一个决断:“但是,我不可能指证逸尘,因为他是我兄弟,真正的兄弟!所以,羊羊,对不起了……”

缓缓地站起身,对着祥将军一抱拳,然后,梦剑文手掌抬起,猛地拍向自己的头顶。

“你想死……”祥将军先是一挥手,将梦剑文禁锢起来。

紧接着,身体往上一蹿,升至半空,四下打量一番,厉声喝道:

“梦剑文,你背叛将军府,盗走优质矿石,又勾结外敌与我作对,今天我亲自将你就地正法,以消除我心头之恨!”

言毕,一股滔天威压倾泻而出,周遭空气一阵呆滞。

一条灰色巨蟒似的能量涟漪,在空中急速翻腾,夹杂着无数的暴戾之气,向梦剑文兜头罩去。

“住手——”

“大哥,住手!”

七条人影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从半山腰疾掠而至,眨眼之间,就到了山顶。

“静静,龟氏六雄,你们?”

祥将军一惊,手上微微一松,能量涟漪的肆掠速度稍有减缓,但依然很快。

不过,未等祥将军的能量接触到梦剑文的身上,龟氏六雄已经赶到。

轰~~

聚六兄弟之力,勉强顶住了肆掠的能量涟漪。

梦剑文的命保住了,可龟氏六雄却齐齐吐出了鲜血。

“大哥,不要杀文文!”静静的修为较低,落在龟氏六雄的后面,没有赶上抵挡祥将军的攻势。

一边飞奔过来,一边大声哭喊着。

“战王强者!”

龟氏六雄颓然倒地,眼里却释放出炽热的光芒,嘴里兀自惊叹不已。

一脸的震惊,甚至还流露出一丝兴奋,仿佛受伤的根本就不是自己。

“静静,不许胡闹!”祥将军皱了皱眉头,只得暂且收手。

静静和龟氏六雄的出现,似乎出乎祥将军的意料之外。

明明感觉到,山顶附近有一丝强者气息,隐约不到战王级别,却透露着强烈的杀气。

禁锢梦剑文,将身体升至空中,祥将军都是为了引出此人。

而随着静静的到来,空中似乎又恢复了平静。

“大哥,你晋升王者了?”静静目光中露出一丝喜悦,很快又被深深的忧虑覆盖了。

即使祥将军不是王者,实力也超过梦剑文,但有龟氏六雄在,梦剑文不会被杀。

如今祥将军已经成为王者,又将梦剑文禁锢,恐怕龟氏六雄无力阻挡王者的威压。

“静静,龟氏六雄改名鳖六兄弟,与你一直有联系,我早已知道,只是睁一眼闭一眼罢了,你又何苦把他们卷进这是非中来……”

祥将军并不回答静静的话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责怪道:“你真不该来啊。”

“大哥,我们来的目的是阻止杀戮,而不是和你作对,你不能杀文文,同样文文也不能杀你。”

静静回头看了梦剑文一眼,抬起头,忍住将要流下的眼泪,说道:

“既然你是王者,又将文文禁锢,看样子我们已经没有能力阻止了……那就让我和文文一起死吧。”

被禁锢的梦剑文眨巴着眼睛,动了动嘴,却说不出话来。

一般战王强者实施禁锢,是不会让对方无法开口的,而祥将军刻意这样做,就是不希望梦剑文说话。

静静慢慢的走向梦剑文,虽然距离不过百米,但走了很长时间,却还没有到达。

静静也有战帅强者的修为,只要一纵身,百米的距离便可抵达。

走得慢,是在等待祥将军的决定,一旦解开禁锢,梦剑文就有救了。

“静静,站住!大哥不想伤你……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将军府,就算大哥求你了。”

祥将军的手,在空中晃了一下,又轻轻放下。

目送着静静,祥将军脸上有些扭曲,似乎经受着某种煎熬。

但是,祥将军并没有继续阻止静静,也没有解除禁锢。

“大小姐……”

龟氏六雄见到静静缓慢而坚定的走过来,不禁齐声叫道。

祥将军的回答,不是静静需要的结果,等待已无必要。

静静的脸上很平静,没有一丝表情,淡然而冷漠。

毅然决然,这正是龟氏六雄最怕见到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